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多野氏 百日蔷薇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裴洛安到小佛殿的时候,看到乱成一团的小佛殿。

两个道姑黑着脸给裴洛安行礼。

“什么事情?”裴洛安站定脚步,沉声问道。

“太子殿下,里面的斜风姑娘找您。”道姑也不愿意担着事情,好好的闹出这事,她们两个也担不下。

这才让人去报了太子。

裴洛安推开门,看到里面真的是乱成一团。

粥菜全砸在地上,跟着摔倒在地的是斜风,她抱着灵位,整个人衣裳零乱,看着有些傻,目光呆滞。

“怎么回事?”裴洛安厉声道,目光落在斜风手中抱着的灵位上,上面还洒上 了一些浅黄色的粥。

“殿下,您来了。”斜风幽幽的道。

一听这话里的语句,裴洛安蓦的一愣,目光紧紧的落在斜风的身上,声音颤抖了一下:“你……你是谁?”

“殿下……我是谁,你不记得了吗?”斜风呆滞的目光看向裴洛安,声音带着一种她往日没有的味道,有些低缓,很熟悉的感觉,一个冲口欲出的名字让裴洛安紧紧的用目光锁着斜风。

试探着问道:“寒……寒月?”

“殿下原来没有忘记我……临渊阁下……可真冷啊。”斜风笑了,带着一些扭屈的笑意。

这话说的裴洛安更冷,他站在门口定定的看着斜风,忽然紧走几步,走到斜风面前,一伸手拉住了斜风的胳膊,用的力道几乎把斜风的手捏断,疼的斜风差一点就忍不住呼疼了,但在最后还是忍了下来。

“寒月……真的是你?”裴洛安急切的道。

“殿下,这……饭菜……真难吃啊……我吃不下……只想吐血……很多很多的血……”斜风的目光落到地上,看着面前乱成一团的场景,明心说了这个时候不能说其他的,就拿面前的事情说,更不能说关乎首饰不见的事情,也不能求情。

一切要自然,都得自然,不能让太

波多野氏 百日蔷薇

子殿下怀疑,否则就死路一条。

这法子是斜风自己想出来的,但最后是明心帮她斧正的,细节之处更是一再的提醒。

她现在能仰仗的就是先太子妃,绝对不能乱了阵脚。

“寒月?寒月!”裴洛安一把抱住斜风,顾不得她满身污乱,声音低沉而慌乱,有着他自己也不知道的紧张。

斜风紧张的很,就怕一个不小心露了马脚,这时候更是不知道说什么,只能任太子把她紧紧的抱住,那种紧拥的感觉几乎让她窒息,而她也如愿的晕了过去。

“寒月,寒月?”裴洛安终于感应到斜风的不对劲,急忙松开头,看到了晕过去的斜风,急忙呼叫道。

用力去摇她。

终于斜风缓缓的睁了开眼睛,看着眼前的裴洛安,似乎一时间认不出来,又闭了闭眼睛,最后终于激动起来:“太子殿下?真的是您?”

“你……是谁?”原本激动的裴洛安停下了手,脸色阴沉了下来,冷冷的看着怀中的斜风。

“殿下,奴婢是斜风啊!”斜风急忙道。

裴洛安愣了一下,手一推,一把把斜风推开,目光不知所措的看向空中,一边喃喃自语:“寒月,寒月,你还在吗?你在哪里,你……现在还在吗?”

说着从斜风的怀里一把抽出灵位,抱在自己的怀里,缓缓的站了起来,俊目从一个个角落游移过去,最后落到了面前的斜风身上。

斜风重新跪 了下来,瑟瑟发抖:“殿……殿下……”

“寒月呢?”裴洛安阴冷的问道,重新蹲了下来,手抬起扼起斜风的脖子。

斜风不得不拉伸着脖子,脖子处那种窒息的感觉,让她呼吸困难的几乎不能喘过气来,但她不敢去拉扯裴洛安的手,只用一双眼睛哀伤的看着裴洛安,乞求着他的饶命。

终于在她真的要昏过去的时候,脖子处一松,裴洛安一把甩开了她。

站起来,高高的俯视着她,这一刻,他又是高高在上的太子殿下了。

“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会这样?”裴洛安阴冷的问道。

“奴婢……奴婢也不知道,厨房那边拿来的晚膳,奴婢才吃,不……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个样子……”斜风一边咳嗽一边战战兢兢的道,整个人都在发抖。

“厨房里送来的这些?”裴洛安看了看满地的狼藉,和桌上还有的剩下的饭菜,这种对于裴洛安来说几乎是猪食一样的东西。

“是……是厨房送过来的,奴婢之前在给太子妃进香。”斜风方才是真的看到裴洛安眼中的杀意,这是真的要杀她的意思,这时候哪里还敢说其他,只巴巴的说了这么一句。

“厨房现在就送这些东西给你?”裴洛安神色怪异的道。

“奴婢……奴婢是清修的,这……这些没什么的,可方才奴婢不知道怎么的……就弄成这个样子了,不……不知道惹恼了哪路的神仙。”斜风终于也算是回复了一些,知道这个时候必须再装下去,否则不但前功尽弃,连命都不会留下。

裴洛安阴沉沉的盯视着她,仿佛要从她的脸上看出一些其他的,好半响才转身离开,到了门外,对两个道姑道:“把这里收拾了,别让孤再看到这么一个样子。”

两个道姑急忙应声,太子这么重视这里,有什么事情她们两个也担不起的,见太子没怪责她们的意思,自然不敢再有什么异议。

没过多久,柳景玉处得到消息,让她把厨房那边管管好,一个叫斜风的丫环那里,要送的好一些,不能慢待。

柳景玉气的把自己妆台上的一支玉簪子砸了。

让季悠然强势了一些就算了,现在还让一个小小的通房丫环压了一头,如何不怒。

季悠然那里也终究没有等到太子查问斜风的结果,让季悠然恨的牙根痒痒的斜风同样没有被太子带走查问……

明心的消息传到英王府的时候,曲莫影正在灯下弹琴,裴元浚还没有回来,琴声忧扬,带着些淡淡的忧伤,在夜色中传出去很远,让人觉得迷理。

这里是英王府,由她做主,比起曲府更自由,也不会有人派人过来斥责她,在这夜色中不能弹琴。

既便弹的有些忧伤,却也觉得整个人放松,前所未有的放松。

这种感觉很奇妙,说不出的感觉,但她就是这么觉得,比起前生在季府,比起今生在曲府,都是如此。

手底的琴音缓缓止住,精致的的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很清淡,却也很温暖,眼底的阴鸷已经消失,这一刻的她,才是真正的她。

“主子,太子府传来消息了。”安冬已经在外面等候多时了,听琴声结束,这才进来禀报。

“怎么说?”曲莫影抬起,眸色清雅若水,灯光下长睫扑扇了两下,越发的让人觉得容色妩媚倾城。

“说那个叫斜风的丫环没事了,主子,您何必救那么一个背主的丫环。”安冬撇了一下嘴道,“那个丫头就不是一个什么好的,也不知道之前在先太子妃的事情中做了什么事情,奴才觉得必然不是什么好事。”

斜风做了什么事情?曲莫影眼底的平静变得阴寒,这个丫环做的事情百死难辞其疚,她会得到报应的,但不是现在,这个时候她还有用。

斜风是她手里的一把刀,对付季悠然的一把利刃,要用在最合适的刀刃上。

这个时候,她还不能出事。

“季悠然会和柳景玉斗起来,斜风会是最好的旁观者。”曲莫影缓缓的道,东宫的事情,不管是季悠然还是柳景玉,她都拿捏不上,但是斜风可以,一个什么也不是的丫环,原本是活不下去的。

但现在她有了活下去,甚至有了些实力,那么在将来必将会得到最大化的利用。

她的死是由斜风推动的,那么她的仇也将由这个丫环来推动……

有些事既然上天没有因果报应,那她自己来……

“主子,那边会不会发现?”安冬必竟是跟在曲莫影身边有一段时间了,最是明白曲莫影心里的想法,稍稍品了品就明白了,不再纠结这件事情,伸手指向东宫方向,那一处最大的可不就是太子裴洛安吗?

“斜风若是想活命,必须得拼命的想办法瞒着,假装表姐在她身上,她能成为表姐的代言,这主意真不错。”曲莫影勾了勾樱唇,其实引斜风往那个方向想,是很简单的,只需稍稍几句话带一带就行,不用明心自己出主意。

斜风有一项能力,就是模仿季寒月说的话,很象。

有一次,季寒月有一次偷偷出门,把斜风留下,让她躲在房里装病避过季太夫人的查问,当时就是斜风说了几句话,让季太夫人的人误以为是她在屋子里的。

有这么一个能力在,又在这么一个地方,想依靠的又是季寒月,很容易让斜风想到这么一个歪法子的。

她现在想做的是另外一件事情,原本曲莫影还想着自己另找法子,现在可不就是正好,嫁妆退还了季府,嫁妆单子也还了季府,以季太夫人的性子,这些东西不一定都掌在段夫人的手中,找段夫人还不如利用斜风……

斜风很重要……

喜欢嫡女贵嫁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