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换温柔 放在里面边顶边吃饭h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薛仁贵忍不住提醒皇帝。

“陛下,大食短短数十年便攻灭波斯,夺取埃及,屡败罗马,其势锐利,如今国中两王并立,互相攻伐,臣以为此时正是联合西面大食,夹击东面大食,收复整个呼罗珊地区,甚至是夺取波斯高原,饮马两河平原的绝佳时机。”

“此时却停止进攻大食,转而向印度河流域东征,这般四面树敌,并非好事。”

萧嗣业则依然反对他的观念。

“臣觉得圣人此决策乃是上佳,大食虽东西内斗,但实力依然强劲,而我大唐西征军虽与大食军数战数捷,但如今再往西打,却十分不易,大食军占据险要,稳守边境,有地利之险,又有补给之利。更何况,此时大食内斗,若我攻之过急,则大食东西两王可能联合,倒不如先让他们内斗,我们坐山观斗,岂不是得渔翁之利?”

“况且,相比起大食,印度河流域的诸邦国,实力弱小,甚至还不如西域的龟兹、于阗等国,我们现在已经打开了门口,只要越过山隘,便能长驱直入,到时肥沃的印度河平原,唾手可得。”

萧嗣业认为此时转头夺取印度河平原,对大唐至关重要,一旦拿下,那么这里的肥沃平原,就能为大唐西征军提供源源不断的粮草,尤其是将来若再与大食交战,从这边补给粮草,当然强过从中原调运过来。

更别说,若是打通入海口,到时以大唐水师的强大,大唐还能调水师过来,水陆联合,陆路进攻的同时,水师还能运兵从海上开进波斯湾,绕到大食人的背后,甚至是直接远征大食人的老巢,位于波斯湾与红海间的半岛。

这在战略上,当然对大唐来说非常重要。

“萧枢密使莫要忘记有情报显示,大食人也有一支很强大的水师,他们甚至在地中海数败罗马人的舰队,我们就算打通入海口,可水师要从中原调来,数万里之遥,何其困难?到时大食人以逸待劳,我们未必能占到上风。”

薛仁贵提醒。

但萧嗣业还是认为,战术上多一个选择,总是好的,况且,西域现在的粮草产出储备等,支撑现在的局面还行,但如果将来战事继续升级,甚至要深入到呼罗珊西面做战,那么对粮草补给的需求就更高,以现在西域的情况可能会支持不了,所以若能征服印度河流域,获得一个更富饶的粮仓,那是很重要也很值得一试的。

何况,印度河流域的诸国,都实力弱小,有便宜不占白不占,与其跟大食人在戈壁荒漠上死磕,哪值得出一军去征服印度河平原呢。

“此事朕已决定,不必再争了。”

皇帝打断了两位枢密的争执,一言而决。

薛仁贵无奈的退下,忧心忡忡,南征骠国还没结束,这西征大食也没取得预期战果,如今还处于僵持之中,现在又要新开战端,出兵打印度河诸国,这铺的也太大了。

“陛下,臣还有一言,若陛下决定暂时坐观大食东西内斗,那不如派使团前往波斯,与大食人议和休兵,这样既能减轻西线负担,也能让大食人专心内斗。而且,我们还可以与大食人重开丝路,通商贸易,这样也能减轻西征前线的负担,以贸易之利,填补军费开支。”

这个提议,李胤倒是听进去了。

“薛卿言之有理,高护,回头与政事堂联络下,让他们安排鸿胪寺派官出使大食。”

皇帝顿了顿。

“给来济下一道旨意,令其派兵于阴山都督府西面,新筑一军城,便赐名清海军镇,兵额马步五千,另拔屯田兵民两万。”

皇帝的这道旨意一出,薛仁贵和萧嗣业、李社尔等都立马明白皇帝用心。

阴山州都督府在哪?

在北庭都督府庭州的西面,在金山的西南,在夷播海的东面。

这个都督府是朝廷划给葛逻禄

交换温柔 放在里面边顶边吃饭h

人的,是葛逻禄四都督府中与突骑施相接的一府,与伊丽河谷就隔了一座山。

当然更重要的还在于,位于多坦岭下的这块划给葛逻禄人的地盘,是一块非常难得的肥沃河谷平原。

与伊丽、碎叶、庭州一样,都是属于天山以北难得的可大力发展农耕的地方,这里是后面中国边界塔城。

土地肥沃,更加交通便利,与伊丽一样都是个战略要地。

先前划给了葛逻禄人,建为阴山都督府,周边还设有咽面州等几州,但如今既然葛逻禄人有些开始桀骜不驯起来,甚至还暗里跟隔壁的突骑施眉来眼去,朝廷自然就得加以防范。

直接在这块咽喉要地的肥沃平原上建一座新军镇,驻一屯重兵,并筑城屯田,就是要隔离葛罗禄人与突骑施人。

同样,有这么一座军城如钉子一样的扎在葛逻禄人地盘上,那葛罗禄人以后敢轻举妄动,就能最快的镇压他们。

天山以北的四大军镇,这二十多年为西域安稳,发挥了巨大作用,早证明了其巨大的功用,所以这次趁机再设一镇。

等什么时候这清海军也稳固了,到时便可顺势把阴山都督府给废了。

“请陛下选一位大将出任清海城镇遏守、清海军使!”萧嗣业请旨。

阴山都督府以北是多坦岭,更北是玄池和金山,而东面不远便是夷播海,南面也还有几个大湖,处于山与湖之间的这块平原,军名清海也是名符其实。

虽是新设军镇,但其战兵五千,还有两万屯丁,无疑使的这个军镇级别很高,所以萧嗣业直接请皇帝选将。

“朕记得秦皇宸妃的几个兄弟都是久经战阵,勇猛能战的将才,就选秦理秦怀道为清海军使兼清海城镇遏使吧,再兼一个昆陵宣抚经略副使。”

皇帝身后的萧皇贵妃心里一惊,怎么皇帝又提起秦家人了。

“朕记得之前秦理爵位是历城县公、世封交川县令吧?降旨,复其爵位为广宁县公,暂时给他一个散爵,待筑清海军城、镇守有功,再论功给实封吧。”

萧皇贵妃听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秦家这是重新得宠了吗?

先前秦珣已经复封县公,这次秦理又复县公爵,虽还只是散爵虚封,没复实封世封,可这透露出来的信息已经足够多了。

会议结束。

等候许久的御医过来收针撤药。

萧嗣业和薛仁贵等枢密执政退出,萧嗣业有些心不在焉,刚才皇帝给秦理的任命,让他有些担忧。

萧家想让萧皇贵妃进一步为后,这是家族上下的共识。

韦氏已经失宠,虽未被废,但也是早晚的事情,而秦妃上次被降罪,也让他们看到皇帝不欲立秦氏为后。

可现在,皇帝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一路上也没心思跟其它同僚说话,他匆匆的出宫上了自己的马车。

倒是薛仁贵李社尔等几人反倒是比较轻松,对于他们来说,多少跟秦家有些香火情的,甚至有的关系还挺密切。

比如归德郡王李社尔,他是怀化郡王秦国忠的异母同父兄弟,而秦国忠是秦琅的义兄。

薛仁贵是在圣祖征辽时发迹的,但当时也得到秦琅的赞赏示好的,之后他的仕途也得到秦琅的提携帮

交换温柔 放在里面边顶边吃饭h

助,何况他在漠北镇守时,与苏定方搭档,苏定方对他也是如同老师,而苏定方又是秦琅的兵法弟子。

“听说齐王已经自骠国东归了?”薛仁贵笑问。

“嗯,攻灭八都瓦国后不久,就乘船东归了,现在应当还在南海上。”李社尔道。

“齐王用兵真是如神啊,我都完全没想到,齐王在南海能够有这么强的威望,一封书信,便能邀请九国出兵,万里远征,连下骠越两强藩,夺取千里之地,太强了。”薛仁贵是真心感叹。

虽然他也清楚,骠越国的实力很垃圾。

但是,秦琅毕竟是从南海万里迢迢远征,更何况带的都是南海上人马,论装备实力等,也未必比骠越人强哪去。

更别说,秦琅第一批远征军,才几千人。

但人家秦琅就是这么强,只用了两万来南海蕃兵,就硬是在骠国南部如入无人之境,攻城掠地,无人可挡。

最后抢掠满载而归。

相比之下,先前战绩惊人的王玄策,倒是完全被比下去了。

而朝廷的远征水师,就更别说了。

两人笑笑。

做为枢府的执政,执掌兵权,他们很清楚秦琅这番在南海会盟、海上远征骠国,并如此大展神威带经朝廷的震惊。

秦琅难得的展示了自己的肌肉。

这不符合秦琅这些年的行事风格,但是却非常符合如今的朝堂局势。

秦太师利剑出鞘,锋芒必露,拿骠越饮血之后,收鞘而归。

可却足以让朝堂、让皇帝都见识到这把剑的锋利。

“秦四郎出任清海军使,远镇北庭,看来我们不用担心南海再生动荡了,说实话,还还真松了口气,真要对上秦太师,还真是没半分把握。”薛仁贵实话实话。

李社尔更是哈哈一笑,真要是南海开战,他这个秦琅义兄的亲弟弟,更是连上场的机会都不会有的,不管秦琅输还是赢,他都会受到牵连的。

现在皇帝罢手,这无疑让他轻松许多。

“但愿再无事端吧!”

喜欢贞观俗人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