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公车最后一排被强 yw.193.龙物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华灯初上,一批批衣着整齐有序的轿夫抬着各色轿子陆陆续续出现在街道上,方向一致直奔永安街尾走去。

人们对此见怪不怪,整个京都的人都知道,永安街位于城南,和主街朱雀大街相交,长度贯穿京都东西,连接着城中最繁华的东

坐在公车最后一排被强 yw.193.龙物

市和西市,而从它的街尾往南走便是清平街,那是一片集舞坊、乐坊、妓院、赌场为主的商业街道,正是京都乃至整个大越最让人心驰神往的风月场所。

人们将那里戏称为“清平风月地,一众销金窟”。

烟笼寒水月笼纱,夜泊秦淮近酒家。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韩莹雪端着酒杯,坐在芙清酒楼的楼上,这里比邻街道,对面正是亭台楼阁假山湖泊的“雅阁”。

眼看时间差不多,韩莹雪侧目下望,果然看到一辆做工考究的马车穿街而过,它的四角并没有挂铃铛,鸦青色的幔帐将马车里的人围得一丝不漏,只在门口微微一停,便十分低调地驶进了雅阁的大门。

女人的眼眸微微眯起,扔了块碎银子在桌上,便快步下了楼。

她对着看门的人出示了一块白玉雕琢的门牌,那人伸手接过揣进怀里,躬身行礼递给她一条泛着特殊光泽的丝带,示意她系在手腕上。

她知道,这是雅阁的规矩。因为他们每晚接待的人数固定,所以但凡想来这里的人,必须提前付钱订了位置。

之后,对方便会发放一块白玉门牌,客人用白玉门牌交换丝带入场,而这丝带只能用一晚,第二天颜色便会褪去。若是有当天来不了的也没关系,白玉门牌永久有效,随时可以前来消费。

雅阁占地面积宽广,若是从京都城郊地势最高的建筑琼楼往城中望去,只能看到两片特立独行的建筑,一个是大越皇宫,另一个就是仅次于它的雅阁。

传说,它曾经是闻名天下富可敌国的“羽楼”楼主所建。历经朝代更替,战火洗礼,依然屹立不倒且长盛不衰。

但是实际上,很多土生土长的京都人都知道,这座雅阁其实是在大越建国前才在京都安营扎寨的。

不过,一百年的历史和一千年的历史对于来这里寻欢作乐的人来说并没有任何区别,他们只关心这里够不够让他们醉生梦死的。

雅阁的阁主身份历来是个迷,甚至没人见过他的真容,唯一知道的是,雅阁这个地方就连各国皇室都不敢造次。

韩莹雪带着半边皮质面具,窜梭在人群之中,却一点儿都不显得突兀,因为很多人都带着面具,毕竟有不少来这里的人,不愿让别人认出自己。

“雅阁”名为阁自是以妓院为主,据说,大越之所以将妓馆叫阁,就是起源于此。

而雅阁,不单叫阁,还真的有阁,而且还有四座。由蜿蜒的围墙围着,将整个园子和外界细致隔开,却又相得益彰。

最令人称奇的是,这四座阁楼坐落在一个巨大的湖泊之上,阁楼为通体金丝楠木建造,雕梁画栋,鎏金嵌翠,富丽堂皇,奢华却又不落俗。

四座阁楼之间由回廊相连,之间点缀着小岛、亭榭,林木郁郁葱葱,水色迷茫荡漾。特别是此时,华灯初上,四处的灯火映在水面上,照的是波光粼粼,如幻似梦。

韩莹雪穿梭其中,不时能看到穿着统一制服的雅阁奴仆们来来往往,很快,她就找到了自己此行的目的地。

四座阁楼分别为“风”“颂”“清”“雅”。

“风”取风月之意,为寻欢作乐的地方,位于西南,这里不单有倾城美人,更有着妩媚妖娆的各色小倌,足够满足客人各式各样需要。

“颂”则是以赌为主,在这里,各种赌法一应俱全,只有你没听过得,没有他不经营的。而且随便赌上一把便是一千两,这可是一般人家一辈子都赚不到的银两数目,其销金窟的身份当之无愧。

“清”则是单纯的舞乐坊,客人可以在这里招待宾朋,喝酒谈天,有乐师和舞者在台上表演。

“雅”则是一家典当行,这里只要是有价的他们都收,房屋地产,古玩玉器,珍稀药材,兵器书籍,甚至长相姣好的少男少女他们都收。

而且他们不但收,还定期对死当或者过期不赎的活当进行拍卖。由于能来这里典当的东西一般都不是凡品,所以来此等着拍东西的人也不少。

而韩莹雪此行的目的地就是那处清字阁,她刚走到楼下,就见一个身材消瘦的男人带着面具笔直站立,似乎正在等什么人。

她似乎没看到一般,径直走过,两人擦肩的瞬间,对方嘴唇几乎未动用极低的声音说了句“浣溪沙”。

韩莹雪一路走进阁里,随着悠扬的乐曲一起袭来的是扑鼻的脂粉味道混合着醇香酒味,不似一般花阁的娇艳刺鼻,而是给人一种十分舒适的高雅感。

那是韩莹雪十分熟悉的味道,前世,她被带到京都之后,便是在这里讨生活,也是在这里“偶遇”了宸王。

收起思绪,女人熟门熟路来到那间叫做浣溪沙的厢房门口,推门而入,果然见到一身青衫的秦邵。

一名女子正在抚琴,曲调婉转动听,而秦邵则优雅地坐在软榻里,吃着糕点。

“这么急约我出来,可是有事?”秦邵微笑问道。

韩莹雪知道现在的京都表面上歌舞升平,实际上底下却暗潮汹涌,于是也不绕弯子,直接说道:“最近,天神教在闽州又复燃之势,我与这教会有些私怨,想在你这打听些他们的消息。”

秦邵眨了下眼,抿了口茶水,“这些你托人告诉我就行,不必亲自前来。”

韩莹雪皱眉道:“有些细节我必须向你亲自核实。”

“好!”秦邵放下茶杯,问道:“你想知道什么?”

“天神教到底是如何选定圣女的?”

瞬间,屋子里一片寂静,只有外面悠悠的乐曲声若有似无地传进来。

喜欢重生之艳绝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