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逃 车厢 (h)by清糖 纯黄情欲小说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吴丽娟正哭的伤心,天空中忽然又落下了一道闪电,再次正中山头,又一棵树冒了烟。

正在哭泣的吴丽娟也是被闪电吓的浑身一哆嗦。

“姐姐,你什么时候来找我呀,你怎么还不来找我呀,我好怕啊……”

就在这个时候,山洞里面传来一个小男孩儿的声音。

那声音有些低沉,又十分的可怜。

吴丽娟再次愣了一下,然后大声哭喊了一句:“弟弟!”

说完,她就要往矿洞里面跳。

幸好旁边的邵怡反应快,一把给她拽了回来。

吴丽娟则是反抗道:“别拉我,我要下去找我弟弟,他在下面藏了四十多年了。”

我对吴丽娟说:“你冷静一点,四十多年过去了,你弟弟变成了什么,你心里应该有数吧,我们先下去,你最后下,跟在我同伴身边,不要自己乱走。”

吴丽娟勉强点了点头。

她眼神中全是迫不及待。

我对邵怡和弓泽狐也是说了一句:“你们一会儿照顾好她,别让她出什么乱子。”

两个人同时点头。

弓泽狐也是在我的授意下,掏出了草绳,将绳子一端绑在外面的一颗小槐树上,接着我们开始分批往下走。

高齊打头,我和蒋苏亚紧跟其后,然后是徐坤、程皑皑,弓泽狐、邵怡陪着吴丽娟最后。

因为下面有下陷的大土堆,所以我们落地都比较的平缓,踩在土堆上也是软乎乎的。

走下土堆我便顺着矿洞往里面走,因为我没有带照明的设备,所以只能掏出自己的手机来照亮。

走了没几步,我们就听到一阵小孩子的叫声在洞里回荡。

“哈哈哈……”

那笑声天真无邪,却又让人头皮发麻。

“哈哈哈……”

随着那笑声像是从山洞的深处传来,我们相互看了一眼,确定人没少之后,便向山洞深处继续进发。

走了一会儿,我们就发现前面三条岔路,我回头问吴丽娟:“这三条都是通往哪里,你还有印象吗?”

吴丽娟摇了摇头。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小孩儿模样的黑影从我们面前一闪而过,然后钻进了最中间的洞里。

不等我们说话,吴丽娟先说了一句:“是我弟弟,是他!”

吴丽娟的话语十分坚决。

我点了点头说:“就算是你弟弟,也已经成了脏东西,你不能贸然靠近,切勿乱动。”

说罢,我对高齊使了一个眼色,他瞬间明白,一边拿着手机照亮,一边就向那个洞口摸了过去。

可高齊刚迈步进洞,他的手腕就被一只黑糊糊的小手给搭在了上面,高齊猛的转头,就发现是一个黑漆漆的小孩的影子,不等高齊有什么动作,那小孩儿猛拽高齊的手腕,高齊体内一股透明的东西就被小孩儿给拽出了体外。

我刹那间愣住了,这是什么东西,能把高齊的魂魄扯出体外?

很快我又发现,那不是高齊的魂魄,高齊身体里的魂魄还在,而且三魂七魄一个不少。

那刚才那小孩儿扯走的是什么呢?

那小黑影扯出透明的东西后,径直把那透明的东西摔在了墙上。

“嘭!”

随着一声闷响,我们所有人耳朵都“嗡”了一声,不由的一阵头晕目眩。

同时我也是对着高齊喊了一句:“高大哥,躲开!”

可高齊却好像是傻掉了一样,纹丝不动。

我赶紧冲上去,试着赶走黑影,可黑影不等我赶他,便径直往山洞的深处跑去了。

我来到高齊旁边,就发现高齊双眼无神,直愣愣地站在那里,不等我说点什么,高齊的双眼忽然恢复了神色,不过此时的神色就显得有些不对劲了。

他的双眸中充满了邪魅,而不再是以前那个忠厚的模样。

我被高齊的眼神吓了一跳,就在这个时候蒋苏亚推了推我的胳膊说:“宗禹,你看墙壁上!”

我转头看起,就发现刚才被那小黑影摔了透明东西的地方赫然有一个人形的壁画,只不过壁画十分的简易,勉强能看出是一个

难逃 车厢 (h)by清糖 纯黄情欲小说

人形来。

这是什么?

诅咒?

可我却感觉墙壁上的画十分的亲切,相比于现在高齊双眼的邪魅,这副壁画更像是高齊了,因为他怎么看都透着一股忠勇。

瞬间,我的脑子闪过一丝灵光,刚才被那小孩儿抽走的,是高齊善良的性格,而现在的高齊,已经变成了一个十足的恶人。

偏偏这个时候,吴丽娟也凑过来看热闹,看着吴丽娟靠近高齊,我就大声说:“离高齊远一点!”

可我话音还未落,高齊一把抓住吴丽娟的手腕,再对着弓泽狐、邵怡连打两拳,将两人逼退。

接着高齊一把将惊呼的吴丽娟抗在肩膀上,便往山洞的里面跑去。

高齊的速度之快,我们连阻止的工夫都没有。

弓泽狐、邵怡想要追,我则是一把将弓泽狐追回来,然后叫住邵怡说道:“不可冒进,这里的祸根胎很厉害!”

说罢,我紧紧盯向了徐坤。

徐坤则是一摊手说:“宗大朝奉,你别看我,我是真的不知道这里的祸根胎等级,我也没有骗你,长眠棺上的确没有显示它的等级。”

我看着徐坤问:“那现在你也看到了,它的等级,你应该有所评估了吧。”

徐坤叹了口气说:“如果我所估不错的话,至少是甲级的祸根胎,甚至可能位列传说中的人、地、天三级中某

难逃 车厢 (h)by清糖 纯黄情欲小说

一级。”

蒋苏亚此时有些糊涂,就问我:“宗禹,怎么回事儿,你认得那东西吗?”

我点了点头说:“认得。”

徐坤也是无奈笑道:“你该不会认为我是故意坑你吧,若是我坑你,大可不必亲自来涉险。”

程皑皑也是在旁边问道:“老大,什么情况,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徐坤就说:“还是听听宗大朝奉讲解吧,他的知识体系可要比我完备的多。”

程皑皑也是问我:“宗大朝奉,那玩意儿到底是什么。”

我往山洞那边看了看,直觉确定高齊和吴丽娟暂时性命无忧后,便说:“有一种专门吃好人,帮助坏人,教唆坏人做坏事的远古凶手,你们可曾听说过?”

程皑皑、蒋苏亚异口同声道:“穷奇!”

我点头说:“没错,就是穷奇。”

“我们遇到的东西就是穷奇祸根胎,这东西会将人体内的善良,优良的品质全部揪出来,然后扔到一边,如此以来,那人便会变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坏人,而且还是一个会受穷奇蛊惑的坏人。”

“比如高齊!”

蒋苏亚连忙问道:“那高大哥的善良还能回到体内吗?”

我摇头说:“我也不知道,或许等我们想办法打败了穷奇祸根胎,会有转机!”

蒋苏亚点了点头,拳头也是攥了起来。

程皑皑问徐坤:“老大,真是穷奇。”

徐坤点头说:“正是!”

程皑皑叹了口气说:“上古凶兽,起码人字级别的祸根胎,相当于仙级了吧,我们不是对手,找救兵吧。”

徐坤看向我说:“宗大朝奉,是你打电话叫荣吉的人来,还是我打电话,找客家的人来呢。”

我不禁犹豫了一下,对付仙级的祸根胎,基本就是找死。

来的人越多,反而越是麻烦,那东西万一把越来越多的人善良拽去了,将那些高手变成了他的傀儡,那岂不是更加的麻烦。

所以我就说:“不求援,就我们几个!”

徐坤笑道:“我现在退出,还来得及吗?”

我说:“你要是想走,就走,我不拦你!”

徐坤又“哈哈”一笑说:“算了,把你带到这里,若是你出个三长两短,出去了,我也是被你老爹追杀的命,倒不如在这里护着你,说不定还能博取你的好感。”

我说:“你想多了。”

程皑皑也是从自己身后的背包里取出一把铜钱剑来,她代替高齊走到了我们队伍的最前面,同时对我说道:“若是我被变成了穷奇的傀儡,不必留手,直接杀了我,我变成了坏人,这里的人,我一个也不想伤害,我能伤害的,就只有我自己。”

我则是对程皑皑说道:“放心好了,我们都不会有事儿的。”

程皑皑问我:“你有对付穷奇的方法。”

我道:“没有,但是我直觉告诉我,我似乎并不是很怕它。”

我们继续往里面走,同时我也对着墙壁上那个简易的人形壁画说了一句:“高大哥等我,我一定救你,帮你恢复原样!”

说罢,我们便继续往里面走。

接下来,我们每一步走的很小心。

为了以防万一,我也是取出一些破灵符给大家随身带着,多多少少应该能起到一些作用。

我们刚走了几步,周围又传来了“哈哈哈”的小孩儿小声,这次的笑声依旧充满了童真。

随着那充满童真的笑声,我让大家带在身上的破灵符,全部“轰轰”的自然起来……

喜欢天字第一當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