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我好爽再深一点 对着镜子双腿张开+揉核h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他们在靠近我们。”叶胜说,“明面上两个,暗中还藏着两个”

叶胜的“蛇”侦查到了在那蛇首后藏着一个对他们来说是生死大敌的恐怖敌人,那种级别的心跳完全可以说是抽水泵了...这种体质的混血种在陆地上可以一拳打穿青铜门吧?

正面的三个敌人还不至于让他们绝望,这个堪比‘S’级的恐怖敌人的埋伏才是最让他们绝望的。

“亚纪,注意看你的六点钟方向,与你平视的视线呈六十度的地方。”叶胜冷静的声音从酒德亚纪的耳麦中响起。

仿佛是因为叶胜的冷静,原本有些惊慌失措的亚纪也迅速定神了下来,按着指示抬头看过去了,在那里的青铜壁上有一尊雕像,像是巨型蛇人塑像的缩小版本,小巧而精致,穿着一身汉袍手中持着牙笏站在一根青铜杆上。

“那里有一个雕像。”

“看见了。”亚纪回答。

“‘蛇’在探索到那一块的青铜壁后发现了大量的精密结构,复杂到我都一时间没法把他梳理出来,但可以猜到那必然跟整个青铜城都有着巨大的联系,只要能掰动那个青铜杆就能给我们现在的死局带来变数。”叶胜说,“我会负责出去吸引火力,你尽可能往那边游,然后掰下青铜杆。”

“你游得比我快,我去吸引火力,你去掰下方向杆。”亚纪说。

“别傻了...你忘记了你的言灵是什么了吗?”叶胜看向亚纪说道。

亚纪的言灵是“流”,可以控制区域液态物体的流向,江水自然也可以控制,在平时游泳测试的时候是不允许使用言灵的,所以叶胜的成绩自然比亚纪要好,但如果用上言灵亚纪可以在短时间内成为水中的一条游鱼。

“对方的言灵应该也与水有关,不然刚才那颗子弹不可能飞跃了近百米还具有穿透气瓶的威力,你当诱饵的话会死的...”亚纪透过氧气面罩直视叶胜的双眼。

“谁死谁活还不一定呢。”叶胜深吸口气,“等我冲出去五秒后,你向青铜杆奋力地游,如果掰下后引起的动静够大,我们就可能活着出去。”

酒德亚纪还想说什么,叶胜却是伸手按在了她的氧气面罩上,看动作应该是想贴住她的嘴唇让他噤声,但现在也只能凑合着这么意会了,他的脸上全是无奈的笑容,“这是唯一的办法了。”

亚纪沉默了,叶胜收回了手,抬头看向高处,在准备蹬地上浮的时候他的手被亚纪握住了,他扭头看了一眼女孩的眼眸,轻轻捏了一下她的手,然后松开,整个人脚下用力快速上浮!

在快速上浮十米后,远处锁定住叶胜的蛙人举枪瞄准了,但没有第一时间开枪,在叶胜的注视下那蛙人身边的水流如同漩涡一般盘旋在了他的身边,进而不断地压缩、缩小控制到了那把步枪的枪口前,再然后就是开枪。

五秒后语音频道了响起了男孩炸雷一般的吼叫,“就是现在,游!”

子弹从枪膛射出,在接触到枪口涡流的瞬间,带动着那旋转的涡流射向了叶胜!

言灵·涡。

言灵中相当高危的言灵,这群混血种中居然能有人熟练的掌握这个言灵用在了水下子弹的发射上!

叶胜死死盯住那可以目视的轨迹,这种感觉将死亡逼近的恐怖放大了无数倍,他扭动身躯竭力地躲闪,但那在言灵的加持下射速达到了200ms的子弹根本不是他能躲开的!他干脆地极限地扭转身子想要再用氧气瓶去抗下这颗子弹。

可就在他转身的时候忽然就看到了惊悚的一幕。

在水流的轰鸣声中,一道被白色水流包裹的黑影从那二十米高的巨型青铜蛇人像顶端冲向了他,那足以将水流排空向两方形成空腔的速度,在其身后留下了一道如同喷气式飞机划过天空时的雪白痕迹,在靠近叶胜时剧烈的水流声在他的耳边骤响几乎要震破耳膜!

那是一个人!一个从巨型青铜雕像后冲出的人!

那正是他之前捕捉到的那个可怕的心跳,他以一个不可思议的速度半秒内跨越了百米的距离而来,像是一颗水下发射的巨型子弹破开了百米的水压飞速而来,在逼近叶胜身边后一道足以刺痛人眼的白光划出!

那颗即将命中叶胜的子弹居然被一股暴戾的力量击碎了压缩的涡流,将其中的弹尖劈成了两半从两侧划过!

这一瞬间,叶胜并不需要透过氧气面罩看见对方的脸,只需要见到那双熔岩般的黄金瞳就知晓了这个斩碎了子弹的人的身份。

他不应该在船上吗?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里?

为叶胜劈飞了一颗子弹的林年看了这个大男孩一眼没有解释,他们之间没有独立的信号线进行联系,而叶胜瞥见他的一眼时,却为他没有穿潜水服裸露出的漆黑鳞片布满的上身而感到战栗和畏惧!

在叶胜错愕和震惊的时候,他反身一脚踩在了这个男孩的胸口借力进行了第二次冲刺游动,大量的气泡白沫在他身后拉扯了出来,这种行径速度甚至远超最先进的水下潜艇的速度!

手持步枪的混血种惊恐地抬枪进行瞄准,扣动扳机在言灵的加持下再度射出了一发子弹!

暴躁的枪响后,涡流卷着子弹以接近音速的速度在水下飞行,但在命中那条水下飞驰而来的白线后,子弹直接发出了一声爆响被砍飞掉了!

那条白线简直像是水下的怒龙一样披波斩浪而来,无视了百米的水压凶狠地撞了过去,那持枪的蛙人在白色的水线和剧烈的气泡中瞥见了一抹赤红的颜色,整个人的心脏都宛如被拽住了,大口的呼吸压缩空气的同时将言灵咏唱到了极限!

言灵·涡,全力爆发,水流如同飓风一般在他的身边旋转起来成为了一团水球,这才是“涡”的正确释放方式,那旋转水流的速度足以撕裂钢铁,如果是在陆地上涡流旋转到极限时炸开还能爆发出冲飞坦克的恐怖力量!

可就在“涡”释放到极限的时候,水流中心的蛙人心口骤然涌起了剧痛,随后大量的气泡从潜水服的破裂处泄露,压力失衡引发了气体栓塞,缺氧的他张开嘴咏唱的言灵立刻卡在了喉咙里。

他死死地盯住面前那只撕裂了涡流的手臂,那是怎么样一只手臂啊,齐根被青黑色鳞片布满,涡流冲击在那鳞片上甚至爆发出了接连不断的电火花,手臂尽头恶魔一样的漆黑利爪合拢握住着一柄长刀,硬生生捅穿了他的言灵,再将刀尖贯穿了他的心脏里!

贯穿,然后搅碎。

蛙人被涡流卷到远处的同伴想吼叫什么,但信号线被言灵截断后完全无法再进行通讯了,言灵释放者因为气体栓塞再加上心脏破裂死亡后,“涡”也在数秒内消散了。

水流平息下来之后,蛙人的同伴看着那具尸体背后飙出的血线以及探出的那把锐利长刀,简直像见了鬼似地拔出腰间的枪对准从大量气泡中露出模样的魔鬼。

他连开数枪,没有言灵加持的子弹接连出膛,林年的面前出现了一道怪异的水流,那是快速出刀的轨迹,那把修长的日本刀居然数次挡住了狭长如箭的子弹。

七阶刹那,128倍速增幅。

蛙人眼中的魔鬼再度化作了一道水线,冲了过去,丢下手枪还想咏唱言灵的男人嘴巴直接被一股巨力掐住了,氧气罩脱落而下,大量的气泡涌起挡住了他的视线,在无数气泡中他只隐约地看见了一双择人而噬的黄金瞳,那地狱般的颜色再加上缺氧让他两眼发黑数秒不到就晕死了过去,而临死前他最后听见的是自己颅骨碎掉的声音...

林年抛下了手中的尸体,深吸了口面罩内的氧气,他身上没有穿潜水服只背了个压缩空气瓶,一度暴血的身体素质足够顶住这种水压环境,以及脱掉潜水服时发生的压力失衡。

叶胜被林年借力踩踏的一脚闷得不轻,还好对方也有把控没有真的一脚踹断他的骨头,他落下水底后缓了几口气再抬头的时候就已经看见两具尸体在鲜血之中许许落下了,这种杀人速度简直快到他有些胆寒。

林年呼了口气向叶胜游去,之前他在巨型青铜雕像的后面检查墙壁的时候,听见第一声枪声就立刻反应过来情况有变了,现在看来还好叶胜命大只是被打破了一个气瓶...也幸亏他没有老老实实呆在穿上正好就在这片水域中,不然这次叶胜和亚纪必然是凶多吉少的结局。

就在这时准备下潜的林年的余光中忽然出现了一个黑影,他侧头看去视线落在了远处靠近青铜墙壁的地方,那里有一个居然还剩下一个蛙人正不要命了似地奋力地游了过去!

林年不知道这家伙想做什么,但这种情况下阻止总是对的,他正想再度开启刹那冲过去的时候,一声水下的枪响让他停下了动作。

开枪的是酒德亚纪,她从蛇人雕像后游出

老师我好爽再深一点 对着镜子双腿张开+揉核h

,三十米距离一发子弹正中了最后一个蛙人的后心,大量的气泡从那后心破裂的地方涌出,气体栓塞和心脏破碎同时落在蛙人的身上,就算他是混血种也会在数秒内死亡。

蛙人几乎是在抵达目的地的同时就被击毙了,无论他想做什么都不可能了。

林年看向酒德亚纪,亚纪也看向他比起了一个水下手势,意思大概是搞定的意思。

可三个人此刻都没有注意到,那个最后的蛙人拼命游到的目的地,一个微缩的蛇人雕像站立在一个青铜杆上,在临死前蛙人伸出的手也已经握在了上面,尸体缓慢下沉的同时也十分合理地轻轻掰动了那根青铜杆。

随后在林年等人的耳中,青

老师我好爽再深一点 对着镜子双腿张开+揉核h

铜城中响起了一声如钢铁摩擦的咔擦声。

宫殿的最深处,被青铜锁链困缚的一道巨型黑影前涌出了一颗气泡...随后无数的气泡群聚升天,整个江水像是煮沸了一般沸腾起来了,青铜熔铸的狰狞铁面之下那双鳞片覆盖的眸子睁开了,里面露出了金色的微光照亮了那黑影的一隅狰狞。

如果不是亲眼见到没有人会相信世界上真的存在这种生物的,他们的神话可以在各种神秘、异端的书籍中找到,他们藏在深海之中,郑和于史籍记载他们,能将海水染成红色,煮至沸腾,像是有大片岩浆在水底流动。

于是他醒了,从千年沉睡的岁月之中。炼金矩阵刻满的足有五米粗细的青铜锁链在巨型齿轮的咬合中一截截断裂,巨量的白气泡从地面涌出,逐渐遮蔽了他那挣断束缚起身的磅礴身躯,唯有挡不住的是白沫中那威严而恐怖的巨大黄金瞳。

苏醒,咆哮。

再撞破那青铜的大门,去向着来犯者进行铁与血的复仇。

喜欢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