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风流岳每2 纯黄情欲小说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孟贵妃一醒,宫里令人窒息沉闷的紧张不安也随之散去。

乔皇后也去了一桩心事,神色轻松了许多,对陆明玉说道:“你说得没错。孟贵妃活着比死了强。”

活人永远争不过死人。

活着,就会不停地犯错。

陆明玉淡淡道:“贵妃娘娘怕是自觉委屈的很。”

乔皇后忍不住撇了瞥嘴:“这等矫情的毛病,还不都是被惯出来的。”

是谁惯的,就不必说了。

陆明玉知道这是乔皇后心头的一根刺,也不多说,转而和乔皇后商议起了后续事宜:“孟贵妃伤得重,至少卧榻养上几个月。要惩罚,也不能是眼下。”

“孟家那边,倒是不必手软。先斩断孟家一只手。”

有这么好的机会,能动一动孟家,自然不能放过。

削弱孟家,令大皇子势力大减,还能顺势压一压三皇子。

乔皇后眼里迸出光彩:“你说得没错。朝堂上的事,有乔阁老和你父亲,还有阿景,定让孟家伤筋动骨。”

陆明玉点点头,又给乔皇后出了个主意:“儿媳斗胆进言,请母后别见怪。父皇忙于政事,不应为后宫诸事烦忧。孟贵妃要养伤,秦妃因之前屡次挑唆,父皇心中不喜。苏妃蠢钝无知。”

“后宫空虚,母后不如亲自挑几个年轻美貌的宫人伺候父皇。”

乔皇后:“……”

乔皇后神色有些复杂,先令身边的宫人退下,才低声说道:“这样的法子,我不是没用过。只是,皇上眷念旧情,还是愿意去延禧宫。”

简而言之,喜新是男人的天性,永嘉帝也愿意睡年轻嫔妃。但是,心头真爱孟贵妃的地位却无人能撼动。

乔皇后试过几次,分不走孟贵妃的宠爱也就罢了,后宫还多添了几张新鲜脸孔,心里也觉膈应无趣。便不肯再出手了。

陆明玉轻声道:“这儿没外人,儿媳就将话说得明白些。”

“父皇对孟氏,确实有真情。再年轻美貌的嫔妃,也入不了父皇的心。不过,那是以前。现在,父皇因行刺一事,和孟氏心生隔阂。孟氏为何会自尽?定然是父皇说了令她难以承受的话。”

乔皇后一怔,仔细思虑了一回:“你的意思是,孟氏心里有怨气,皇上心中也不满?”

“是。”陆明玉接过话茬:“现在是因为孟氏差点殒命,父皇将所有事都压下。等孟氏身体一日好过一日,这笔账总是要算的。”

“父皇和孟氏之间起纷争,也是必然的事。”

“母后挑宫人的时候,不妨照着孟氏年轻时的仪态风姿。”

乔皇后:“……”

这一招真是又损又狠。

永嘉帝喜欢的是明艳活泼又恣意的孟姣姣。

照着这样的标准挑几个比孟贵妃更年轻更美貌。只要有一个能入天子的眼,也足够了。

乔皇后看着儿媳的目光愈发复杂:“这主意倒是不错。”

陆明玉伸手,握住乔皇后的手:“这个主意,其实并不高深。母后一直没这么做,是因为心里对父皇还有期待,也过不了自己这一关。请恕儿媳说话直接,母后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等了这么多年,母后还看不清父皇吗?”

最后这一句,实在太犀利了。

是啊!永嘉帝的真爱是孟贵妃,为亲娘顾惜秦妃,贪图美色的时候就去找苏妃。

她这个正妻,被冷落多年,如今都年到四旬了。年轻时候尚且不能将丈夫的心拢过来,难道人到中年就能了吗?

乔皇后全身一颤,将头转到一边。

过了许久,乔皇后平复了心情,将头转过

我的风流岳每2 纯黄情欲小说

来,和陆明玉对视:“本宫回好好思虑此事。你不必再操心了,今日就回陆府,好生安胎。”

也不提让陆明玉回皇子府的事了。

原本陆明玉是打算孕期满三个月回二皇子府。现在出了刺杀一事,谁还有脸让陆明玉回去?索性在娘家长住吧!

陆明玉笑着应下。

……

正午后不久,陆明玉坐着马车回了陆府。

陆明芳长松了一口气:“你这一进宫,就是一天一夜。我们一个个提心吊胆,唯恐你在宫里出事。”

沈澜和陆明华各握住陆明玉的手,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圈。

陆明玉笑道:“我好端端的,什么事也没有。孟贵妃已经醒了,母后让我继续在陆府住着安胎。”

这倒是意外之喜了。

众人一阵喜悦,不必细述。

到了傍晚,陆临陆非父子两个一同回了府。

陆临问明了宫中情形,很快做了决定:“军营里得有人盯着练兵一事,陆非明日就回去。我要留下,等皇上处置了孟家再回军营。”

陆非点点头应下:“军营里有我,义父安心留下就是。”

孟贵妃死里逃生,暂且不论。孟家不脱一层皮,陆家绝不罢休。

巧的很,乔家也是同样的想法。

隔日朝上,刑部杨尚书将完整的卷宗呈到了御案前。

二皇子李景上了奏折。乔阁老和陆临也各上了一道奏折,奏请天子严惩广平侯。一同上奏折的,还有濮阳侯。

濮阳侯无端被泼了一盆污水,心中恼怒不弱于乔家陆家。反正,孟家倒霉,对赵家有利。趁着这个时候,使劲踩一踩多好。

朝中文官武将上奏折附议的,也不在少数。

后宫中,还有赵太后和乔皇后吹风。

永嘉帝绝不优柔寡断,权衡过后,很快下了决心。

永嘉帝宣召广平侯进宫,将荥阳王濮阳侯乔阁老还有一众皇子都召了过来。当着众人的面,亲自问责广平侯。

卷宗上的证词明明白白,广平侯无可辩驳,跪下认罪:“臣护妹心切,一时犯了糊涂,冲动做了错事。请皇上责罚!”

面色泛白的大皇子跪下为广平侯求情:“父皇,广平侯为大

我的风流岳每2 纯黄情欲小说

魏立下过汗马功劳。此次犯下大错,万幸二弟妹没有大碍,恳请父皇从轻发落。”

三皇子李昊也跪下为岳父求情:“儿臣的岳父是大魏名将,麾下猛将精兵无数。请容他戴罪立功,为大魏继续征战。”

喜欢簪头凤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