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欢堂 我和两个女领导玩双飞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见龙悦红僵在那里,憋了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蒋白棉笑了笑:

“放轻松,这又不是多急的事,可以慢慢想。”

龙悦红环顾了一圈,发现没人有催促的意思,就连商见曜都只是无所事事地看着街边景象。

他焦急的状态得到缓和,开始回想之前就已经掌握的那些情报。

“老韩心脏出了问题,正在寻求合适的器官移植……

“他之前是住在安坦那街这个黑市附近的……

“对啊,黑市是最有可能弄到人体器官的,没其他意外的情况下,老韩应该不会轻易搬家,而且还是搬到租金更贵的红巨狼区……”

一个个念头浮现间,龙悦红隐约把握到了追寻的方向。

他张开嘴巴,斟酌着说道:

“老韩应该是到这边来办事的……安坦那街和这里距离不算近,走路可能得半个小时,对,他是有车的,他肯定会选择开车过来,而既然开了车,那肯定是能停多近是多近……”

龙悦红越说越是顺畅,甚至找到了思维激荡的感觉。

这时,蒋白棉笑着挑了个小错误:

“那不一定,如果老韩不想别人记住他的车,会选择稍微停远一点。”

“嗯,但也不会太远。”龙悦红轻轻点头,语气里逐渐多了几分笃定,“也就是说,既然我们看见老韩在步行,那就说明他停车的地方在附近,他的目的地也在附近。”

这样一来,需要排查的范围就大幅度缩小了。

龙悦红又望了眼韩望获身影消失的那条巷子,发现新大陆般惊喜说道:

“那里没法过车!”

他似乎找到了韩望获不把车辆直接停在目标地点外面的原因。

最后那段路没法通车!

一旦有了这个猜测,韩望获要去的地方就比较明显了:

那条巷子内的几个社区、几栋公寓!

排查范围再一次缩小,到了不那么麻烦的程度。

蒋白棉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不错,大胆假设,小心求证,接下来该怎么做,你来主导。”

“我来?”龙悦红又是惊喜又是忐忑。

他惊喜是得到了表扬,被组长认可了分析问题的能力,忐忑是担心自己没法很好地主导一次任务。

“对,现在你就是龙悦红龙组长。”蒋白棉笑着开起了玩笑。

然后,她指了指商见曜:

“这家伙要是不听你的,就大耳刮子抽他。”

“对!”商见曜一副你快来试一试的模样。

龙悦红当然不会当真,稳了稳心态道:

“我们分头询问那几个社区和那几栋公寓出入口处的安保、门卫或者小商贩,看他们有没有见过老韩这个人。”

“好。”白晨第一个做出了响应。

“是,组长!”要不是环境限制,商见曜绝对会非常大声。

分组行动后,不到一刻钟的时间,他们就有了收获。

龙悦红和白晨找到了一栋公寓的门卫,用1奥雷从他那里知道了一条重要线索:

他看见过类似韩望获的人,对方和一名矮小瘦弱的女子进了对面社区。

“女人?”听完龙悦红的描述,蒋白棉略感诧异和好笑地重复了一遍,“老韩敢于正视自己次人的身份,愿意和某位女性坦诚相对了?”

“可能他只是选择不脱衣服。”“旧调小组”内,能面不改色讨论类似话题的只有白晨一个碳基人。

格纳瓦也行,但他是智能人,没有表情,也没有脸色。

“单纯的合作者?”龙悦红提出了另一个可能。

“器官提供者?”商见曜摸起了下巴。

龙悦红想象了一下:

“这也太恐怖了吧?”

谁愿意和器官提供者真实相处的?

这以后不会做噩梦吗?

蒋白棉正想拍手,说一句“好啦,进去问问不就知道了”,突然想起自己现在只是小组里的普通组员大白,不得不重新闭上了嘴巴。

看到组长似笑非笑的表情,龙悦红才记起这是自己的任务:

“我们进那个社区,找人询问,嗯,注意着点那些人的反应,我怕他们通风报信。”

有模有样嘛……蒋白棉暗笑一声,于心里赞了一句。

经过一番忙碌,“旧调小组”找到了几位目击者,确认韩望获和那名女人进了三号楼。

然后,龙悦红再次做出了安排:

蒋白棉、白晨守前门,格纳瓦监控后面区域,防止可疑者察觉到动静,匆匆离开。

他和商见曜则进入三号楼,一家一户地排查。

上了四楼,敲响其中一个房间后,他们看到了一位外形精悍的壮年男子。

“有什么事?”那男子一脸疑惑和警惕地问道。

他是红河人。

“你见过这么一个人吗?”龙悦红拿出了韩望获的肖像画。

那男子表情略有变化,旋即摇起了脑袋。

“你见过啊。”商见曜笑着做起了解读。

那男子怔了几秒道:

“对,我见过,你们想问什么?”

“他找你有什么事?”龙悦红心中一喜,脱口问道。

他主导的任务终于收获了果实,而且过程颇为轻松!

那男子微皱眉头道:

“他想邀请我参与一个任务,说比较危险,我拒绝了,呵呵,我现在不太想冒险了,只做有把握的事情。”

“什么任务?”龙悦红略感疑惑地追问道。

“我没问,问了说不定就没法拒绝了。”那男子头脑非常清楚,“他住哪里,我也不知道,我们只是以前认识,合作过几次。”

突然,商见曜压低了嗓音,八卦兮兮地问道:

“他是不是带了女性同伴?”

“嗯。”那男子不是太理解地说道,“一个生病的女人。这怎么能作为队友呢?虽然生病让她愿意接那个任务,但战斗力没法保证啊。”

生病……龙悦红隐约明白了点什么。

出了社区,回到车上,他向蒋白棉、格纳瓦、白晨通报了刚才的收获。

蒋白棉叹了口气道:

“老韩这是在冒险筹集器官移植的费用?那名女性也有类似的困扰?

“哎,线索暂时断了,只能回头去猎人公会,看有什么高价值的任务。”

“抓我们。”商见曜在旁边做出提醒。

蒋白棉白了他一眼:

“先忙另外那件事情吧。”

…………

红巨狼区,斯特恩街,25号。

“黑衫党”二老板特伦斯接到了一个电话。

“认不认识一个叫做桑日.德拉塞的男人和一个……”电话那头是一名和各大黑帮关系匪浅,很有人脉的遗迹猎人。

特伦斯笑道:

“这样的名字,我现在就可以给你编十个。”

“我会把照片和资料给你,如果有线索,报酬不会少。”那名遗迹猎人轻车熟路地说道。

到了傍晚,特伦斯收到了相应的信件。

他拆开之后,仔细一看,表情顿时变得略微古怪。

照片上的那两个人,他总觉得有点面熟。

又看了眼发色,他额角一跳,记起曾经帮人购买过染发剂。

念头电转间,特伦斯笑了起来,拿起电话,拨通了之前那个号码。

“没有见过。”他回答得非常干脆。

怎么能出卖自己的好兄弟呢?

而且,双方还有紧密的合作。

此时此刻,房屋外面,街道拐角处,“旧调小组”新租来的车正静静停在那里。

商见曜之前已经拜访过特伦斯,“加深”了双方的友谊。

其实,白晨有提议直接灭口,但想到特伦斯背后还有“超越灵性”教团,只是杀他未必能解决问题,又主动放弃了这个想法。

…………

忙碌了一天,“旧调小组”回到了乌戈旅馆。

进了房间,趁着蒋白棉洗漱,商见曜抬手看了眼左腕处的“盲目之环”。

相应的力量已经回归这条黑色发丝编织成的奇特饰品。

紧接着,商见曜捏了捏两侧太阳穴,倚着靠枕,闭上了眼睛。

“起源之海”内,有黄金电梯的那座岛屿上。

商见曜坐到了商见曜面前,将目光投向了半空中一道不容忽视的痕迹。

那痕迹仿佛刺破了虚空,里面有大量的红色在汹涌翻滚。

随着时间的推移,那红色逐渐染上了

合欢堂 我和两个女领导玩双飞

金黄,又慢慢变成了橘色,仿佛在跟着阳光而变化。

“利用它可以解决你吗?”商见曜询问起了商见曜。

他的目光依旧望着半空。

PS:推荐一本书,机器人瓦力的新书,他之前那本瘟疫医生应该不少朋友都看过。

新书是《夜行骇客》:

霓虹闪烁、危机四伏的城市。

超凡者潜伏于夜雨下,异种流窜于破街中,穿过城市的大河恶灵骚动。

寡头公司,神秘教派,超凡程序,义体改造,人格面具。

顾禾原以为自己大受欢迎是因为他曾经是心理医生,而且心地善良,是这个破烂世界的一股清流,结果……事情向着难以名状的方向发展了。

喜欢长夜余火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