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在线视频免费观看完整版 双夫1v2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最近体力消耗有点儿大。

虽然还不至于力不从心,但已经感觉输出太过频繁了。

江帆上网查了一下,又咨询了一下专业人士,才发现饮食结构不太健康,就让两个小秘调整了下饮食,多给他安排韭菜鸡蛋大葱,少吃大鱼大肉,多吃点羊肉可以。

两个小秘有点费解,搞不懂要闹哪样。

但没多问,还是给他安排上。

于是每天韭菜炒蛋,清炖羊肉什么的。

越简单的东西,越能见水平。

清炖羊肉看着简单,可对选材和火候的要求却比较高。

两个小秘掌握的不太好,很是下了一番功夫研究。

这天下午,江帆回来后,两个小秘拿了几张表给他看。

“财务有问题?”

江帆扫了一点,挺意外。

裴诗诗点着头:“最近的制作费用支出比以前高太多,我觉的有问题。”

江帆认真看了一下,确实挺高的。

财务报表这个东西,以前他是看不懂的。

但成立抖音科技后,很是下了一番功夫。

艺浩传媒能有多少东西,总共就给了一百万,财务也很简单。

好多东西基本一目了然。

“你俩不要管!”

江帆放下纸张:“平时该怎么干还怎么干,其他的不要问。”

姐妹俩点着头。

裴雯雯问:“江哥,是不是田浩在捞钱呢?”

江帆摸摸脑瓜:“人性逐利,只要有利润,人人都会冒险,保持平常心就好。田浩有没有捞钱现在不好说,不过人到头来都会为自己做过的事情买单,只是迟早的问题,这些你俩不用多管,工作也只当个消遣就行了,顺便看看人性的另一面。”

裴诗诗有点儿迟疑:“江哥,我觉的在那边上班没什么意思。”

江帆问道:“怎么,又不想干啦?”

裴诗诗纠结道:“我觉的那边的人都好假,跟我们接触也带着很强的目的性,不像是在梦缘公司时那种简单的同事之间交往,感觉那边的人对我们都有意见。”

裴雯雯也附合:“是呀是呀,我还听到有人议论我们呢,说的可难听了。”

江帆搂着两只小腰,左一口,右一口:“你们自己看吧,不想去就不用去了!”

姐妹俩挺纠结,没一份工作能干长的,着实郁闷。

可纠结归纠结,隔天还是早起去上班。

江帆去公司转了圈,也准备过去看看。

下楼碰到了陆志军,正在现场教导几个新上岗的保安。

江帆就问了声:“老陆有事没,陪我出去一趟。”

“好的!”

陆志军答应了一声,顾不上交待保安,跟着出了大门。

车就停在外面,孤零零的,就一辆车。

但不是乱停的,门口划了个车位。

江帆老把车停楼下,其他还没搬走的一些公司的人和外来的人员见了,也有样学校要把车停楼下,给保安的工作造成了不小困扰,别人老拿江帆的奥迪说事。

陆志军就想个办法,在楼下画了一个车位。

只有一个,里面写上大字:专用车位。

江帆到也自觉,以后就把车停到了车位上。

再有人拿这个说事,拿专用车位应付就行。

江帆出门,就上了副驾驶。

陆志军看了看,很自觉的上了驾驶座。

江帆开车把座椅拉的很后,个子小的连油门都够不到。

陆志军调了下座椅,一边启动一边问:“江总去哪?”

江帆一边给他导航,一边说道:“去上戏那边。”

陆志军说声好,没有再问,专心开车。

江帆设好导航,主动问起家事:“孩子多大了?”

陆志军说:“八岁了。”

尽管入职的时候已经问过,但早就习惯了。

没有哪个老板能一直记住一个员工的孩子的年龄。

除非跟的时太长,见的多了才有可能记住。

八岁……

江帆想了一下,这才想起好像入职面试的那天问过一次,又问:“上小学了吧?”

陆志军道:“上二年级了。”

“希望孩子将来做什么?”

“得上个大学,不能再跟我一样。”

“父母都不希望子女走自己老路,有没有想过接到魔都来生活?”

“魔都房租太贵了,租房子压力太大。”

这个确实没啥办法,对普通人来说,拖家带口在魔都生活确实挺难。

保安住的宿舍,要是在附近租房子,这点工资剩不下几个。

太远又不方便。

陆志军车开的挺稳,比江帆稳多了。

一个小时后到了目的地。

江帆下车上楼,陆志军则把车开去停车场。

田浩早接到了电话,就在楼下等着。

江帆笑容一如既往温和:“田总红光满面,看来最近公司经营的不错。”

田浩连忙赔笑:“全靠江总支持,最近接了单业务,马马虎虎吧!”

江帆笑着点头,问:“有没有什么困难要我给你解决的?”

田浩想了想道:“别的到是没有,就是资金有点紧。”

“资金问题自己想办法。”

江帆语气不愠不火:“光吃粮食不下蛋可是不行啊!”

田浩就忙点头:“紧着点也能过。”

上楼看了一下,办公室还是那么大。

几乎没啥变化。

除了两个小秘,连个人都没有。

“江哥,你怎么来啦?”

看到江帆,两个小秘都挺意外。

早上出门的时候没说过要来啊?

“来看看你俩!”

江帆摸了摸头,姐妹俩顿时尴尬了。

还有外人在呢,咋好意思这么亲密。

田浩当没看见,早就猜测大老板这两姐妹关系不正常。

“走吧,去直播基地看看。”

江帆没让气氛一直尬下去,随后就出了门。

连姐妹俩也叫上了。

到直播基地看了看,还就那几个人,没怎么增加。

人也换了不少,熟悉的面孔都没剩下几个。

有种被包围的感觉。

江帆一如既往,似乎什么也没发现,转了一圈就走了。

晚上回家。

姐妹俩很费解:“江哥,你今天过去到底干嘛啊?”

江帆随口说道:“随便看看。”

“随便看看?”

姐妹俩有点懵,裴雯雯问:“随便看什么呀?”

“给你俩说了你俩也不懂。”

江帆过去坐下:“你俩几个月了,看出有什么问题吗?”

姐妹俩想了想,都摇着头:“没看出来。”

“那就对了。”

江帆摸了摸头:“那就不要问了,你俩该干嘛就干嘛!”

姐妹俩连忙问:“真有问题吗?”

江帆嗯了一声。

姐妹俩对了对眼神,忽然觉的挺丧气。

她俩也是老板,虽说平时不管事,就管管钱,但出了问题竟然什么也不知道,实在挺打击人,逾发觉的人心太复杂,有种被人卖了还给人数钱的感觉。

裴雯雯嘟囔道:“还没给你说呢,前几天听人说田浩把几个主播都睡了,一个主播不和他睡还被打了,还有几个不听他的话后来就再没来过。”

“还有这事?”

江帆多少有点惊讶,随即就释然。

裴诗诗点着头:“是之前走了的一个主播说的。”

江帆问道:“是上戏的学生吗?”

裴雯雯道:“不是,外面找的。”

江帆左右看看:“是不是觉的难以接受?”

姐妹俩点着头,感觉好难。

隔天。

江帆到公司后,就让吴艳梅招一个懂传媒运营的。

吴艳梅没多问,回头就让HR去安排。

知道江老板让之前拍短视频的那个研究生导演搞了家传媒公司,招懂传媒运营的肯定也是要安排到那边去,以她的职业敏感,第一反应就是出了问题。

过了一会。

杨甲琛又来了,给江帆汇报了另一件事情。

“证据已经搜集齐全了。”

杨甲琛道:“直接报警的话,以销售伪劣商品罪立案估应该问题不大,上千万的数额足以算是大案了,还有一个就是先协商,协商不成直接诉到法院要求赔偿。”

“报警吧!”

江帆说道:“现在多的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的黑心商人,不把刀架到脖子上,有几个肯老老实实认栽认赔的,指望兜卖货假的商人守信用,还不如指望老天开眼。”

杨甲琛道:“上千万的数额,已经属于数额特别巨大,如果证据确凿,警方肯定是要立案侦查的,这种皮包公司三角债不少,这样一来要索赔就难了,不如直接诉到法院。”

江帆考虑了下,直接捅死不至于,道:“那就上诉吧!”

杨甲琛点点头:“那我去安排。”

……

梦缘公司。

杜文明今天刚起来就觉右眼皮跳的特厉害,老话都是左眼财右眼灾,本来他是不相信这种鬼话的,可右眼皮老跳,就很烦躁,还把几个业绩不好的销售给训了一顿。

上午电话回访了下几个客户,联络了一下感情,顺便约了个午饭。

眼看快到中午,正想出门呢,电话又来了。

大客户打来的,连忙接起来:“苏经理,你好。”

“姓杜的,你给我保证的正品行货就是这么保证的?”

电话接通,女人就直接开喷:“我们要的LG生活健康的行货,你却给我弄个义务小工厂的仿制品,你口口声声保证就是这么糊弄客户的?我#¥@#¥¥%%……”

一顿口吐芬芳。

杜文明都被骂懵了。

心里就剩下两个字:握草。

怎么有这样的傻屌,这都是行业规则好不好?

谁说义乌工厂生产的就不是正品了?

哪个不是授权的代工厂生产的,苹果手机都特么在国内生产呢。

真脑子进水了。

至于授权的厂家是不是有问题,跟我有个毛的关系。

不过……

等他见到对方提供的证据之后,就笑不出来了。

冷汗津津。

当时对方几次跟他确认,货源是不是韩国原厂产的正品行货时,他是打了包票的,没想到竟然被录了视频,就连代工厂的底细和这次发货的整个过程都被人摸了个一清二楚,这要是还不知道被人挖了个大坑,那就真是蠢到无药可救了,火急火燎去找老板汇报。

老板一听勃然大怒,将他狠狠K了一顿,直接扫地出门。

蠢货……

竟然有这样的傻笔。

赔钱?

赔他玛壁。

想告告去。

大不了官司慢慢打。

这年头这样的事还少了?

江帆没怎么关注这件事。

吴艳梅很快给他找了一个搞传媒运营的,巧的有点意外,竟然也姓田,名叫田野,三十出头,瘦高瘦高的,和矮矮胖胖的田浩形成鲜明的对比。

江帆见了下人,就让电话让田浩过来把人领走。

本来不打算插手的。

只要好好做以后肯定不会差了。

可田浩明显产生了其他的想法,那就配个副手。

城西。

上戏附近的一个挺老的居民小区内。

田浩脸色阴沉,哪还有见人三分笑的笑弥勒样。

旁边一个平头眼神挺野:“田总,现在怎么办?”

田野沉着脸道:“等等再看,反正业务和资源在我们手上,大不了各奔东西。”

平头有点不甘:“基地的那几个播主现在已经有效益了。”

田浩摇摇头道:“那些都签了艺浩传媒的经纪约,没办法带走的。”

平头问道:“是不是那姐妹俩发现了什么?”

田浩沉吟:“应该不是,那两姐妹傻了吧唧的知道什么,最多听到一些我和那些主播的事情,应该是江老板起了疑心,那天过来多半就是来实地观察的。”

平头把脸一横:“要不直接走人,反正那边已经搞的差不多了。”

田浩有点犹豫:“还是再等等吧!”

平头不解:“姓江的明显不相信你了,还留着有意思吗?”

“你不懂!”

田浩摇了摇头,人间的事哪有那么容易。

有钱人要这么好欺,又哪来的普通人伸冤无门。

如非必要,还是不要跟江老板撕破脸皮。

有钱人不好惹。

下午。

江帆没去公司。

睡了一觉起来,两个小秘也回来了。

四月中了,对于比较扛冻怕热的人来说,已经是盛夏了。

姐妹俩换上了裙子,小短袖超短裙,同款小白鞋,青春靓丽有活力,迫不及待地给她江哥展示着美好身材,四条美腿细长细长,虽然没吕小米的长,但也很是亮眼。

有些妹子身长腿短,有的妹子腿长身短。

姐妹俩是后者,不然可就没法看了。

男人喜欢细腰古今不变,不然怎有扬州瘦马。

“过来我试试。”

“干嘛?”

“我看看能不能一个胳膊绕一圈。”

“江哥你太无聊了。”

江帆试了一下,一个胳膊可以搂一圈。

刚好圈住一只细腰。

“你俩又换包包了?”

注意到姐妹俩的包包又换了,江帆随口问了声。

“对呀!”

裴雯雯道:“天热了自然要换包包的,夏天就得带夏天的包。”

“这个包包多少钱?”

江帆有点好奇,账上没看到有买包的开销。

姐妹俩一人一支同款的浅粉色包包,小指粗的银色链带斜挎在肩膀上,包包不大,和抽纸盒差不多大,也就能装个手机和一点小玩意,连瓶水都装不下。

“五十九!”

裴诗诗道:“淘宝上买的。”

江帆摸了摸头,勤俭节约是好习惯。

裴雯雯问:“江哥,你怎么又了个副总啊?”

江帆问道:“你俩见到了?”

“对呀!”

裴雯雯道:“下午田浩领到公司了,他还问我们要财务的账看呢!”

江帆嗯了一声:“他要就给他,其他的你俩别管。”

裴诗诗问:“江哥,是不是要分田浩的权?”

江帆表扬:“聪明,总算不是太笨。”

裴诗诗白了他一眼,人家哪里笨了。

隔壁的男邻居来了有一阵了,竟然一直再没走。

这让三人比较好奇。

难道不去干事业了?

两个小秘收拾后院里靠近自家这边的花花草草,江帆素来懒惰,不喜欢干这些活,拉了把椅子躺在树荫下撑凉,顺便看着两个小秘忙,也是种享受。

姐妹俩换上运动装,干活干的起劲。

有几株牡丹死掉了,姐妹俩把死苗挖出来,把新买的苗补种上。

隔壁一家出来散步,过来聊了一阵。

孙倩牵着女儿看姐妹俩种花。

张洪涛和江帆聊了几句,给江帆分享了下财富密码。

江帆兴致缺缺,都懒的应付。

三口子回家后。

孙倩问道:“怎么样,有没有希望?”

“没希望!”

张洪涛道:“那小子贼的很,不肯上钩。”

孙倩想了想道:“要不我去试一下,看能不能借点。”

张洪涛脸色就有点不愉:“算了,不用你一个女人出头,我再想想别的办法。”

孙倩嗯了一声,心里却暗暗发愁。

……

到了四月下旬。

田野花了十天时间,了解到一些情况后,来给江老板汇报工作。

“田浩利用先期的资金养出了几个大号,但公司的几个号都是幌子,真正的大号全在他自己手里,平时搞一些娱乐圈的黑料,这部分收入不低。”

田野是行内人,可不是单纯的裴家姐妹能比的,道:“另外主播这一块几个优质的都被他带走了,在别的地方单独搞了个培训基地,有两个已经有近百万粉丝……”

江帆不动声色,耐心听完。

把田野打发走,站窗子前想了会,忽然想抽烟。

好久没抽烟了。

拉开抽屉,却没有找到烟。

只好让吕小米去买。

结果吕小米转头就给他拿来一包大中华。

江帆惊讶:“这么快?”

吕小米道:“我备了一包。”

江帆:“……”

不错,工作做的越来越细致了,有进步。

“明年给你涨工资。”

江帆又想摸头,都养成习惯了。

吕小米偏下头,躲开走了。

江帆拆开包装,抽了根烟点上,一边吞云吐雾,一边打量着下方路上的车流,心里想着人心这个东西,原本还对田浩挺有好感,给了三成股份,将来资源倾斜做大了实现财富自由不是问题,却没想到早早就为了一点小利分道扬镳,又给他上了一课。

重生以来的第一课。

人心这种东西,确实没法寄望太高。

确实不能要求普通有多长远的眼光。

这个世界毕竟还是凡俗居多。

还有权力。

权集一身,是个人都会生出一些不该有的念头。

江帆想了一阵,又叫了吕小米出来:“给我准备十万块钱,用黑塑料袋装好。”

吕小米答应一声出去了,很快拎了个黑塑料袋进来。

江帆接过来看了看,又交待了一句:“给陆志军打个电话让他过来。”

吕小米答应一声出去打电话。

江帆没等多久。

陆志军很快上来了。

吕小米在门口探了探头,把办公室门从外面拉上了。

江帆心里给秘书点个赞,越来越有眼色了。

这次没坐会客区的沙发。

江帆坐在办公桌后,指指对面的椅子让陆志军坐下,说:“有个事让你去办一下。”

陆志军看着老板没说话,静待下文。

江帆也看着他,把要办的事说了下。

陆志军犹豫了一瞬,很快做出决定:“我会办好。”

江帆嗯了一声,从椅子旁边拿出黑塑料袋推了过去:“这个拿去,别亏了办事的。”

陆志军迟疑了一下,还是拿起了塑料袋,又重复了一遍:“我会把事办好。”

江帆点头:“去吧,完了过来找我。”

陆志军说声好,拿着塑料袋出去了。

外面。

吕小米看着拿着黑塑料袋出去的陆志军,心跳莫名加快。

里面的谈话她也听到了。

原以为里面的男人无害。

现在不这么认为了。

无害的人成不了有钱人。

有钱人就没一个无害的。

不以年龄而论。

不以时代而论。

老一辈人如此。

年轻的亦如此。

过了一阵,江帆出来了。

看样子是要早退了。

瞥了眼吕小米,忽然走过来,问:“刚刚听到啥了?”

吕小米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道:“

2012在线视频免费观看完整版 双夫1v2

什么也没听到。”

江帆很是惊讶:“听力这么差?”

吕小米看着他,真想回一句:你耳朵才有毛病。

江帆再没逗她,摸了摸头转身离开了。

这次吕小米没躲避,让他摸到了。

与此同时。

陆志军叫了两个年轻的保安过来交待:“你俩一会去离职,完了去办件事。”

两个保安不为所动:“办什么事?”

陆志军说了下。

两保安问了声:“老板的事?”

陆志军道:“别问这些,把事办好就行了。”

又指指塑料袋:“你俩分了。”

两保安打开看了下,却没碰里面的钱,而是问了声:“以后呢?”

陆志军道:“如果想回来就等上几个月再回来。”

两个保安考虑了下,很快就做出决定:“好!”

喜欢天天中奖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