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难从命 桃花视频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苏城对华藏塔内的一切,完全不放在心上。

如果白云道长真的将华藏塔内的一切给毁了,苏城直接拍手叫好,对他来说,这宝塔里面藏着的经书,就是一个祸害,若真被白云道士烧了,苏城还要拍手叫好呢。

伸手掐印,苏城直接将宝塔完全封闭,让白云道长感知不到外面的一切,也看不到宝塔外面的一切。

“苏哥,华藏塔内的经书是法源寺的根本,如果真被白云道长给烧了,那么我们的罪孽就大了。”

妙善在苏城身边,看到苏城封闭了塔门,连忙对苏城说道,生怕里面的白云道长当真毁了里面的一切。

“妙善。”

苏城看着妙善,瞧着她香心如素,秀色可餐的模样,笑了笑,说道:“你要记住,人生在世,最重要的是性命,不仅他人的性命很重要,自己的性命也很重要,一切的外物,都比不上性命。”

“只要人还活着,一切皆有可能,而人死了,一切就都没了。”

苏城捧着华藏塔,仔细打量,说道:“并且在我看来,这华藏塔才是他们的根本,只要有这个华藏塔,要不了多久,他们便能将这些经书再度的聚集起来。”

妙善听苏城的话,点头之后,也就无话可说了。

苏城将华藏塔放在一边,信手翻阅白云道长适才所看的道经。

【元始天尊告曰:善男子,我欲海空修行因者,即为道性,道性无生无灭,即为海空,海空之空,无因无果,无因果故,以破烦恼,以是因缘,名为修行……】

打开的方式不对?

苏城将书籍合上,然后重新打开,看到这上面的文字依旧如故,才知道不是自己的打开方式不对,元始天尊是这样教导人的。

【一切众生道性,不一不二,究竟平等,犹如虚空,一切众生同共有之……】

【三相者,所为有相,非有相,非无相……】

这是道经?

苏城翻来翻去,感觉这道经一股子的异味,如果元始天尊真的就是这样教导徒弟的话,也怪不得封神大战之后,一干弟子都往西方教跑。

转校真的很方便,两边也根本没门槛,西方教的位置对阐教中人来说,那是来就能上手,学习西方教的东西,那更是触类旁通,根本不怕功课拉下。

苏城笑了。

“妙善,这本书和华藏塔里面的书差不多,你若是想看,也可以瞧瞧。”

苏城将这一本经书递给了妙善。

慈航仙姑是阐教门徒,现在让妙善接触到阐教经书,也算是扳回一点,不过可惜的是,这一本道家经书一股子异味,妙善看这种经书,和她看佛经没什么差别。

不过好歹是种下了一颗玄门的种子。

至于会不会往西方教跑,那就说不准了。

“接下来我们怎么做?”

妙善看向苏城,问道。

从华藏塔里面出来,又将白云道长收摄到了华藏塔内,手中拿着的是法源寺的宝贝,困着的是玉清观的道长,他们的行李还被沈家拿走了,妙善感觉像是有一百件事涌了上来,乱糟糟的,让她不知如何是好。

“我们既然答应了法智和尚,要在荷花节的晚上,代替法智和尚,让西方教的佛子们在龙岩湖上吹响法螺,那

庶难从命 桃花视频

么我们两个人就在这里多留两天。”

苏城笑道:“至于法智和尚和白云道长的事情,那是玉清观和法源寺早已经矛盾重重,我们两个是局外人,就不必参与了,反正在华藏塔在我手上,便是法源寺的人讨要,也要等到荷花节过完之后,在此之前,这就是我们的护身宝贝。”

“我们先去找沈家老太太,让她将我们的东西还回来!”

苏城对妙善说道。

法源寺和玉清观的争斗少不了,苏城也不想做和事佬,打算先行压着,等他们在龙岩县离开之后,随便他们打生打死。

妙善听苏城的话,自觉拨云见日,重重的点了点头。

手中捧着华藏塔,苏城和妙善在这东院往外走出,东院的道门弟子看到了苏城和妙善,也并不奇怪,任由他们两个人离去,至于白云道长那边,没有传召,他们不敢进去打扰。

唯一让这些道士们奇怪的,就是苏城出去的时候,手中怎么捧着法源寺的塔。

沈家老太太所在的宁安厅里,这也是苏城和妙善第二次来到这里。

老太太坐在椅子上面,旁边有一个光头和尚,两个人相谈正欢,忽然看到了苏城和妙善来此,和尚脸上的笑容一收,又看到了苏城手中拿着的华藏塔,和尚立时面色大变!

“你们两个是什么人,把我师兄怎么了?”

这和尚对苏城怒声叫道。

“这一位是法源寺的法海禅师。”

老太太伸手指着和尚,对苏城和妙善做介绍道:“他是法智大师的师弟,也是一位有德高僧。”

法海?

这名字让苏城虎躯一震!

当下着重的打量了几眼,看法海和尚身体修长,面容姣好,确实非同一般。

不过这个和尚应该不会和白蛇扯上什么关系吧……

“你师兄被白云道长打死了。”

苏城对法海坦言说道:“而白云道长被我关在了华藏塔内。”

“你为什么要关白云道长!”

法海禅师看着苏城,张嘴说道。

“嘶……”

这话说的让苏城倒吸一口凉气,目光惊异的看向法海禅师,莫非我没有说清楚吗?你师兄被白云道长打死了啊!

“哎呦,小仙师啊。”

沈家老太太听到苏城的话后,双手一击,颤声说道:“这里面兴许是有隐情,白云道长是一个得道的真人,像这种神仙中人,轻易是不会发怒的,他和法智师傅中间的事情,必然是另有隐情,不如您先将他放出来,让我们听听白云道长的理由是什么?”

苏城看向了法海禅师。

“小僧也觉得,还是先将白云道长放出来较好。”

法海禅师说道:“若是因为一个死人,和玉清观结下生死冤仇,对哪一

庶难从命 桃花视频

方都不是好事,何况你还是用华藏塔来困人,若是玉清观因此和法源寺难以干休,该当如何是好?”

你们可真把我给整不会了。

苏城看向妙善,瞧着妙善双眼也是茫然,事情向着这个方向发展,完全是出乎了两个人的意料。

好像法智的死,根本没人在意。

喜欢我怎么会是魔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