我有一个秘密 sese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送伊莎贝拉和她的哥哥去团圆后,一名安委会的安全主管从二楼上走了下来。

“我以为你会睡她。”

这是新上任的安全主管,大概相当于安全委员会的高层了,并且还是排名前列的。

毕竟总统先生上任,有些东西不太好一下子就换掉,所以拖上几个月甚至一年才把所有部门清洗一次很正常,现在清洗到了安全委员会。

其实用清洗这个词不太正确,准确的来说应该是把自己人或者能够信任的人,安插在一些重要的岗位上,以此来满足总统先生对联邦政府的控制。

安全委员会不像进步党委员会那样会有一个委员会主席,联邦安全委员会只有委员,每个人负责自己的事情,如果遇到了大事情大家就一起协商配合。

这就是新上任的未来巨头之一,他是进步党这边的人,和总统的关系不错,与特鲁曼的关系也很好,所以和林奇的关系自然也不差。

朋友的朋友就是朋友,这点没什么问题。

刚上任,想要拿出一点成绩来让其他人闭嘴,正好眼前送来了一个机会。

桑切斯和伊莎贝拉,这两个人如果能够按照安委会所设想的那样,成为钉在马里罗的两根钉子,那么毫无疑问他的权威性就树立起来了。

以后人家不会说他是走了谁的后门或者被谁走了后门才当上了安全主管这一重要的位置,在这件事里,林奇也是很关键的人。

要和别人快速的建立交情,最简单的方式就是吹捧对方。

吹捧不是目的,有很多人错误的认为吹捧就是交友的方式,这很蠢,因为吹捧不是交朋友的方式。

他只是借助吹捧这种形式,来表达自己对林奇的善意,这才是最重要的。

吹捧林奇什么不会让林奇尴尬,也不会让自己尴尬?

对于女人来说,夸奖她们的美貌,身材或者她们的气质和品味绝对是最好的选择。

对于男人来说,只要夸奖他们对女人很有办法,就足够迅速的拉进了关系。

林奇笑了笑,让女佣为这位安全主管倒上一些酒,“我是一个正直的人,我从来不乱搞男女关系,不过总有些无良的报纸会诬陷我。”

“对于这些我也不愿意去做些什么,我起诉他们反而等于给他们打广告,所以很多人都对我有一些误解。”

女佣站在一旁沉默了一会,突然觉得林奇能成功是有原因的。

安全主管笑了笑,“接下来可能还要麻烦到你……”

“我会配合的!”,林奇举起了手中的酒杯,和这位与发型师有相同名字的主管碰了碰杯。

第二天,一群股东聚集在了林奇那充满了“原始风格”的黑石资本会议室中。

裸露的水泥和钢筋让人看了就头痛,可偏偏来了两次之后,反而让人发现了一些简约的美感。

不多时,林奇最后一个抵达会议室,明日之光投资公司的会议正式开始了

坐在首席上,林奇先告诉了大家这次开会的目的,“每时每刻进行资本增扩,要增发股票来抬高市值,我们是否跟进,大家讨论一下吧。”

他把自己手里的部分让出去不少,现在自己只占据了百分之四十,他还打算再放出一些,只要自己能维持在百分之三十四就足够了。

其他人无论如何团结都达不到超越了大多数的“百分之六十七”,只要不超过这个数,他手里的关键票就足够帮他控制董事会了。

每个人都在讨论,同时他们也在演戏。

其实昨天发生了什么,这些人不可能不知道,他们甚至私底下已经接触过,或者已经有了想法。

可他们还在假装,假装刚刚才知道,并且把他们的想法摆放在会议桌上来讨论。

要是说这些人蠢,他们每个人都做到了外面百分之九十五的人都做不到的事情,一次有可能是运气,但运气不可能让他们超越那么多。

要说不蠢吧,这太过于形式主义。

其实这种做法只是一种表态——我们没有串联。

这也是人和人之间保留着的最后一丁点的信任,一群人假装不知道,另外一群人假装信了。

看着这些人讨论了一会之后,林奇不想等了。

他用手指叩击着桌面,会议桌发出的声音很厚重,就像是一面小鼓被敲响,鼓声撞在了人们的心头。

“谈谈你们的看法吧。”

他说。

有股东举了一下手,林奇看向了他,他这才开口说道,“林奇先生,我听说每时每刻打算使用以前从来没有使用过的烟叶作为原料是吗?”

“如果是,那么每时每刻如何确保在使用了新的原料之后,还能保持它一贯的高品质?”

“我们都知道,柯乐芙才是每时每刻真正收入的由来,而不是普通烟草……”

林奇抬手让他不用继续说了,这种蠢话几乎这段时间每天都有人在讨论。

人们认为每时每刻的成功是建立在柯乐芙分级体系之上,每时每刻最先提出了纯色和杂色的概念并且已经成为了行业标准。

纯色就是那种全部由特殊烟叶卷制的,像是纺锤一样两头稍微细一点,中间粗一点的巨大口品烟草。

注意,是口品,它不适合吸入肺叶里,超高的尼古丁含量通过口腔黏膜就足以满足人们对尼古丁的摄取,如果吸入肺里,那绝对是场灾难。

而杂色就是这种特质烟叶和普通烟草卷在一起的,可以适当的吸入体内。

因为尼古丁比普通香烟更大,这也是很多老烟枪的最爱。

这两种产品在每时每刻的销售中占据了主导地位,大约有百分之六十多的收益来自于各种柯乐芙产品,只有百分之十几左右的收益来自于烟草。

而其他则来自于其他各种经营。

这也是荣盛金行想要极力促成拆分每时每刻的原因,烟草这部分效益太好了,绝对能卖出一个天价。

很多人甚至都认为,只要有柯乐芙就行了,普通烟草要不要都无所谓。

对于这种人,这种看法,林奇只能摇头。

“我对烟草行业没有太多的接触,最近我只是翻阅了一些资料就知道,卷烟的市场将超过柯乐芙。”

他说着站了起来,“五年前联邦卷烟的销售量不到今天的六分之一,今年第一季度卷烟的销售量比去年第一季度增加了百分之二十以上……”

“相反地,通过每时

我有一个秘密 sese

每刻的财报我看见了它的发展不说追上卷烟的发展,甚至在倒退。”

“这种现象会持续很久,到最后柯乐芙会成为一种奢侈品,而不是真正受到每个阶级都喜欢的东西!”

此时有人举手,林奇停了下来,看向他,“有什么问题?”

那人脸上带着一些歉意,对自己打断林奇的话心怀歉疚,“林奇先生,你说的这些我们都知道,这不是正好的事情吗?”

“每时每刻的成功就是依靠着联邦的有钱人支撑起来,每年春品会他们就能在联邦的富豪身上吸取数千万甚至上亿的资金。”

“如果每时每刻把柯乐芙做成了真正的奢侈品,这应该是一件好事才对。”

这也是房间里更多人的想法,一旦柯乐芙成为了奢侈品,就意味着它在国际社会的受追捧程度。

人们都会以吸食每时每刻的柯乐芙为荣,它会成为一种象征。

就像是现在其他的奢侈品,不说全球,哪怕只有联邦的富翁支持这些品牌,也能让他们活的非常的好。

林奇听完之后摇了摇头,“市场是在不断增长的,但是柯乐芙的未来或许没有那么的悲观,但也不会乐观。”

“每年联邦富豪们在柯乐芙的消费上不会超过两个亿,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都是这样,这就是它的极限,它不会有更大的增长空间,只能继续维持这种程度。”

“可是随着更多的卷烟技术得到突破,一些全新的配方诞生,卷烟正在快速占领中低端市场。”

“看看那些手里拿着女士过滤嘴吸烟的女人们吧,还有

我有一个秘密 sese

那些青少年,这些都是卷烟的忠实消费者。”

“每个人都能拿出两块钱买一包烟吸上一两天,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拿出一百万去参加定制服务。”

“即便是最低档的杂色也要好几块钱一支,纯色的价格就更高了,从及时到击败到几千!”

“如果我们把柯乐芙的收益分散到每个月,你们就会发现实际上它每个月带来的销售额不过一千多万。”

“而卷烟,正从几万十几万几十万增加到上百万甚至是两三百万。”

“这个市场还会继续扩大,继续膨胀!”

林奇看着那些开始沉思的人,他重新坐了回去。

“我曾经有一个梦想……”,他突然说起了不相干的话,把每个人的思维都从思考本身上牵扯回来,回到了林奇的身上。

他翘着腿,双手十指交叉松松垮垮的架在自己的腿上,放着,“如果每个人每天给我一块钱,要不了多久我就会成为联邦最富有的人……”

喜欢黑石密码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