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蛇难下笔趣阁 翁公销魂姚瑶琦琦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轩辕彻接过书信,看了一眼,怔了一下:“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回主子,属下问过来送信的暗卫,他说神音教妖言惑众鼓动民众作乱已经有些时日了,王上曾多次派兵镇压,都无功而返。这几日神音教越发校长,所以王上才会传信给主子。”

轩辕彻了解北燕的事情之后,决定动身前往北燕,随后轩辕彻便带着书信来找凤浅。

而此时司空圣杰刚好带着棋盘来找轩辕彻下棋,将轩辕彻与落影的对话都听了去。思索了一会随后推开门,而轩辕彻却早就没了身影。

轩辕彻刚踏进凤浅的寝宫,便见她趴在桌上打着瞌睡,手里还握着批到一半没有批完的奏章。轩辕彻看到很是心疼,取了件披风给凤浅披上。

这时凤浅醒了过来,揉了揉眼睛,看见轩辕彻,一把勾住轩辕彻的脖子说道:“阿彻,你怎么来了?”

“我就来看看你,看到你现在这样子,我怎么放心离开。”轩辕彻宠溺地看着凤浅帮她理了理鬓边的碎发。

“离开?去哪?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轩辕彻将书信递给凤浅,说道:“近日北燕境内出了个神音教到处妖言惑众,弄得北燕朝堂乌烟瘴气的。小六来了书信,请我回去帮忙调查处理此事。”

凤浅看完书信道:“出了这么大事,怎么朝堂上众大臣只字未提?”

“这神音教到处招揽百姓看似事出突然,实则蓄谋已久,加之大燕与北燕又相隔千里,怕是对方早就做好了准备,所以大燕才迟迟未收到消息。”

“照这么说,看来这神音教是有备而来,我同你一起去。”

正当轩辕彻准备回答的时候,清荷姑姑进来禀报:“启禀陛下,刑部侍郎与户部侍郎有要事求见。”

“那我先回避一下。”轩辕彻说完转身走到寝殿的屏风后边。

凤浅对清荷姑姑说道:“宣他们进来吧。”

“是。”

随后清荷姑

骑蛇难下笔趣阁 翁公销魂姚瑶琦琦

姑带着黎清傅与何元初来到凤浅的偏殿。

“不知两位爱卿这么着急见朕,是有何要事?”凤浅坐在桌案前放下手上的奏章说道。

何元初说道:“启禀陛下,因前些日子大旱,许多难民涌入我大燕,微臣带领户部在给难民发放粮食还有登记造册之时发现了有一批神秘人伪装成难民模样,混入我大燕企图传递消息。”

“这事朕曾听丞相提起过,当时不是已经查清楚了,而且所有有关人员都已经处决了。”

“回陛下,可近几日那一批人又出现了,而且这件事似乎与上次大旱有关,所以微臣与黎大人联手暗访探查,这件事与北燕有关。”

“黎爱卿对这件事情可有什么看法?”

“微臣觉得对方似乎是有备而来,且北燕隶属大燕,这件事怕是一时半会难以查清。”

“既如此,你们俩就继续查访这件事。有什么难事可以直接来找朕,朕会给你们最大的帮助。”

“谢陛下,微臣告退。”

“谢陛下,微臣告退。”

凤浅望着何元初与黎清傅离去的背影,联想起刚刚轩辕彻说的事,隐隐觉得这两件事有什么关联。

“你是不是也觉得这件事与小六信中提及的事有关。”轩辕彻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

“没错,这两件事事发时间太相近了,就是不知道这背后之人到底有什么样的目的。”凤浅捏着下巴思索了一会,又说道,“阿彻,这次我同你一起去往北燕,我想亲自揭开这个谜团。”

“不可,这件事明显已经波及到大燕了。你身为女王,若在此时离开,一则会伤了民心,二来你需要留守大燕,给北燕做强有力的后盾。”

“可你一个人去我总是不放心的。”凤浅望着轩辕彻的双眸,心中总有一种隐隐不安的感觉。

“无妨,我打算带上师弟一同前去。”

这时在门口的司空圣杰走了进来说道:“师兄,我何时答应过与你一同前往北燕了。”

“阿圣,你也来了啊。”凤浅起身说道,“北燕的事,你可曾听说了?”

“我刚刚去找师兄的时候,听到了他与暗卫的对话。本想找他商量来此事,没曾想一转眼他人就不见了,我一想便知道他来你这了。”

“既然你已经知晓此事,那我也不用多说什么了,等下就一起出发。”轩辕彻没有给司空圣杰拒绝的机会。

“师兄,我还是那句话。我何时答应与你一同前往?”司空圣杰轻笑着说道。

轩辕彻面无表情,瞥了司空圣杰一眼:“是你自己要求的。”

“我自己要求?师兄,莫要信口雌黄。”司空圣杰摇头道。

轩辕彻腹黑一笑:“你可还记得,你当初要求与我寸步不离的。既是要寸步不离,那自然该与我一同前往北燕才是。”

司空圣

骑蛇难下笔趣阁 翁公销魂姚瑶琦琦

杰被轩辕彻说的哑口无言,只好装聋作哑,当作什么都没听见的样子。

凤浅看着他们二人斗嘴的样子,空气中都充满了浓浓的火药味,本想着偷偷溜之大吉的,没成想,刚踏出们便被他们二人叫住。

“浅浅,你来断一断。”

“小凤儿,你来断一断。”

凤浅停下脚步,转身走到司空圣杰的面前,诚恳的说道:“阿圣,这次我希望你能陪阿彻一同前去。我这心里总有种隐隐不安的感觉,我希望你能前去,助阿彻一臂之力。”

“好,我去。”司空圣杰见凤浅开口,立马就答应了下来。

轩辕彻无语地瞥了他一眼,口是心非的家伙,闹了半天,就在等这句话吧?

凤浅随后从收纳空间掏出两张隐身符,分别塞给他们二人:“这是隐身灵符,只要贴在身上就可以在三个时辰之内隐身,不被敌人察觉,你们带着以备不时只需。要是有什么难处,记得第一时间传信给我,我会第一时间派兵增援。”

轩辕彻摸了摸凤浅的头:“浅浅,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平安无事回来的。”

轩辕彻说完便与司空圣杰双双离开,凤浅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虽然给了他们两个人隐身符保平安,但她心里依旧觉得不踏实。

喜欢我靠做菜独宠后宫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