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文小说 蜜芽高清免费接口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轩辕青锋走了,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青羊宫。

徽山大雪坪之主在众目睽睽之下,于叶千秋的手上一招败北。

这并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因为在这一战开始之前,就没有多少人觉得轩辕青锋能胜。

只是在猜测轩辕青锋能在叶千秋的手下支撑几招而已。

一招,仅仅是一招。

在离阳江湖绝对排得上号的轩辕青锋,直接败北。

没人知道她到底明白了什么。

但在青羊宫中观战的所有人都看到了轩辕青锋离开时,脸上竟然是充满了喜色。

随着四方来客纷纷离开青城山。

在青城山上所发生的事情,也在很短的时间内传扬天下。

整座江湖都开始沸腾了。

人们都在猜测,下一个挑战叶千秋的人是谁。

一甲子前有李淳罡无敌于世,李淳罡之后又有王仙芝镇压江湖一甲子。

如今,李淳罡不知所踪,疑似老死。

王仙芝早已魂归天地。

未来的江湖,可称无敌者,恐怕唯有叶千秋一人。

当然,也有不少人觉得北凉王徐凤年有资格挑战一下叶千秋。

再就是西楚曹长卿、桃花剑神邓太阿都有机会。

虽然这个机会可能不大,但的确是存在着些许希望。

青羊宫发生的事情在江湖上引起了不小的风波。

但相较于太安城皇宫大内被天雷轰顶之事,还要略逊三分。

很多人根本不清楚,为什么太安城的皇宫大内之中会突然有天雷轰顶。

百丈巨剑从天而降,将武英殿前的白玉广场一分为二。

甚至连武英殿也顺便倒塌。

至于钦天监更惨,直接化作了齑粉。

很多流言在太安城中飞起。

有人说是天罚,有人说是仙人降世,落入了皇城之中。

只有极少数的明眼人才知道这一灾劫为什么会出现。

佛道大会结束的当日,带着离阳皇帝圣旨前来的龙虎山天师赵丹坪被挡在了青羊宫外。

赵丹坪没有见到叶千秋,甚至连吴灵素的面都没见到,就被请下了青城山。

佛道大会之后,青城山又恢复了和往日无二的情景。

不过,大多数人虽然走了,但也有人选择留下。

这其中就包括龙虎山的小天师齐仙侠。

作为龙虎山外姓弟子中的杰出人才。

齐仙侠已经行走江湖多年,他曾经前往武当山想要取走吕祖佩剑,谁知洪洗象才是吕祖转世。

这几年来,龙虎山日益衰落。

老一辈天师相继离去。

新任掌教赵凝神又在徐凤年身上吃了大亏。

但像齐仙侠这样的外姓弟子,反倒是修为稳步增长。

离那飞升长生之境,也就剩下半步而已。

齐仙侠留在青羊宫中,就是打算时不时的向叶千秋请教一二。

叶千秋倒也没有拒绝齐仙侠,隔三差五的会给他讲一些道理。

这一日,齐仙侠又跨剑而来。

只不过,今日,他更显得庄重一些,坐在小院中和叶千秋说道:“今日小道不问剑,只问道。”

叶千秋闻言,笑了笑,道:“你今天要问的道,是道理的道,还是天道的道?”

“是龙虎山的上山?还是武当山的下山?”

齐仙侠若有所思道:“有区别吗?”

叶千秋道:“当然有区别,这些道,都不是长生道。”

“正所谓大道不长生,便是如此了。”

“吕洞玄走的便是这条路。”

齐仙侠闻言,顿时如遭雷击,他脸色苍白,闭上眼睛,嘴唇微动,不断呢喃:“大道不长生,大道不长生。”

叶千秋微微一叹,又说了一句。

“你若是依旧想做小吕祖,那这条路自然可以走的通。”

“但你若是想做自己,那还有一条路可以走。”

齐仙侠闻言,缓缓睁开眼,看向叶千秋,问道:“什么路?”

叶千秋指了指脚下,道:“该上山时上山,该下山时下山。”

齐仙侠愣在了当场,许久未言。

良久之后,齐仙侠才站起身来,朝着叶千秋一躬,然后说道:“多谢叶真人提点。”

“不过,我此生既然学艺在龙虎,那自当还是做个龙虎天师。”

叶千秋微微颔首,笑道:“人各有志,不能强求。”

“你可以下山了。”

齐仙侠朝着叶千秋再作一揖,然后欣然转身,朝着神霄阁外行去。

在他走出神霄阁的同时,只差半步便可证得长生的齐仙侠,刹那间修为尽失。

然而,齐仙侠的脸上却是没有半分沮丧,只有欢喜。

他低头看着脚下的道路,满怀欢喜,轻轻说道:“大道矣。”

李淳罡从阁中走出,道:“天上少了一位仙人,人间多了一位真人。”

“这也是造化啊。”

叶千秋笑了笑,道:“行了,我们也该移步东南了。”

话音落下,叶千秋和李淳罡的身形消失在了神霄阁中。

两道流光自青羊宫而出,朝着东南而去。

这一天,龙虎山气运池中,仙气萦绕的紫金莲上横生枝节,绽放出了六朵紫金莲花。

……

西楚,京都。

曾经繁花似锦的楚国在灭亡之后依旧没有断绝生机。

西楚旧人曹长卿带着楚国公主姜姒在曾经的故土又重新建起了楚国。

夜凉如水。

宫城之内,青衣曹长卿正在接待来自远方的客人。

这客人自然便是叶千秋和李淳罡。

此时,殿中的气氛有些怪异。

姜泥和李淳罡在宫殿的一角,李淳罡在教姜泥他最近才琢磨出的新剑招。

姜泥则是心不在焉的偷瞄着在另一端下棋的叶千秋和曹长卿。

曹长卿是下棋高手,和叶千秋下的是有来有回。

棋盘上已经落子大半,曹长卿方才开口道:“黄龙士死前一定很不甘心吧。”

叶千秋笑道:“那倒未必。”

曹长卿道:“哦?那是为何?”

叶千秋道:“他做完了这辈子要做的事,心里也没什么遗憾的了。”

“一生下棋,以别人为棋子,最终以身为棋,倒也算是功德圆满。”

曹长卿道:“下棋的人,是不是都会是这样的结局。”

叶千秋道:“棋子没得选,但下棋的人还是能在一定程度上左右自己的路。”

曹长卿笑道:“叶真人是在暗示我什么吗?”

叶千秋道:“何须暗示。”

“我既然到了西楚,就是来送西楚一桩大气运的。”

曹长卿道:“你怎么知道我会同意?”

叶千秋笑道:“因为你是曹长卿。”

曹长卿道:“叶真人未免太看好我曹某人了。”

叶千秋道:“不是我看好你,而是我觉得你有这个资格。”

曹长卿沉默片刻,道:“我想知道叶真人为什么帮我们?”

叶千秋很直白的说道:“因为我看不惯赵家皇帝。”

曹长卿稍微一愣,然后道:“的确是个好理由。”

叶千秋道:“再过一些日子,我会亲自走一趟太安城。”

曹长卿道:“我也去。”

叶千秋微微颔首,道:“皇帝留给你,其他人,我来。”

“天下不能乱太久。”

“我知道你和顾剑棠已经有了某种默契。”

“赵家皇帝一死,短时间内,离阳朝廷不会平稳。”

“北凉和北莽之间的大战很快就要有个分晓。”

“一旦北莽败北,天上的那些仙人就会大力插手。”

“所以,你这边得尽快将离阳的几个藩王给吃掉。”

曹长卿微微颔首,道:“这个没问题,只要太安城那边一乱,我的把握很大,广陵道战局明面上的局势,现在已经全面倒向西楚。”

“就在前几日,京城以西的第二处战场上,先前主持政务的裴阀俊彦裴穗,辅助从西线返回主持防线的谢西陲,一起成功挡下了南疆道头号大将吴重轩领衔的渡江大军。”

“而在散仓一役中率领两万轻骑死战阎震春大军的骑将许云霞,更是渡江奔袭南疆大军的后方,切断了两条主要粮草路线,不但减缓了我军西线压力,而且等于打破了离阳四线并进共同包夹我西楚京城的方略。”

“此举,算是为西楚在广陵江以南广袤地带打出一大片宝贵至极的战略纵深。”

“为了配合西线南疆大军而选择快速西进的赵毅大军,也因此骤然间陷入孤军深入的境地,赵毅麾下三万多擅长山地作战的嫡系精兵,已经被我用一万步军和两股轻骑,给打的几近支离破碎,在短短半旬内已经被我军蚕食殆尽。”

“若非卢升象剑走偏锋以五千骑突入东南部战场,随后八千步军连克饮马、阳颍两地,迫使我军不得不放弃一鼓作气东进,恐怕赵毅就要沦为淮南王赵英之后第二位战死沙场的离阳大藩王。”

叶千秋微微颔首,道:“眼下局势,看上去的确是对西楚有利,西楚在各个战场上接连告捷,势如破竹,迎来了举旗复国以来的最鼎盛国势。”

“但是,你我都清楚,这其实是烈火烹油鲜花着锦的光景而已,收复饮马阳颍两地的卢升象,不过是小试牛刀,当这个卢升象彻底掌握南征兵权之后,他带给西楚的压力将是巨大的。”

“所以,太安城必须要乱。”

“赵家皇帝一死,扰乱的不止是军心。”

“时至今日,天下局势已经十分明朗,北凉死磕北莽百万大军。”

“号称富甲天下的赵毅,已经把家底都打得一干二净,皇帝一死,他根本无力争夺大位。”

“靖安王太年轻,不提也罢。”

“辽东赵睢就藩后则谨小慎微了半辈子,更是无缘大位。”

“原本兵强马壮仅次于北凉的燕敕王赵炳,因为吴重轩带着南疆道北部所有兵马投靠了离阳朝廷,也是元气大伤。”

“离阳赵家谋划削藩,的确是谋划得当,但这一切都是基于眼下皇帝不死的局面。

h文小说 蜜芽高清免费接口

“赵篆一死,本就被削弱的藩王如何能合力?”

“想要在短期内选出一个合格的后继之君,不是容易的事情。”

“到时候,西蜀陈芝豹这些人又岂会甘于为离阳陪葬。”

“而对西楚具有很大威胁的卢升象自然也不可能全心全意的和西楚对着干了。”

曹长卿点头道:“叶真人对于局势的把握,的确精准。”

叶千秋微微颔首,道:“让小泥人称帝吧,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

曹长卿道:“我也正有此意。”

……

立秋十天遍地黄。

祥符二年入秋后,一个惊人的消息火速传遍大江南北。

那就是西楚姜姒即将登基称帝,这意味着这位曾经流亡多年的西楚公主,会成为北莽慕容女帝之后的第二位女子皇帝,更是中原王朝历史上的首位女皇。

与此相呼应的是,西楚各位在外领军的大将要员,除去镇守江北要隘的许云霞,和负责与南疆吴重轩大军对峙的裴穗,几乎所有西楚文武大员都陆续汇聚京城。

……

这一日,风和日丽。

西楚京都,百官齐聚。

在一众西楚旧臣的拥珙之下,西楚女帝姜姒正式登基。

登基大典结束之后,叶千秋和李淳罡离开了西楚京都。

此时,天下间还无人知晓。

天下第一人叶千秋已经和西楚曹长卿达成了共识。

一场前所未有的大风暴即将酝酿而出。

而离阳朝廷对此却是并不知情。

西楚这边因为女帝登基,士气大涨。

而离阳朝廷也同时下旨敕封吴重轩为征南大将军,同时擢升横江将军宋笠为镇南将军、兼任广陵道副节度使之一。

西楚和离阳这边动作频频。

北凉和北莽之间的大战也是到了白热化阶段。

祥符二年秋,北凉在兵力绝对劣势的前提下,尤其是在凉州虎头城失陷的危殆形势下,总计以己方三州边军十余万人战死,大破北莽三十五万人。

一时间,天下震动。

天下人都以为北凉已经是一座死地,早晚会被北莽攻陷。

但没想到,北凉居然在北莽的强大攻势面前挺了下来。

而且还啃掉了北莽一大块肉。

……

入秋以后的青城山更多了几分清凉。

叶千秋走在山间,一条龙盘在山涧中,一头硕大的虎夔趴在山涧一旁的大石上。

邓太阿还在演化着他的剑意。

他的徒弟和小山楂、小雀儿打成了一片,在山水间奔跑。

叶千秋掐算着时日,等待着西楚那边的传信。

等曹长卿腾出手来,便该再走一趟太安城。

……

就在叶千秋等候曹长卿传信的同时。

太安城中也不平静。

因为,有消息从西北来。

徐凤年离开了北凉,带着八百骑一路向东,是奔着太安城来了。

这个消息在离阳朝廷引起了巨大的波澜。

没有人知道徐凤年要干什么。

也没人敢拦徐凤年。

……

这一日,因为前些日子差点被天雷轰死的离阳皇帝赵篆难得的心情好转了一些。

因为那日突遭劫难,这位离阳皇帝急火攻心,一口气没上来,吐了一口老血就晕倒了。

他这一晕倒,可是吓坏了不少人。

值此多事之秋,若是皇帝崩了,那对于离阳来说可是不小的打击。

日渐平稳的朝堂,很可能陷入动荡之中。

好在,皇帝年轻,经过御医的诊治之后,静养了一些时日,也就渐渐恢复了过来。

只是,因为武英殿和钦天监被摧毁一事,皇帝的心情一直不太美丽。

每到深夜,总是会从噩梦之中惊醒。

梦中,总能梦到那数百道紫色天雷朝着他轰来。

避无可避,躲无可躲。

这也让这位离阳皇帝的睡眠变得不足起来。

即便是今天他心情不错,已经是有些没精打采。

趁着这金秋时节,皇帝特意让人开放了皇宫花园中占地最广、风景最佳的金秋园,在这园子里大宴群臣。

本来这酒宴是应该是在立秋第一天办的,但是那时,皇帝的身体和精神都受到了一定的摧残。

自然也就无心办这种宴会。

如今皇帝的情况好不容易好转了许多,他自己也挺高兴,暂时忘却了那个噩梦。

在酒宴开始之前,颇有兴致的皇帝还订立了一个离阳迎秋新规矩,让司礼监掌印太监搬来一盆早就栽种在盆内的梧桐。

等到时辰一到,让人高呼一声“秋来了”,然后皇帝亲手摘下一片梧桐叶,寓意君王代替苍生向天报秋。

在这桩没有前例的即兴雅事中,成为离阳第一任“迎秋启奏官”的人无疑最为惹眼。

离阳皇后严东吴与弟弟严池集站在一起,这位母仪天下的动人女子,看到这一幕后,轻声对身为翰林院新贵的弟弟说道:“你务必争取成为明年的报秋人。”

最是害怕出风头的严池集头疼道:“姐,这种事情有什么好争的,而且我也争不来,有陈少保珠玉在前,明年估计也就只有礼部侍郎晋兰亭,或者咱们翰林院的新任掌院学士才能担当此事。要不然宋恪礼和范长后这几位也比我更名正言顺。”

严东吴扫了一眼那些神态各异的文武百官,年老的大臣,如齐

h文小说 蜜芽高清免费接口

阳龙桓温,上了岁数,本身也已经位极人臣,无需以此为自己官声锦上添花,故而对此事都是抱着不与年轻人争抢的淡泊心态。

而稍稍年轻一辈的权臣,则略有差异,同样不需要争抢什么,也不适合。

但是这些权臣看向辈分更低一辈的报秋人,眼神都依旧藏有一份羡慕。

至于一些刚刚在离阳庙堂暂露头角的年轻人,一个个都是眼神炽热。

严东吴目不斜视,并不与这个心爱弟弟作窃窃私语状,脸色淡然道:“你姐夫需要你去争一争,只不过他不会明着跟你说什么,但是你如果有这份进取之心,他肯定会很高兴。”

严池集无奈叹息道:“好吧,那我尽力便是。”

严东吴又道:“你要争气些,将来,爹是咱家的面子,你是咱家的里子,父子相辅相成,最少可保严家三代人百年无忧。”

严池集怯生生道:“姐,咱们终归是外戚,就不要避嫌吗?”

严东吴还要说什么。

正在这时,一个宦官小跑着到了皇帝身边,在皇帝耳边不知道说了什么。

本来脸上还算愉悦的皇帝突然大怒道:“混账,简直是混账!”

“乱臣贼子!”

“乱臣贼子!”

皇帝这么一怒,立马将文武百官都给吓了一跳。

皇后严东吴自然也顾不上给自家弟弟上课了,急忙朝着皇帝身边走去,一手轻轻抓住皇帝的手,轻声道:“陛下,怎么了?”

皇帝冷哼一声,不言语。

皇后朝着那小宦官看去。

小宦官急忙跪倒在地,道:“娘娘,西楚那边传来消息,西楚叛逆姜姒登基之时,有人看到了神霄派叶千秋和曹长卿在高台之上把酒言欢。”

喜欢诸天一道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