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书网小说txt免费下载 成年女人免费视频试看465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第五花皱眉。

她倒是听第五川提起过这件事情。

第五月出生后没多久,他们的父母就双双去世了。

卦算者一向寿命短,更不用说第五家因为第五少弦曾经算过嬴子衿的缘故,寿元减少得更快。

第五川也是怕他故去之后,没人照顾最小的第五月,所以专门联系罗家。

娃娃亲也是在那个时候安排的。

只不过这些年因为第五家式微,两家已经没有什么交流了。

第五花几乎忘记了这件事情。

若非罗家主动上门来要求取消姻亲,第五花根本没那个记性专门去记。

但眼下这个时间点来退婚,罗家打得什么注意,不言而喻。

退婚是其次,最重要的是羞辱第五家。

这婚一旦退了,第二天卦算界就会传遍第五家的丑闻。

第五花冷笑:“罗家主是看月月昏迷,所以趁着这个时候落井下石?”

“花小姐此言差矣。”罗休神色平静,“人都是要往高处走的,你们第五家如今在卦算界的地位自己家还看不清吗?”

“试问你们除了川老先生外,还有一人能够撑起第五家吗?”

第五花神情微冷。

卦算这一条路,别说什么努力,也没有什么勤能补拙,看得就是天赋。

也只有天赋。

不得不承认,第五家确实越来越落后了。

“花小姐,我也提了,我们罗家可以把月小姐接进来。”罗休又说,“但是不能拜天地,也不能对拜,更不能记入我罗家的族谱。”

风水世家反而对定亲这样的事情看得极重。

本就处在这个圈子,自然都信因果报应一说。

必须要解除姻亲,破开因果,罗家才能够顺利脱身。

第五花都气笑了,她冷冷:“这件事情事关重大,等我家长辈回来之后,罗家主再来吧。”

她按住门,客气疏离:“我第五家庙小,就不送了。”

罗休眉头一皱。

他看不上第五月,但对第五川这个曾经闻名卦算界的前辈还是很敬重的。

他来退婚也没有告诉罗老爷子,要不然罗老爷子肯定会阻止他。

但罗休看得很清。

第五家对他们实在没有什么用。

“也罢。”罗休说,“那么我们就改天——”

“嘭!”

门直接被关上了,差点把罗休的鼻子给撞歪。

他捂着脸,面色铁青:“这个第五花,这么久了,脾气还这么暴,幸好当初定的人不是她。”

“爸,和他们废话什么?”一旁,一个青年开口,“要我说,就应该直接退了,表哥现在可是卦算界的红人,哪有那个时间陪一个植物人?”

如果是没昏迷之前的第五月,罗家还是很满意的。

“反正这事儿可别给你爷爷说。”罗休沉着脸,“他知道了这事儿才不好办,退婚好说,就怕第五月醒来之后,会给你爷爷告状。”

第五月是无法无天,但耐不住老一辈都喜欢她。

“让她告去。”青年耸了耸肩,“她告状,表哥也不会看上她。”

罗家一行人往外走。

罗休越想越气:“这第五家真小气,我们远道而来,竟然让我们去住酒店。”

风水世家说富贵,家里有很多价值千万上亿的古董。

说贫穷也没错,现钱太少。

西泽提着药材,迎面就看到了罗家这几个穿着很破烂的人。

他随意地看了一眼,很快移开目光。

“爸。”青年停下脚步,“你刚才有没有看见一个外国人?”

西方人就算来帝都逛街,也不会逛到这么偏远的地方吧?

“是看见了。”罗休不以为意,“估计是去第五家算卦吧,可惜国外这些人还停留在以前,不知道现在卦算界是哪一家做主,真是没有眼光。”

青年又回过头。

年轻人身姿高大挺拔,有一头金子般灿烂的短发。

他虽然穿着华国的古式长袍,但却没有任何不协调的地方。

青年皱眉,总觉的那个西方人有些熟悉。

好像在电视上见过。

是谁?

这边。

西泽一进来,就觉察到气氛有些不太对。

他眸光一沉:“怎么了?三等……月小姐她出现了什么不良反应?”

“不是。”第五花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是罗家!”

西泽看着四分五裂的石桌:“……”

他信了。

华国果然人人会功夫。

第五花简单地将先前发生的事情讲述了一遍,冷嗤了声:“他们不想要月月,真以为月月就想嫁给他们,家里那么穷,我们月月才看不上。”

“有道理。”西泽第一次赞同地点了点头,“我看他们穿得挺破烂的,估计家里没有什么金子,都不够骗。”

哪像他这么阔气。

“大哥和三弟陪着爷爷去古武界了,明天才能回来。”第五花推开卧室的门,“退婚这件事情,还是不要让月月知道了。”

西泽微微垂头。

少女躺在床上,安然而静谧。

很乖很巧,完全不像小时候捅马蜂窝下水抓青蛙的那个调皮捣蛋鬼。

手机铃声在这一刻响起。

西泽立刻接起:“老大。”

宝书网小说txt免费下载 成年女人免费视频试看465

“嗯。”嬴子衿的声音略微沙哑,“月月怎

宝书网小说txt免费下载 成年女人免费视频试看465

么样了?”

“生命没有任何危险。”西泽扫了一眼沉睡中的第五月,“就怕到时候会有什么后遗症。”

“我知道了。”嬴子衿微微颔首,“我后天就会启程去帝都,照看好她。”

“当然。”西泽拧眉,又想起先前的罗家,“老大,那什么——

“怎么了?”

“没什么。”西泽顿了顿,很快转移了话题,“我就是想问问,咱们什么时候一起去捞金子?”

这种小事,还是不要打扰嬴子衿了。

他就能够解决。

第五月为了嬴子衿付出那么多,他照顾她也是应该的。

小姑娘,是需要悉心照拂。

十八世纪上旬那会儿,他倒是也去过华国,也和几个风水世家接触过。

可这个罗家,他听都没听过。

什么东西。

听到这句话,女孩声音冷漠:“哦,再见。”

西泽:“……”

他们老大越来越无情了。

西泽收好手机,又起身:“我去煮药。”

第五花摸了摸头。

原本她以为西泽贵为洛朗家族的掌权者,过的怎么也是八十个仆人照顾起居的生活。

最开始她还有些抗拒西泽的到来。

这几天倒是有了新的改观。

看不出这位掌权者不仅能够跟他们爷爷下象棋,还下得了厨房。

**

翌日。

沪城这边。

庭院门口。

凌眠兮悄咪咪地走到后院,探头望了一眼:“现在已经中午十一点半了,阿嬴还没有起来诶。”

嬴子衿一向没有睡懒觉赖床的习惯。

今天很是反常。

但这种反常是因为什么,大家也都懂。

新房的门还紧闭着。

床上。

红色的床帘被撩起。

嬴子衿翻了个身,睡眼朦胧。

长长的眼睫沾染着水汽,更显诱人。

一只手在这时按住她的肩膀,随后移到腰部:“哪里疼?”

嬴子衿的手指轻轻一颤,一把攥住他的手指,眼神凉凉:“Devil,你不要给我按了。”

她感觉他再这么按下去,她今天的出行计划就会失败。

“夭夭,放心。”傅昀深神情自若,“我的自控力很强,你信我。”

嬴子衿:“……我并不怎么信你。”

这一天一夜,他都是用这种话来骗她的。

然后她就没能下床。

“这次是真的了。”傅昀深低头,很轻地吻了吻她的唇,“为了以后,这次要节制。”

嬴子衿转过身,不想理他。

这,还叫节制了?

但傅昀深按摩的技巧的确很好。

再加上他是古武者,熟知人体穴位。

嬴子衿趴在床上,很快又睡了过去。

傅昀深眼睫垂下,抬手揉了揉她的头:“新婚快乐,小朋友。”

历经这么多世,他终于彻底拥她在怀。

几分钟后,傅昀深起身。

他穿好衣服后,走出去。

大厅里不少人都围在一起,见他出来后,都不约而同地噤声了。

但都是一副八卦的眼神。

然而,碍于贤者恶魔的绝对战斗力,也没人敢真的八卦一下。

“兄弟,了不得。”秦灵宴比了个大拇指,“我们都在猜你们今天几点能起来,事实证明,我们都猜错了。”

“我去订餐。”傅昀深瞥了他一眼,“夭夭体力消耗大,需要吃东西,你跟我一起去。”

“订什么餐?打电话直接叫外卖不就行了?”

“那家老店没有外卖。”

秦灵宴认命一般,跟着出去。

西奈也在大厅里坐着,迟疑了一下,还是拨通了诺曼院长的电话号码。

她也没有什么爱好,唯一感兴趣的就只有航空和机械了。

贤者院彻底毁灭,阻止人类科技发展的几位贤者也陨落了。

宇宙航母实验可以顺利进行。

探索宇宙,也是她的梦想。

这个时候,诺曼院长正在设计新的核心动力装置。

有了工程院的加入,实验项目的进度快了不少。

“徒儿,你说你要过来?还让我给你准备好制服?”听西奈这么说,诺曼院长挺纳闷,“你不是现在最喜欢穿小裙子了吗?”

西奈:“……我从来没有说过这种话。”

“胡说。”诺曼院长不乐意了,理科生的严谨让他直接反驳,“你分明说过要送我小裙子,我还有聊天记录呢,不信我翻出来给你看。”

西奈:“……”

事实证明,炼金药物是个害人不浅的东西。

她彻底恢复之后,简直有些不想认那就是她。

诺曼院长也觉察到西奈又变得少言寡语起来,态度也瞬间软了:“徒儿,我错了,你比为师还天才,这种实验项目当然少不了你。”

“为师早就给你准备好应聘书了,你师妹是第一研究员,你是第二。”

“无所谓。”西奈淡淡,“有的玩就可以了。”

她向来不在意这种虚名。

“行行行。”诺曼院长连声答应,“你快到了给我说,我去接你。”

“不用。”西奈打了个哈欠,“我自己能行。”

“也是。”诺曼院长嘀咕一声,“你以前的同学可也说了,你看起来是一座冰山,但炸学院的时候,就是一座火山。”

西奈没言声。

她打开手机,开始订前往G国的机票。

傅昀深和O洲几个国家的总统都交好。

再加上洛朗家族在全球的影响力,所以G国专门给宇宙航母这个实验项目开辟出了一个巨大的实验基地。

因为即便到现在,全球也依然有八成的人不看好这个项目。

以人类目前的科技水平,连另一个宇宙都探寻不到,还想前往?

就算有着Venus集团,业界内也丝毫不看好。

只有G国总统大力支持。

但西奈相信,五年之内,宇宙航母项目必然会成功。

那时会震动整个世界。

三个小时之后,嬴子衿才起床。

“阿嬴。”西奈走上前,微微地笑了笑,“我和我老师联系过了,准备去宇宙航母实验基地那边,我知道,你很累了,这件事情就交给我们吧。”

嬴子衿也没客气,抱了抱她:“好,我让人帮你收拾行李。”

西奈颔首,上楼。

嬴子衿走出去。

华国南方的雪一向很少。

但今年这新的一个月,沪城倒是下了不少次雪。

今早又下了,将草地盖住,铺上了一层银白。

诺顿没有和别人一起打牌,而是在庭院里坐着。

银发上落了雪,他也没拂去。

“你准备去哪儿?”嬴子衿他身后,“还是说,这一世又寂寞了,准备转世?”

她鲜少见诺顿这个样子。

只记得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诺顿就是这样的孤傲冷清。

用那双墨绿色的眼眸冰冷地看着她。

当初的男人,还只是一个少年。

神情漠然,如冰冷的刀锋一般行走。

是一个很倔的人。

“不转了,去炼金界。”诺顿睁开眼睛,侧过头,“好久没去了,处理一些事情。”

嬴子衿凤眼微眯:“我想起来了,你那位老师——”

炼金术最开始的起源固然是贤者魔术师。

同时,他也是地球上第一位炼金术师。

但是O洲这边的炼金术师却跟贤者魔术师无关。

是一群寻求长生不老的人发现了炼金术这种神奇的存在之后,加以研究。

炼金界跟古武界和世界之城的存在很像。

是地球上原本就有的一个独立空间。

这个空间内有着很多炼金材料。

是最早的那批炼金术师误入了这个空间之后定局了下来,之后更名为炼金界。

提起这个称谓,诺顿墨绿色的眼眸也眯起。

他冷冷地笑了一声:“应该还活着,炼金术师的寿命,有可能比古武者还长。”

“好,你去炼金界。”嬴子衿沉吟了一下,“等我忙完其他事情过来找你。”

诺顿那个老师,她也只听他提起过,还没有见过。

但总之,不是一个好东西。

“不用。”诺顿微微阖眸,“我一个人能解决。”

嬴子衿微微点头:“有事尽管找我。”

作为贤者世界,她的能力很大。

但她却不会去干涉世界的运转。

世界万物,自有其变化的道理。

“行,我知道。”诺顿忽然抬起头,勾唇一笑,懒懒地抬了抬下巴,“老大,以后运动的时候,注意腰。”

“……”

毫无例外,诺顿被打了。

虽然这点伤对他来说不算什么。

诺顿重新闭上眼睛,依旧在庭院里坐着。

直到十几分钟后,脚步声再一次响起。

西奈没有什么行李,她出行一向简洁。

拿起一件外衣披在身上之后,就往外走。

走出去后,西奈一眼就看见银色短发的男人坐在花园的长椅上,黑色的耳钉微微反光。

孤寂,冷清。

好像那个会下厨房做饭,又喜欢把她提起来的贤者战车,只是一个假象。

假象过后,他仍然是高高在上的贤者。

若非她因为炼金药物变小了,他们之间不会有任何交集。

西奈裹了裹外衣,接着往外走。

而在路过长椅的时候,手腕却突然被抓住。

力度很大,西奈一时站立不稳。

他坐在雪天中,手却仍然温热,滚烫的温度传了过来。

下一秒,她不受控制地跌入了一个怀抱。

男人的身体,坚硬如冰。

喜欢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