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中文字幕免费一 秘密教学第70集免费阅读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秦昭知道萧策忙的正事是江南水患的大事,她忙摇头:“妾身要回望月居了,和殿下不同路,要不殿下先回,妾身坐一会儿再走。”

她的个人事情,怎么敌得过江南那些受苦受灾的老百姓?

萧策摸摸她的头,理智还是战胜了情感:“孤会交待太医好好帮你诊断……”

“没必要了,不是有宝瓶在吗?宝瓶时刻可以为妾身诊脉。殿下放心,妾身懂得保护自己,殿下慢走。”秦昭给萧策一朵欢快的笑容。

萧策走了几步,又回头看她一眼,便离开了望春阁。

走出望春阁后,他的心思还牵系于秦昭。

他从来不是感情用事之人,但方才那一刻,他却想陪在秦昭身边,什么事都不管。

但他也知道,他不能这般任性。

念素看出萧策的心不在焉,以为他在担心秦昭的身子,便说道:“秦良娣有梁太医看诊,应该不会有事,殿下勿念。”

萧策没接话,沉浸在自己的思绪当中。

念素便又道:“殿下可是在想王良媛为何要对秦良娣下毒?”

萧策闻言看向念素:“你对此有何看法?”

“奴婢以为王良媛的话有道理。王良媛再愚钝,也不可能在望春阁下毒,此事定有什么误会。至于真相如何,相信很快便会水落石出。”念素道出自己的见解。

若真不是王良媛,又有谁能神通广大到把手伸进望春阁,并且王良媛的手对秦良娣下毒?

“无论如何都要还秦昭一个公道才是。”萧策定了定神,他看向念素:“你心思细腻,此事你去跟进。若查出真相,第一时间向孤汇报。”

“是,殿下,奴婢一定会尽快查明真相!”念素脆声应是。

萧策往议事厅而去。

他进议事厅的瞬间,第一时间看到的就是赵钰的脸。以往倒是不觉着什么,而今看赵钰的这张脸,竟让他有些不顺眼。

赵钰和闻崇见萧策回来了,齐齐迎上前。

赵钰还敏感地觉得萧策的视线定格在自己脸上,他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以为自己办的差事让太子殿下不满,但他也不能直接问。

不只是赵钰发现萧策的不对劲,就连闻崇和罗砚也发现太子殿下一直盯着赵钰看,似乎是想在赵钰脸上看出一个洞。

最后还是萧策发现自己的失态。

他从来都是公私分明之人,哪能因为过往之事苛责赵钰?

一个时辰后,前往江南治水患的人选终于确定,赵钰态度坚决,而且很有信心能办好此次差事。

京都是他的伤心地,最近发生了很多事,他不想再儿女情长,而是希望把精力放在建功立业上。

此次江南之行,正好可以让他远离京都这个伤心地。离开京都,也能让他思考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

送赵钰出东宫时,萧策还特意叮嘱了一回:“你的办差能力孤放心。只是此次水患不同于以往,灾情严重,老百姓流离失所,你务必以百姓为重,不可有任何私心。再有,江南那边的情况也比较复杂,凡事着情而定,不可莽撞。若有不能决断之事,定要第一时间往宫中递消息,孤会派人助你。”

“殿下请放心,臣一定办好此事,不负殿下所望,殿下请止步。”赵钰朝萧策拱手,便头也不回地走远。

那厢念素回主殿忙了一回,想起萧策交待的事,便去往司刑一趟。

司刑典刑官见到念素,亲自出门迎接。

念素道明来意:“王良媛交待了么?”

典刑官如实作答:“王良媛称不是她下的毒,望春阁的奴才也称不知情,我重点审问了紫鸳,紫鸳坚称自己没下毒。”

王良媛是太子殿下的良媛,他不能动太重的刑罚,而且不能在王良媛身上留下伤痕,只能找宫中的嬷嬷动用后宫私刑,希望能撬开王良媛的嘴。

王良媛却是个硬朗的,至今也不承认是她下的毒。

“那王良媛可有说其它?”念素又问。

典刑官想了想,而后回答:“倒是说了一句其中另有隐情,但那之后我再查问,王良媛又不愿意多说。”

念素眉心微拧:“你带我去看看王良媛,我去盘问。”

典刑官便在前面带路。

念素看到王良媛的时候,王良媛不知在想什么,表情有些阴郁,这是念素不熟悉的王良媛。

上回和王良媛搭话,是在望月居,那时王良媛还不时拿她来打趣。

似乎是不曾料到她会过来,王良媛看到她的瞬间,表情变化多端,最后似想到了什么,王良媛突然间就平静了下来。

“奴婢奉太子殿下的命令彻查此事。良媛若有什么话,可以对奴婢说。”念素道明自己的来意。

“太子殿下为人公允,你是太子殿下身边的近侍,我本不该防你。但是……”王良媛作为难状。

刚开始见到念素,她感觉自己很狼狈,但那一瞬间的情绪过后,她突然明白念素就是她翻身的机会。

只因为,念素心悦太子殿下。

既然念素心悦殿下,又怎会错过这个把秦昭掰倒的机会?

果真是老天爷都在帮她。

秦昭确实好算计,但是秦昭算漏了一个念素,这一回,她要让秦昭和太子殿下反目成仇!

“奴婢说了,奴婢是奉太子殿下彻查此事,定会禀公处理,还原事实真相。良媛若什么都不说,奴婢也没办法查清原委。”念素正色道。

殿下信任她,才把这事交给她来彻查,她当然希望能好好表现。

“这……”王良媛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嗫嚅道:“可是我手上没证据。我知道,这是有心人设的局,为的就是陷害我,而所有的证据都指向我。其实刚好相反,秦姐姐并不是受害者,我才是……”

似乎察觉自己说漏了嘴,王良媛突然闭了嘴。

“秦良娣不是受害者?此话何解?”念素抓住这个问题的重点。

“毒并非我下的,更不是紫鸳下的毒,既如此,紫鸳手上怎会有毒呢?但我分明记得,当时秦姐姐握住了紫鸳的手。我思来想去,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

喜欢和离后,我被太子娇养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