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卫淑华在上船上 夜上受降城闻笛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终于,传来一个好消息。

援军来了。

上级下令,可以返航。

三名朱雀卫都是大大松了口气。

这样下去,压力太

老卫淑华在上船上 夜上受降城闻笛

大了。

日炎会的高手,一个都没出现呢。

就昨晚所见,他们至少也有十几个。

现在才死八个,而且最可怕的白条山鸡还渺无影踪。

他的毒,杀人无形,简直可怕。

听说可以离开,学生们也是欢呼起来。

这次的拉练,透着古怪。

但却没人去多想。

三人都是疑惑的看着朱雀。

“战神,日炎会就在附近,我们就这样回去了么?”

一号皱眉,很是不解。

昨晚说好的一箭双雕呢?

就引来这么几个小杂鱼就算了?

朱雀微微一笑,道:“敌人不是已经全部消灭了么?你们还想钓谁?”

三人吃惊的看着朱雀。

“战神,我们昨晚所见,至少十几名忍者,还有毒魔大弟子白条山鸡,这些人肯定藏在四周。”

三号万分不解。

朱雀微微一笑,道:“相信我,就算他们躲在四周,此刻,也已经是尸体了。”

三人满脸古怪。

朱雀,却已经走向任狂。

“头儿,你好像有些不开心?”

任狂没好气的道:“你所谓的援军,就是我对吧?”

“要是我没出手,学生们陷入危险怎么办?”

朱雀淡淡道:“12战神,哪一个不是从尸山血海杀出来的?如果连这小小考验都通不过,根本就不配成为接班人。”

任狂皱眉:“谁给你说我要用老方式挑选接班人的?”

朱雀沉声道:“国家需要的,就是那种战神,而不是没经过风雨历练,光拥有实力的菜鸟。”

任狂道:“他们,是学生,不是军人。”

“边疆已经传来急报,我不日即将启程。”

“如果防线告破,这些学生,都是预备役。”

任狂脸色一沉:“形势如此严峻么?”

朱雀苦笑:“否则,你觉得上面为何要急急挑选接班人?”

“绝峰之外,变异生物越来越强,再不增援,后果不堪设想。”

任狂叹息道:“这种事,急是急不得的。”

朱雀深深看了他一眼,道:“真期待还能和头儿你一起并肩作战。”

回归的路上,众人都很兴奋。

互相吹嘘着自己的勇猛。

只有白飞,眉头紧锁,有些担忧。

因为,任狂,不见了。

朱雀和三名教官也都是脸色凝重。

因为,宋雅,也不见了!

即将离开,清点人数的时候,二号才发现少了人。

人太多,宋雅又比较孤僻,所以,一开始大家并没发现。

朱雀眉头紧锁:“宋雅可是京城宋家的人,她要是出事,宋星云怕是不肯罢休。”

一号懊恼的道:“该死,我们甚至连她什么时候失踪的都不知道。”

三号神情怪异的道:“不止她,任狂,也不见了。”

朱雀和一号二号都是惊呼一声。

一号二号是生气,朱雀却是开心的笑了。

“看来,任狂已经发现了宋雅失踪,我们不必为他们担心了。”

“这次任务,圆满成功,现在打道回府。”

朱雀开心的说道。

有任狂跟上去,宋雅多半是没有危险的。

一号皱眉道:“大姐,你未免也太相信任狂了吧?”

二号道:“任狂贪生怕死,就算他跟着宋雅,又能做什么?”

对于下午任狂没有参与对抗忍者,她还是有些耿耿于怀。

任狂的身份,是龙国最大的秘密之一。

朱雀当然不会泄露出去。

龙庭之上哪位可是曾经下令,谁敢泄露任狂的身份,以叛国罪论处。

除非任狂自己。

任狂跟随在宋雅身后,满脸疑惑。

他做梦也没想到,宋雅,居然会自己离队,步入深山之中。

看她前进的方向,距离大队越来越远。

任狂看了看手机,发现信号受到强磁干扰,已经完全消失。

宋雅,似乎来过这里一般,在山林之中飞快穿行,没有任何停顿。

任狂心中一动。

宋雅,不会真的和宋毅有联系吧?

楚征宋毅等人,可是有归零的嫌疑。

如果宋雅是归零的人,任狂难免会有些难过。

一路极速前进,来到昨晚的营地。

营地上,空无一人。

宋雅径直走进一座帐篷。

半响后,她背负着一把长剑走了出来。

任狂眼神一冷。

他几乎可以确定,宋雅,绝对和宋毅等人有联系。

他决定跟在后面,静观其变。

宋雅虽然很警惕,但任狂更加隐秘。

宋雅毕竟年轻,初始倒是很紧张,半个小时后,便显得轻松起来。

一番赶路,最终,宋雅来到了一处山谷。

前方悬崖峭壁,光秃秃飞鸟难渡。

而悬崖下,也是遍布岩石,没有半点植被。

宋雅的身影消失在乱石堆后。

任狂定睛一看,不由微微皱眉。

难不成白条山鸡说

老卫淑华在上船上 夜上受降城闻笛

的是真的?

楚征等人,真的找到了上古文明遗迹?

这浩瀚山脉深处,或许百年不曾有人类涉足。

他们是怎么找到的?

一时之间,任狂也升起了兴趣。

他想了想,从怀里掏出一个忍者面具戴上。

这面具来自放毒的忍者,可以暂时遮住自己的面容。

花白的岩石,像是经过无数年时间的洗礼,给人一种厚重的历史色彩。

任狂爬上乱石,眼前顿时一亮。

悬崖凹陷进去的部分,果然有着一个洞窟。

他小心翼翼的走过去,鼻子不由耸动了几下。

这些人还真是小心,居然在洞窟外,洒下了大量的毒粉。

这些毒粉不注意根本无法发现。

可惜,遇到任狂这个克星。

牵魂花一震,空气中的毒素就像是被吸引,呼啸而来。

一抹淡淡的幽香,在空气中飘荡。

那是宋雅身上留下的清香。

此刻,正好成为了任狂的路标。

他不紧不慢的尾随而去。

一开始,通道狭窄,直径不超过一米五。

宛如有人用斧头直接从山中切出了一条通道,充满了压迫。

但走出数十米之后,路径却是逐渐宽阔。

甚至,有光线从高高的缝隙上洒落下来,使得洞穴中并不黑暗。

几条岔路,让人不知如何选择。

宋雅的脚步慢了不少,似乎在寻找正确的路径。

任狂不声不响,已经距离宋雅不到十米。

这个距离对于武者来说,已经相当近了。

前方突然传来一阵喧闹声。

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

宋雅加快脚步冲了进去。

一阵急促的脚步响起,伴随着沉闷的声响,像是有人在爆破一般。

随后,有人剧烈咳嗽。

任狂藏在岩石后,从缝隙看过去。

一个身材和任狂差不多的黑衣人,身穿黑色作战服,头戴防毒面具,手持弩箭,守在路口。

“你终于来了,神官大人等你很久了。”

黑衣人似乎认识宋雅。

宋雅冷哼一声,算是回应,随即快速越过黑衣人,向前走去。

任狂眼神一冷。

这已经无需解释了。

宋雅,果然和重生组织有关。

那守卫之人似乎也在犹豫,不知道上前去查看,还是继续坚守岗位。

不等他做决定,任狂已经像幽灵一样,贴近他身边。

咔擦!

清脆的骨头断裂声响起,黑衣人脑袋歪倒,当场气绝。

任狂一把将他拖到岩石后,三下五除二换下他的黑色作战服,摇身一变,几乎没有任何的差别。

任狂模仿着黑衣人的声音,咳嗽了两声,大摇大摆的追了上去。

前方通道骤然宽敞,宛如从侧门进入了广场一般。

至少两个足球场大小的洞窟中,布满了钟乳石。

头顶宛如星空穹顶,闪烁着莹莹光晕。

一颗颗亮晶晶的矿石,像是星辰密布。

整个空间,梦幻般炫目。

这里,竟然是一条矿脉!

光是这个价值,就足以让人铤而走险。

但楚征等人的注意力,根本就不在矿石上。

此刻,十几个人正守在一处门户前忙活着。

任狂看过去,顿时一怔。

众人针对的,居然是一扇巨大的石门。

这石门直径五米,高八米。

上面雕琢着一些怪兽图案。

楚征似乎有些生气:“再给我加大力度爆破,我就不信炸不开一道石门。”

宋毅道:“不可,谁也不知道这石门到底有多厚,说不定还有机关。”

楚征似乎有些生气:“再给我加大力度爆破,我就不信炸不开一道石门。”

宋毅道:“不可,谁也不知道这石门到底有多厚,说不定还有什么机关呢。”

楚征皱眉道:“这都不知道多少千年之前的地方了,就算有什么机关,也早就毁掉了。”

宋雅开口道:“神官大人,还是让我来研究一下吧,这是人类难得的文明遗迹,能不暴力破坏,尽量不要。”

楚征道:“好,你钻研此道多年,是时候展现你所学了。”

宋雅上前,开始观察起来。

任狂不动声色,混进了一群黑衣人之中。

他也在专注的看着石门。

这石门上的图画,不知具体年限,但参照上面的风格,至少也是三星堆一个时代的产物。

上面的怪兽,无法和现实中的动物契合。

不知道失真,还是根本就不是画的现有动物。

最诡异的一幅画,是一个狮身人面的勇士,骑在一头独角牛身上。

这两种生物,都不可能有原型。

还有一头三头龙,看起来像是怪兽片中的BOOS。

这些图画完全没有对称性,就像是一个小孩无意间在沙盘乱画一般。

任狂皱眉。

他有些后悔,这段时间没有先研究古文明残篇。

否则,说不定能找出一些关联。

更神奇的是,这些动物的眼睛,竟然镶嵌着矿石。

看上去亮光闪烁,很是诡异。

喜欢狂龙弃少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