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神的日常 催眠类 玉蒲团之玉女心经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乐小萝莉在汉市酒店吃山珍海味时,乐爸周秋凤拎着四个药膳菜,带了儿子乐善去外婆家吃午饭。

周奶奶家招待李春秀的娘家人,周村长周满奶奶周扒皮扒婶自然没推辞,周七也去了堂嫂家当陪客。

周奶奶家中午坐了三桌。

周奶奶将五服内的堂兄弟叫了来,周家姑奶奶也回来了,给足了脸面,作为娘家人的李家老少们受宠若惊,没敢摆娘家人的架子,对周村长等人客客气气。

席间畅所欲言时,李家哥哥们因为周家人喊周家姑爷的小娃叫乐善,向周家众人打听E北省乐姓人多不多,E北那个夺得好几块奥运金奖的乐姓小运动员是拾市哪里人,与周家姑爷是不是同宗。

周村长等人眼神古怪地瞅瞅李家人,然后瞅周夏龙,就一个意思:

创世神的日常 催眠类 玉蒲团之玉女心经

他们真不知道小乐乐与周家的关系?

周哥耸耸肩,他们还真没说过他们家与小乐乐的关系,主要是李春秀与娘家人十几年没见面,娘家人又是第一次来,说得都是些体己话,还没聊太多其他的话题。

说到E北那位为国争光的乐姓运动员,李家哥哥们发现周家人的表情怪怪的,心里打了个突,莫不是周家女婿与那位乐姓运动员家有过节?

想到那种可能,李春秀的哥哥忙打圆场:“看我们这嘴,在家时就没个把门的,总爱听些家长里短,乐家兄弟别见外,我们就是好奇,我们村邻镇的那个镇子有从H南过去做生意的人家,老板的姓与E北乐姓运动员同字,却读作yuè,听他们说南方乐姓都读yuè,为什么E北的那位运动员的姓是念lè。”

乐爸倒没想太多,摆了摆手:“没啥没啥,我们家是外地来的,我也不清楚为什么是姓lè不是yuè,我家长辈也没跟我说过,族谱也由长辈传给了我姑娘,我们家大事由姑娘做主。”

“乐家兄弟的姑娘参加工作了吧?”李家哥哥们接了一句。

“还没呢,在Y国留学,学校放元旦假,前几天回来了,她高中同学元旦节结婚,她今早上清早就去参加同学婚礼,没能一起过来吃饭。”

“乐兄弟的姑娘在Y国留学?高材生啊,真了不得,乐兄弟有福气。”

“没关系,乐兄弟家姑娘中午去参加同学婚礼,晚上回来了,到时就能见着了嘛。”

李家哥哥们将乐家姑娘夸了一顿,也想赶紧趁机转移话题,莫再说乐姓运动员的事,免得一不小心踩雷。

李家老少似乎很想见见自家姑娘,乐爸也说了姑娘参加完同学的婚礼赶时间去首都,大概得等以后才有机会再一起吃饭。

李家众人心头遗撼也没表示出来,说到乐姑娘去首都,自然也说到了交通工具,李家哥哥们便说来时好像看到村里停着直升机,问九稻乡是不是要搞什么大项目,所以上头或某些企业动用了直升机做实地考察。

乐爸还是憨憨的:“没听说我们乡有啥大项目啊,如果你们说得是我们村里停的直升机,那是我姑娘的,不是什么考察队。”

“你家姑娘的直升机?”

李家老少惊呆了,幸好当时正值中途抽烟说话的中场休息时间,没谁喝酒也没谁吃东西,要不然喷酒的喷酒,喷饭的喷饭,场面必定一片兵荒马乱,午饭只怕也没法继续吃了。

呆了呆,李家哥哥们才问:“乐兄弟,你家姑娘……叫什么名字?”

“我姑娘叫乐韵。”乐爸还是一副憨呆相。

“什……什么?!”

“乐韵?!”

“E北有几个乐韵?”

李家哥哥们瞪着眼,心跳得特别厉害。

“舅舅,乐叔家的乐韵姐姐就是你们说得E北运动员乐韵。”曹清月本来不想说话的,还是说了一句。

那句像一枚炸弹投在李家老少的脑袋里,炸得一个个脑袋轰轰大响。

李家众人直瞪瞪地望着周家姑爷,眼里脸上都是无法掩饰的震惊之色。

你说,还有比这更劲爆的消息吗?

他们家春秀二嫁竟嫁到了名扬国内的E北乐姓运动员的外婆家?这是走了什么狗屎运?

他们村位于G陇省的北边,与M省交界,也于荒漠地带,村子是属于边区,地方偏僻,好在通电,交通也还可以。

因为是小地方,没什么娱乐,很多时候看电视看手机打发时间,所以很多人都知道上届奥运会上大华夏国有个小运动员一人连夺八金,八破世界纪录,名扬海内外,大大的让国人长了脸。

奥运期间,学校也趁机大力宣传体育煅练的重要性,在读书的学生回家也少不得向家人宣扬某个被国外媒体和运动员称为“华夏小飞人”的英雄事迹。

他们村里有些人知道他们要来E北找春秀,还叫让他们打听打听为国争光的小运动员,最好能拍个照什么的,看看小飞人与电视里的样子有没差别。

结果,谁能想到这一打听就打听到了小飞人父亲头上,他们还跟小飞人的父母同坐一桌喝酒吃饭!

李家哥哥们怀疑自己在做梦,盯着周家女婿瞅了又瞅,无法相信眼前的汉子就是名扬全国的明星运动员的爸爸。

周哥见李家哥哥们盯着乐清,出来圆场,招呼大家喝酒。

李家众人有些恍惚,就那么在恍恍惚惚中又吃吃喝喝,直到散了席仍感觉有些不真实。

也因他们一直处于恍惚中,喝得有点小醉,幸好他们酒量好,没因喝醉出什么洋相。

乐爸周秋凤吃了午饭,坐了一阵便回了家。

周村长周满奶奶周扒皮扒婶和周七在周哥天南海北的聊了一个来钟,也各回各家。

当周夏龙的叔婶们离开了,周家姑爷也回去了,李家哥哥们感觉自在了些,也方便向李春秀打听乐家的情况。

李女士怕哥哥不清楚状况,会闹笑话,把乐家的情况大致说了一遍。

李家众人知晓周家姑奶奶是二嫁,周家姑奶奶不是乐家姑娘的妈妈,惊得连最后的一点醉意也消散了。

他们还为那个名扬国内外的小飞人是周家姑奶奶生的,虽然没有明说,一直在夸周家有福气。

幸好他们当初没有说的太明显,要不然就太尴尬了。

醒了酒的李家哥哥们仍有几分余悸未消,好在他们西北汉子们寻常都喝高度白酒,大部分人酒量极好,所以中午没喝得分不清东南西北,要不然这次洋相出定了。

没了醉意,闲聊的话题自然也多。

闲聊到乐家小娃娃有家教,每天都在家上课学习,李家哥哥们数度欲言又止,最终没憋住,问李春秀为什么没将曹冰月送去与乐家小娃娃一起学习。

曹冰月虽然不是周家的孩子,好歹是周夏龙的继女,与乐家小娃又同岁,乐家的家教老师教一个娃是教,再多教一个应该也没什么问题呀。

“乐善在娘胎里就接受胎教,刚一岁多一点开始读书习字,现在才五岁,已经快将小学课程学完,冰月才刚读幼儿园,让冰月去听课根本听不懂,说不定还会吓到冰月,让她以后不喜欢读书。”

李女士解释了没让清月跟乐善读书的原因,又补了一句:“乐姑娘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她懂得多,她给她弟弟制定的学习功课非常多,一般的小孩子吃不消的。乐善学得课程莫说冰月听不懂,有些连清月也不懂。”

创世神的日常 催眠类 玉蒲团之玉女心经

李家哥哥们懂了,不是乐家不接受顺便教曹冰月,而是曹冰月跟不上乐家小娃的学习课程。

乐爸周秋凤回了家,也没研究李春秀娘家亲人会咋想,帮姑娘将一楼和二楼书房的床上用品收拾整齐,有床罩给罩起来防灰尘,也将客房的用品整理整齐,也用床罩将床上的辅盖盖起来。

乐善回到家,上二楼跟师父学学下棋,或看看乐谱,在学习中玩耍,在玩耍中学习。

乐小萝莉送罗班与杜家亲友回到房县,先去三中。

罗班等人吃了喜宴回来,心情非常好,回到三中时,他们觉得他们人少,只拿了十六个菜晚上吃,另一些给杜家亲戚带回杜家分享。

乐小萝莉将杜家亲戚送到去杜家的那条巷道前的道路上,直升机停了几分钟,待杜家亲戚们下去了便赶紧起飞。

他们下午两点多钟从汉市起程回房县,三点多钟抵达,将近四点时分从房县飞往首都,晚上近十一点半抵京。

蓝三将小萝莉送去了晁二爷的别墅,直升机停在别墅区的公共区,他和队长柳队帮扛了一些东西送到晁二爷家别墅的二楼,也没坐下喝茶,匆勿告辞。

仨人出了别墅,兵分三路,柳少先带了一份卤肉回自己家,燕大少去半山别墅,蓝三回驻地。

萧少跟着小团子,愉快地在晁阿福家蹭地盘。

晁老爷子老太太,晁一夫妻晁三夫妻都在昨天就跑晁二家过节,白天接到小团子电话说晚上到,全在二楼等着。

老少爷们等到小团子到了,开开心心地逮着小团子疼爱,至于萧小胖子,都没顾得上他。

萧少跑晁二和博哥身边,兴奋的说乐叔给带了什么回来。

胡叔和方妈将箱笼给打开看了,属于二爷家的份子搬去厨房,给晁大爷三爷的份子放在客厅一角。

喜欢军王猎妻:魔眼小神医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