裙摆阿司匹林 低头看我们结合的地方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数千年前的鬼王幽陵,七百年前的邪王虞檄,当代的鬼神白骨。

三者,竟然还是同一个,这是一位活着的神话传说!

白莹如美玉般的白骨,在落地的霎那,摇身一变,化作一位高大俊美,气质散漫,神色颇为倨傲的干瘦男子。

眼前化成人的白骨,和虞渊当初在恐绝之地,那条和幽陵对应的阴间冥河内,瞧见的鬼王幽陵躯身,居然是一模一样。

进阶为鬼神的他,浑身透着神秘,新奇躯体内,如有一条条阴脉支流潺潺流动。

他身上没有血肉味道,灰白肤色底下,乃“阴葵之精”,而阴脉就是其筋脉!

他倏一现身,数百里外的煞魔峰,还有形成“万魔大阵”的诸多魔煞,突然缩入阵列深处,似不敢冒头。

魂灵形态的异物,魔也罢,鬼也好,被他天然压制。

另一侧,被逼着从煞魔峰撤离,回归天邪宗领地的,所有天邪宗的强者,皆感受到一个如深海般的庞大意志,在天邪宗领地的高空出现,冷漠地看着下面的大地。

修到阳神级别的天邪宗强者,心神被震慑,生出一种大祸临头的感觉。

当代天邪宗的宗主,在这个意志凌空时,竟瞬间进入了至宝天邪珠。

不敢冒头,不敢透出气息,生怕被盯上。

戈壁中的白骨,轻扯了一下嘴角,自语道:“还是和以前一样,只敢在背地里,弄点小动作出来。”

他摇了摇头,“天邪宗在你手中,永远难晋升为上宗,永远无法和赤魔宗比肩。”

他说的是云灏。

他的自言自语声,一般人听不见,可天邪宗许多的阳神大修,却清晰地听到了。

“是谁?”

“谁在我耳畔低语?他,说的那个人又是谁?”

天邪宗许多禁地洞府中,一位位静修者睁开眼后,微微变色。

其中,有一位满头白发的老妪,辨别声音许久后,竟哆哆嗦嗦地,在自己紧闭的洞府跪下。

她以额头磕地,颤声道:“是您吗?是您……注视着这块,曾因你而辉煌的土地?”老妪喃喃低语,泣不成声地,轻轻述说着什么。

她的低声抽泣,还有天邪宗许多阳神的奇怪反应,虞渊通过斩龙台也能看个大概,望着眼前高大俊美的虞家老祖,想着关于这位的诸多传说,虞渊不知道该如何称呼。

数千年前,和冥都同时代的幽陵鬼王,自知当时的恐绝之地,并不具备成鬼神的条件,所以毅然决然地选择再生为人。

然后,天邪宗就出现了一个,有史以来最强的邪王!

邪王虞檄,修到自在境巅峰,去冲击元神时失败而亡。

有传言,他冲击元神会失败,是被人给陷害了。

而下手者,就是他的亲传弟子,当代天邪宗的宗主——云灏。

可虞渊却听他隐约说过,云灏,只是一枚棋子而已,也是被人给利用……

霍!

虞渊的阴神,首次从斩龙台离开,化作一道幽影魂体,站在白莹的台面。

他敢阴神离开斩龙台,是因为白骨来了,有鬼神级别的白骨在场,他相信没任何存在,能一息间秒杀他。

白骨的抵达,给了他阴神离开斩龙台的底气,让他有了信心!

下一刻,他就感受到从白骨身上,散逸而出的,无垠深海般的磅礴阴能!

他的阴神,面对着白骨,仿佛在直面着阴脉源头!

达到鬼神级别的白骨,对灵体鬼物的恐怖压迫力,虞渊突然就见识到了,他还知道白骨并非刻意而为。

眯眼细看,虞渊借斩龙台的视野,看到条条纤细的阴脉溪流,遍布白骨肌体下。

白骨,承载着阴脉源头的力量,能在浩漭任

裙摆阿司匹林 低头看我们结合的地方

何地界,随意拉扯阴脉的力量作战。

就好比,血魔族的大魔神格雷克,代表着阳脉源头行走星河。

眼前的白骨,便是阴脉源头的代言人,是阴脉源头对外的利刃!

他此刻在浩漭大世界,无惧至高的元神和妖神,他能横行世间,即便飞向外域星河,他依然是最出类拔萃的那一小撮存在。

虞渊感受到了他带来的冲击力。

“想到了什么?”白骨含笑道。

“你我,该如何相处,如何去称呼?”虞渊略显尴尬。

“平辈,朋友,我们不谈亲情瓜葛。”白骨倒是洒脱,“你也是再世为人,俗世的那一套,我们就不必理会了。”

“也好。”

虞渊点了点头,顿时轻松许多,“你冲击元神失败,和我当初转世失败,兴许有同样的幕后黑手。”

白骨咧嘴轻笑,“看来,突破到阳神以后,你果然开窍更多。多年以来,我之所以没对那不成器的徒弟下手,没来天邪宗算旧账,就是因为我很清楚,他也只是被人利用。”

“蠢货就是蠢货,再过几百年,他还是蠢货。”

“明明知道被人当枪使,明明知道做错了事,却不知悔改,不懂得去弥补。反而,一味地想遮掩,想清除干净。可又畏惧我,不知我是否死透了,所以又不敢亲自下手,于是就放纵圈养的恶狗,四处去咬人。”

白骨说话时,用一种失望地眼神,看向了天邪宗。

这番话,既是说给虞渊听,也是说给天邪宗的某个人,或多个人听的。

虞渊完全明白了。

云灏,打心眼里恐惧着这位师傅,就是被人蛊惑利用,做出了大逆不道的事,因根深蒂固的畏惧,因不确定他是不是真死了,还是会束手束脚,便默许了李提海的存在。

白骨,或者说邪王虞檄,对这个徒弟极其失望,可又知道云灏非主谋,对天邪宗还念旧情,便迟迟没动手。

此刻突然现身,也不是要拿云灏开刀,不是要拿天邪宗去泄愤。

而是直奔主谋!

“鬼巫宗?”虞渊沉喝道。

白骨缓缓点头,“嗯,就是他们。”

“为何?为何先是你,或许还有别人,然后是我前世的恩师,还有我,还可能再加上我师兄?”虞渊脸色阴沉。

“我们应该去问他们。”

白骨低头看向脚下,眼瞳深处渐现幽白异芒,“我亲自过来,就是要和你一起,去那所谓的污浊之地探探。”

虞渊阴神微震,“你是认真的?”

以那头老龙的说法看,地魔和鬼巫宗潜藏的污浊之地,连那些至高的元神和妖神,都不愿意涉险。

那几尊地魔,加鬼巫宗的余孽,利用污浊之地的特殊性,让至高存在都头疼。

白骨要携自己进去,难道当真不怕污浊之地深处,地魔和鬼巫宗余孽合力?

“你忘了我出自何处了?”

白骨傲然一笑,体内诸多的阴脉溪流,仿佛传来悦耳的流水声。

虞渊也敏锐地感应出,暗藏地下的,某一条阴脉支流,被他体内的流水声拨动,似在响应着他,随时能为他注入源源不绝的力量。

“浩漭,其他的元神和妖神,不敢轻探的污浊之地,我是没那么怕的。我是当今时代,最能抵御那污浊之地的存在。毕竟,那片污浊的形成,是因为阴脉源头。而我,就是它意志的延伸。”

停顿了一下,白骨又道:“还有,我此刻在浩漭大世界,是不会死亡的。阴脉源头不枯竭,不碎裂,我便不死。”

“除非……”

“除非雷宗那边的魏卓,能够封神成功。一位元神级别的,且专修雷霆奥秘者,才能威胁到我。没这样的人物诞生,妖殿的妖神也好,人族的元神也罢,都不能真正消除我,不能让我死。”

“顶多,也只是困住我。”

这一刻的白骨,无比的骄傲,无比的自信。

似乎,没天然相克的雷霆元神诞生,浩漭所有的至高齐出,也无法真正诛灭他。

“龙颉在赶来,需

裙摆阿司匹林 低头看我们结合的地方

要他一道吗?”虞渊问。

“龙颉?那头老龙吗?”

白骨愣了一下,摇了摇头,“他进入污浊之地,没什么帮助,不需要他一道。世间,除了我之外,可能也就雷宗的魏卓,能下去看看了。”

“那好,就由我陪你一同。”

……

喜欢盖世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