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漫画登录页面免费漫画入口首页漫画 各种高潮videos抽搐合集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等都警官的车子一到,陆城便跟着他上了警车。

都警官看上去的确年龄稍大,常年高负荷的工作令他显露出了提前衰老的迹象,额前后移的发际线和明显发福的肚子都暴露了他,不过这也从侧面反映出了都警官的经验和资历。

他敦厚的身段在这个关键的时刻带给了陆城可靠的帮助。

幸好有都警官的及时相助,否则,陆城恐怕很难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找到沈然的线索。

只是陆城还没有时间感恩,一路上他都在和都警官交流他们目前所掌握的信息。

包括沈然过去曾经向陆城坦白的那些,他都毫无保留地告诉给了都警官。

现在不是顾及隐私的时候,只有让都警官尽可能多地掌握与沈然相关的信息,才有更大的可能找到他。

现在,只要能找回沈然,陆城愿意做出一切的努力和尝试。

他想起沈然曾经对他说的话,他那些难以言说的过去还有他后来对自己说的那一声谢谢,此时他心如刀绞,还有,自己想要对他说,却未有机会说出口的一些话。

无论如何,一定要把你平安找回来,其他的什么都不重要,什么都不重要了。

陆城在心里不住地说着,他好希望沈然能够听到。

都警官能够感觉到陆城的心焦,他安慰道:“找到了手机信号,说不定他人就在那里,那样我们应该很快就能找到他。”

陆城却依旧皱着眉,半晌轻声道:“但愿。”

终于他们一车人到了定位地点附近,另外还有一个年轻的男警员随行,是都警官的手下,外号叫耗子。

这里是一个修建时间较早的一个小休息站,有一个加油站还有一个小的便利店,外加厕所,其他设施就没有了。一般往南部方向行进的长途车会途径这里。

定位的地点无法做到非常精确,方圆五百米左右都有可能,要搜索起来不算容易。陆城观察了一眼附近的环境,径直朝便利店的女店员走去。

“买什么?”女店员看了一眼陆城,懒懒地问。

陆城直接掏出了自己的警员证,“警察,我问一下,你们这附近有什么其他的商店,或者是建筑么?”

女店员一见是警察,说话都变得紧张了起来:“没有,没有什么其他的,这里经过的都是长途车子。”

“废弃的建筑呢?”

女店员摇了摇头,“没有。”

陆城转头对着都警官道:“再让你们的人确定一下吧。”

“先把这个休息站好好检查一下,不过这一带的确没有其他的什么建筑了。路两边都是树,除了车,也没有什么人从这里经过。”

都警官的意思陆城明白了,能藏活人的地方大概率这附近就这一个地方。

先把这个休息站查看一遍,如果这里面没有人的话,那沈然大概率就不在这里了。

陆城点头答应。

他和都警官同样思路,但是对于找到沈然并未抱有太大的期望,能找到当然好,不过这个地方就这么大点,陆城不认为这里好藏人。

而且,他们查到的是邮件定位,很可能沈然只是经过这里。

当然,路面监控肯定也是要查的。

如果沈然就在此地,还能无声无息地藏好,那恐怕是更糟糕的状况……

这个时候,年轻警员耗子突然喊了一句:“你们看,这是他的手机吗?”

陆城和都警官立刻都向他走去。

只见路边草地里有几块碎裂的手机屏幕和内部的组件,不过这些组件并不完全,看起来还有剩余的部分散落在草地的深处。

都警官或许看不出来,不过那个手机外壳的样式,陆城却一眼就认出来了。

如果不是凑巧有人在这里丢了一个一模一样的手机,那应该就是沈然的手机。

白色的手机外壳……

沈然,在这里吗?

陆城的眼睛都睁大了起来。

都警官赶紧和耗子蹲下地面搜索剩下的手机碎片。

以他们的勘察经验来看,手机是被人踩碎了,或者是用顿物击碎了。

陆城的脑中迅速地做出了推测。

两种可能,一是沈然可能真的就在附近,他本人连同他的手机都被丢弃在草丛和树林的某

歪歪漫画登录页面免费漫画入口首页漫画 各种高潮videos抽搐合集

个地方。二是他的手机被绑他的人毁了,目的是为了不让警察追踪他们的行踪。他的手机被毁,也就意味着带走他的人已经发现了他的手机。

无论是哪种情况都意味着情况很不妙,而且几乎从侧面出印证了陆城的猜测。

沈然是被人带走的,他的处境危险。

都警官也看出了苗头不对,“一会儿我回去汇报一下这个情况。”接着他转头对耗子说道:“手机芯片等会拿回去确认一下是不是沈然的。”

都警官说这些话的时候陆城始终盯着地上那些手机碎片。

这时候他抬起头来问都警官道:“这条路通向哪里?”

……

抽完一支烟,“老板”准备从室外回到那间黑暗的屋子里。

那间关着沈然和沈

歪歪漫画登录页面免费漫画入口首页漫画 各种高潮videos抽搐合集

德清的屋子。

刚才和金磊的电话并不算愉快,他得尽快处理完自己手中的事情。

等他走进屋子的时候,沈德清手中的针管里已经没有液体了。

看样子是将针管里的液体注射完了。

而此时沈然则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一般。

他仍坐在椅子上,只是脑袋低垂着,没有了清醒的意识。

“打完针了?”

沈德清点头,“已经全部处理完了。”

“全部?”老板的声音似乎有些意外。

“嗯。他已经不记得之前的事情,可以把他送回去了。”

老板听罢走到沈然的身边,他抓起沈然的下巴,将他的脸抬起。

阳光透过窗户直射在沈然惨白的面庞上。

“你应该给他喝一点水。”他看沈然的模样似乎快要脱水了。

沈德清没有说话,转身准备去门口拿一瓶他们备用的矿泉水。

只见这时候老板直接用手撑开了沈然的一只眼睛。而沈德清此时的脚步也不由地放缓。

沈然的眼睛没有因为不适而眨眼或是重新紧闭,他的眼睛任由他撑着,没有反抗。

老板对着沈然的眼睛看了许久。

随后满意似地点:“瞳孔散大了,意识也不是很清醒。既然你已经处理过,应该没有问题。”

他又看了几眼沈然,道:“他的眼睛长得像你,还挺好看。”

沈德清没有回应他,继续径直朝门口走去。

他弯腰去拾地上的水瓶,不一会儿身后却传来沈然喉间的喘息声。

声音很轻,他不确定自己有没有听错。

他立刻直起身子,转头看去。

只见老板此时手拿一个尖锐的刀子,直接向着沈然的手臂用力划去。

而此时沈然也皱起眉头,微微睁开了眼睛。

原来刚才听到的沈然的声音是真的。

“你在做什么?”沈德清转身,大声斥问。

然而那个被叫做老板的男人却仍旧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继续用刀片划切着沈然的手臂,手臂上的皮肤被划开了一个不小的口子,血从他的皮肤里流了出来。

沈德清大步走向老板,他想要制止他的动作。

“你做什么!”

此时沈然仍然在沉重地喘息着,没有叫喊,也没有奋力挣扎。

可还没等沈德清走到老板的身边,老板就从兜里掏出一把手枪,枪口直接对准了沈德清。

沈德清停住了脚步,他凝眉望着眼前的男人。

老板声音低沉地说道:“他在流汗。”

沈德清解释道:“这里很热,他一直在流汗。”他的声音依旧沉稳。

可是老板似乎并不理会他的这个解释:“他疼得流汗!”

说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沈德清能听出他声音里压抑的愤怒。

“这个针不会让他完全失去意识,他仍然会有感觉。”沈德清皱着眉继续解释。

“打够了药剂,他就不会感觉疼。”老板眼神冷淡地回应了他。

老板的头发久未修剪,额前的刘海总是挡住眼睛,沈德清却也一眼就能看出他眼神里透出的冷意。

沈然的伤口仍在流血。

沈德清管不了许多,转头朝房间的另一个角落走去,那里放有一个应急药剂箱,里面放有纱布和胶带。

老板也改变了自己的动作,他立刻将手枪调转方向对准沈然。

“停下。”

沈德清立即停下脚步,站在原地,以同样清冷的目光望着他道:“阿玮,放手。”

老板身边,只有沈德清对他称呼名字。

但他并未放手,“你不听话,我立刻毙了他。”

“你想怎么样?”

“你知道我恨人骗我,你也不能。”

沈德清立刻道:“我没有骗你。我一直都在按你说的做。”

“他的记忆没有被清理干净也和你无关么?还有那些回去的人,有几个见过沈然,在警局,之后沈然就一直在追查。”

“这件事我说过,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回事,我提醒过你这件事有风险。”沈德清仍在竭力解释。

“那我问你,为什么沈然见过他们以后就能查到这里?”

沈德清没想到他要问的是这个,一时没有回答。

“我过去没仔细想,现在想来,难道不是因为他们也想起了什么吗?沈医师,你其实知道什么吧?” 

喜欢梦境追凶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