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是我难言的痛全文免费阅读小说 免费快喵新版官网入口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等到那个狗头飞近之后,罗伦才看清对方后面还有一具巨龙的身躯。

但那种感觉反而更别扭了。

一头巨龙,装了个狗的脑袋。

这是什么缝合怪??

罗伦一脸的问号。

西姆翱翔于天空之中,肆意飞行。

目光看到下方无数居民在仰望着他时,内心的骄傲膨胀到了极致。

看见了吗?

所有人都在仰视伟大的西姆酋长!

我,是真正的龙血后裔,是无敌的强大存在!

哈哈哈。

太爽了!!

内心决定,以后每天都要在辉月之城上空飞上三五圈,让辉月之城的居民清晰的感受他的强大!

带着满腔的自豪和骄傲,西姆径直飞入了城主庄园,降落在了前院宽阔的草坪上。

片刻之后,罗伦带着极为精彩的表情走出大门。

看着面前的西姆,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说啥了。

想要夸夸对方......但能忍住笑已经很不容易了。

闪烁着金属光泽的龙躯充满了力量感,让人有着强烈的视觉冲击。

让人不得不感慨巨龙这种生命的强大。

可这所有的一切都被那个滑稽的狗头给破坏了。

不看头颅,能让人惊叹。

看头颅,能让人捧腹。

这家伙,现在算是什么生命呢?

狗头龙??

西姆看着罗伦久久没有开口,顿时有些按耐不住了,他还等着对方夸他呢。

高高昂起头,骄傲至极的迈步上前。

“主人,伟大的西姆酋长已经蜕变成为了高贵的巨龙!”

“从今天起,辉月之城,将迎来一位强大的存在!”

“为我骄傲吧,为我欢呼吧!”

罗伦嘴角一抽。

“你蜕变成功了?”

西姆傲气的昂起头。

“主人,难道您没感应到我那磅礴如流星坠落的龙威吗?!”

“没有。”

西姆脸色一僵,满脸不服气的昂起头。

身上骤然泛起了淡金色的血脉之力。

肌肉开始抖动,全身上下都在使劲。

呃......啊!!

咬牙切齿问。

“现在呢!”

“没有”

西姆脸色又是一僵,“我都这么用力了,您还没感受到?”

看着罗伦了无生趣的表情,顿时悻悻的收敛了血脉之力,嘟囔道。

“主人,一定是你的力量太强了,忽略了我的龙威!”

随后立刻就恢复了亢奋状态。

“除了您,那些渺小的虫子都将在我的威严之下颤栗!哈哈哈,西姆酋长才是最强大的!”

罗伦哭笑不得,也懒得再跟这个二货多嘴。

直接开启了真实之眼。

西姆·利爪

等级:黄金初级

血脉:龙血狗头人(B+级)血脉天赋:恶龙咆哮(B级)能发出一股渗入灵魂的咆哮,大幅度降低敌人士气,对于血脉D级之下的生命将会造成恐惧效果,全属性减少20%。

巨龙形态(B+级)转化成为非完全体巨龙状态,防御力增加500%,力量增加500%,体型增加500%,持续时间5个小时,冷却时间1天。

法术:火球术(二环法术)大火球术(三环法术)烈焰焚烧(三环法术)嗜血奇术(三环法术)

忠诚:95

羁绊:龙血法师,施展普通法术时,法术威力增加20%,施展龙语魔法,法术威力增加40%。

评价:从血脉中掌握了强大的法术的狗头人,因为龙血的净化,法术威力获得了提升。

罗伦看着西姆的属性若有所思。

新的血脉天赋,新的羁绊,而且还有个不完全体的巨龙形态......

这家伙还真是有点东西啊。

别管是狗头龙还是什么逗比,能从一个狗头人蜕变到这种程度,着实让人惊叹。

而且对方的法术列表上,也多出了两个三环法术【大火球术】【烈焰焚烧】,比之前只能干巴巴使用火球术和嗜血奇术的尴尬,也算有了不错的进步。

“西姆,晋升到黄金之后,你对魔力的掌控是否有了提高?”

西姆立刻昂起头,自信道。

“主人,伟大的巨龙自然不是之前的狗头人能比的!”

罗伦一脸黑线,一天就能变身5个小时,装啥呢装?

没好气道。

“造纸厂需要一个施法者协助研究魔法纸张,现在立刻去找造纸厂厂长汤米报道。”

说完恶狠狠的瞪了这个家伙一眼。

“记住,但凡我听到汤米说你工作不配合,龙皮给你扒了!”

西姆看了自己一身漂亮的鳞片,顿时打了个冷颤,贱兮兮的俯首赔笑。

“主人,西姆怎么会不听您的命令呢?!我立刻就去,立刻就去!”

说完猛的扇动翅膀,刷刷几下就飞上了天空......

一物降一物,罗伦在这个狗头人心中具有极大的威慑力,当初西姆还没臣服的时候,可是被罗伦提着长剑刺穿过手掌,那种恐惧至今还残留在心里......

罗伦哭笑不得,也懒得再理会这个二货。

不过这家伙能在血色之日到来之前达到黄金级,也算不错了,算是为辉月之城多增添了一份力量。

——

德克尔城。

雄鹿家族。

在装修古典的书房内。

穿着一套紫色的流苏束腰长裙,气质雍容华贵的雄鹿家族长女伊丽维丝坐在书桌后方,翻阅着桌面上厚厚的文件。

安静的书房内只有书页被翻动的清脆声音。

伊丽维丝精致的眉头微蹙,似乎对文件的内容有些不满意。

就在此时,砰砰~一阵敲门声响起,打断了她的思绪之后。

女孩微微抬起头,眼神升起了几分不悦。

“进。”

咿呀~

房门被推开,一头金发的恩利·雄鹿进入屋内,这位雄鹿家族的继承人脸色有些凝重,脚步也格外急促。

伊丽维丝看着进屋的恩利,冷声道。

“恩利,在工作时间打扰我,你应该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进来的也就是她的弟弟,要不然,她会让对方知道什么叫规矩。

往日里对自己姐姐格外惧怕的恩利·雄鹿此刻却没有在意这句话,声音压低了几分。

“姐姐,我们或许有麻烦了......”

“麻烦?”伊丽维丝眉头一挑。

“说说。”

“无尽荒原之上的兽人正在集结,已经形成了数十万的规模,他们似乎要有什么大动作了。

甚至那些兽人的军队已经堵住了我们进入山脉的道路。”

“兽人正在集结?”伊丽维丝眼神一凝。

“你确定消息无误?”

恩利笃定的点头。

“这是狮鹫军团率先探查到的情报,城主已经对此做出了批示。

而且我们的密探也传回了同样的消息,绝对不会有问题。”

伊丽维丝陷入了沉思。

“血色之日马上就要到来,在这个关键的时间节点,兽人想要做什么?”

无尽荒原之上,除了数不尽的魔兽之外,就数兽人的势力最为庞大。

但因为兽人是以部落的形式存在,没有领头的王,所以十分散乱,甚至相互之间还会发生剧烈的战斗。

一盘散沙。

所以这就导致了数量最多的兽人,反而在无尽荒原之上被人类、蜥蜴人、地牢族,甚至迷雾山脉之中的矮人,精灵压着打。

恩利摇头,“暂时还无法确定,但是兽人的动作极为反常,必定在谋划着某些惊天的动作......”

伊丽维丝凝声道。

“德克尔城紧邻无尽荒原,兽人一旦有什么动作,首先被影响的必是我们。

密切关注兽人的动向,最好能查探出是那些兽人部落主导的这次异动......”

恩利点点头,陷入了思索。

两人心中有事,都没再开口,一时间,屋内陷入了沉默。

过了许久之后,恩利似乎想到了什么,有些疑惑道。

“姐姐,罗伦阁下从月初到现在,一直没有从无尽荒原上返回......会不会有什么意外?”

他可是知道伊丽维丝在那个紫荆花家族的后裔身上下了多重的筹码。

可在月初对方离开德克尔城之后,就再也没有了消息。

如果不是紫荆花商盟还在正常运作,恩利·都怀疑罗伦是不是携款逃跑了......

伊丽维丝想到那个斐然出色的少年,微微摇头。

“想要有收获,就必须先付出。”

“恩利,未来雄鹿家族必定会交到你手上,作为上位者,要把目光放长远一些,耐住性子,慢慢观察、慢慢布局......”

说完看了还在思索的恩利一眼,淳淳教导。

“我们拉拢罗伦阁下的最终目的是什么?”

恩利·雄鹿回过了声,重声道。

“示好紫荆花家族。”

伊丽维丝轻叹了口气。

“你知道就好。”

语气莫名的沉重了几分。

“我已经得到了确定的消息,老国王或许已经等不到年底了,最多三个月就会退位,届时新王将会登上王位,统治银月王国。”

“而紫荆花家族在迷雾山脉外铸城一事,已经成为王国大臣们商议之后的确定政策,这件事成为定局了!”

“北境,是雄狮家族的势力范围,他们代表着北境绝大部分贵族的利益。”

“紫荆花家族渗透北境,必定会侵蚀雄狮家族的利益。”

“到那时候,这两个银月王国雄踞一方的霸主必将会发生碰撞。”

“雄鹿家族,没有选边站的权力。”

“我们在两艘大船之中航行之时,需要保持不被它们掀起的波涛淹没......”

“罗伦阁下,是我们打开紫荆花家族的最好缺口。”

“所以不论他是否欺骗我们,都不重要,我们要的是他的身份......”

伊丽维丝眼神深邃。

一旦罗伦接受了雄鹿家族的物资,不论罗伦是否履行跟她们的承诺,都没关系了。

她想要的,只是向那个紫荆花家族展示雄鹿家族的态度。

“可那些烈酒......”

恩利还是有些不甘。

虽然内心对罗伦颇为崇拜,可涉及到家族的事,他可不会那么幼稚到把自己的感情带入进去。

罗伦拿出来的烈酒,是雄鹿家族跟矮人拉近关系的杀手锏。

原本满怀希望,但现在却迟迟见不到下文......

伊丽维丝摇摇头。

“这只是最坏打算,以我的判断,罗伦阁下必定不会在这件事上欺骗我们......”

“那个少年,胸怀沟壑!”

眼中闪过几分光芒。

“虽然没有明说,但我能感受到他的野心,那种野心像是准备踏上屠龙之路的英雄一般,无法被动摇。

这样的人物,不会把这点物资放在眼里......”

“等着吧,血色之日后,必会有结果。”

恩利·雄鹿此时又想起奴隶市场内,那个英武的身影以白银之躯车翻黄金野蛮人的霸道场面了.......

“希望如此吧......”

伊丽维丝点点头。

“把兽人异动的消息传给紫荆花商盟,他或许会需要这个消息。”

两人又商议了一阵之后恩利才转身离开,只是表情似乎更凝重了。

伊丽维丝看着自己弟弟的身影消失,不由得深吸一口气。

下意识的扭头看向窗外,一颗高大的橡木正在微风的吹拂下摇曳,树叶窸窸窣窣。

眼神有些复杂。

“希望能一切顺利吧......”

她内心总感觉,不论是兽人异动也好,银月王国的新旧国王交替也好,似乎都不会那么顺利......

似乎一个大漩涡,正在缓缓凝聚。

而雄鹿家族这艘小船,只能在风暴和波涛之中,谨慎前行。

——

5月30号,黄昏。

夕阳如逐渐熄灭的炉火,虽然有余光能照出彩霞,但温度却在渐渐散去。

罗伦站在城墙之上,抬头看向天空。

漆黑的瞳孔中倒映出弥漫着淡淡绯红天空。

整片天空被蒙上了一层透明的红色薄纱。

而且这种红,并非让人心情愉悦的彩霞红,而是给人一种惊悚感血红。

更多的象征着灾厄、血腥、死亡。

“主人,我感到了黑暗正在降临......”

在罗伦身后,长着两双翅翼,身材极为曼妙的黄蜂娘双眼微微眯起,语气带着跟周围紧张气氛截然不同的喜悦。

伊琳戈在血色之日到来的最后时刻,带着猫耳娘——温莎返回了辉月之城。

最终这位耳语者也没能找到罗伦想要的飞行坐骑。

罗伦对此也没苛求,让满脸郁闷的猫耳娘留在了庄园内。

这位耳语者强大之处在于能跟魔兽沟通,正面战斗力并不强。

而恶魔蜂后伊琳戈还是第一次为辉月之城跟血色之日碰撞。

恶魔,并不派出血色之日的黑暗。

反而乐在其中。

这个世界上,或许比恶魔更享受这一天的生命了。

罗伦闻言表情有些微妙。

他体内的恶魔大公血脉此刻在逐渐活跃。

对于其他人是恐怖之灾的血色之日,对他来说,这是一天不需要消耗灵魂之力就能快速提升等级的完美之日。

当然,前提是能挡住血腥污染者的进攻。

虽然做了万全准备,但罗伦这次内心依旧没有十足的把握。

上次血色之日,在血月消失的最后关头,出现了一头等级最少是黄金级的血腥污染者。

他有预感,这次血色之日,这个级别的敌人必定会出现。

没有人能确定自己能活过下一个血色之日......这句诺尔主位面的谚语,用了无数血淋淋的事实验证。

在他沉思时,守卫官库尔匆匆而来。

“罗伦大人,日安。”

“守卫工作安排的如何?”

罗伦表情肃穆,库尔现在统合整个城市的防御,肩负了极重的责任。

“详细跟我汇报一遍。”

这位脸上有一道明显伤疤的男人直起身,沉声道。

“罗伦大人,目前辉月之城的防御一共分为五层。”

“第一是城墙前方的陷阱,有岩石巨人在,这次我们挖掘的陷阱比上次的杀伤力更强,绝对不会让您失望!”

“第二,城墙之上的防御力量。

这道防线由半兽人军团、野蛮人、怒熊骑兵和长

爱你是我难言的痛全文免费阅读小说 免费快喵新版官网入口

耳劣魔组成,是应对血腥污染者最强的一道防线。”

“第三,天空的狂蜂猎手。

狂蜂猎手的最大价值在于灵活的机动性,为此,它们将承担支援跟猎杀敌方首领的任务。”

“第四,箭塔跟元素高塔,元素高塔由两位施法者——薇妮小姐跟西姆阁下驻守,箭塔则由长耳劣魔掌控。

这是我们最强的进攻性防御建筑,能起到关键性作用。”

“第五,辉月湖中的蛙人军团。

蛙人军团将在战事不利之时,在湖面上进行火力支援,减缓敌军的进攻压力。

在关键时刻,安卡洛斯阁下将会带着蛙人大军进行冲锋,隔断敌军......”

库尔说到此停顿了几秒才继续道。

“除此之外,还有一条备用的防线。

如果城墙被血腥污染者攻破,后方的黑暗血骑将会立刻冲锋,为我们往后撤离争取时间。”

“到达这一步,战事必定出现了十分不利的局面,最后的后手便是军队将会

爱你是我难言的痛全文免费阅读小说 免费快喵新版官网入口

以辉月之城的建筑为掩体,边战边退,用最后的手段争取拖过血色之日......”

罗伦眼睛微微一眯。

都思考到了这一步,计划虽然算不算什么完美,但也足够周全了。

如果真到了库尔说的那种程度,只怕辉月之城这段时间建立起来的建筑都要毁于一旦。

但这也是没有办法之中的办法。

哪怕毁灭大半个城市,也不能让全部人丧生......

在罗伦看来,血色之日虽然强大,可也有个致命的缺点。

只有一天。

只要度过这一天,把些恐怖的怪物便会因为血月而消失。

所以拖字诀也是一个办法,虽然这个办法的代价十分惨重。

摇摇头,收回了散乱的思绪,继续询问。

“铁矿上的半鼠人矿工都撤回来了吗?”

“跟居民一起安置在了岛上。”

湖泊中心的岛屿在辉月之城没被攻破之前,绝对是最安全的,湖水和湖中的蛙人都是强大的防线。

喜欢我当领主才不会只种田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