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房宠 作者 白鹿谓霜 让人黄到秒湿的段子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戚九听许鹰扬说完之后,心下雪亮,知道许鹰扬要选派得力手下离开知县衙门,在城中寻找稳妥之地埋伏。这等机密大事,自然不想让自己参与。所谓让

通房宠 作者 白鹿谓霜 让人黄到秒湿的段子

自己陪同王小鱼到后院歇息云云,只不过是托辞罢了,无非是要将自己支走。念及此处,戚九拱手说道:“多谢许大人关照。既然如此,小人先行告辞,若是许大人还有差遣,随时可以派人将小人召来。”

戚九说完之后,向着许鹰扬一揖到地,便即转身快步离去。他担心王小鱼自己走向后院,若是与守卫在知县衙门中的锦衣卫生了龌龊,双方大打出手,非得惹出大麻烦不可。是以走出正堂之后,他不顾肃立在正堂门廊下的数名锦衣卫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急急忙忙向右首的角门奔了过去。只是他刚刚跑出了三四步,只见王小鱼的身影在角门处一闪,已然走入中院去了。

待到戚九冲入中院,只见院子中竟然到处都是人,心下一惊,不由停下了脚步。此时他才发现王小鱼就站在角门近前,正自一脸惊愕地看着众人。戚九定睛望去,只见中院之中足有四五百人,大部分都是自己带到知县衙门的败兵。剩下的百余人大半也是颇为面熟,似乎是自己在校军场操练过的义民。戚九心下暗想,先前听许鹰扬说过,除了我带回了四五百名败兵之外,从其他三座城门也逃回来了百余人。看样子许鹰扬让这些人到中院歇息,只等倭寇攻向知县衙门,他便要利用这些败兵与倭寇死战。

戚九思忖之际,王小鱼转头对他说道:“喂,你为何将我想出的计谋说给姓许的听?”

戚九一直担心王小鱼因为自己向许鹰扬进言而心生怨恨,是以听她突然发问,一颗心登时提到了嗓子眼处。只不过他看到王小鱼神情如常,并无怒意,声音也与平日里没什么两样,这才稍稍放心,口中说道:“王姑娘想出的这条妙计确实是逃生的好法子。只不过咱们若是私自逃走,倭寇攻下知县衙门之后,便会全力攻打王家庄。到了那时,咱们一样也逃不掉。是以在下才将此计说给了许大人,只是稍加变动,请他挑选死士在城中寻一处稳妥之地埋伏,与知县衙门互为犄角。若是倭寇攻势大盛,咱们在知县衙门无法支撑之时,便可以发出信号,伏兵偷袭倭寇背后,便可以内外夹击,扰乱倭寇的攻势。如此一来,虽然不敢说能将倭寇击败,至少能够让他们有所顾忌,不敢全力攻打知县衙门,咱们便能够再抵挡一阵。只要能将倭寇的兵马拖住,情势便对咱们有利。”

王小鱼听戚九说完之后,哼了一声,口中说道:“有利又有什么用?咱们外无援兵,内无粮草,就算能够多支撑几个时辰,最后还不是被倭寇攻入知县衙门?先前你曾经说过,几百头猪若是向四面八方逃走,倭寇想要将其捉住也不是一天两天能办到的。依我看压根不必派人到城中埋伏,不如将知县衙门里这四五百名胆小鬼全都赶出知县衙门,让他们在城中各处乱跑乱逃。倭寇不晓得咱们的底细,看到城中到处是人,只好派人四处追杀。如此一来,他们便不敢攻打知县衙门啦。”

戚九听王小鱼如此一说,苦笑了一声,口中说道:“王姑娘,你别忘了这四五百人并不是猪,而是活生生的人。猪看到同伴被杀,只会跑得更快、跑得更远。可是人若是看到同伴被杀,多半会被吓破了胆子,只怕腿都软了,立时便会跪倒投降。王姑娘,你若是不信,在下可以和你打一个赌。这四五百人若是离开了知县衙门,在城中乱逃。只要倭寇派人追杀,不出半个时辰,他们便会尽数投降。”

王小鱼想起先前在北城城头,百余名倭寇爬上城墙之后,城上的官兵、公差捕快和义民虽然数倍于倭寇,却一哄而散,害得关畅

通房宠 作者 白鹿谓霜 让人黄到秒湿的段子

带着手下的锦衣卫孤军奋战,最后尽数战死。而且这些败兵逃入城中之后,虽然倭寇派出许多小股人马在城中到处搜掠杀戮,不过人数并不算多。可是败兵已是惊弓之鸟,没有丝毫斗志,即便只有几名倭寇,遇到这群败兵也能像虎入羊群一般,杀得几十几百名败兵狼狈逃窜。是以戚九说得不错,若是让这些人离开知县衙门,不出一个时辰,他们便会尽数死在倭寇手中。

念及此处,王小鱼心下气恼,狠狠瞪了一眼戚九,便即向左首的角门走了过去。戚九不敢怠慢,紧紧跟在王小鱼的身后。在院子中或坐或立的众败兵早已疲惫不堪,人人都在闭目养神,是以压根无人留意戚九和王小鱼走过中院,穿过院子左首的角门,径直走入后院去了。

后院四周的石墙背后也搭起了许多木架,每座木架上都有数名锦衣卫守卫。戚九和王小鱼刚刚走入后院,便有一名锦衣卫迎上前来,对戚九说道:“戚统领,许大人吩咐过了,请戚统领和王姑娘在厢房歇息。两位请随我来罢。”

戚九道了一声谢,便即跟在那名锦衣卫身后横穿院子,一直到了右首第一间厢房门前,这才停了下来。那名锦衣卫对戚九说道:“厢房中已备好了酒菜,两位用饭之后尽可以安心歇息。若是有什么事情,尽管与我说便是。”

那名锦衣卫说完之后,不等戚九和王小鱼说话,便即转身离开,一直走到后院正房门前,这才停了下来,左手叉腰,右手按着绣春刀刀柄,如同石像一般凝立不动。戚九见院子中还有十几名锦衣卫,有的站立不动,有的却在四处逡巡,守卫得甚是森严。戚九看了片刻,这才转头对王小鱼说道:“王姑娘,请进屋歇息罢。”

戚九说完之后,便即伸手将屋门推开,向王小鱼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王小鱼想到要与戚九共处一室,心中突然有一些害羞,又有了一丝期盼。她心中念头百转,双手捻住衣角,一时之间竟然不敢走入厢房。戚九见王小鱼垂首不语,又不肯走入厢房,心下不解,正想开口说话,蓦然间只听得东方轰隆一声巨响,似乎脚下的大地也颤抖了一下。戚九脸色大变,颤声说道:“糟糕!倭寇在东城放炮,多半就要大举进攻了!”

喜欢一刀倾情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