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年轻漂亮的继坶 穿成浪荡女配NP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说罢,黄琼没有理会,此时身边心思百转,不知道这位英王为何坚持要杀这些,实际上已经无力抵抗叛军余孽的杜涉,走下城墙翻身上马。将杜涉连同所部,留在石沟城,配合中路军主力,进一步清剿叛军残余。自己则带着一千御林军作为护卫,向着灵州城快速的进发。

黄琼并没有向杜涉解释,这些人一路跟着溃败到石沟城。拓跋继迁都败成这个惨样,还没有散去,各回各家各找各妈,而是一路拼命护卫着拓跋继迁。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说明这些人都是他的死党,或是他的心腹。这种人真正收服他们,或是让他们安稳下来都是很难的。

留下来没用,放出去一样是一个不安定的因素。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这些人放是肯定不能放的,那是在给自己,在给后世找麻烦。尤其是在拓跋继迁的弟弟,眼下还在北辽未赶回。他的二儿子拓跋德昭还在,自己还未能将整个拓跋家族,清除余烬的情况之下。

杀了,虽说残忍了一些,但是可以永久的剪除后患。手段残忍一些,固然会背上一些骂名,可对于今后来说,却是一个防患于未然。与其给今后留下一些隐患,还不如现在便防患于未然。杀了再一次叛乱的根子,才能挽救更多人。只是这些话,黄琼并未对杜涉做任何的解释。

在离开石沟城之后,黄琼强忍着连日行军赶路带来的疲惫。一路上快马加鞭,除了休息马匹之外,根本不做休整的直接赶到了灵州城。在灵州城门,看着等候在城门迎接自己的周志远和欧阳善,黄琼满意的拍了拍二人的肩膀,感慨不坐等主动出击的二人真是难得的将才。

奇袭灵州城的,正是提前出发接应怀远州边军的周志远与欧阳善二人。此二人一路星夜兼程,绕路与怀远州边军汇合之后。发现此时固守在怀远州,依靠黄河为天险,打退了叛军数次骚扰与进攻的边军,并无什么大碍。粮草虽说已经所剩不多,可也足够应付一个月的。

实在有些不甘心,就在怀远州就这么等下去的二人一合计。从怀远州边军,又借了一千的军马,直接杀奔灵州而来。先采取示弱的办法,将被拓跋继迁留守在灵州的两千野利部族军,引诱出城墙坚固的灵州城。被野利荣乞留守在灵州,说是留守这座党项人的老巢。

实际上是将平夏部部众作为人质,准备在关键时刻,逼迫拓跋继迁就范的野利荣乞。之前压根就没有想到,会有一支官军绕路大漠,突然从背后杀到了灵州城下。而被他留下的四弟,野利乜己年轻不说,原本就是一个书生,甚至被其父称为野利家秀才,压根毫无带兵的经验。

见到欧阳善只带着几百骑兵在城外挑衅,不顾劝阻带了一千五百人追杀出去。结果在灵州城外三十里遇到伏击,野利乜己带出城的一千五百军马全军覆灭,自己也被射成了刺猬一样。在解决掉灵州守军主力之后,周志远亲率一千军马扮做党项败军,诈开城门之后一拥而入。

将野利部留守的最后五百人,犹如砍瓜切菜一般的顺利解决,几乎是兵不血刃的占领了整个灵州城。进而在灵州城内大锁,抓获了拓跋继迁全部的家眷,以及此时留在灵州城内外的党项各部族的眷属。而这些眷属,因为青壮早已经出征,剩下一群老弱妇孺根本就无力抵抗。

二人,在最短的时间之内,便肃清了整个灵州城内外。只是二人手中只有三千军马,面对着十余万的党项人,看守起来还是有心无力。二人也只能重点,看守拓跋继迁家眷,将平夏部的部众,与其他部族区分开来重点看守。至于其他部族的俘虏,只带走了所剩不多的青壮。

至于其他的族人,根本就无力看守,也只好放任自流。好在那些人,因为族里面的青壮年都在前边打仗,便是想要反抗都反抗不了。只能睁着一双双惊恐的眼睛,看着这些杀气腾腾的官军。默默的等待着和忍受着,等待着还不知道的,自己和族人接下来未知的命运。

进入灵州地界后,黄琼便已经感受到了这些党项人的绝望。但是他并不想,也不会对这些普通的党项人,做出什么过激的手段。至于怎么处置这些人,还需要等待张迁,这个新任宁夏知府到任后再说。所以在进城后,黄琼只是看望安抚了诸军,便没有再过多的过问民政。

而他的制置大使行辕,并没有设置灵州知州衙门,而是设置在了城内一户富户人家。至于知州衙门,那是他给张迁准备。黄琼已经下决心,等到张迁到任之后,便将宁夏府治从有些偏南的同心县城,迁移到位置虽说有些靠近北辽,而显得不太安全,但却更适合的灵州来。

不过在休息之前,黄琼犹豫了一下,还是去了一趟作为拓跋继迁府邸的灵州州衙门,去见了见拓跋继迁家眷。此时的拓跋继迁家人,已经被关进了后宅,由一百西京大营精锐看守。黄琼走进来的时候,见到被看押官兵硬压着,跪在自己面前十几名妇人,也苦笑着摇了摇头。

陪在黄琼身边的欧阳善,对着黄琼道:“这十几个妇人,都是拓跋继迁的妻妾。前边最为倔强的那两个妇人,是他前后两个正室。一个是野利部族长的女儿,另外一个是他原本的正室罔氏。在野利氏身后的,那个青年妇人则是他儿子拓跋德明之妻,也是野利氏的亲侄女。”

“至于那个狼崽子一样,看着咱们的小子,是拓跋继迁的二儿子拓跋德昭。拓跋继迁的弟弟,拓跋继冲和他最得力的谋士张浦去北辽求援。在回来的路上伪装成商队,可惜被咱们怀远州驻军发现并识破,现在正关在怀远州的大牢里面。不日之内,便可押送到灵州来。”

对于欧阳善的话,黄琼微微点了点头。走到拓跋继迁的那群妻妾面前,伸手抬起野利氏的脸。只是这一抬起来,见到这个妇人真实样貌来,饶是自己现在府中也是美女成群,黄琼也不由得微微一愣。此女虽说因为自己儿子战死,又牵挂自己的丈夫,而神色显得有些憔悴。

但却依旧掩盖不住,此女的花容月貌。而此妇人的身材,也正是黄琼极为喜欢类型的。其丰盈的程度,便是在他的府中,也只有刘氏二女以及段锦、赵锦瑟、吴芝玉等寥寥几女,可以与之相比。而在她身边的罔氏,相貌虽差一些,可是论起成熟风韵来,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被这两妇人,弄得自从离开西京之后,便一直没有尝过肉味,眼下实在有些心痒难耐的黄琼。转过头对着身边的欧阳善,小声的吩咐了几句。而欧阳善听到黄琼的吩咐,先是多少有些吃惊。但想起这位英王的传闻,随即便镇定了下来,微微点了点头,示意自己马上便照办。

黄琼离开之前,又随手点了两个妇人,其中就包括被自己一箭射杀的拓跋德明妻子。不过临走之前,对着欧阳善道:“一会,你与周将军也各自挑选两个顺眼的,作为本王对你们的奖赏。带回去,作为侍妾也好,还是正式娶为妾室,都看你们个人的意见,本王绝不干涉。”

对于黄琼给的,这个多少有些另类的奖赏,欧阳善脸色不由得涨得通红。半晌才道:“回王爷的话,末将对女色方面并无太多的喜好。末将在从军之前,家父曾经再三叮嘱过,作为武将一定要戒除一些不好的嗜好,女人、钱财,都包括在内。尤其是女人,温柔乡是英雄冢。”

“为将者,要做到饿死不打掠,冻死不拆屋,才能真正的百战百胜。此行出战之前,家父更是再三叮咛,别人怎么做是他自己的事情。但我绝对不许做出烧杀捋掠的事情来。英王若是奖赏一些其他的,末将或是就收了。只是

我年轻漂亮的继坶 穿成浪荡女配NP

这样的奖赏,末将着实不敢违背家父的训示。”

欧阳善的回答,让黄琼微微一愣,不由的有些猜疑,这个家伙的父亲是哪路神仙?对自己儿子的教导,虽说极为得自己的心思,也是正确的。可自己赏赐他两个女人,可并非独乐乐而不如大家一起享乐,而是明显带有示好意思。想到这里,黄琼道:“不知道欧阳将军父亲?”

对于黄琼的反问,欧阳善没有回答。他身边的一名百户却是道:“回王爷的话,我们欧阳将军父亲不是别人,正是西京殿前司都指挥使欧阳杰,欧阳老爵爷。欧阳将军,正是老爵爷的独子。老爵爷治军一向严谨,在军中严厉禁止嫖赌。对于从军的子弟,更是管束极为严格。”

提到那位西京殿前司都指挥使,欧阳老爵爷。这个百户虽说无奈直呼了姓名,但语气之中说不出的恭敬。而黄琼也是一样,在听到面前这位年轻的将军,居然是欧阳老爵爷的独子,也不禁有些感慨,同时也多少有些后怕的道:“你居然是欧阳老爵爷的独子,怎么不早说?”

“欧阳老爵爷治军一向严谨,果然名不虚传。只是你真是,唉,若是你有个三长两短,又让本王如何面对欧阳老爵爷?老爵爷,可就你这么一条根那。也怨本王大意了,你们都是姓欧阳的,一个欧阳杰,一个欧阳善,即便不是父子两个,也应该是有亲属关系的。”

见到黄琼一脸的后悔,欧阳善却是道:“回王爷话,家父虽说只有善一个儿子,但却从不娇生惯养。善自落草以来,便一直长在军营之中,被家父当做他的兵一样在带。家父曾经与善说过,自己的功名要自己去出兵放马挣去。躺在先祖的功劳簿上,只会养出一群败家子来。”

“这次出兵陇右平叛,西京大营接到圣旨,家父调拨选将的时候,第一个便把善的名字报了上去。临行之前,还在一再叮嘱善

我年轻漂亮的继坶 穿成浪荡女配NP

,此去要严格遵守军法、服从将令。不得仗着他的身份,不听从将令,违背军法,不得对王爷提起我是他儿子。所以末将才对王爷,隐瞒了自己身份。”

喜欢定河山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