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警花被迫献身 年轻的妈妈4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大夫人那脸上已然恢复以往那种雍容高贵,她笑呵呵道:“既然父亲大人需要一个交代,那我自然是要给他,给东皇山庄一个交代。”

唐家诸位长老见大夫人神色已然恢复以往,不知为何,心里却是狂冒凉气。

他们觉得,似乎有极其可怕的暴风雪,即将席卷整个东皇山庄。

……

院落里,李泽道静静的站在那里,面色显得如此恭敬。

三夫人眼神欣慰中带有一丝悔恨的看着这个竟然连唐家那强大魂器“无形”的袭杀都能安然逃过的儿子,说道:“小尘,是母亲错了,你能原谅母亲吗?”

李泽道心生一种相当恶心的感觉。

善良正直的他差点一个没忍住就一拳砸在面前这张虚伪得可以的脸上。

对付这种虚伪至极的女人,李泽道只能表现得比她还虚伪,赶紧揖手行礼,显得有些惶恐的说道:“母亲这是哪里话,虽说母亲大人的确大错特错了,但是儿子也万万不敢对母亲大人您心生任何怨恨啊,又怎么会怪您呢?”

三夫人面色僵了下,内心被一大群曹尼玛疯狂的践踏着,着实凌乱至极。

什么叫虽说母亲大人的确大错特错了?

我错了吗?我有错吗?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当母亲的担心自己的儿子因为那荣耀令牌卷入恐怖涡旋之中,何错之有?

再说了即便当妈的做错什么了,你个当儿子的还有资格去指责她不成?

你个该死的逆子啊,早知今日你会如此忤逆,当日你尚未出生就应该先将你活活掐死在腹中。

却是浅浅一笑说道:“你不怪罪母亲便好。”

当然,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的笑容是如此的僵硬。

停顿了下三夫人又说:“对了,小尘,你那黑伞……”

李泽道暗暗冷笑,本公子就知道你压根就不是过来关心本公子的伤势如何,你这是打上本公子身上的宝贝来了啊。

幸好你不是我妈,否则本公子早就……算了,当妈的即便如此,当儿子也只能受着,谁让是你把我给生出来的呢?

李泽道赶紧取出那把已然被“无形”击破了的黑魂伞,说道:“母亲大人,这是我在雪域之中无意中得到的一把黑伞,此伞具有极其强大的防御能力,不过可惜的是现在已经毁了。”

“虽说已经毁了,但是我却是舍不得扔,毕竟要不是有它,我现在已然魂飞魄散了,不过母亲大人既然想要,送给母亲大人便是。”

三夫人看着那把递到她跟前的破伞,脸上的肌肉再次不受控制的抽了下,内心更是凌乱了。

我要你这把已经失去作用的破伞有啥用?我是想问你说还有没有另外一把这种伞,你个逆子!

“此伞帮你抵御住‘无形’的袭杀,你自应留下好好保管……对了,那黑色昆虫又是何物?”三夫人又问。

“哦,那是我无意中在雪域之中捕捉到的一只虫子,我只知道那虫子会栖息在他人的魂魄里,噬咬其魂魄,其余的孩儿就不清楚了。”李泽道微微摇了摇头。

三夫人脸上的皮肉再次抽了下,随后她满脸关怀的说道:“母亲就不打扰你了,你好好疗伤吧。”

李泽道揖手行礼,声音显得有些虚弱说道:“母亲大人说得是,我是应该好好疗伤了。”

“虽说这黑伞帮我抵挡住‘无形’,但是‘无形’着实太强大了些,以至于我魂魄受损了,不知道母亲大人那里有没有类似冰龙丹核一类的天材地宝?”

他抬起头来,显得如此可怜兮兮的看着三夫人。

三夫人面色更是僵硬了,气得几乎就连话都快说不出口了。

她努力的在脸上挤出一丝关怀的神色,说道:“母亲手上并无冰龙丹核,我这就找你爷爷去,跟他说你现在的伤势,看能不能从那丹药阁里取出一枚冰龙丹核给你。”

说完,三夫人实在不想在听这个逆子所说的任何一个字了,她转身朝外走出。

转身瞬间,已然满脸冰冷。

“多谢母亲大人。”李泽道揖手行礼,极其感动。

三夫人身体猛地僵硬,差点一个没忍住回过身去将这个逆子活活打死。

李泽道目送三夫人离开,心里冷笑不已。

你妹的敢打本公子主意,看本公子不恶心死你。

就在这时,气血剧烈翻涌了下,嘴角处已然流淌出一抹猩黑鲜血。

他擦拭掉嘴角那一抹鲜血,忍不住赞叹那“无形”着实太可怕了些,那瞬间爆发出来的恐怖杀意,怕是不逊色于青龙先生啊。

若是能够得到“无形”,就等同于身边多了一个堪比青龙先生的保镖。

“真想要啊。”

李泽道舔一下腥甜的嘴唇,眸子里有着浓郁的炙热。

关上院落门,李泽道走回廊下坐下,往嘴里扔了一枚丹药,开始疗伤。

然后小心脏开始哆嗦,着实坐立不安。

虽说在那归一台上可以说大获全胜,那些宵小之辈之后见到他肯定会绕道走,但是他的处境显然却是变得更加危险。

无论是大夫人跟二夫人,甚至是三夫人,显然都不会如此轻易的放过他。

特别是大夫人,为了杀他甚至不惜动用了唐家那无比强大的魂器“无形”,直接让归一阁成为了人间地狱。

“这东皇山庄太可怕了。”

李泽道连连倒吸凉气,只想说赶紧离开此地。

只是现在有那么多双眼睛在盯着他,有岂会让他轻易的便离开?

大腿啊,你在不赶紧过来你那最帅气的仆人怕就要被大卸八块了啊。

嘴角处再次流淌出鲜血。

李泽道用力擦拭掉,心想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当下深吸了一口气,整个人已然冷静下来,闭上眼睛,开始疗伤。

不知过了多久,李泽道蓦然睁开眼睛看向那院落门,眸子里流露出一丝浓郁的诧异,还有一丝极其浓郁的警惕。

“她怎么来了?杀自己来了?”

李泽道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很快便否定了自己这种想法。

若她真是杀自己来了,定然不会如此毫无掩饰来到自己院落跟前。

心思涌动之际,院落门被轻轻敲响。

李泽道想了想,还是起身走了过去将门打开。

新婚警花被迫献身 年轻的妈妈4

门的是唐彬,唐家大爷,唐山的父亲。

他还是大夫人的亲哥哥,但是在大夫人眼里,她这位哥哥就是她养的一条狗,整个唐家则是她养的一窝狗。

可怕的是,整个唐家也是这么认为的,并且以此为荣。

唐彬竟然对这个在归一台上将他儿子唐山往死里羞辱的东皇小尘十分恭敬,他揖手行礼,说道:“小尘少爷。”

李泽道还了一礼,客气的问道:“不知道唐爷找我有何贵干?”

唐彬又还了一礼,便退到一旁去,然后李泽道便看到不远处那站在风雪之中的大夫人。

大夫人依旧如此的雍容高贵,高贵得就连那风雪,也不敢吹袭到她身上。

李泽道赶紧恭敬的揖手行礼:“大夫人。”

大夫人面色平静的看着这个异军突起,其成长速度更是让那些所谓天骄人物都羞愧得想死的东皇小尘。

她往前一小步,却是一下子就出现在李泽道面前。

李泽道强烈的感受到从大夫人身上所散发出的那道毫无掩饰的高傲气息,脑袋更低了。

不可否认,这个女人的气场真的很强!比三夫人强!她的那双拥有天生瞳术的眼睛,尤为可怕。

“我想跟你聊聊。”

大夫人说,然后她那显得如此高贵的身躯就这样直接绕过李泽道,走进那院落之中。

李泽道显得无比乖巧,跟着走进院落。

唐山将那院落门关上,眸子冰冷的看着前方,仿若一条最为忠诚的看门狗。

走进院落的李泽道微微低头,神色恭敬,等着站在那里的大夫人开口问话。

他不知道大夫人找自己做什么来了,但应该不是什么好事才对。

总不能被自己的魅力所倾倒,以至于茶饭不思夜不能寐……李泽道觉得自己想得实在有点多啊。

就算没想多,李泽道也万万不敢接受啊。

不是这个女人太老了,更不是因为这个女人不好看。

而是因为一旦动了念头,怕是会死得很惨。

这一等,竟然足足等了两炷香功夫,使得李泽道几乎都快要睡着了。

就在这时,李泽道瞳孔一缩,身体猛地紧绷,心里涌起了无限寒意。

与此同时,他的手中已然多出了一把黑魂伞。

就在这时,那道突然间爆发开来的恐怖杀意却是消失得无影无踪,院落之中,那雪花依旧仿若精灵在那边舞动着,仿若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李泽道眉头微微皱了起来,看向前方那道显得如此雍容高贵的身影。

大夫人转过身来看着李泽道,那双让李泽道十分害怕的可怕的眼睛里有着极其少见的赞叹。

即便是东皇圣君,大夫人也觉得她现在处于那样的高度有什么了不起的,有什么值得骄傲的。

但是她觉得这个东皇小尘真的很了不起,他可以骄傲一下。

李泽道从容的收起黑魂伞,低头,显得如此乖巧。

“即便是我,恐怕也没办法如此迅速就捕捉到‘无形’的那道杀意,从而做出反应,但是你却是可以,你真的让人很意外。”大夫人的声音里有着不加掩饰的尊敬!

是的,是尊敬,对强者的尊敬,而并非是对晚辈的赞誉。 

喜欢终极学生在都市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