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不知节制地索要小说 人兽性交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剑气雷音,乃御剑之术的极高境界。

即使是道基后期乃至圆满修士,若非专攻剑道,也大多难以修成。

而莫求的这一剑,惊天而出。

剑气纵横,雷声大作,瞬息间席卷数里之地。

就算是道基中期的司蘅,也来不及做出反应,就被斩杀当场。

无尽飞虫,尽数被剑气剿杀。

道基初期,感知距离不过里许。

而剑气雷音的加持,却能让莫求在十里之内,随意轰杀一切。

这等范围,甚至超过了道基中期的极限。

…………

经由法术的一番狂轰乱炸之后,曾经雅致的药园一角,早已化作一片狼藉。

废墟中。

王虎拉着小蝉,藏身在一块高高掀起的泥土背面,屏住呼吸,一声不吭。

他们两人被一个椭圆形透明物体笼罩,浑身气息丝毫不泄。

甚至就连道基修士秘法搜寻,都未能发觉。

时间,一点点流逝。

王婵紧咬嘴唇,双眼含泪,身躯微微颤抖。

她不是害怕。

在前来太乙宗的路途上,她经历过太多艰苦,多次遇险,早已看淡生死。

但罗绮的情况,让她很是担忧。

“放心吧。”

虽然多年不见,王虎对她依旧十分了解,此即开口缓声劝慰:

“你师姐虽然受了伤,但当时没有死,还逃了出去。”

“他们的目标是你,对你师姐不会太在意,应该不会有事。”

“嗯。”

王婵轻轻点头,心中也微微一松。

王虎看了看身外的护罩,眼中的焦虑一闪而逝,开口问道:

“小蝉,你师父大概什么时候会来?”

“师傅正在闭关,修炼一门很重要的神通,闭关前说是任何人都不能打扰。”王婵抽了抽鼻子,道:

“我虽然已经传讯了,但他能不能来,还不一定,就算来应该也快不了。”

“少爷。”

她语声微顿,道:

“如果实在没有办法,你就先逃吧,反正他们的目标是我。”

“说什么胡话。”王虎瞪了她一眼,道:

“跟在我身边那么久,你什么时候见少爷为了活命抛弃过你?”

“放心吧,这里是太乙宗的地盘,这么大动静,用不了多久就会有人过来的。”

“嗯。”

王婵点头,突然眼眸一亮,朝上空掠来的遁光一指:

“快看,是莫前辈!”

说着,就要冲出护罩。

“别!”

不曾想,一旁的王虎猛然把她拉住,轻轻摇头,止住她出去的步伐。

“怎么了?”

王婵一脸不解。

“哼!”王虎轻哼:

“我们两个见面,没几人知道,那些想要暗害你的人怎么会知道?而且提前在这里设下埋伏?”

“你身上金丹宗师留下的东西,被人施法封住,显然有叛徒。”

“你那里是谁我不清楚,但我这边的动静,只有两个人瞒不过去。”

“莫前辈、司仙子。”

“少爷,你怀疑他们?”王婵美眸圆睁。

“当然。”王虎翻了翻白眼:

“虽然他是我师傅,但防人之心不可无

军婚不知节制地索要小说 人兽性交

,我也是有备无患,我们再等等,等人多了再出去不迟。”

“嗯。”

王婵对王虎极为信服,当下按捺住心中的躁动,老老实实继续呆着。

说话间。

莫求所化遁光已经来到两人上空,微微一顿,继续朝前掠去。

两人见状,不由松了口气。

看样子,虽然王虎身上的东西已经耐久度不多,隐匿之能依旧不减。

片刻后。

莫求再次回返,落在两人附近,如同火玉一般的眼眸隔空看来:

“出来吧。”

“难道还要我请你们不成?”

王虎面色一僵,老老实实撤去隐藏,面上裂开笑意连连拱手:

“师傅法眼,我就知道瞒不住您,还是您老来的及时,要不然我们怕是难逃一劫。”

他已经不担心莫求,因为在莫求身边,还有昏迷不醒的罗绮。

刚才莫求应该就已看到两人,没有下来,当是前去救人了。

“师姐!”

王婵早已先行一步冲出,弯腰搀扶起罗绮,两眼通红暗自垂泪。

“她没事。”莫求垂首,语声淡然:

“或者应该说,她运气很好,恰好遇到我,能止住身上的伤势。”

随即略作沉吟,道:

“不过她的伤势很重,神魂紫府、丹田气海都受重创,莫某也没有善法,怕是需要李前辈亲自出手。”

实则若非他身怀冰髓法,也只能眼睁睁看着此女魂飞魄散。

“多谢前辈!多谢前辈!”王婵连连道谢。

“师傅。”王虎双眼转动,道:

“那追杀罗……小蝉师姐的人哪?定然已经被师傅解决了吧?”

他不知该如何称呼罗绮,叫前辈,在小蝉面前有些放不下面子。

叫师姐,又有打肿脸称胖子的嫌疑。

“没有。”莫求摇头:

“那人见事不可为,提前逃了,他的遁法很高明,我追不上。”

这是事实。

那人能瞒过那么多人潜入太乙宗药园,设下阵法埋伏,就算有司蘅接应,隐匿藏形的遁法也是一绝。

“啊!”王虎张了张口,摇头轻叹:

“那可真是可惜。”

“走吧!”莫求扫了他一眼,大袖

军婚不知节制地索要小说 人兽性交

一拂,腾空而去。

“师傅,我们现在去哪里?”

“甲区丑字药园。”

“嗯?”王虎一愣:

“那不是司仙子坐镇的药园吗?”

…………

甲区丑字药园。

洞府。

莫求立于峡谷上空,目视下方空无一物的山坳,眼眸不时闪烁,面色时而变换。

片刻后。

他单手虚抬,周遭空气晃动,九头长约十余丈的火龙咆哮而出。

火龙鳞甲俱全,龙睛如玉,龙首栩栩如生,内里更如有奔涌岩浆翻滚,周遭空气都因高温而发生扭曲。

九火神龙!

“去!”

伴随着一声低喝,火龙口吐烈焰猛冲峡谷。

遥遥观之,就如天降九团熊熊烈焰,悍然朝着下方冲了过去。

“唰!”

火龙掠过峡谷半空,好似没入一层水面,虚空泛起涟漪之际,九条火龙也相继消失不见。

唯有一连串的轰鸣,自下方响起。

紧接着,周遭的山头、大地,不时轻颤,更有无数山石滚落。

莫求眯眼,目泛灵光,透过法阵目视内里的变化,同时挥袖施出雷泽阴火剑。

霎时间。

周遭火气汇聚,一道道剑形火焰凭空浮现,依一定之规当空游走。

若是有阵法大师在此,当能看得出,那空中悬浮的长剑隐约成九天雷火大阵的雏形。

距离圆满虽然还早,却已有了几分困锁一方,灭杀万物之能。

不远处。

这个区的主管、杂役目露惊恐,颤颤巍巍看着莫求的动作,却无人敢制止,也没人有能力制止。

“嗡……”

山坳内,突有嗡鸣响起。

下一刻。

一道道燃烧着的黑烟冲破阵法限制,直冲高空。

细细看去,那道道黑烟,赫然是由无数细小虫豸汇聚而成。

虫豸大的如斗,小的似浮游,个个面目狰狞,气息暴戾让人心惊。

普通兽类乃至妖物,虽然缺少灵性、理智,却也不会如此癫狂。

唯有靠彼此吞噬而生的蛊虫,方才如此!

漫天蛊虫疯狂扑来,也让围观众人面露惊容,就连王虎都忍不住后退一步。

王婵,更是俏脸煞白,搀扶着罗绮躲在王虎身后。

莫求面色不变,只是单手朝下虚按。

“困!”

“轰……”

天际之中悬浮的雷泽阴火剑闻声而动,从四面八方朝蛊虫扑去。

阵势一成,当即颠倒乾坤。

诸多蛊虫一入其中,瞬间不辩方向,东倒西歪,也难以继续汇聚成型,力道分散。

而雷泽阴火、九火神龙,则在其中肆虐,不多时就把诸多蛊虫焚烧一空。

场中一空。

莫求长袖轻拂,整个人已是化作一缕没入下方洞府。

其他人面面相觑,静等他满载而归。

莫求立于虚空,手持一物,在掌中抛了抛,朝面带不解的其他人开口道:

“司蘅勾结邪道,暗害先天戍土道体,这里面的东西就是证据。”

音落,王虎、王婵两人面色一松。

此地药园的看守,却个个目露惊慌。

“尔等放心。”莫求淡然开口:

“只要你们没有做过什么,不会受此牵连,不过……前提是没有做过。”

说着,抬头看向天际,面色一正,不再吭声。

这时。

“唰!”

遥遥天际,陡显一道金光。

金光横跨虚空,好似瞬移般出现在场中,显出位唇红齿白的少年。

少年长发如瀑,眸如灿星,相貌俊逸非凡,周天星辰法衣更是璀璨夺目。

一出现,就有一股包揽天地,裹挟阴阳五行之力遍铺全场。

即使以莫求的修为,也不由背部微弯,如背大山,面露凝重,难以动弹分毫。

太乙金光遁!

太和宫金丹宗师,李忘生!

看到来人,王婵美眸一亮,欣喜叫道:

“师傅!”

随即急急开口:

“师傅,师姐受了重伤,您快看看。”

“嗯。”

李忘生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大袖轻拂,眼眉就是一挑。

似乎没有想到,罗绮的伤势竟然那么重,而且,竟然还能被人救下。

他抬起头,看向莫求,语声冷漠:

“事情我已知晓,做的不错。”

“前辈过奖。”莫求拱手,把手中之物送上:

“坐镇此地的道基司蘅勾结邪道,似乎与某位蛊道宗师有着关系,这是证物。”

李忘生点头,伸手摄走物件,神念朝内一扫,面色就是一沉。

“师傅。”王婵小心翼翼抬头,道:

“您给我的东西,不能用。”

李忘生抬手,王婵腰间一缕丝绦就落入他的掌中,丝丝黑芒在其上闪现。

“彭!”

大手一握,黑芒暴碎显出内里灵光。

但这位太和宫金丹的面上,却是一脸的阴沉,甚至透着股暴怒。

“好,好得很!”

冷冷一笑,李忘生屈指一点,一道金光已是落在王婵身上:

“且随我回洞府,为师自会给你讨个公道!”

“你!”

他侧首,看向莫求,微微点头:

“三日后,来太和宫寻我。”

“是。”莫求拱手应是。

下一瞬。

场中金光暴起,直冲云霄,随即金光暗淡,王婵等人已是消失不见。

这位金丹,就这般走了。

“哼!”

直到此时,王虎才不屑撇嘴:

“小白脸一个,不过是比我早生几年而已,老子早晚也会成就金丹。”

话虽如此,他面上终究还是有些惊容。

在一位金丹宗师面前,只要对方不愿,他甚至连话,都说不出来。

莫求闻言,无语摇头:

“回去吧!”

“是。”

王虎急忙应是。

喜欢莫求仙缘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