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玩交换真实经历 xl公司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季悠然出了屋门的时候,听到身后传来婆子惊呼的声音:“太夫人,太夫人。”

“太夫人,您醒醒,您醒醒。”

一个婆子从里面冲出来,大声的道:“快,快请大夫,快请大夫。”

守在院子里的一个丫环拔腿就跑,去找方才谴出去的三个大夫,这是太夫人的身子更不好了?

季悠然没理会身后的闹腾事情,带着自己的人往外就走。

她今天已经来了便不是什么好事,这以后太子妃如果有什么事情过来,自己是见还是不见?

伸手按了按肚子的位置,太子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合适的机会说这件事情,否则自己这里真的不敢见柳景玉。

都是因为祖母,打乱了她隐退的计划,这回去之后再“重病”躺下,合适不合适,柳景玉会不会起疑……

心里烦燥,脚下却是不慢,继续往前走,等到了停放马车的地方,马车夫却是不在,应当是没想到季悠然才来就走了。

让身边的一个婆子去找马车夫。

马车夫过来的还算快,听这边传唤,急匆匆的过来。

季悠然上了马车,马车缓缓的转出了凌安伯府的大门,马上就要回太子府了,季悠然的心稍稍放松了一些,等回东宫之后,这些事情可以先全抛给太子去想,至少太子是在意自己肚子里的这个孩子的。

这么一想,心头稍安。

从出门到现在,季悠然的心都是高高的提起的,就怕这里面又出什么事情,她的肚子经不起人折腾,也不能让其他人知道,这也是方才她不顾季太夫人是自己的祖母,说那么几句话的意思。

幸好现在马上可以回府了。

季悠然又伸手摸了摸肚子,心里稍安,有了这个孩子,她就有无限的未来,将来更有将来,可不只是中宫皇后,才能母仪天下。

她可以不是太子妃,可以不是皇后,但她的儿子必定要是下一任的皇上,这长子之位牢牢的占据着,至于其他的,以后有的是机会图谋。

这里到东宫还有一段,才出凌安伯府的大门,这个时候恐怕也没有出凌安伯府外面的场地,算算时间还可以闭目养神一会。

“砰”,巨震响起,季悠然蓦的睁开眼睛,想抓住身边的丫环的手稳住自己的身子。

但这会已经来不及,只觉得整个人被一股子气劲冲出了马车,外面行人惊呼的声音、马儿嘶叫的声音,烦乱的出现在耳边,下意识的紧紧拉住一段衣袖,而后是重重的撞到了什么上,刺痛涌上……

马受惊,带着马车撞到了一边的大树上,马车前轮折断了,马车里的人摔了出来,马车里的二个女子重重的摔了出来,鲜血溢出,原本惊叫的路人哑了一下之后,急忙大声道:“快,快救人。”

两个跟在马车两边的丫环,反应过来就往季悠然的身上扑过去,“娘娘,娘娘。”

撞向树干的时候,马车夫反应也还算快,死死的拉住马缰绳,可后来车轮都断了,他也跟着翻出去,幸好还拉着马缰绳,这会一瘸一拐的过来,拉住一个大呼小叫的丫环:“快,快让人去禀报太子殿下。”

才出凌安伯府的大门,还没出凌安伯府的场地,没想到就直接惊了马,撞翻了马车,看倒地血泊中的这位庶妃娘娘,软软的样子,这要是真出了事情,这里的谁也活不下去……

太子东宫。

柳景玉得到消息后,慢条斯理的对着妆镜理了理发髻,这才带着几个宫人往季悠然住的院子而去。

这还是她第一次在东宫见这位庶妃。

一直隐藏在东宫的这位季庶妃,终于也能见上一面了。

裴洛安面色阴沉的等在屋外,脸色很难看,方才大夫已经在摇头了,那个孩子看着十有**是保不住了。

想到这件事情的起因,裴洛安额头上青筋狠狠的跳了跳,这件事情真的是偶然吗?怎么就这么巧?

“太子殿下。”柳景玉上前盈盈一礼,眉间微皱,“殿下,现在怎么样了?”

裴洛安的目光审视的落在柳景玉的脸上,如果说这件事情还有谁能直接得到好处就是柳景玉了,但她分明什么也不知道的。

“殿下?”柳景玉柔声道,“庶妃真的没什么事吗?”

她满脸担忧,看得出很是担心,“怎么会好好的回府的时候就发生这样的事情,庶妃娘娘的身子不好,不是说病重的很,为什么会突然之间要回凌安伯府去?”

为什么会回去?因为季太夫人病重,为什么病重,是因为刘府的那位小姐把季太夫人气到了。

裴洛安眼眸阴鸷,从这个方面看起来,倒象是裴玉晟所为,莫不是裴玉晟知道季悠然怀了自己的子嗣,不愿意东宫生下子嗣,才闹的这么一出?

这么一想,似乎也解释得通。

但同样有疑问,裴玉晟是怎么知道的?

季悠然的事情裴洛

第一次玩交换真实经历 xl公司

安封锁的很紧,知道这件事情的都是他的心腹,季悠然也是一个谨慎的,应当也不会说的身边所有人都知道,那么这个消息到底是谁泄露出去的,

第一次玩交换真实经历 xl公司

裴洛安很难相信这真的是偶然。

可如果不是偶然,这事现在他也不明白哪里泄漏了消息。

“ 殿下,臣妾去看看季妹妹,可好?”柳景玉见他不应声,只阴沉沉的盯着自己,心里微微颤抖了一下,但马上又露出担心,侧头看了看正屋的门,看到一个丫环从里面倒出一盆带着血的水,血腥气冲天。

“你进去看看吧!”裴洛安点点头,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

这孩子是不可能保住的了,别说这孩子,季悠然自己能不能活下来还不一定。

柳景玉带着一个丫环进门,转进内室,立时一股子血腥气扑鼻而来,床上的季悠然还晕着,没有起来,床边有二个太医正在商议方子。

看到柳景玉进来,两位太医急忙行礼。

“见过太子妃。”

“季庶妃怎么样了?”柳景玉点头,走到床前,看了看季悠然,见她面白如纸的躺着,整个人仿佛没有一丝生气似的,眼底闪过一丝嘲讽。

一个没落的凌安伯府的千金,也先抢先生下子嗣,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这个命。

“季庶妃身上撞了数处,右肩膀处撞的最厉害,其他的……其他的……”一个太医皱了皱眉头,一时间也不知道要怎么解释,这位季庶妃给他的感觉象是怀孕了,但他往日并不精于这方面,一时间也不好说。

这么大的撞击,如果真的怀了孕,这孩子也早早的没了,哪里是现在的这种情形,看着似乎还有些滑脉似的。

“其他的还有什么不成?季庶妃不大好?”柳景玉柳眉蹙起,很是担心。

“这个……最好再请一位精于孕事的太医过来,下官一时也看不准。”这位太医专精于伤势之类的,对于孕事之事没宫里那位专精于此的太医懂,这脉 也不象他往日诊治过的滑脉,不敢乱说话。

柳景玉又看向另一位太医。

另一位太医也苦笑道:“还是请章医正来看吧,他最精于这个方面,下官也说不准。”

两位太医方才之所以争论的也有这方面的原因在,怎么看这位季庶妃似乎还怀着孕,可是这么大的撞击,连季庶妃自己都成这么一幅样子了,这怀着的孩子怎么可能不掉下来,而且还一无半点反应,这脉又摸起来这么奇怪。

两位太医原本应当出去了,就因为这个,没敢出去直接跟太子说。

讨论了许久,倒是把太子给晾在了外面。

“孕事?季庶妃怀孕了,这……这现在……现在怎么办?”柳景玉被太医的话吓了一跳,一边派人去向太子禀报,求章医正过来,另一边急的连话也说不全了,脸上的神色似惊似喜,一时间不知道要如何表达。

“太子妃娘娘,此事下官说不准。”

柳景玉摇了摇头,从内室退了出来,怔怔的站在外屋,脸色微白的站着,许久没出一点声音。

裴洛安从外面看到,举步走了进来,他方才已经派人去宣章医正了。

“殿……殿下,季庶妃……她……她……”听到裴洛安进来的动静,柳景玉抬起眼睛,眼眶微红的看着裴洛安,眼底还有着未尽的委屈和难堪,这会稍稍收拾了一下情绪,看着出她知道这个消息后的震撼。

这就代表她是第一次知道,所以这件事情跟她没有关系?

“季庶妃如何了?”裴洛安沉声问道。

“说……说季庶妃怀孕了,这……这怎么会……”柳景玉的话说到后来几乎是喃喃的,满脸的不可置信。

“居然还有这种事情,这孩子保住了吗?”裴洛安皱了皱眉头,问道。

“臣妾不知道……太医说……要章太医……”柳景玉低喃的答道。

裴洛安看了看她,伸手握住她微凉的手,温和的捏了捏:“放心,不管如何,你才是长子的生母。”

“殿下……”柳景玉一愣,又惊又喜的抬头看向他,但随既又想到了什么,眼角带了些眼泪,“殿下,妹妹现在都这个样子了,若是能保全……就……就生下来吧,臣妾……臣妾不愿意殿下的骨肉……出事!”

这几个字说的困难,但必竟还是都说了出来,既便柳景玉再难过,再委屈,她也把一位正妃的体面给保持住了……

喜欢嫡女贵嫁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