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搜子居同的日子完整 飘雪在线观看视频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人选也便定了下来,众人剥下尸首身上的衣裳穿上,再加上被飞羽刑讯逼供的那个西戎士兵,一支十五人的小队又出现了。

再戴上各自的面具,铁慈心细,把每个人的面具都对应上了。

她觉得这些面具应该也是各人身份的标志之一。

另外,在脱衣服的时候,他还发现每个人身上都有刺青,大部分是形状怪异的动物,刺在不同的地方,比如杨一休对应的那个人,身上刺青在肩膀,是一只三只角的羊。

她对应的这个人,就是最初被她俘虏逼供不成的那个,刺青在手腕,是一只通体白色的豹子。

余游击皱眉道:“刺青怎么办?这好像才是他们日常辨认的重要标记。”

确实,那些刺青都很特殊,颜色花样怪异,没掌握这门技艺的人短期之内是无法模仿的。

铁慈目视丹霜,丹霜便在她那个背包里翻,翻出一个小盒子来,打开,里头是各色颜料,一摞白色的泛着油光的纸,还有小瓶子装的鱼胶,和极细的小笔。

丹霜拈着那些笔,对着那些刺青,在小盘子上调配颜色,再画在白色纸上,再在纸上刷胶。

一系列程序很是精细,众人看着丹霜调配出的颜色越来越接近那些刺青,画图案时甚至保留了旧刺青的陈旧磨砺感,不禁啧啧称奇。

但是画在纸上能有什么用呢?总不能把纸贴在手腕上,风一吹就掉了。

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中,丹霜面无表情地画好了白色豹子的图案,然后将那纸贴在铁慈手腕上,再用火烤热布巾,包在那纸外面。

半刻钟后打开布巾,慢慢揭去那一层纸,铁慈手腕上同样的位置,就留下了一个白色豹子。

众人惊叹,有人便问这是如何做来,铁慈笑道:“这是我一位尊亲,素来爱钻研这些。见着时下女子流行贴花黄翠钿,她觉得麻烦且不好看,便做了这个来。别看着简单,那颜料,那纸,都是失败了无数遍才找出来的最合适材料。这东西能留存最多七天,还得是尽量不要水洗和触摸,好生保护才行。”

有人便笑道:“叶把总这位尊亲一定生财有道。这东西拿出去卖定然好价钱。”

铁慈道:“我这只是试用装,还在修正中呢,将来少不得要赚女人的钱,毕竟女人的钱最好赚。”

众人便哄笑,没家室的表示得好好攒钱,女人玩意太多了。有家室的则摇头叹气心有戚戚。

飞羽悄声道:“莫不又是你师父给你的玩意?你师父到底何方人士?难道是三狂五帝之一?”

铁慈笑道:“谁规定能人必须是三狂五帝之一?山野有遗贤,我师父在江湖上名号不响。”

“说到三狂五帝。”飞羽忽然想起了什么,道,“我好像记得其中曾有一位在这附近隐居。”

铁慈顿时想到了当初影子给她的纸条,她让影子查太后身边那位高人,影子却给了她几个地址,其中就提到了永平。

她在接近永平的海上遇上了归海生夫妻,原以为那便是指永平的高人了,却原来还不是吗?

“是哪位?”

“不清楚。但是我怀疑是那位风沙化身。北地多风沙,这边又接近翰里罕漠。”

那大概就是传说中的风沙之神尘吞天了。又有人称风狂。尘吞天这名字也不知道真假,只知道这人当年常出没在永平至西戎一线,传说中有呼风唤沙,驱动沙暴之能。性情暴烈偏执,禁忌极多,被翰里罕漠附近的土著视为神明,拥有自己的图腾。

很快铁慈就看见一具尸首的后颈位置,有唯一一个人像图腾,人像浑身被风沙盘旋笼罩,隐约只能看见极大的淡灰色的眼眸和浑身若古铜般的肌肤,浑身上下没什么活人气儿。也不知道这像是不是和尘吞天本人长得一样。

希望这次进沙漠,不要遇见这些老怪。

丹霜将刺青一个个画好,给众人自己去贴。轮到飞羽时,那具尸首却怎么也找不到刺青在哪。

那个西戎兵是最高的,也最适合和飞羽对应。丹霜翻了半天,最后目光落在始终没有脱下的亵裤之上。

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飞羽脸色变了。

他猛地站起来,一把拉过正准备贴花黄的田武,道:“胖虎,想吃牛肉干吗?”

胖虎眼神立即亮了。

飞羽的背囊里像个百宝箱,时不时就能摸出什么零嘴来,但那只能是铁慈独享,别人只能干看着流口水。

“那咱们换个人。”飞羽把胖虎拉过去。

胖虎还在懵着,下意识道:“我没那个人高啊,你也没这个胖……”

容溥忽然探头道:“胖虎,你的刺青是什么?”

“是只黑鹰。”胖虎随口问飞羽,“你的刺青是什么?”

飞羽不答,只拽着他,“走,换了给你吃牛肉干。”

胖虎反应过来,双足立定不放松,“不,不换!每个人都是选的和自己身形最接近的尸首来扮的,换了会被拆穿,会影响大局,会被十八瞪的!”

铁慈看一眼那尸首,翻了过来,伸手扒下了那家伙的亵裤。

腰下半截,皮肤之上,一只高昂着脑袋的蝮蛇栩栩如生。

众人:……哈哈哈哈哈。

飞羽盯着那蛇那屁股,大抵很有把这具尸首碎尸万段的意思。

铁慈忍笑安慰他,“也还好了。好歹没在前半部分。”

飞羽想象了一下那蝮蛇刺在前面,脸顿时青了。

丹霜“十分好心”地先画了这只蝮蛇,递给了飞羽。

飞羽想要不接,奈何铁慈看着他。

他最清楚铁慈的德行,日常生活好说话,但是决不允许不顾大局的行为出现。

为此便是有所小小牺牲也是无妨的。

飞羽委委屈屈地拎着那画纸,转到了石堆后头,他一走开,众人就爆发出哄笑,其中戚元思笑得最畅快。

难得看这嚣张的人吃瘪,感觉浑身都舒爽了呢。

铁慈想象了一下,也忍不住一笑,却见飞羽从石堆后探头出来,大声道:“后面我看不到,需要人帮忙!”

余游击便起身。

飞羽看也不看他,道:“叶十八,叶辞!”

余游击便道:“十八,你去。”

他没多想,知道这两人交情好,都是男人,也没什么。

铁慈不动,“游击,别理他,这还挑三拣四起来了?怎么,你为什么不行?嫌你手粗么?”

老余一听,是这个理,都是男人挑什么,一个火头军,还挑剔起游击来了?

他偏头冲飞羽喊,“叶十八没空。咋地,我不行?”

“对,你不行。”

男人最不能听人说不行,余游击顶真起来,“我怎么就不行了!”

“我和叶十八搞断袖,我和你搞么?臭烘烘爷们儿。”飞羽挑眉道,“还是你想替补?那行,看了我就是我的人了,在下面,肯不肯?”

余游击:“……”

铁慈:……每个字都是槽点没法吐!

余游击默然半晌,颤巍巍回头看铁慈,眼神里满满写着“想不到你是这样的叶十八!”

“想不到你是在下面的叶十八!”

“想不到你是做0的叶十八!”

铁慈给这眼神看得堵心。

半晌他唏嘘道:“那叶把总你去吧……”

铁慈只得起身。

她怕再耽搁下去那家伙还能冒出更多惊世骇俗的骚话。

吓到余游击幼小的心灵就不好了。

她走过余游击身边,余游击为难地看着

和搜子居同的日子完整 飘雪在线观看视频

她,几经犹豫,终于还是鼓起勇气道

和搜子居同的日子完整 飘雪在线观看视频

:“叶把总啊……”

铁慈:“嗯?”

“你这么出众的一个人。”余游击语重心长地道,“就算搞断袖了,也不该把自己搞成下面那个,我辈男儿,岂能雌伏他人身下!”

他觉得,叶辞未来前途远大,将来一个将军身处火头军身下,成何体统。

也不利于军心啊。

提醒一下叶辞,现在翻身还来得及。

铁慈转头,正色道:“余游击,你说,一个1,”她怕余游击不懂,还竖起手指比了一下,比得丹霜不忍直视。

“……一个真正的1,会贴个刺青还非得下面那个帮忙吗?!”

喜欢辞天骄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