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反派强上女主角 陈说美食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原本如火如荼举办的「斗技竞赛」,因中场的‘意外’被暂停,从大部分观众都没离场来看,往届的「斗技竞赛」,应该发生过类似的事。

这就是虚空,看似有多重的绚烂文明,科技发达,超凡繁荣,与之相对。这里信奉的是丛林法则、弱肉强食。

施法者们的席位上,苏晓刚要起身离开,几名施法者就挡住他的去路,为首的是卢恩。

“圣焰药师,你要去哪?”

卢恩笑着开口。

“哦?不称呼我圣焰先生了?”

苏晓看着满脸微笑的卢恩,从对方的态度,其实能看出很多事。

“当然不,看我这张嘴,顺口叫错了称呼……”

卢恩话说到一半,忽然感到胸膛内发闷,这感觉,就像有一只无形的手,死死攥住他的心脏,然后用全力捏。

卢恩

穿越反派强上女主角 陈说美食

虽窒息与疼痛到头皮发炸,可他面不改色,依然微笑着说道:“圣焰先生,这……不好吧。”

以卢恩的聪明程度,自然是知道,这应该是中了什么毒,药师不仅擅长调配增益药剂,调制猛毒,也是大部分药师所擅长的。

“前面带路。”

苏晓仿佛没理解卢恩在暗指什么般,语气如常的开口。

“好。”

卢恩脸上满是冷汗,他啪的一声打了个响指,下一秒,他与身后的两名施法者同僚,还有苏晓,已到了湖畔宿舍的三楼,也就是苏晓暂住的客房门前。

见此,苏晓抛出颗药丸,卢恩接过后,虽心中纠结,但也将其抛到口中,只过了几秒,他就感觉,那捏着他心脏的无形之手消失,心脏不再有快要爆炸的感觉。

苏晓刚进客房,他身后的房门就嘭的一声关上,卢恩三人站在门外,这分明表示,暂不准苏晓离开此地。

房间内,苏晓靠坐在沙发上,可谓是心情舒畅,情况和他预料的很接近,他方才之所以在悄无声息间,对卢恩下毒,是为了表现出圣焰药师该有的强硬态度,圣焰作为被邀请来的贵客,被奥术永恒星怀疑后,一味的退让,反而代表心虚。

值得一提的是,卢恩的确是个聪明人,倘若对方刚才在会场,当众揭穿苏晓对他下毒,那苏晓后续的应对手段就更多。

看似卢恩每天只想着撩妹与修行魔能,其实这家伙是个人精,不仅全程强忍中毒后的剧痛,还客气的把苏晓带到暂住地,只是不准苏晓离开这,并没进行太严密的看守。

卢恩显然是知道,圣焰药师是烫手山药,他卢恩和休格、格林·薇、风王子不同,休格背后有魂大人,再者说,休格的个人能力,也不是他能相比的。

格林·薇则有四领袖之一的瑟菲莉娅撑腰,永恒星上地位在中、底层的施法者们,一致怀疑,格林·薇就是瑟菲莉娅大人的亲女儿。

风王子更不用说,四领袖之一的凛风王是他父亲。

这四人中,卢恩没有天然的靠山,天赋也略逊一筹,但他相比其他三人更会审时度势,更圆滑。

苏晓看向身前桌上的斗兽棋,从棋盘上拿起兽王棋,斗兽棋最有趣的一点是,兽王虽是最强棋子,可其他棋子,却不能靠近到兽王一格内,否则将默认为蔑王,立即从棋盘上移除,也就是自损一枚棋子。

苏晓手中的兽王棋,一下下轻敲棋盘的底中位,他不知道谁发明的斗兽棋,但这种在虚空内流行的棋牌游戏,的确很有趣。

看了眼时间,才下午一点半,时间很宽裕,闲来无事,苏晓激活自己的轮回烙印,开始翻看储存空间内的物品。

一件位于角落处,被深蓝色光芒包裹的物品,吸引了苏晓的注意,这是以前他在白色小镇遇到恶魔铁匠时,对方给自己,当时恶魔铁匠的原话是,这是灭法的东西,只是放在他那存着,现在物归原主。

这东西除了恶魔铁匠和苏晓外,谁碰都会被蓝色电弧电个半死,之前巴哈不知道,贸然碰了下,结果是被蓝色电弧电到昏厥过去。

之前在死寂城,苏晓又遇到恶魔铁匠,询问对方这【???】是什么,得到的答案却是:‘老子怎么知道,我只是帮忙保管,那离死不远的灭法只告诉老子,今后遇到其他灭法,就把这东西给他,要是遇不到,就随心情处置。’

在白色小镇时,苏晓原本认为,恶魔铁匠的意思是时机未到,后来发现是会错了意,那沉默寡言,脾气很臭的强大铁匠,真的就是不清楚而已。

苏晓到现在,都没弄清这是个什么玩意,至于做各种尝试,要是其他物品,他会试试,先代灭法留下的东西,还是算了。

苏晓作为灭法之影,在掌握各类先代灭法开发的能力后,就已知晓这些前辈们的脾气秉性。

苏晓是不想死,才没贸然尝试这东西有何作用,这不是在夸大其词,先代灭法留下的能力虽既实用又强大,但掌握过程多危险,有目共睹,所以先代灭法留下至宝,后世的灭法一个没激活好,从而导致去世,是真的可能发生的,而且概率还不低。

在有可能莫名其妙去世的前提下,苏晓很容易就压

穿越反派强上女主角 陈说美食

下心中对【???】的好奇,他查看现有灵魂钱币,总计52327枚。

地精支票方面的收益,暂时还到不了手,原本是60万额度购买拍品,然后卖了拍品四个人分好处,现在成了50万额度购买拍品,苏晓留下了10万一张的地精支票,作为保险。

对此,凯撒、癞蛤蟆、暴鼠都没意见,反而很赞同,毕竟这三个家伙,对能参与到后续的计划中,都眼冒绿光。

储存空间内一枚徽章引起苏晓的注意,这是他刚拍得不久的【烈阳徽章】,不得不说,他和太阳文明,还真的是挺有因缘。

苏晓拍下【烈阳徽章】,是因为这东西的形状,和他所拥有【烈阳圆盘】正面的凹槽,形状极为接近。

苏晓很快找到整体为圆形,质地像石质,拿起来手感比金属还重的【烈阳圆盘】,并操控【烈阳徽章】,镶在上面。

咔哒一声,【烈阳徽章】完美镶了上去,下一秒,【烈阳圆盘】被唤醒。

【你获得烈阳圆盘(特性待定)。】

【烈阳圆盘】

产地:太阳神国

品质:不朽级(可成长)

类型:辅助装备召唤系装备战斗类装备(根据成长特性而定,二者仅可保存其一)。

装备效果:太阳之力(唯一·被动),此器物吸收足够的太阳焰后,此效果将激活。

已吸收太阳焰:0.319%。

装备效果:烈阳君主(唯一·主动),此器物吸收足够的灼热灵魂后,此效果将激活。

已吸收灼热灵魂:0%。

装备效果:怒阳(唯一·主动),此器物吸收足够的太阳能量后,此效果将激活。

已吸收太阳能量:0%。

提示:以上三种装备效果在激活其一后,其余两种特性将自行隐没,直至持有者死亡后,烈阳圆盘回归于初始阶段,才可重新进行特性抉择。

警告:以上三种选择,一旦确定,将无法以任何形式更改。

评分:1500点(不朽级装备评分为1000~1500点)。

简介:赞美太阳。

出售价格:此物为太阳阵营的代表之物,如你将此物品出售,你的太阳阵营声望将先天-8000点。

……

获得【烈阳圆盘】这么久,苏晓终于知晓这东西的确切属性,之前只知道,能通过吸收太阳焰将其激活,现在看来,没那么简单。

此物作为太阳神国的至宝,其初始品级就是不朽级,并不让人意外,最终能成长到什么级别,暂不清楚。

三种激活方式,对应不同的特性,以太阳焰将其激活,【烈阳圆盘】就是偏辅助装备的特性。

用足够的灼热灵魂将其激活,能让其转变为召唤特性的装备,盲猜是能召唤出烈阳君主,以苏晓的魅力属性,召唤类一概不考虑。

最后的「怒阳」特性,这是三种特性中最好激活的,但那会把【烈阳圆盘】,变成一件还算强,但平庸的装备。

苏晓更偏向特性1,也就是通过足够的太阳焰,将【烈阳圆盘】激活,如此一来,【烈阳圆盘】的适用性就更广泛。

“喵。”

一旁的贝妮轻叫了声,意思是有人来了,转而,房门被推开,四人走进房间内。

为首的是瑟菲莉娅与凛风王,两人身后是格林·薇,以及一名身穿黑色法袍,戴着面巾,很有残忍气息的施法者。

“圣焰,这次你太大意了。”

凛风王说话间,与瑟菲莉娅在苏晓对面落座。

“什么意思?”

苏晓目光略有狐疑的看着斜对面的凛风王,凛风王没说话,一旁的瑟菲莉娅说道:

“陨灭星的罪亚斯全招了,他和魔鬼族的伍德,还有轮回乐园的凯撒、癞蛤蟆、暴鼠,在灭法者·白夜的策划下,一同来袭破坏奥法庆典的举办。”

言罢,瑟菲莉娅把一部终端丢在桌上,苏晓打开后,终端的屏幕上开始播放一段影像。

熊熊燃烧的烈火中,手持斩龙闪的‘灭法者’,站在破碎的尸骸间。

“斗技场的时间武器爆炸,你当时也在场,在这同时,永恒星星轨上的副星「瑟兰」被袭,袭击瑟兰星主城的,就是我们一直在追杀的灭法,他受伤逃脱,但抢走了一件对瑟兰星很重要的东西。”

「瑟兰星」上有三十多个大型城市,人口众多,可以说,那就是删减版的奥术永恒星,只不过人口比奥术永恒星多出很多。

瑟菲莉娅带着几分玩味的继续说道:“好消息是,我们猜到了那灭法的目的,他抢走的瑟兰星·星核是冒牌货,那是块「凝核晶脂」,简单来说,就是颗大威力爆炸物,在那灭法逃出瑟兰星后,我们引爆了那颗「凝核晶脂」,可惜,没把他彻底炸碎,让他还剩小半个躯干和脑袋,逃回了轮回乐园。”

说完这番话,瑟菲莉娅可谓是心情舒畅,行事严肃的她,此时难得的浮现笑颜,之前几次与灭法交锋,她不是死了弟子,就是所派出的人无功而返,这次虽没把灭法炸的尸骨无存,但也让灭法狼狈逃走,险些殒命当场。

听闻瑟菲莉娅此言后,苏晓心中的想法是,等计划结束后,好处分成比例,得给癞蛤蟆多加一成,那家伙戴上先古面具伪装成灭法,险些被炸死,多分一成理所当然。

之前魂大人曾怀疑过,圣焰是灭法者·白夜所伪装,现在的情况是,圣焰在星辰广场·斗技场的同时,‘灭法者’袭击了瑟兰星的主城,魂大人这怀疑,自然不攻自破。

“这次袭击的后续,你们都解决了?”

苏晓神情自然的拿起桌上的点心,掰开后,自己吃了一半,另一半喂给趴在自己腿上的贝妮。

“对,这次的袭击,是灭法者·白夜筹划,他联合了陨灭星的罪亚斯、奥娜,还有魔鬼族的伍德、厄黛儿,以及和他同一乐园阵营的欺诈者·凯撒,裁决者·癞蛤蟆,裁决者·暴鼠。”

说到此处,瑟菲莉娅眉头微皱,似是想起什么让她心中感到不适的事。

见此,凛风王接着瑟菲莉娅的话茬说道:

“罪亚斯被我们生擒,他妻子奥娜逃脱,一同逃脱的,还有魔鬼族的伍德、厄黛儿,不过他们在今后,只能一直逃了。”

凛风王此言并非是威胁,以奥术永恒星的势力,的确会是如此。

正常而言,奥娜的情况还好,逃回陨灭星,防备些就好,伍德、厄黛儿才真的危险,他们将面对奥术永恒星无穷无尽的追杀。

如若真是这种结局,以伍德的行事风格,肯定不会参与本次计划,当明天计划的最后一环开始后,一旦成功,奥术永恒星就没心思追杀奥娜、伍德、厄黛儿。

“那灭法重伤逃回轮回乐园,剩下的三名裁决者,才是我们来找你的原因,他们是你的老朋友。”

凛风王言罢,那名戴着暗红面巾的施法者,打开一个沾满污泥的布袋,从里面倒出各类空药剂瓶。

“那些贼人在战斗和逃亡期间,用的都是你调制的药剂,我们其实都知道,这件事或许和你无关,但,你得给我们个解释。”

瑟菲莉娅以还算缓和的语气开口,但千万别被这语气骗了,此时只要有一丁点破绽,这些施法者会立即翻脸。

其实在瑟菲莉娅、凛风王等领袖看来,圣焰药师比预估中的更难对付。

首先是苏晓在刚来奥术永恒星的第一天,就联合了药师公会的老一辈药师们。

这是其一,其二是苏晓从奥术永恒星手中,揽下了「死灵之书」,换句话来讲,要是现在除掉圣焰药师,等于重迎「死灵之书」,对此,施法者们肯定会慎重考虑。

有以上两种因素,奥术永恒星对现在伪装成圣焰药师的苏晓出手,会慎之又慎,这不单关乎奥术永恒星在药师公会的声誉,也关系到「死灵之书」。

其三是,从苏晓以圣焰药师的身份到了奥术永恒星后,他别说与罪亚斯、奥娜、伍德、厄黛儿等人接触,他与这几人,连话都没说过半句,期间与罪亚斯、伍德的密谈,都是在小队频道内进行,这点不用担心被奥术永恒星察觉到。

不过苏晓以圣焰药师的身份,和凯撒三人接触过,而且双方还一同参加的拍卖会,以及一同用餐等,这也是瑟菲莉娅找来的原因。

“我听懂了,你们的意思是,我和那灭法是一伙的?”

苏晓说话间,又拿起块点心喂趴在自己腿上的贝妮,贝妮的小眼神有点‘绝望’,那意思是:‘你说话就说话,别一直喂我呀,我都快吃了五盘点心,真的吃不下了。’

“圣焰,你的行为,很难让我们不往这点想,当然,如果你愿意表现出足够的诚意,我们还是可以考虑重新相信……”

瑟菲莉娅的话还没说完,苏晓就打断道:“等会。”

这种关头被打断,瑟菲莉娅纤眉微皱,她不认为,到了这种局面,圣焰还能翻起什么风浪,后续最好的应对方式,只能是以低姿态加入奥术永恒星。

“首先,谁告诉你们,那三名地精是我的老朋友?”

“这是你亲口承认的。”

“哦,对,但是谁把他们三个带到我这的?”

“这个嘛。”

瑟菲莉娅看向一旁的凛风王,那三名伪装成地精的家伙,与圣焰关系甚密是肯定的,至于双方是怎么见面,这倒是没去问,也没必要询问。

“是你们永恒星上黎光庄园的管事,把那三名地精带到我这,这点,你的弟子格林·薇亲眼目睹。”

苏晓的这话,让瑟菲莉娅心中咯噔一声,当即感觉情况不对,她看向自己的弟子,让对方实话实说。

“额~,好像是吧,嗯,对,那天晚上我在。”

格林·薇刚开始还回忆的不清楚,毕竟这种无关紧要的事,没人会刻意去记。

“也就是说,是你们黎光庄园的管事,把那三名地精带到我这,你们奥术永恒星和地精商会联络过,确认了那三名地精分别是地精公司股东·卡马,还有他的两名助理,关于你所说的老朋友,我所有可能的客户,都是老朋友。”

苏晓的话,把凛风王听的也心中倍感不妙。

“我再换个角度来说,就是那三名裁决者骗过了你们的验查,然后你们奥术永恒星的管事,以你们奥术永恒星的公信力,把他们介绍给我,最后他们出了问题,应该由我负责?”

苏晓这话,让瑟菲莉娅与凛风王对视一眼,更后面的格林·薇,听的都感觉心虚,那名戴着暗红面巾,气息冷酷的施法者,外放的气息也没那么冷酷了,正所谓,理亏气势弱三分。

“这件事就算你们不提,我也得去找你们。”

苏晓说话间,取出一张面额为10万的地精支票。

“那三名地精,一共在我这购买了94500枚灵魂钱币的各类药剂,哦,对了,就是你们拿来的这些空瓶,只不过,里面我精心调制的药剂,已经被使用掉,更奇妙的是,因为这张支票,是张填好、没任何问题的大额地精支票,所以在他们付了这张支票后,我还要找零给他们5500灵魂钱币。”

苏晓说到这时,拿起块糕点喂贝妮。

“圣焰,对于你的遭遇,我……”

凛风王话到一半停止,他这句话要是说出来,苏晓下一句肯定是,既然这样,那这支票报销你们一下。

“瑟菲莉娅,黎光庄园那边都是你手下的人,这事你来解决吧,我还有点急事,告辞。”

凛风王带上那名戴着暗红面巾的施法者,快步离开,他没笑出声,其实都是给瑟菲莉娅面子,毕竟,瑟菲莉娅这次来兴师问罪,属实是丢人丢大了。

只不过,因瑟菲莉娅的心情比较好,没太在意此事。

其实不仅瑟菲莉娅心情好,其他三名奥术永恒星的领袖,以及一众施法者高层们,心情都非常不错。

在这次奥法庆典开始前,所有奥术永恒星的高层,都在担心一点,就是灭法者会不会袭来,从而大肆破坏庆典。

为此,奥术永恒星的守备力量看似松散,其实戒备森严,而在今天,灭法者的袭击终于来了,那是足以波及整个「星辰广场」,让所有施法者都付出惨痛代价的时间沙漏。

只不过,在绝对的强大之下,哪怕是已引爆的时间沙漏,也被至高之人单手捏成「时间晶化物」。

计算损失的话,总计有几十名贵客,被时间尘光所照耀到,而羽族天才·羽璃,以及灵魂派系的艾尔奇,直接被时间尘光笼罩,造成了不可逆的损伤。

其中的羽族天才·羽璃,更是在几分钟后就衰老而死,对此,奥术永恒星的高层们不太在意,这件事,他们并不准备给羽族任何交代。

也就是说,奥术永恒星在此事中,真正的损失是名灵魂派系成员·艾尔奇,以及死了些瑟兰星上的守卫,外加消耗一颗「凝核晶脂」。

如此算下来,奥术永恒星的损失,完全在可接受范围内,至于颜面上的,奥法庆典只是暂停了几小时,斗技场修复好后,庆典继续召开。

不仅如此,这次施法者们之所以没暂停奥法庆典,不仅是因为他们作为霸主势力的傲气,在斗技竞赛之后,就是多方密探,那是对虚空各处地盘的重新洗牌。

在这个环节,奥术永恒星的高层们,准备来一次前所未有的大动作,正因如此,这次的奥法庆典才不能停。

眼下的情况是,灭法者惨败逃脱,同伙不是亡命逃跑中,就是被生擒,可以说是被彻底击垮。

这让奥术永恒星的施法者们,一阵神清气爽,这种把本次奥法庆典隐患解决的感觉,让他们发自内心的愉快,到现在,他们才开始真正享受本次的庆典。

苏晓发现,今晚楼下的湖畔餐厅,都比以往多了不少人,显然是藏身于暗处警备的施法者们,都适当解除戒备,这么多天,他们终于吃上一顿正经午餐,虽说现在都快下午两点。

灭法者惨败,让奥术永恒星的气氛逐渐轻松惬意,这正是苏晓想要看到的,也是他之前各类计划,所要营造出的气氛。

施法者们从来都不是只有强大战力,脑子不灵活的蠢人,之前时间沙漏爆炸后,施法者们所展现出的行动力与判断力,完全有能力硬顶着自己所布设的真正杀手锏。

但现在,紧绷了这么多天的施法者们,终于开始放松,他们当然要放松,他们把灭法者打的狼狈逃窜,濒死着逃回轮回乐园,此等前提下,凭什么不让他们放松一下?

“瑟菲莉娅,恭喜你们胜了,这张地精支票,我就当买个教训。”

苏晓说话间,将手中价值10万的地精支票撕碎,这让对面的瑟菲莉娅心情有点复杂,如果圣焰和她勾心斗角,她不会手软,可对方现在这般有诚意,哪有伸手打笑脸人的。

“不过,你们奥术永恒星的声誉,真的无所谓吗?”

“你这话什么意思?”

“时间沙漏爆炸时,我也在现场,在观众席最前排,最少有50多名你们邀请的贵客,被时间尘光照耀到,被时间尘光笼罩后,损伤不可逆,但被照耀到,我还是有办法的,别这么看我,今天那沙漏叫时间沙漏,是轮回乐园的独有爆炸物之一,那还是一年前,有个冒险团找上我,他们就是被时间沙漏炸了,就像我说的那样,被时间尘光照耀到,可以治疗,但被笼罩,就没办法。”

苏晓并不担心这番话,会引起瑟菲莉娅等人的怀疑,毕竟一切都铺垫好,他说话间,又拿起快糕点。

“喵!”

贝妮叫了声,发现贝妮吃饱,苏晓才自己吃了块,这糕点的味道,意外的美味,想来是那名与夏厨艺相近的厨师所烘焙。

瑟菲莉娅没第一时间答复,她算是知道,为何苏晓撕掉价值10万的地精支票,原来是在这等着。

“永恒星的声誉,不重要?”

“当然重要,开价吧。”

“治疗方式很简单,那是种没被命名的药剂,你们出材料,我负责调配,如果你们材料筹集的够快,傍晚六点前,总计52瓶药剂全能调制好,每瓶我要6000灵魂钱币的费用。”

苏晓开价不低,52瓶就是312000枚灵魂钱币。

“还有那些「时间晶化物」要保存好,别直接触碰,我调配药剂时,需要用到。”

苏晓开始写材料清单,当瑟菲莉娅接过清单时,上面写着的127枚灵魂晶核,最先吸引她的视线,她问道:

“调配药剂需要灵魂晶核?”

“不需要,这是我中饱私囊。”

“你……”

瑟菲莉娅被怼的心中有些火起,但最终没选择多说什么,她算是发现,这圣焰药师的来路虽没问题,看上去懒散、待人和善,实则既腹黑又能怼人。

“其实如果你们奥术永恒星足够不要脸,不出这笔费用也没什么,最多是得罪那些贵客和他们身后的势力。”

“材料和调配费用,我会派人送来。”

言罢,瑟菲莉娅离开,她不想继续和苏晓交涉了,因为她怕自己忍不住,气得突然拍死这药师。

一小时不到,瑟菲莉娅手下的人,送来各种材料,总计十几块「时间晶化物」,被送来了八块,剩余的,说要用光这些才会送来。

灵魂晶核倒是全都送来,想必那边也知道,苏晓是在以此止损,无论怎么看,这都是因之前地精支票的不快,要狠赚一笔资源,换种角度来看,这也是准备在奥术永恒星久留,否则这种行为,会彻底得罪奥术永恒星。

当晚六点,苏晓按照约定,调配出了总计52瓶中和型药剂,这其实是早就计划好的,相比以【时间沙漏】,对付奥术永恒星的年轻一辈,从敌人手中获得一大笔资源提升自己,才能更好的对付奥术永恒星。

一名施法者准时来取药剂,只不过,对方拿出的是张价值30万灵魂钱币的公证卡。

【你获得300000枚灵魂钱币公证卡(产地:虚空之树)。】

还差1万多灵魂钱币,这应该是准备确定药剂有效,且没有副作用后,才会支付。

夜幕悄然降临,当晚八点多,一枚枚绚丽的魔能礼花升空而起,转而炸开,相比之前,今晚的奥术永恒星要更热闹几分,也终于有了庆典的气氛。

苏晓作为刀术宗师,他对自己的感知能力,还是比较有信心的,此刻他感觉到,那偶尔出现,若有若无的窥探感,终于彻底消失。

苏晓很早就睡下,从晚九点,休息到次日的清早五点半,当他洗漱一番,吃了个早餐后,已是六点多。

从储存空间内取出一个类似圆形锁盘的器物,苏晓将其贴在墙面上,这面墙的另外一边,就是幸运女神的居所,这器物的作用很简单,可放出一种指向性结界,例如将隔壁房间笼罩住。

换作是之前,这种行为,肯定会被施法者们第一时间察觉到,可今天不同了,今天大部分施法者们,都在享受着庆典,没人会关注这湖畔宿舍。

苏晓让贝妮操控结界放出装置,他本人则出了房间,关好门后,来到隔壁的房门前。

咚咚咚~

苏晓敲响房门,里面没动静,但他确定,幸运女神就在里面。

咚咚咚~

“谁啊?”

幸运女神的声音从门内传来。

“圣焰。”

“有什么事?”

“我听说那灭法的消息了。”

苏晓此言一出,房门立即打开,他顺势走进房间内,不等幸运女神开口,反手按上房门,房门砰的一声关闭,隔壁早就准备好的贝妮,激活结界放出装置。

房间内的墙面上,以极快速度攀上结界,还有点懵的幸运女神,当即感到不妙。

“等……”

嘭!

幸运女神瞬间失去平衡感,躺倒在地,并感觉到,有一只手按上她的嘴,脖颈被利刃抵住。

幸运女神的双眼瞪大,她盯着苏晓,不理解为何作为药师的圣焰,竟有这等手段,她当即准备以自己的能力,强行改变敌人运势,让其倒霉到大晴天遭雷劈,可就在这一瞬间,她发现,自己竟无法大幅度改变对方的运势,这感觉她有些熟悉,好像是灭法才有的情况。

在这一瞬间,幸运女神瞪大了眼睛,她好像知道圣焰药师的真正身份了,这是灭法,灭法之影·白夜。

这让幸运女神眼角逐渐浮现泪花,想到自己和灭法者当了这么多天的邻居,幸运女神脑中一阵眩晕,她感觉,她这应该是本世纪,最新奇的作死姿势了。

喜欢轮回乐园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