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女共侍一夫双飞 肉小说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时励没开口赶人,林星移就当他是同意她留下来。

时励坐了床沿,她自然不敢肖想,兴目四顾,发现卧室的摆设还是跟她走之前差不多,只是衣柜里的女性衣物用品全被清空了,但是床上用品好歹还有多余的,她挑了个自己喜欢的花色,很快打好了地铺。

往地铺上一躺,林星移舒服得哼哼起来。

就在她拉着被单要往自己身上盖时,时励抬了一下腿,脚尖一下就踩住了她被单的一只角。

她拉了一下没拉动,又用力拉了一下,连续拉了三下之后,她一翻身爬了起来,这才发现时励低头垂目,清醒冷淡地盯着她,一只脚踩着被单。

意思很明显,他没睡,她也不能睡。

“时励,我明天还要上庭,局势有点复杂,我需要充足的精力去应对这件事。”打是肯定打不过的,逃也是逃不掉的,林星移只能怂眯怂眼的动嘴皮子试图说动时励,万一他就动了恻隐之心呢。

时励还是踩着被单,眼里一片漠然,林星移的话一点作用也没起。

“好吧,我知道,你厌恶我,及至我的一切你都不在乎,你爱踩就踩吧,大不了我不盖被单就这么睡。”林星移侧身,故意用PG对着时励,隐晦的表示她的怼意。

几分钟后,林星移又一翻身爬了起来,深呼吸好几次之后猛地抱上了时励伸出来的那只腿,用自己最小意的声音道:“就,就最后一个要求,能不能闭上你的眼睛,别盯着我的后背,我感觉后头凉嗖嗖的,根本睡不着哇。”

都说大佬需要跪T,她这姿势到位了吧?

林星移尽量把自己头往地上埋,双手紧紧地抱着那只脚。

时励不吭声,慢慢地收回自己的腿。

林星移不知道别了哪根筋,死抱着不松手。

时励用上了力,两手撑床,腿一抡,人一侧,就翻上了床,连带着抱着他腿肚子的林星移整个人,一起被抡至了床的一端。

这是人猿泰山么?这么大力!

林星移回过神来就要下去。

时励闭着眼睛把腿一伸直,直接把她踩着推到了床尾的栏板处。

二女共侍一夫双飞 肉小说

背后抵着床栏,前面抵着时励的脚,她就像一只被放到了菜板上的青蛙,进退不得。

林星移不知道时励这是什么意思,私心里猜测这恐怕是个惩罚。

她请求他闭眼,他就让她贴在床板上,呼吸都困难。

这样的姿势,鬼才睡得着。

林星移偷偷睁开眼,从脚底下的缝隙往那头看。

房间里窗帘拉得严严实实的,吊灯没开,只开了床头的起夜灯,时励身形高大,直接把起夜灯挡住了,光在他背后晕了一圈,令人看不清楚他的脸。

但是如芒在背的压迫感消失了。

林星移又等了一会儿,终于确定了,时励真的闭上了眼在睡觉。

她依旧不敢动。

静静的等待着时机。等着时励睡沉,她才能去掰他的腿。等待的时间过得很慢,林星移等得自己都快睡着了,瞅一眼手表,才过去十分钟。

又等了半小时,林星移慢慢伸出手去掰时励的脚。掰开,那只脚没过两秒就回来了,踩得更用力了。

林星移不敢尝试了,只能就这么呆着。

凌晨四点。

时励动了一下,修长的手指覆上了眼,脚也随之挪移了一下。

收回脚之后,他慢慢地坐了起来。过了一会儿,他又站了起来,从床头抽屉里找出消毒湿巾擦拭他那只踩过林星移的脚。

擦了三遍之后,他把湿巾盒一扔,用力捶了一下床垫。

垫子剧烈地弹跳了一下,凹进去了一个窝,过了好一阵才回弹。

林星移迷迷糊糊地睁眼看了一下,嘀咕道:“地,地震了?”

时励转头看了她一眼,猛地站起身,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床尾,手一伸就掐住了林星移的脖子。

林星移挣扎了一会儿就直接被掐得晕了过去。

时励松了手,看了看脚下用了一半的消毒湿巾盒,一脚把它又踢到了床头位置。

滋滋滋的震动声从林星移身下传来。

时励长臂一探,从下面扒拉出一只红色女式手机。看了看上面闪烁不停的号码,时励伸手给按断了。

手机过了两秒又滋滋的震动起来。

时励点了接听。

时老爷子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带着细微的咳嗽,“咳,小林,睡了么?那兔崽子没欺负你吧?喂,小林,还活着吗?活着的话吱个声儿啊……”

时励沉默地盯着手机屏幕。

时老爷子的声音开始有些慌了,“那个,你说,会不会,小林会不会这会

二女共侍一夫双飞 肉小说

已经拧断了脖子?不是,上次发病,就是小林和他在一处啊……他,他不是没把人弄死,只是折腾了一天一夜么……

这,这次怎么不一样了呢?是觉得不好玩了,所以就下狠手了?

医生,要派个医生过去抢救一下……“

时励皱眉看向晕过去的林星移,雕刻般的脸部线条在手机屏光的照耀下显得明明暗暗的,没人能窥探他的心思。

“开车太慢了,还是调个直升机,带上抢救包,多带点血包……小林是什么血型来着……把我那份调查报告拿来……上面有她的血型……对对,照着报告上的血型备血,同时打电话给东城医院,把血库同血型的血包都准备好随时待命!“

时老爷子强自镇定地指挥着。

时励唇角勾了一下,开口打断了时老爷子:“是我,我没咬死她。”

听到时励的声音,那头的时老爷子明显愣住了,过了十几秒才急急地问:“那,小林状况还好么?”

时励看也没看林星移,道:“她睡了。”晕过去也可以算昏睡。

“你,你又折腾人了?”时老爷子说着指责的话,语音里却露出了一星半点的兴奋之情。

时励呵了一声,冷笑道:“你会碰给你一片草原还可能怀了别人种的脏东西么?”

时老爷子一下噎住了,半晌后才嘀嘀咕咕地反驳道:“我已经查得很仔细了,她不像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啊。”

时励想起她之前那些奇怪的举动,又冷哼了一声,“你老了。她能避过时氏安保系统直入顶楼,她知道我椅子上那把剑,她看到我的身手一点也不惊讶……

老头子,你精明一世,这回真眼瞎了。“

“那你打算怎么办?”

喜欢离婚签字时我重生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