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激的乱亲 杨家后宅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总督阁下的人头,在欢呼声中坠落……

被一个世代打鱼的渔民砍下。

然后这个渔民高举起来,在周围民兵的簇拥中,仿佛一尊很有纪念意义的雕像。

而此刻在他们周围,是那些趴在地上乞求饶命的官老爷和士子们,仿佛一群扭动的虫子。

当然,杨丰不会杀他们的。

杀他们并不能带来什么好处,相反留着他们可以卖个好价钱。

“把这些都押往南京,抓住他们的民兵到一边登记,给他们的家人送信,想要他们活着回去,就拿粮食来赎吧,交的粮食给抓住他们的人一半,剩下的留作宁国和太平两府修路疏浚河道所用,还有此战伤亡的民兵抚恤,使用的民船补偿也从里面出,不过这个暂时由朝廷垫付。”

杨丰指着剩下的这些说道。

“大帅,还有这些士兵怎么办?”

杨虎指着那些被俘的普通士兵说道。

后者数量众多。

他们全都茫然地坐在江边,密密麻麻看起来得上万,实际上多数都是自己游到岸上的。

“还能怎么办,组织他们去南京一带民兵区参观一下,参观完了一人发二两银子路费回家,他们自己财物都不要动。”

杨丰说道。

当然,这些士兵身上也没什么财物。

就算之前有,也都被那些民兵拿走了,这种时候想找回已经不可能。

但以后肯定还有大规模投降的,那些就真正按照这个规矩了,实际上杨丰卡断这里的目的,就是逼迫被堵住的敌军投降,十几万人当然不能杀了,只能想办法逼他们投降。而且他们也没别的选择了,向这边过去是不可能的,剩下倒是还有个选择,就是从芜湖北上,走裕溪河进巢湖或者直接转西河……

呃,没有这个选择了。

这是冬季枯水期,他们的战舰进不去。

裕溪河在这个季节,也就是通行些运河漕船级别的,这些长江上的水师战舰也就夏天勉强能进去。

所以杨大帅已经给他们设计好了接下来的道路。

第二天。

芜湖。

能仁寺。

熊廷弼一脸阴沉的和汤显祖共同走入大殿。

这里被临时征用为常安军驻地……

芜湖很小的。

明朝的芜湖城周长才五里而已,实际上之前连城都没有,这还是万历三年才修筑的,现在一下子挤进来数万大军,整个城市早就已经人满为患了。

而且因为董总督下落不明,这里也没有真正的主帅,几个文官明显压不住局面,几个总兵则各怀鬼胎,他们都是老奸巨猾,很清楚目前处境,所以这种时候重要的是想后路。十几万大军根本没有一个强力的统帅和号令,基本上进城就是凭本事抢,常安军抢了能仁寺驻扎,实际上能仁寺也容纳不了,靠近东门一带全是常安军。

而且这时候北边正在南下的后续也在到达,他们甚至连城都进不了,都在西边沿江十里长街和赭山上驻扎。

熊廷弼得到消息后立刻弃湾沚和汤显祖一起撤回芜湖。

不过他的定胜军也进不了城,里面根本塞不下了,而且芜湖本地士绅明显对他们回来不满,本来这些家伙就准备好投降,现在一堵又投降不了了,搞得他们很恼火,甚至民团已经严阵以待。

更重要的是粮食不足。

其实也有。

但因为局势太混乱,早就没有了合理的调度,所以分配上一片混乱,部分拥挤在城内的士兵甚至两顿没吃饭,以至于都开始出现抢掠。

然后士兵又和本地民团冲突。

芜湖民团可不是善茬,装备精良,要知道这里是主要工业基地。

好吧,这个只有五里周长的小城市,是天下四大米市之一,最大的浆染业中心,钞关,长江上铜交易中心,另外还有钢铁基地……

虽然它既没有铁矿也没有煤矿,但它的确是钢铁基地,而且这个钢铁基地还是大明钢铁业最特殊的一座基地。

因为它不炼铁。

它炼钢。

真正的低碳钢。

苏钢。

大明最好的钢,每斤价格相当于熟铁的三倍。

铁到芜湖自成钢。

苏钢之名的确来源于苏州,也就是苏州冶炼的钢,但明朝中期之后苏州因为原料供应的限制,那些冶铁业主和工匠,就全跑到芜湖来了,然后利用芜湖承接上下游铁矿石和煤炭等优势,将这里变成苏钢的真正基地,但生产的钢材名称还是苏钢。

苏钢建铁。

大明钢铁业两大标志性产品。

目前弘光系统各军将领身上穿的渗碳钢板甲,转轮打火枪发条,铜铁复合炮管的内膛,最好的刀,这些统统都是芜湖产,所以这里也吸纳无数工人,虽然城内的确就是个五里的圈,但城外十里长街全是士绅控制的工厂。同样这些工厂里也都是组织性极强的工人,苏钢冶炼可是一个系统工序,没有组织性是玩不了钢铁业的,所以只要芜湖士绅愿意,随时可以召集数万青壮。

装备都不缺。

毕竟他们仓库里有的是还没运出的产品。

不过这座城市和扬州一样,实际上也已经基本沦为徽商殖民地,城内主要富商都是徽州人。

“诸位大帅,芜湖就是寻常时候都无隔夜粮,全靠各地贩米过来,一日米船不到一日就得闹饥荒,如今十几万大军涌来,明日就得断粮,诸位大帅还是移师江北为妥。”

本地秀才张四聪说道。

“诸位大帅,这么多兵卒在城中胡闹,百姓怨声载道,若继续下去,一旦激起民变就大事去矣!”

徽商查杰不满的说道。

“正是,如今原本就人心惶惶,城中都开始抢粮了,鄙号伙计都被乱兵抢了。正要纠集众人去讨个说法,连仓库里的火枪都被他们分了,还好鄙人正好过去压了下来!”

一个钢铁业主不无威胁的说道。

……

一帮本地士绅工厂主正大殿内声讨,而知县,芜湖关大使等一帮地方官坐在那里扮演泥胎。

“尔等想说什么,别忘了我等千里而来是为何人,我等浴血

刺激的乱亲 杨家后宅

沙场,难道保的不是诸位太平日子?如今形势危急,无论上游下游皆当齐心协力,若我等就此突围西去,难道诸位还能保住家业?如今二十万大军云集芜湖,正是与匪军决战之时,芜湖纵然缺粮难道不能支撑半月,更何况江北各地粮食正在运来,粮食又何足忧?”

熊廷弼怒道。

“熊解元屠梅氏满门之时,可想过齐心协力?”

张四聪鄙视地说道。

“梅氏通敌背叛陛下,其罪当诛。”

熊廷弼怒道。

“是否通敌还不是阁下一句话,不过是欺负死人不能开口,阁下身为解元屠梅氏满门,纵容部下洗劫其家,当时可想过与我南直士绅齐心协力?”

本地秀才戴立大愤然说道。

熊廷弼杀梅藩祚的确很解恨,可也犯了士绅的大忌……

那是世代簪缨的江南顶级名门,江南士绅里面数得上的家族,不论他们家是不是和杨丰勾结,都不能随随便便杀了,更重要的是,你因为梅藩祚和杨丰勾结杀梅氏满门……

当然,满门夸张了点。

实际上就杀了十几个,另外烧了人家宅子。

但这种事情性质恶劣,你这意思是以后大家都不准做墙头草吗?

你熊飞白做的也太绝了,大家都是怎么回事难道你还不清楚?梅家勾结杨丰自保,你杀梅家满门,那是不是我们必要时候跟杨丰联系一下,你也要杀我们满门?你是不是就想杀鸡儆猴,告诉士绅们不能做墙头草?是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你这种行为简直丧心病狂,居然还想用这种方式吓唬我们?

你以为你是谁?

你是杨丰吗?

“混账,难道尔等以为熊某刀不利?”

熊廷弼忍无可忍的说道。

现在不震慑住这些混蛋,今晚他们就敢给杨丰开门。

“熊解元,纵然阁下刀利,难道能杀尽芜湖十万青壮?”

张四聪愤然说道。

查杰向外面使了个眼色,数十名民团团丁立刻拔出短枪。

熊廷弼后面跟着的定胜军立刻拔刀……

几个总兵如李应祥,童元震,吴广等人也站起身,大殿的气氛很凝重,但张四聪等人却丝毫没有屈服的模样,而且外面声音嘈杂,明显有很多人聚集,这是早有准备,铁了心想把他们逼出去。熊廷弼阴沉着脸看着这些混蛋,虽然他这

刺激的乱亲 杨家后宅

边有绝对优势,就是屠了芜湖都没问题,但问题是城内一旦乱起来,那么杨丰肯定趁机进攻。

这时候红巾军已经追过来了。

但不杀了这些混蛋,今晚他们必然要勾结杨丰,一样会和杨丰里应外合献出芜湖。

无论怎样就很难守住了。

除非先杀光他们,可这都是士绅,他杀梅家已经引起公愤,再杀这些事后无论怎样都可以说名声彻底毁了。

一名小军官突然从外面急匆匆跑进来,无视这里剑拔弩张的局势,直接进了大殿行礼……

“报,诸位大帅,匪军派人来了,还带来了董都堂的尸体,不过没有脑袋。”

他说道。

熊廷弼和李应祥等人面面相觑。

“带过来!”

他说道。

喜欢春回大明朝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