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娘2 黑料不打烊肾虚十八连入口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整天上午八点半,飞机到了中转站,下降加油。

这个事儿在林朔心里,是个坎儿。

因为如果林家夫人们要拦这架飞机,这是最后的机会,等到飞机再从这儿起飞,那就出国境线跨海了。

按照规定,林朔这个猎门总魁首一旦出国,行踪就是绝对保密的,苏念秋也就再也没办法获取航班信息,更不可能让飞机掉头。

所以如果她们想劝林朔回家,这会儿林朔电话就该响了。

林朔之前是刻意关机的,到了这会儿也觉得自己这事儿有点理亏,然后在大徒弟面前又多少要点面子,于是把手机给开了,搁在桌面上,跟魏行山说道:“看着吧,手机准响。”

“那当然了。”魏行山对此深信不疑,顺便还捧了一句,“那还得是你,你看我就不敢开手机。”

“手机就算响了,我回去是不可能回去的。”林朔说道,“不过这样出来也确实欠妥当,我得跟她们说几句,安慰安慰。”

“肯定要安慰啊,你安抚好她们,她们才会替我去安抚柳青嘛。”魏行山笑道,“所以你一会儿可要好好说,我建议你开视频跪着说。”

“滚蛋。”林朔瞪了老魏一眼。

两人聊着聊着,眼看飞机加油完毕,机长说要起飞了,林朔搁在桌面上的手机还是没啥动静。

林朔心里有些疑惑,当然表面上还是云淡风轻的。

魏行山这是个人精,到这会儿就猜出来了,林朔夫妻之间应该有些问题,不然电话早该打来了,估计是夫妻之间置气。

可话不能直接问,这会儿要是说”手机为什么还不响”,这样林朔面子上吃不住,于是问道:

“唉对了,你们昨晚是怎么出家门的?其他人或许有可能被你们瞒过去,那对苏家姐妹耳力这么好,你们出门就没惊动她们?”

老魏这是提醒林朔,意思是人家其实知道你出门了,没搭理你而已。

林朔没想这么多,被老魏这么一问,刚要显摆一下自己闺女的厉害之处,忽然就想到一个事儿。

闺女下药,会不会是迷药剂量太大,家里已经出事儿了?

否则怎么这会儿都没动静呢?

一想到这儿林朔心里方寸大乱,脸上也绷不住了。

林映月这会儿还在卧舱里睡觉,林朔没叫醒她,而是拿起电话拨给了苗成云。

苗成云自从非洲事情结束之后,没回昆仑学院报道,说是经历了那两场生死搏杀之后,修行方面有所感悟,于是去了婆罗洲边上的那座小岛修行悟道,也就是如今猎门的猎场所在。

电话接通之后,林朔先是劈头盖脸把他一通训,说他不教林映雪正经本事,偏偏教下药这种邪门歪道。

苗成云可不是什么善茬,打架他打不过林朔,口才他比林朔好得多。

林朔这刚说上两句,苗成云那边反应过来了,先是三言两语把林朔驳的哑口无言,然后反过来在电话那头一通臭骂。

林朔被苗公子骂得脸色铁青,气得呼哧呼哧的,可手里的电话一直攥着不肯挂。

苗成云那边骂完人出完了气,一看林朔没挂电话,就知道他有事儿,于是问道:“你到底什么事儿?”

“你替我打听一下,我家现在什么情况,我怕映雪下药剂量弄错了……”

“那你想多了。”苗成云说道,“我教林映雪的那一套又不是什么野路子,她现在去考一个国家药剂师那是轻轻松松的,药物剂量这是最基本的东西,肯定不会错。而且你想,狄兰那是什么体质啊,迷药对她没啥效果。”

“哦。”林朔这才放下心来,“那我挂了啊。”

“哎你等会儿!”苗成云在电话那边说道,“你现在玩得很高级嘛,让映雪给她们下药,你这什么路数?”

“不是。”林朔这才原原本本地把事情一五一十说了。

“嗐,你早说不就完了嘛,你这是当局者迷,她们这是在跟你置气呢,没多大事儿,你继续飞你的南美。”苗成云说道,“对了,你现在飞机在哪儿啊?”

“在岭南加油呢。”林朔说道,“快起飞了。”

“那正好,别着急起飞。”苗成云说道,“林朔你也是心大,南美那边的那么复杂的情况,你和魏行山两个人就敢带着孩子去啊?林映雪是我学生,你这家大人不知轻重,我可不能坐视不管。”

“嚯,你们这一个个爆棚的责任心啊。”林朔吐槽了一句,然后问道,“干嘛,你也要来凑热闹啊?

“我才不来呢,我学生又不止林映雪一个,我跟学院只请了七天假,眼看就要回去上课了。”苗成云说道,“我给你推荐一个人,你带上他。”

“谁啊?”

“楚弘毅。”苗成云说道,“他之前就在南美开农场,熟悉那边的情况,而且他现在人就在岭南,你把他捎上不就完了嘛。”

“这主意不错。”林朔略作思忖之后点点头,“之前派老楚在岭南,是因为太平洋上多出来一块大陆,得有个魁首在华夏沿海盯着,如今大东洲挪到欧洲南边去了,他倒是能动一动。”

兄弟俩商量完之后林朔就把电话挂了,然后拨给了楚弘毅,也不多客套,开门见山。

于是二十分钟之后,楚弘毅已经喝上林朔飞机上的女儿红了。

“总魁首,好酒啊。”楚弘毅抿了一小口酒,一副回味无穷的样子。

林朔满意地点点头,然后白了魏行山一眼,那意思是“你看看人家”。

魏行山懒得理他,而是跟楚弘毅说道:“老楚啊,咱俩这是第二次合作狩猎了吧?”

“对,上一次在婆罗洲。”楚弘毅点头道,“我记得那次,你把总魁首的两个老婆卖给人贩子,听说价钱很不错。这次看样子,你是要卖总魁首闺女是吧?”

“你少来!”魏行山翻了翻白眼,“那次卖也是她俩自己要卖啊,我又拦不住她们……”

“你给我闭嘴吧。”林朔实在听不下去,“这都是什么词儿。”

“说正事儿。”楚弘毅说道,“那这次是咱侄女当队长?”

“对。”林朔点头道,“事情看她怎么处理。当然了,就她现在这年纪去南美那种地方,那真是盲人骑瞎马夜半临生池啊,我们不能真的不管她。”

“那怎么管呢?”楚弘毅问道。

“我和老魏是明面上的,听她的。”林朔说道,“而老楚你只对我负责,平时也不用现身,暗中保护她就行。”

“明白了。”楚弘毅点点头。

三人说话间,飞机再度腾空而起,跨洋而行。

……

这天上午,园区主任曹冕正常上班。

随着新的主任助理武媚娘入职,曹冕最近工作压力算是减轻了不少,晚上好歹不用加班加点了。

昨天晚上他被杨拓吓唬了一下,以为自家夫人在酒吧里拉大提琴,真的是心理出现了什么问题。

毕竟之前工作忙,夫妻俩几乎见不着面,更别说好好沟通了。

结果昨晚这一夜“沟通”下来,效果很好,曹冕第二天早上哼着小曲就上班了。

曹冕的工作主要分两块,一块是园区管理,一块是猎门狩猎的情报支持。

现在武媚娘来了,曹冕就顺水推舟,把园区里的一切琐事全都交给了她处理,处理意见和具体方案都是助理来,曹冕只需要最后看一下签字就行了,工作量减少了一大半。

结果今天早上,武媚娘居然没来上班,说是家里有事,请半天假。

她是总魁首新纳的夫人,家里有事就是林府出事儿了呗,搁在以往曹冕肯定会过问,如今反倒不方便直接问了,这就跟不信任自己助理似的,有什么事儿等她下午来上班了再打听不迟。

猎门谋主在自己办公室里刚坐下泡好茶,屋子里来了个稀客,苗光启老先生。

这位身份可不一般,曹冕赶紧站起来迎接:“苗老,您来了。”

“啥就苗老了?说得我跟七老八十似的。”苗光启一脸不高兴,“我才六十嘛。”

曹冕笑着纠正道:“苗二伯,这样总没错吧?”

“这才对。”苗光启在沙发上坐下身来,“今天我来,是给您这位猎门谋主大人负荆请罪的。”

曹冕屁股刚刚挨到沙发上,这就跟触电似的站起来了:“您这是哪一出啊?我哪敢……”

苗光启一摆手,打断道,“你坐下听我把话说完。”

曹冕这才坐下来,双手放在膝盖上竖耳聆听。

苗光启看曹冕这乖巧的样子,神情很是满意,说道:“南美那笔买卖,我是接了,对吧?”

“没接,没接。”曹冕把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你之前就是口头说了一下,顺便看看而已,没有正式授权,所以这就不算您没完成买卖……”

“你这个猎门谋主,很不称职嘛。”苗光启说道,“一是一,二是二,接了就是接了,没完成就是没完成。”

曹冕是个聪明人,这时候听出苗光启意有所指,说道:“苗伯伯,您就别跟我打哑谜了,您到底想说什么?”

“道理很简单嘛,我苗光启都没完成的买卖,那这场狩猎的难度,是不是很高?”苗光启问道。

“那自然是了。”曹冕点头道,“我已经把这笔买卖定为“SSS”级,也请了林朔亲自出马。”

“这都是表面文章。”苗光启摇了摇头,“我替你更正一下,这笔买卖,难度是最高的‘X’级。”

“什么?”曹冕惊讶道,“非洲那件事,我们猎门定调也是‘X级”,难道这笔买卖跟非洲的难度一样?”

“何止是是难度一样,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笔买卖比非洲那笔还要难。”苗光启说道,“非洲那笔买卖,是尽人事凭天命,事情的结局如何,人类修行者能起的作用只是一方面,主要得看九龙之间的博弈。

既然结果不因人的意志为转移,那事情的难度又从何说起呢?

而作为博弈的重要筹码,林朔这些当事人的安全,其实是相对有保障的。

现在南美这笔买卖,不一样,情况很棘手,我当时也确实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那具体是哪种死亡威胁呢?”曹冕问道。

“曹冕,你不是修行者,所以你不清楚。”苗光启说道,“修行到我这样的程度,有避祸趋福之能,是福是祸心里是有感觉的。

不过你要是真让我说出来一二三来,我又不会算命。

你是猎门谋主,到底什么威胁,你自己去找。”

“行。”曹冕点头应下。

只见苗光启脸上有了一些恼怒之色,说道:“林朔那边,已经在开始作死了,我看他现在的人员安排,这就是胡闹。

究其原因,是你和他两个人,一个总魁首一个谋主,根本就不重视这笔买卖的难度。

你们自以为趟过了非洲这滩浑水,就没什么能难住你们了。

可是你们要知道,猎人进山狩猎,从来都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

轻忽大意,是会酿成大祸的!”

苗光启这一番话,说得猎门谋主冷汗涔涔。

曹冕抱拳拱手,正色说道:“多谢苗伯伯提醒。”

……

喜欢禁区猎人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