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舒服又浪的岳 史上最狂老祖全文免费阅读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搞定田之国是很容易的事。

大蛇丸建立村子的时候本来就用了贿赂的手段,签订协议的事完全被大蛇丸暗中操控。田之国是位于火之国边缘的小国,小到在地图上都找不着。

田之国大名非常怂。

大蛇丸袭击木叶之后,火之国曾派人来问责。

这家伙既不敢不听大国的指令,也不敢反抗大蛇丸这个“拿村民做实验”的叛忍,(想委托忍者也找不到人),只能说服自己花钱保平安,顺便往火之国那边塞了一个公主,用的是与老夫人为伴的由头,实际是想给火之国大名送小妾。

佐纪听完国主事迹之后,亲自去把田之国公主给截了。

估量着田之国大名不会反抗,她干脆安排了个不存在的人和公主结婚,借着公主夫婿的名义干涉国政。

——其实就是拿资源和晓交易。

雨之国和雨隐村的幕后主事人都是晓。准确来说对外是小南,内部是佩恩。

但是佩恩,应该说是漩涡长门。因为外道魔像的消耗实在太大了,长门日常精力不济,这些琐事都是由小南在打理。

当然,佐纪现在不知道这个。

就算在运用高天原的时候判断出佩恩的本质是被操纵的尸体,还看到了操纵者是个瘦削的红发男子,她也装作没看到。

“真的没问题吗?”宇智波佐纪给出的条件优厚到小南几乎以为是陷阱。

这位长相温婉的女子的表情更加严肃:“竟然对我们降价销售粮食……”

“只要你们多多关照经过这里的田之国商队就好了,田之国不缺这些。”

土地虽好,但量不多,不能专精发展农业,要想国家快速富裕起来,果然还是要靠商业。

佐纪虽然把田之国当做工具国,但也不会完全罔顾国家本身,雨之国交通流畅,还有隐秘武装部队,做起交易来也不算亏。

她还不忘劝小南:“不必担心周围的大国会如何。他们未必瞧得上我们这些小国家。”

不然田之国大名这样左右不敢得罪的,早就被清算了,没处理只不过是因为人家根本没把田之国放进眼里。

不错,大国的忍者和人民,都是这样自带傲气的。

听佐纪这样说,小国流民出身的小南表情反而松快了些。至于别的,她自动理解为钱货两清的忍者任务模式。

在反复确认宇智波佐纪真的能同时代表田之国和大蛇丸之后,商谈很快完成了。

小南收拾资料的时候还不忘记提醒佐纪:“虽然我们这边有了交易,但组织内部仍然不许内斗。……你知道的吧,空陈?”

原本小南根本没考虑到这一层,她早就默认宇智波佐纪打不过宇智波鼬,兄长也不会舍得杀死妹妹。

别人可能不知道,但小南清楚知道宇智波末裔诡异上升的身价究竟是怎么回事。

妹妹忽然跑去了知名变态大蛇丸一边,好哥哥宇智波鼬吓到一连番操作,彻底暴露了软肋。

如果不是仗着“宇智波斑”还要借他威慑,帮忙兜着身体不佳的消息,鼬怕不是底裤都被看了个干净。

真的太多了……村子里的精英上忍也才千万左右,带有血继的确实会加价,但也没有加到三亿的。

现在还在涨!角都反复动心很多遍了,宇智波佐纪还没来之前,基地里都是角都念叨“……涨!快点涨!”的声音。

为了物以稀为贵,他甚至还命人捏造许多关于佐纪安危的不实传闻,根本不知道某个兄长大人看得心惊肉跳,呕血的同时还不得不分神一一去确定。

不仅要花费积蓄叫那些为了钱的亡命之徒去阻拦大蛇丸,宇智波鼬那段时间也没少“有事”往那边跑,真是个不知道叫人怎么评价的好哥哥。

也正是因为大蛇丸带走宇智波佐纪一事,小南才隐约感觉到“宇智波斑”和宇智波鼬之间的关系未必紧密。

还有灭族的事……

疑似被拿来要挟鼬的弱点就站在小南眼前,是个漂亮的孩子,年纪不大,即便是礼仪性的笑容,也叫人觉得心动。

平时不笑的人笑起来就格外好看:“请直接叫我佐纪就好,‘空陈’什么的,总感觉是在叫大蛇丸呢。”

“佐纪。”小南深深看这个少女一眼,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倘若她的猜想是真的……不,在这个残酷的世界上,根本就没有谁更可怜的说法。

宇智波兄妹是,她和弥彦长门也是。

.

佐纪并没有在雨隐村待多久,佩恩

又舒服又浪的岳 史上最狂老祖全文免费阅读

也没有给她安排搭档的意思,只说有任务会喊她。

于是,商谈完两国合作的事后,佐纪就告辞了。

她还去敲了迪达拉的房门,请这个能飞天的现任同伴载她一程。

知道她来意的迪达拉气急败坏:“你——!究竟把我的艺术当什么啊!嗯?!”

佐纪简直比她哥哥更还要讨厌!

面对他这样的强手,竟然藏着大招逗他玩?那时候迪达拉还以为是他在逗佐纪玩呢!结果被一个十三岁的小孩耍了。

佐纪说:“可是,路很远,你的黏土鸟很方便啊。”

“……”想起了之前自己为什么会出发去抓宇智波佐纪,迪达拉好歹忍耐了一下没用起爆黏土。

他只是快速后退“砰”一下关门,然而转身的瞬间,迪达拉又看到那个和服少女静静站立在他面前。

“!”休息的地方杀意难以遏制窜起了一瞬,迪达拉才反应过来佐纪应该不是敌人。

“……又是幻术吗?”

佐纪颔首道:“刚才和你说话的,是我的幻影。”

迪达拉深吸一口气,把左眼上的机械装置摘了下来,狠狠砸在墙上,又坐在榻榻米上赌气不说话了。

佐纪坐在了他对面,静静逼凌他。

生气,但不是对她,更多是对打不过她的自己。不动手,佩恩先生在他们心里还是很有威慑力的。

所以,迪达拉是个骄傲但不至于目下无尘的艺术家。他没有朋友,绝不是因为做不到,而是因为不想和不屑。

完全驯服可能要和他在艺术上志同道合……算了吧,关系发展成佩恩那种程度就好。

一定要保持不动手的实力压制,还要披上朋友的外皮——反正佐纪所求不多,只要能够让是说出对鼬的推敲。

周围柜子上还摆放了些白色黏土,都是输入查克拉就会爆炸的类型。原本佐纪还以为迪达拉的艺术是说捏黏土,现在想来应该是爆炸,只是通过黏土的形势展现。

【前辈不叫我出去了吗?】刚开始决定跟大蛇丸走的时候,因陀罗还和佐纪闹了好几天的脾气,直到佐纪被人挑衅群殴,他才和佐纪和好。现在处在这个封闭的危险环境之下,她本以为因陀罗会开口的。

【这是你的意

又舒服又浪的岳 史上最狂老祖全文免费阅读

思吧?要从这个人嘴里知道宇智波鼬的状况。】

刚才的会面,佐纪如何暗自压抑往那边过去的眼神,别人可能不知道,但因陀罗能感受到她内心的激荡。

大约是默契吧,兄妹两个竟然没有对视过一眼。一个假装是为了观测妹妹如今的战斗力,一个心理说服自己是为了直播给眼睛里的宇智波们看,因陀罗隔空都觉得累。

【况且,迪达拉似乎丧失了战斗欲望。】

相处不多,但足够叫因陀罗知道这个叛忍少年是个直率的人,宇智波们不知道佐纪的意图,对他的讨论也很多。

漩涡鸣人的替身什么的……佐纪没注意到的话,倒也不必特意提醒她。

因陀罗体贴的话语叫佐纪笑了一下,迪达拉正好看见这一圈扫视之后的笑容,差点没以为宇智波佐纪在嘲笑他的艺术。

佐纪完全不管迪达拉在想什么的样子:“所以你送还是不送?”

迪达拉没好气说:“不送的话,你会用对首领那招幻术来控制我吗?”

“不会。”

那是拖拽灵魂的秘术,佐纪支撑高天原已经很费劲了,怎么可能给自己增添无谓的消耗?

之前面对佩恩的时候,也不过是让便宜老板体会一下灵魂和身体即将分离的恐惧,展示一下能力而已。

谁知道对面是一具没有灵魂的空壳,倒是叫佐纪意外达成和她哥哥一样的幻术威慑。当然,佐纪是不会为此解释的。

迪达拉闻言露出一个扭曲的笑。

在因陀罗以为他们要打起来的时候,他居然说:“要我送你是吧?可以!”

“不过你要先对我用一次奥义。”迪达拉还认真强调:“一定要是你最强的幻术,知道吗?”

佐纪狐疑道:“你确定?”

迪达拉万分肯定:“比你之前对首领用的还要强也可以!嗯!”

可是,之前和佩恩比试的时候,佐纪根本用的不是幻术啊。

算了。

【前辈,这就要拜托你了。】

【嗯?】因陀罗原本在旁听宇智波们对佐纪和鼬的能力讨论,没想到忽然被叫名字。

【迪达拉说要见识一下我的最强幻术。】佐纪的声音带了笑意:【那不就是前辈吗?】

忍者三术之中,佐纪确实最擅长幻术。但比起什么天生的才华,梦魇的折磨,因陀罗才是她幻术拔尖的最根本原因。

因为同一具身体里,藏着两个人的精神。

被这样的亲近感染,因陀罗笑着编织起了幻术。

.

应迪达拉的要求把放倒又唤起,佐纪乘着他的黏土鸟回到了大蛇丸的另一处基地。

无缘无故又被暴露一处地点的大蛇丸根本没有责怪的意思,在空地观测试验品状态的大蛇丸还笑容温和:“欢迎回来。”

佐纪矜持点头,又和迪达拉点头致意,就走进了藏在地下的基地。

眼看大蛇丸也跟着进去了,原地的迪达拉不禁打了个寒战。

这种师徒关系真的没问题吗?也不是说什么过于宠溺……就、就是有点恶心。

换上三代土影的脸之后就更是如此了。

另一头,宇智波带土刚好离开晓之首领身边。

“宇智波佐纪竟然觉醒了万花筒,那也难怪她能从大蛇丸的转生术手下逃脱了。”黑绝惊讶了一下,但想到宇智波的万花筒差不多代代都是成对出现的,又想到宇智波兄妹的天赋,也不觉得有多奇怪了。

“所以长门说了吗?佐纪的能力是什么?”

宇智波带土摇了摇头,面具之下传来声音:“只说疑似是切断能量的术……”

但肯定有所保留。

宇智波鼬实在耐力不足,让小南知道了什么,佐纪这样心平气和待和宇智波鼬共处一室,和观察得来的恨之入骨完全不同,说不定是大蛇丸为了留住她,和宇智波遗孤说了什么真相。

这下就难办了。

小南似乎有拉拢佐纪的意思,又要防止佐纪和她哥哥修复关系……宇智波怎么这么麻烦。

自认谁也不是的男人这样想。

“呀,那不是天然克制你吗,带土?”白绝没想这么多,思考之后得出了这样的回答。

宇智波带土一愣,眼里不可抑制露出了杀意。

是哦,如果佐纪的能力真的如长门所说,那带土出现在她视线范围内时,岂不是完全不能用神威?

“是在诱导你去杀佐纪吗?……真是卑鄙啊。”黑绝见势不妙,故意感叹道。

之后又说:“正好鼬把价格炒得很厉害,我们去帮帮忙吧。”

多吸引一些炮灰上去试探一下宇智波佐纪的万花筒,好让带土安心。

希望小佐纪聪明一点,知道拉大蛇丸出来挡着,别和她无依无靠只能靠自己营造强大氛围的哥哥一样,把奥义当做平A,还把身体弄得破破烂烂。

只怪迪达拉太弱,第一次袭击的时候没把宇智波佐纪的万花筒试出来。

现在鼬已经知道佐纪也是万花筒了,要是现在动手,那个好哥哥一定会找他们算账的。

唉,既然宇智波鼬已经不稳定了,找个时间去和宇智波佐纪接触一下吧。

.

另一边,鬼鲛也尽职尽责试探起鼬的想法。

“鼬先生,你妹妹现在似乎有首领撑腰,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呢?”

今日佐纪一眼没看鼬这个仇人兄长,鼬倒是一直目不转睛盯着佐纪。

一边是憎恨与不屑,另一边是面对未来敌人的观察。

别人大概是这样想的,但身为鼬的搭档,鬼鲛很能感受几分鼬的心情。

他恐怕是欣慰多过警惕。就连警惕,恐怕也是做戏多过真实。

感同身受鬼鲛感同身受,影响到斑大人的计划就不好了。

“找上门来还省事些。”宇智波鼬眯了眯眼睛,透露出一丝不屑:“她倒是还和以前一样软弱,就喜欢躲在强者后面。”

谨慎大胆,从迪达拉被掳到今日这么短的时间,竟能打动小南和佩恩,进而走到他面前,不愧是佐纪。

妹妹这样优秀,都让鼬不忍心责备她为什么走入泥潭,这些日子又让他这个做哥哥的如何牵肠挂肚。

他终究是明白的。

佐纪来到这里,不过是因为宇智波鼬也在这里。

即使瞥过来可能是饱含恨意的目光,鼬也觉得是难舍难分的依恋。

思念如刀割,经年刀山火海,他早分不清苦与甜,只知道佐纪是天地唯一的震撼与牵绊。

※※※※※※※※※※※※※※※※※※※※

新榜单新气象!亲亲们,明天周五就v啦,从34章开始倒这样子,买过的心情注意不要重复购买哦。

拜托啦,想屯着看的亲亲们支持一下,之后有个叫夹子的榜单很重要,v后五天我都会日万哒,提前啾啾愿意实时支持的亲亲们

.

虽然说的很文艺,但很简单,鼬默默更变态了些,但他不说。

总有事些时候希望自己在花市,不知道你们会不会奇怪正派哥哥的戏份为什么比不过野生哥哥,我反省了一下,觉得是jj不给谈恋爱的原因。

上本兰波小明社会主义兄妹情写得好,那是因为我一开始想写的就不是兄妹情。本来想写【——】的,然后被编编摁住了

不能谈恋爱的哥哥我就是兴趣寡淡啦!前期本来基本没他戏份的,灭族前夜那个是后来修改加的。(瘫倒)

是因为我想了想解救办法,发现变态尼桑我也可以。

互相小黑屋!鼬哥非要佐纪按照自己的想法成长,佐纪忍无可忍小黑屋他,但是因为心软又被鬼畜尼桑反过来小黑屋,互相拘束的两人就可以一被子……一辈子远离尘世做一对快乐的兄妹啦!

是爱是恨都不重要了,因为只有你一个人而已。

天音:不可以写哦亲亲

以上情节全部没有,我口嗨而已(落泪)

按逻辑来说,就是美琴和富岳都还在看着吧。

(等等,他俩以后打架,鼬是不是会吐露更多的黑泥??爸爸妈妈和大家可都看着呢!)

算了

鼬哥真的很忙的,这段时间不仅要去木叶四处出警,(轻轻点名卡卡西),顺便看看鸣人,(然后震惊这家伙怎么住我家???),还要遍地翻找大蛇丸的藏身之地,还要往黑市砸钱炒妹妹身价……希望别把买药钱花完。

喜欢宇智波佐纪手握哥哥卡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