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换目录 不安分的手在身上游荡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艺术的研究无疑是极为耗时间和精力的,需要全身心的投入才可以。

如此,一个下午便是过去了。

洛言搂着焱妃的腰肢,大手似有魔力的游走在她的玉背,细嫩的肌肤令人沉迷,忍不住想要哈一口,但他忍住了,因为上面有他的口水味,而且比较重,没办法,焱妃太美,导致今天下午玩的有点奔放。

艺术家的心境想必大家都是可以理解的,每一次艺术创造的时候总会有那么一会儿难以自持。

为了人体写生更加真实,洛言不得不仔细去观察。

有时候舔狗和舔狗是不一样的。

“咸阳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洛言看着焱妃那张绝美精致的脸颊,看着那双深情的眸子,忍不住轻叹道。

焱妃美目有些迷离,俏脸泛着一抹未曾散尽的红晕,一下午被洛言折腾的不轻,现在只想懒洋洋的靠在洛言怀中,连那份矜持也是被洛言糟践了,终究是爱惨了这个狗东西,让焱妃不懂如何去拒绝。

“夫君~”

焱妃声音轻柔,撩人勾魂,妩媚动容,那言语间的柔媚之意足以令任何一个男子骨头酥软。

轻声的呼唤间。

焱妃又是抱紧了洛言,似有些不想去看那些令她脸红羞恼的画作。

害羞的焱妃真有意思。

比起焱妃的羞耻心,洛言这鸟人却是颇为自傲的扫了一眼床榻上散落的画作,每一幅画都将焱妃的神情身姿媚态描绘了下来,曲线撩人。

“焱妃,你是不是不喜欢为夫的这种画作?”

洛言明知故问的说道,随后不待焱妃回答,发挥了自己大忽悠的能耐。

“作画乃是一种陶冶情操的方式,我只是想与你增添一些闺房之乐,你若是不喜欢,日后不再如此便是。”

一招以退为进逼得焱妃不知道如何说了。

想要答应又怕落了洛言的兴致。

心中轻叹一声,焱妃轻咬着嘴唇,声音婉转悠扬:“夫君若是喜欢,妾身答应便是,只是夫君这画作不能留下!”

说这话的时候,焱妃美目认真的看着洛言。

这要是让别人看了去,焱妃连死的心都会有。

“自然,交由你处理便是,它们本就是我画给你的。”

洛言抱紧了焱妃,伸手轻抚焱妃柔顺清凉的发丝,应道,他岂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玩归玩闹归闹,该注意的还是要注意的。

毕竟某位前辈的错误大家是有目共睹的。

“恩~”

焱妃点了点头,靠在洛言怀中郑重的说道:“比起这些,妾身还是喜欢夫君今日的第一幅画作,妾身会将它一直留在身边的。”

“比起这些死物,我还是更喜欢你,有你相伴何须这些东西,它们在我眼中什么也不是。”

洛言却是捏着焱妃的脸颊,柔声的说道。

焱妃深情的看着洛言。

……

穿着整齐的洛言离开了宫殿,屋外的阴阳家侍女则是将洛言送出去。

屋内。

绯烟身穿单薄的长裙,美妙的身段若隐若现,精巧的脚丫子轻踩着地面,脚趾如玉,可爱娇巧,看着软塌上足以令她心乱的画作,伸手便是将其一张张捡起,同时轻咬着红唇,似带着千般情绪的轻叹了一声,声音婉转撩人。

“夫君啊……”

。。。。。。。。。。。

“侯爷!”

大司命恭敬的在殿外候着,看着操劳一个下午才出来的洛言,恭恭敬敬的低头行礼,不敢在桀骜装高冷了。

这几个月,大司命的脾气已经被洛言磨得差不多。

“走吧。”

洛言整理了一下衣领,面色红润,精神奕奕,扫了一眼冷艳御姐的大司命一眼,便是收回了目光,他现在念头通达,思路无比清晰,头也不疼,腰也不酸了,就连蛋蛋也不忧伤了。

适当的陶冶情操,放松一二,确实很有必要。

整天给自己太大压力只会将自己压垮。

一路无话,走出了咸阳宫,然后坐上了马车。

大司命乖巧的伸直了双腿,让洛言舒服的躺下,随后一边给洛言揉捏着脑袋上的穴位,一边汇报道:“甘罗打算近几日动手脱身。”

“这么急?”

洛言闻言,刚刚闭合的双目又睁开了,看着大司命,极为意外的说道。

急?

大司命心头忍不住想要吐槽,按照原本的计划,半年前甘罗就该假死脱身前往阴阳家了,就是因为洛言,不知道洛言说了什么,甘罗硬生生的在秦国当了大半年的吉祥物,已然成为了一个笑柄。

此事在大司命心中一直是个疑团,她至今都没调查清楚甘罗和洛言之间有什么交易和瓜葛。

什么的条件能让甘罗如此容忍。

“不过也差不多了……”

洛言思索了一下,也是觉得差不多了,用甘罗的事情来冲散驱逐客卿一事的影响。

甘罗终究要去阴阳家的,这件事情虽然可以改变,但完全没必要,因为你永远不知道动了甘罗之后阴阳家会有什么反应,相比起未知,倒不如让甘罗打入阴阳家内部。

如此,阴阳家的三位护法,东君月神星魂便只剩下月神还没有拉拢成功。

“任道而重远,吾辈当上下而求索。”

洛言冷不丁的嘀咕了一声。

大司命听不懂,不过脸上却没有表露出任何情绪,因为她跟在洛言身边也不短,很清楚洛言不时喜欢自言自语,这个时候没必要接茬,因为你永远无法接的上他的思路。

而对于大司命而言,贸然接茬反而还会遭到欺负。

“韩国那边有消息传回来吗?”

洛言将甘罗的事情暂且压下,此事嬴政那边早已经知晓,对于知情者而言算不得什么大事,相比起这件事情,他对于韩国最近的风波有些兴趣。

最近韩国境内也是极为闹腾,韩非和卫庄正在试图抢夺姬无夜的军权,此事闹得挺大的。

姬无夜有点被逼急了。

“正准备禀报侯爷。”

大司命恭敬的从一旁拿出一道案卷,递给了洛言。

洛言随手接过,看着案卷上面的内容,目光也是微闪,忍不住笑道:“白亦非和韩宇倒是一如既往的老奸巨猾,这个时候竟然还坐得住~

无论是韩宇和白亦非这段时间都没有插手,任由韩非卫庄和姬无夜死磕。

大有作壁上观的意思。

似乎很想看到姬无夜和韩非分出一个胜负。

“姬无夜估计想要杀人了!”

洛言忍不住轻笑道。

去年他联合翡翠虎坑了一波姬无夜,导致姬无夜资金链出了问题,为了解决这件事情,姬无夜开始对韩国权贵下手,而这让韩宇和韩非拉拢了不少人,间接的削弱了姬无夜的影响力。

不过姬无夜本就不在意这些,只要他的军权握在手中一天,那这些事情都不是问题。

“墨鸦那边有什么反应吗?”

洛言随手将案卷扔在了一旁,半眯着眼睛对着大司命询问道。

墨鸦一直是洛言比较看好的人才,这种人才留在姬无夜身边简直是浪费,所以今年在被嬴政加封为栎阳侯之后,他便是再次向墨鸦伸出了橄榄枝,想要劝说墨鸦跟着自己干。

可墨鸦一直没有回信,让洛言很无奈。

他就不懂墨鸦怎么想的。

就姬无夜那待遇,值得他玩命效力吗?

“暂无。”

大司命直接说道,她对墨鸦不熟,也不明白洛言为何对一个小小的杀手如此在意。

“看来还不到时候,没到绝境,墨鸦对姬无夜还是有点忠心的。”

洛言摸了摸下巴,根据原著判断道。

当然,真相如何,得再见到墨鸦聊一聊才能清楚,可以他的身份显然不可能轻易离开秦国王都。

“我嫂嫂那边无碍吧?”

洛言继续询问道。

“罗网的人一直

交换目录 不安分的手在身上游荡

暗中保护,并未发生什么异常。”

大司命面无表情,淡淡的说道,对于洛言口中的嫂嫂毫无兴趣,也不敢有兴趣,因为他大司命也是惜命的人,此事闹到东君那边,最先死的人肯定是她,这一点,毋庸置疑。

吃过好多次亏的大司命已然学聪明了,不敢没事背刺洛言,想着脱离洛言。

因为洛言在东君心目中的地位超过了她的想象。

怎么说呢!?

大司命觉得此事就算曝光了,东君大人依旧会原谅洛言。

这当真有点操蛋!

偏偏这就是真相。

其次,大司命也有很多把柄在洛言手上,不提过去式的刺杀一事,就单单这段时间来的亲密接触,大司命就不知道如何和焱妃说这些。

她终究没管住自己的嘴巴和身体。

虽然是被洛言逼迫的,但东君大人显然不会管这些。

恋爱的女人何曾讲过道理。

何况阴阳家的东君根本就无需和大司命讲道理。

一个不讲道理的人吃醋发飙会有什么后果,大司命不想体会一二,再说了,洛言这张嘴也不是吃素的。

“明珠夫人那边呢?”

洛言目光闪烁了一下,询问道,这条美艳且凶残的大鲨鱼,他终究还是联系了。

他洛正淳终究不是无情之人。

最关键,洛言不敢不联系,以他如今的身份联系一下明珠夫人并无难度。

要是一直拖着反而会将明珠夫人惹怒了。

一个病娇且实力强大的女人一旦失了智,那后果是极其严重的。

所以两个月前,他便通过罗网的暗网给明珠夫人发情书了,表示自己一切安好,只是心中很记挂她,借此安抚她,让明珠夫人再耐心等待几年,待他功成身就之后就去韩国接她。

期间将自己这一路的艰难辛苦尽数吐露,写的那叫一个真情流露!

看的洛言都认为自己都感动了。

最后满意的滴上了几滴水,他相信明珠夫人会在意这些细节的。

总结一下大纲:我在外面创业很辛苦,你在韩王宫要好好照顾自己,等我发达了去接你。

因为路程和明珠夫人身份的缘故,这两个月来,也就通过这一次信。

主要是明珠夫人的身份太高贵,韩国大王的正派夫人,想要接触送信太难,这个路子不好打通,洛言也没办法通过胡美人来打通,以明珠夫人的嗅觉会嗅到嫂嫂那边。

洛言对嫂嫂还是很关心的,岂能让嫂嫂受到伤害,那如何能对得起他死去的那位便宜大哥刘意。

虽然刘意为人畜生,但洛言不是那种人,他念旧。

“暂无,不过信件已经送到了。”

大司命闻言,心中也是不知道什么感想,反正当初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她是感觉有些荒谬的。

渐渐的大司命也就麻木了,洛言这厮的红颜知己实在太多,就连韩王宫都没有放过,甚至对方还是韩国的一国夫人。

这消息就算告诉东君大人,东君大人都有可能不信。

反正就两字,离谱。

“有消息就通知我。”

洛言闭目交代了一句,随后用脚敲了敲车壁,对着驾驶马车的天泽吩咐道:“先去一趟商会。”

回家暂时没必要,他还得去安抚一下李斯。

其次去见见白洁,已经大半个月没见了,得去联络一下感情,至于什么感情。

哎,说多了都是泪。

在一个下雨的午后,一对男女终究难以自持。

那是一个很湿润的午后。

之后。

白洁便一直不愿承认这段关系,甚至希望洛言守口如瓶,对此,洛言也唯有“忍痛”答应了下来,不敢将其接入太傅府,害怕白洁糟了焰灵姬亦或者焱妃“毒手”。

她只是一个漂亮富婆,岂能对付焰灵姬和焱妃这种凶物!

洛言都只能是堪堪应付!

。。。。。。。。

与此同时。

相国府。

吕不韦也是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文书,上面的内容自然是关于郑国,郑国修渠的事情是他当年竭力支持的,虽然郑国一开始是韩国的诡计,但郑国却有真材实料的,这一点吕不韦验证过了。

所以吕不韦将计就计,让郑国为秦国修渠,他很清楚郑国所修的渠一旦打通,那关中将成为秦国最大的粮仓,为未来一统天下再增添一份把握。

可近日来朝野的风波却是越演越烈。

嬴政也是任由风波刮起,并无阻拦的意思,这让吕不韦有些不解和头疼,唯有出手阻拦,他绝对不允许这件事情就此落幕。

只是吕不韦未曾想过,就是因为他的这份发号施令的态度让此事越来越难处理。

也让自己的路越走越窄了……

PS:今天三更,晚上还有两更,这一章四千字,我很棒

喜欢秦时罗网人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