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深火热小花喵 高挑人妻无奈张开腿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周令怀“嗯”了一声:“你的东西,总归是要妥善地收藏好了才是。”

表哥说这话时,唇边吮了笑,宛如一缕清风,乍然就吹皱了一池春水,涟漪在粼粼地水面上,一层一层地散开。

这笑,令虞幼窈心潮微澜,宛如涟漪湖上:“为什么呀?”

为什么?想做了就做了,哪来这么多为什么?周令怀笑容又深了:“大约是,担心有朝一日,你同我翻旧账?”

这跟她想得不一样,虞幼窈呶了嘴儿:“表哥,还怕这个吗?”

在她心里,表哥无所不能,仿佛没有什么是令他惧怕的。

“嗯,怕!”周令怀大大方方地认了,一点也不觉得,这一个“怕”字,好像有点怂,也会折损他的男子气概。

他拉了虞幼窈的手,轻轻地握在手里。

周令怀的手掌很大,将她纤妙的手包裹在掌内,仿佛天然契合:“很怕你,因为这个生我的气,以后就不理我了。”

虞幼窈瞪大了眼睛,实在难以置信:“那、你帮我折一捧杏花枝,我保证以后,就不会因为这事不理你,”既然表哥一直对这件事耿耿于怀,那就扯平吧:“我要树上开得最好看的杏花枝。”

周令怀笑容一深:“好!”

长安推着周令怀到了湖山处,他手指屈弹,便有一粒白子“咻”声射出,“咔嚓”一声音,杏树上一枝,红、粉、白三色花枝,从树上飘落,被周令怀接在手里。

他故计重施,接二连三就折了一捧。

长安推着周令怀返回。

周令怀将杏花枝,递给了虞幼窈:“喜不喜欢?”

虞幼窈连忙捧过了杏花枝,笑得满面欢喜:“喜欢,太喜欢啦,表哥的眼光,肯定是最好的。”

桃花虽艳,却输了杏花天然一段娇娆。

杏花娇娆,却也不如虞幼窈鲜妍明净。

折完了杏花,周令怀换了一道路。

走了几步,虞幼窈就看到青石砖铺的小路两侧,种了两排银薇花,树千奇,而遒劲,形古朴,而高雅。

不到五月,银薇花已经簇拥了绽放枝头,一片烂漫,美不胜收。

美好的光景,令人心情也变得很好,不知不觉,就到了许愿菩提处,虞幼窈站在不远处的凉亭眺望。

凉亭位置偏高,将高大的许愿菩提纳尽眼内。

虞幼窈指着许愿菩提顶端的一条红带,惊呼一声:“表哥你快看,竟然有人的许愿锦能掷这么高!”

周令怀瞧了一眼,但笑不语。

虞幼窈只是好奇:“我听说,心诚则灵,许愿锦掷得越高,就越灵验,也不知道,那条许愿锦的主人,有没有实现愿望。”

周令怀意味深长道:“或许已经实现了。”

虞幼窈点点头:“许愿菩提真的很灵验,我三年前许的愿,也实现了呢。”

周令怀听了这话,就故意问:“你许了什么愿望?之前不告诉我,是担心愿望说出来就不灵验,现在愿望已经实现了,总能告诉我了吧!”

虞幼窈眨了眨眼睛:“你猜?!”

周公怀轻笑出声:“左不过,是身康体健之类的。”

虞幼窈瞪大了眼儿:“你、你是怎么猜到的?”

因为我早就看过了,周令怀笑道:“你说愿望已经实现了,这三年来,我最大的变化,大约就是腿好了,身体也恢复了健康。”

虞幼窈撇了撇嘴:“你都猜到了,还要故意问我。”

周令怀点头:“只是想确认一下。”

“表哥等我,我再去许个愿。”虞幼窈拎着裙儿,就跑出了凉亭。

周令怀没有跟着,见她纤细的身影,如蝶翩跹,轻盈又灵动,宛如这浓浓碧绿间的一抹明亮山光。

春晓买了一条许愿锦。

虞幼窈执笔良久,久到笔尖上的墨滴,落在许愿锦上,她慌忙去补救,写下了愿望:“一愿郎君千岁,二愿妾身常健,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长相见。”

春晓取了一百个铜钱。

虞幼窈一一串到许愿锦上,掂量了一下,皱眉:“不够!”

春晓愣了一下,她记得三年前,小姐许愿时,就穿了一百个铜钱,当时她觉得少了,小姐说却说:“佛家讲究缘份,万事适可而遏止,求的不过心安二字。”

可今儿,同是一百个铜钱许愿,小姐为什么觉得少了?

春晓有些不解,又从荷包里取了一吊钱,拿给了小姐。

铜钱一个一个地串到许愿锦上,直到一吊钱都穿完了,虞幼窈拎着手中有些发沉的许愿锦,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就已经穿了一千个铜板了。

春晓见小姐愣看着手中的许愿锦,直觉小姐心情不太好,小心翼翼地问:“如果不够的话,我……”

“够了!”虞幼窈突然打断了她的话:“就这样吧!”

许愿帛上的铜钱串得越多,抛得就越高,也就越吉利,许下的愿望,才会更容易实现。

三年前,她许愿表哥康健,也只一百个铜钱,不过求了一个心安。

可如今,这串了一吊钱的许愿锦,是因为一百个铜钱太少了,重量也太轻了,担心抛不高,不吉利,更担心愿望不能实现,所以无论多少,也都觉得少了。

到底还是贪求了。

你到底是怎么了?

虞幼窈闭了闭眼睛,再睁开眼睛时,低头瞧了手中的许愿锦,轻踮起了脚尖,又闭上眼睛,随意往树上一抛。

抛完了之后,她睁开了眼睛。

看到了树上飘了很多,相同款的许愿锦,又有枝叶遮挡,她已经找不出,哪一条是她方才抛掷上去的。

虞幼窈有些后悔,就问了春晓:“是我刚才掷上去的是哪一条?”

春晓摇摇头:“奴婢只看到,小姐的许愿锦掷得老高,树缝里有一道光,就刺进了眼里,一时没看清许愿锦

水深火热小花喵 高挑人妻无奈张开腿

到底抛到哪儿去了。”

虞幼窈有些失望,怔怔地看了许愿菩提许久,这才道:“就这样吧,表哥还在等我,回去吧!”

回到凉亭里,时辰也不早了,虞幼窈和周令怀沿路返回了厢房。

请安了之后,虞老夫人转头瞧了虞幼窈:“你表哥要留在厢房用午膳,你下去备膳吧!”

喜欢表哥万福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