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男车车好快的车车有点污 做错一题就往下面插一支笔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能够以一己之力拦下数人围攻,青霞,你之天赋和实力,的确是让人忍不住赞叹欣赏,”瀚澜真人点点头,缓缓开口,他的声音充满了阴柔妩媚的感觉。

“多谢师叔祖夸奖!”青霞仙子恭敬的说道。

“我念你之才能,惜你在圣堂修行近千年岁月之情感,可以饶你一次,对你最近之所作所为既往不咎,”瀚澜真人那双仿佛摄人心魄的桃花眼认真的看着青霞仙子说道。

“只要你不再执迷不悟与那叶天为伍,并甘愿舍弃过往之记忆。”瀚澜真人声音温婉柔和,但话语中的内容却是冰冷异常:“这样,我便可以做主不杀你。”

“师叔祖好意青霞心领,”青霞仙子认真的说道:“但我拒绝!”

听到青霞仙子毫不犹豫的拒绝,瀚澜真人神色没有丝毫的变化,好像实际上他根本不在意青霞仙子到底是否会答应他一样。

“实际上你与‘那件事’并没有牵扯,本可以一直明哲保身。我很好奇,你为什么如今一定要参与进来,哪怕会万劫不复?”瀚澜真人微微皱眉说道,哪怕仅仅只是这个动作,他依然无比好看美丽。

“因为如今我已经确定到底是谁杀死了师尊和左丘师兄,”青霞仙子淡淡的说道。

“他们那是咎由自取!”瀚澜道人语气陡然变冷,同时抬头看了一眼上空中已经和那金色巨龙对轰到一起的叶天:“包括这叶天,是在主动找死而已!”

青霞仙子没有再说话。

“既然如此,我便不再相劝,”瀚澜道人轻轻摇了摇头,抬起了手,对准了青霞仙子遥遥一握。

“哐!”

这一刻,仿佛是下方的整片海洋彻底翻转了过来,发出了沉闷的巨响。

浩浩荡荡的海水翻转之间,挤压得周围空气发出了尖利刺耳的嗡鸣之声。

无数海水蒸腾而起,轰隆隆悬浮至空中,凝聚成了一只千丈巨大的蛟龙头颅。

那蛟龙虽然是海水凝成,看起来有些虚幻,但却诡异的沧桑而古老,同时散发出强烈的威压气息。

随着瀚澜真人的抬手一握,那只蛟龙长大嘴巴剧烈咆哮之间,向着青霞仙子撕咬而来。

青霞仙子素手轻挥,在身周凝聚出数道符篆,那些符篆之上符文繁复玄奥,散发着淡淡的光芒,融于青霞仙子身周的空间之中,将方圆百丈的空间彻底封锁。

这时,那蛟龙重重的咬了下来!

就像是咬破了一个半透明的泡泡。

“咔嚓!”一声。

周围的整片空间都传来了破碎的声音,所有的光线都被扭曲切断,无数道黑色的空间裂缝蔓延。

旁人看去,青霞仙子所在之处,仿佛被笼罩上了一层乱麻,什么都看不清楚。

但紧接着,这一片混乱的空间就被一道突然爆发的耀眼金光充斥,那些扭曲的乱流,黑色的空间裂缝尽数被驱散开来,露出了其中青霞仙子孱弱的重伤身影。

金光爆发的同时,传来一声震人心魄的炸响,在高空中回荡。

青霞仙子顾不得理会自身的伤势,在亿万刺目金光之中抬头仰望。

瀚澜真人正准备继续出手将青霞仙子斩杀,却不得不在此时停了下来,抬头看去。

其余的数名学宫教习在瀚澜真人出现解决青霞的过程中,才开始施展各自的道法,准备向叶天进攻,受到这突然爆发的动静影响,也不得不暂时停了下来。

所有的人都看向了高空。

只见高处有金色的雷霆疯狂扩散开来,就仿佛是狂怒的火焰一般剧烈的起伏弹射,将一个有些模糊的人影包裹在里面。

强大的气息和威压从中扩散开来,让场间的所有人都是忍不住呼吸急促。

“叶天已经渡劫成功了!?”

看到那金龙已经不见了踪影,大家的心中都不约而同的升起了一个疑问。

“怎么会……这么快!”

以瀚澜真人为首的圣堂学宫教习们这是亦是脸色变化,眼中充满了震惊的情绪。

从第一次出所有人意料的主动出击打碎了天劫开始,到第二道,到这第三道天劫,叶天轰碎了巨龙的速度竟然一次比一次快。

按理来说在这样激烈的对轰之中,叶天就算没有被天劫轰杀,气息和状态应该也是要越来越差的。

但实际上却是一次比一次强大!

甚至如今回头看来,叶天好像就是在借助着天劫修行。

怎么可能。

那可是恐怖的天劫,专门为了抹杀而降临的天劫。

人们心中剧烈起伏,充满了惊讶意外的情绪,个个瞪大了眼睛,用各种复杂的神色仰望着金色雷池中的那个身影。

“动手!”还是瀚澜真人反应的速度最快,他轻喝一声,便大手一挥,空中惊天的波浪起伏,径直向着青霞仙子拍去。

其余的学宫教习则是急忙听命各自施展手段轰向高空金色雷池中的叶天。

但已经迟了。

当青霞仙子把瀚澜真人的第一次进攻阻拦下来的时候,叶天知道他的成功,就已经彻底无法逆转。

眼见远处琳琅满目的进攻呼啸而来,但叶天的目光却是一眼透过这些攻击,看到了远处青霞仙子的危机。

在应对众位教习围攻的时候青霞仙子就已经受到了一些伤势,又抗下了实力剩余她的瀚澜真人的一击,青霞仙子已经真正达到了极限。

最关键的是,如果在那一击之后青霞仙子立刻选择退出战局,那还有活下来的机会。

但如今瀚澜真人明显杀心已起,攻势凌厉,以叶天的眼光看来,青霞仙子现在已经不可能靠着她自己的力量逃出瀚澜真人的手掌心。

而以瀚澜真人出手的强度,她几乎是必死无疑。

但叶天当然不可能眼睁睁看着这一幕发生。

骤然间,叶天的身影化作长虹,从天而降,向青霞仙子飞去。

身后那些还在空中缭绕回荡的金色电弧跟在他的身后,拖出了一道长长的金色流光。

金色流光轰然向下,毫不避让的撞在了其余数位学宫教习施展出来的进攻之上。

浓郁的金色光芒膨胀之间,没有一道攻击能够阻拦住叶天所化长虹,甚至于连减缓片刻速度都做不到。

“轰轰轰!”

一连串爆响在天空中回荡,还未来得及扩散,叶天就已经从漫天五彩斑斓的余波之中冲出,来到了青霞仙子的身前!

瀚澜真人所施展出的惊天海蓝将青霞仙气包围,带来强大的威压,让后者根本没有逃脱的余地,只能在原地调动已经很是微弱的仙力想要阻拦。

但一个犹如月光,一个犹如萤火,不管是谁都能看出青霞仙子已经落入死局之中。

但这时,一轮太阳突然从天而降,将那惊天海浪里阻挡!

叶天一拳砸出,恢弘的仙力顷刻充盈,化作千丈巨大的金色拳影一闪即逝,重重的轰在了漫天的巨浪之上!

“轰隆!”

本来在瀚澜真人的控制之下坚硬犹如铁水的海浪在这一拳之威下没有了丝毫抵抗的能力,顷刻间便彻底崩溃,化作了一蓬泛着白色的水花,无力的向着四周抛洒,为下方圣堂的群峰降下了一阵暴雨。

关注着上方战斗的千万圣堂众人们纷纷各自施展手段,将这些雨水阻拦,一时间千万个各色灵力凝聚而成的护罩闪烁,看起来蔚为壮观。

当空中洒落的海水渐熄,人们才撤去了各自的护罩,重新抬头向高空中望去。

一直风云激荡的天空之中,这个时候似乎也迎来了短暂的平静。

远处以瀚澜真人为首,数名往日里高高在上的学宫教习踏空而立,此时他们的脸色都有些阴沉,目光汇聚在典教峰正上方的高空。

那里的青霞仙子正手捏印决,仙力缭绕之间,稳定着体内的伤势。

叶天站在她的前方。

实际上,基本上所有的视线这个时候都在叶天的身上。

他脚踏虚空而立,身上隐隐之间还有淡金色的电弧在轻轻弹射,嗡嗡作响。

头顶正上方,金色的天劫乌云正在缓缓消散,露出更高处的茫茫青天。

所有人的心里都非常清楚,劫云消失,渡劫者依然存活,便意味着一个很简单的事情。

叶天已经渡劫成功!

尤其是现在在叶天的体内,一道恢弘悠远的强大威压存在,震慑着天空,压迫着大地,隐约之间,还有仙力缥缈。

毫无疑问,这是……真仙的气息!

最关键的,此时叶天身上传出的强大威压很清楚的预示着,那不只是真仙初期。

而是真仙后期。

一朝渡劫成功,竟然同时直接连跨两级,达到了真仙后期的修为,这怎么看起来都如同神话一般,让人难以置信。

但众人转念一想,如果这件事情发生在叶天的身上,好像又没有那么让人吃惊,反而有种顺理成章的感觉。

回顾起来,叶天所做出超出想象的事情,实在是太多,如果对其他人来说的正常,恐怕对他来说才是不正常。

此时和人们想的不一样,叶天的心里却是稍稍有些遗憾。

因为他的目标,是通过这最后一道天劫,成功突破到真仙巅峰。

但实际上却并没有成功,只是达到了真仙后期就无法再更进一步。

其实叶天的推测并没有出问题。

是气运。

又是气运的不足限制,让叶天没有成功恢复到曾经的巅峰。

不过能够达到真仙后期,叶天也已经满意。

至于气运的问题,在雪域燕庭城一战,叶天已经知道了如何汇聚气运,也不足为虑,心中遗憾一闪即逝。

有问题阻拦,解决便是。

而此时,在叶天对面的数位学宫教习之中,就属罗柳道人此时眼中的神色最为复杂。

仙道山中传来第一次击杀叶天的命令的时候,其中执行者就是黎洪天和罗柳道人。

当时罗柳道人根本就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翠珠岛一行在她眼里最重要的事情是加固黄泉封印。

后来黎洪天吃瘪,罗柳道人出手,叶天还只是个小小的化神期修士。

接着,几乎就是在罗柳道人眼睁睁的注视之下,叶天一步一步的从化神期达到了返虚期,如今更是摇身一变,已经赫然是真仙后期的强者。

罗柳道人本身也才只是真仙中期,如今竟然已经落后了。

这之间所过的时间实在是太过短暂,二十多年,对于数千年岁月的罗柳道人来说只是弹指一挥。

但就是这么一点点的时间,她就看到了一位真仙后期强者的诞生。

当初因为在斩杀叶天失败而萦绕在心间的那些羞愧和恼怒的情绪早就已经荡然一空。

换个角度来想,叶天展现出来的能力越强,越逆天,别人对罗柳道人的怪罪和指责就越少,对罗柳道人来说,反而是一种开脱。

甚至再看那紫霄道人,都已经死在了叶天的手下,罗柳道人的下场反而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现在看着对面气息强大的叶天,罗柳道人心中甚至连愤怒的情绪都已经无法再生出。

她心里很清楚,在叶天化神修为时她都没有成功奈何得了叶天,而后者在问道期就已经可以斩杀紫霄道人,重伤真仙巅峰的凌云上人。

如今对方已经是货真价实的真仙强者,她在对方的眼里,可以说连做对手的资格都已经没有。

而且严格来说,刚才她和叶天也算是交手过了。

施展的术法轻而易举就被叶天破掉,连将其速度减弱丝毫都没有做到。

事实已经非常明显了。

当然,包括罗柳道人在内,其余在场的数位学宫教习在看到叶天渡劫成功的时候,就知道如今暂时应该是杀不了

男男车车好快的车车有点污 做错一题就往下面插一支笔

叶天了。

他们本来还在计划着如何围攻杀死叶天,这一次是看到叶天突然开始渡劫,才临时起意出手。

既然已经失败,而且叶天的实力再次跃升了一大截,对叶天的围杀,必须进行重新考虑计划。

这一点,叶天也看的出来,所以他现在的神情很是轻松,也没有准备再战。

如果对方还要继续出手,他只需要和青霞仙子返回典教峰,让陶泽打开防御阵法就快可化解。

而且此时的不战,也是为了其他的原因。

“叶天见过诸位学宫教习!”叶天神色平静,向众人行了一礼:“诸位若是不准备再出手,就请散去吧。”

“若是吾等继续出手,你便躲入典教峰?”瀚澜真人看出了叶天的打算,说道。

“是的,”叶天并没有隐瞒的必要,大方承认。

“其实你并没有躲避的理由,你在问道巅峰修为,便可击败那仙道山真仙巅峰修为的凌云上人,如今你已经度过仙劫,直接一跃达到真仙后期,恐怕连我也不是你的对手,”瀚澜真人缓缓说道:“如今你我双方,你才是那个实力占据了上风的存在。相信你也清楚,如果你此时不出手,反而是在给我们机会。”

“瀚澜教习似乎忘了,如今我也是圣堂的教习。”叶天淡淡说道。

“那又如何?”瀚澜真人摇了摇头不以为意的说道。

“一直以来,我都还没有选择自己所在的山峰,”叶天的声音突然放大,场间所有人都清晰可闻:“只是为了准备渡仙劫,我才没有做出决定,实际上,我早已经选好所在山峰!”

瀚澜真人眼中闪过了一丝不解之色,如今所有学宫教习对叶天出手,虽然并没有成功,但其中意味已经非常明显。

这种局面之下,叶天竟然还在看重这种微不足道的事情,的确是有些莫名其妙。

唯一的可能,似乎就是叶天想要确定山峰之后,掌握其所在山峰之上的防御阵法。

想到这里,瀚澜真人薄薄的嘴唇微翘,闪过一丝冷笑。

“我选择,太阳学宫!”

这时,叶天继续开口,一字一句的说道。

听到最后那四个字,瀚澜真人顿时神色一变,眉头微皱。

身旁众位学宫教习的脸上,亦是出现惊讶的神色。

反而是几乎所有圣堂弟子和普通执事们,听到叶天这话的时候并没有露出多少意外的神色,而是觉得理所应当。

一般情况下修为达到问道便可以拥有成为学宫教习的资格,虽然因为学宫教习身份的崇高,和众位教习之间的竞争,如今的学宫教习,基本上修为都在真仙之上。

而叶天如今度过了仙劫,甚至一举达到了真仙后期,想要成为学宫教习,基本上可以说是一个板上钉钉的事情。

况且太阳学宫自从三百年前的学宫教习左丘毅陨落,唯二的两名弟子陶泽和陆文彬离开并且沉寂,如今一直都是空置的状态。

也就是说最近三百年的时间,实际上圣堂只有十一座学宫。

以叶天多年教授弟子,在大家心中的威望,再加上如今强大的修为,若是入住太阳学宫,必然能够重铸这座学宫的荣光,将圣堂十二座学宫正式补全。

这是所有不知道内情的人心中的想法。

但是落在陶泽陆文彬以及青霞仙子这三人耳中,那个尘封的名字,早已经遗忘在圣堂中的学宫,意义就完全不一样了。

叶天接近并研究气运的秘密是为了提升自己的修为。

而这陶泽和陆文彬包括还没有修行望气术的青霞仙子,能够冒着巨大的危险坚持这条路,实际上都是因为对太阳学宫,和曾经在太阳学宫中的人的执念。

他们自己不管是对于气运的了解和深入,还是为了左丘毅报仇,都没有足够的能力。

但叶天有。

所以精确一些来说,这三人和叶天算是合作关系。

他们提供给叶天力所能及的帮助,叶天带着他们达成解开疑团和复仇的心愿。

陆文彬陶泽,左丘毅还有左丘毅的师尊,太阳学宫中一连三代修士触及了气运的秘密,对仙道山来说,太阳学宫已经是一个禁地。

学宫教习的位置尊崇,圣堂中所有问道之上的存在都盯着这个位置,而有一个学宫教习的位置空悬,却从来没有人染指。

就算有,也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打消了这个念头。

其中的原因就在于此。

进入太阳学宫,已经是代表着要触犯那个绝对的禁忌!

喜欢仙宫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