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拍照识图了吗 金瓶3之鸳鸯戏床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康熙十四年正月小选入宫, 到十七年十月三十日生下今上。

短短四年时间,从没品没级的庶妃到一宫主位的德妃娘娘。十一年间,诞下三子三女。除幼年夭亡的六阿哥胤祚与皇七女外, 其余长成的两子两女皆有建树, 个个不凡。

最难得的是, 几个出息的子女间相处融洽,再没有任何的隔阂争执。

一个赛一个的孝顺贴心。

这一切,便是从德贵妃升级到仁寿太后的乌雅氏不知道人生赢家这个词儿, 也觉得自己真的没谁了!

之前孝懿皇后仙逝,她好好的大儿砸就被推在了风口浪尖上。跟她这个生母融洽,就有忘恩负义之嫌;只看重养育之恩吧, 又有不孝不悌的罪名等着。两面兼顾?

呵呵,就算当时的太子与大阿哥等人不生撕了他,先帝爷也得亲手将他摁在冷板凳上!

为免儿子左右为难甚至四面楚歌, 她这个当额娘自是不免主动站出来。把一切不好都揽在自己身上,当个狠心又绝情的,率先拒绝抚养他。

因此上, 她可正经没少被编排偏心不慈。

甚至有她自伤身世, 在孝懿皇后面前难免自惭形秽, 以至于见不得胤禛这个她‘卖子求荣’的证据。是以拼着被万岁爷不喜,也不愿抚养他的谣言渐渐四起。

如今乾坤已定, 她们母子多年隐忍终于有了个好结果。

皇帝儿子心疼她这个当额娘的牺牲良多, 遂加倍弥补。刚登基就忙不迭遵她为仁寿皇太后, 又为她颐养天年故, 重金将宁寿宫重又修整扩建了一遍。皇后与几个皇孙媳妇见天地过来请安问好, 皇帝儿子也不管多忙都定时过来给她请安、陪她用膳。

知她最宝贝长女, 还特又将当年温宪长公主所居的小院儿重新修整扩大了许多。还在其隔壁, 又给小七新归置了个小院儿。等她们姐妹俩有空回宫小住的时候,也好于宁寿宫内陪着她这个皇额娘。

还恐她喜静,有过多太妃、太嫔们随住会影响她居住。还将按例该随她住在宁寿宫的和贵太妃、密太妃等,都安排在了他处。

当了皇帝的儿子还这么贴心孝顺,德贵妃,哦不,应该说仁寿皇太后就觉得不枉此生了。

就……

不管前途有几多磨难风雨,往后余生都只剩下肆意潇洒的节奏。直到以前那些个老伙计红光满面地往宫中给她请安,争相说起自己甜蜜的小烦恼。

惠太妃虽则长子犯事儿被贬谪出京,但养子廉亲王允馔却也是个孝顺的。

第一批就求了当今,将养母接回府上孝敬。有养子夫妻晨昏定省,小心侍奉着,又有亲儿砸每年万两的黄金送过来。有钱又有闲的她一愁自己年老体衰,怕是经不起那海上的风浪。

二愁她但凡露出些许想去海外瞧瞧的意思,养子就率领阖府人等诚惶诚恐跪下。唯恐她一去不回,就此在允褆那里养老。

恨不得一天三顿地问她,可是在府上住得

今天拍照识图了吗 金瓶3之鸳鸯戏床

哪里不可心?

但凡您说,儿子保证能改。可别花甲之年地去出什么海,万一有甚万一,可叫儿子等如何自处呢?

弄得惠太妃又是好笑又是摇头:“我那亲生的孽障不叫我省心,倒是允馔这孩子处处体贴,哪儿有丝毫不可意?若有,也断断不是孩子的问题,是我啊!到底癞痢头儿子,自己的好。那孽障就再如何不济,当额娘的心里还是惦记着。”

“那可不?有数的养儿一百岁,长忧九十九!”已经被加封为皇贵太妃的钮钴禄氏笑:“像我,不也万千惦记那混小子。这一晃又是年余过去,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回,现在又飘荡到哪个邦国去了!”

说起这个,宜贵太妃就很有共同语言了:“可不,臭小子们也不叫人省心!偏还一个个倔的很,只说额娘您等着,儿子们啊肯定勠力用心,给儿孙们争荫封,给您争脸面。”

“我这都黄土快埋到脖颈的老婆子了,还惦着啥脸面不脸面呢?只盼着他们一个个的都平安喜乐。”

这话说的,叫在场所有人等都纷纷点头称是:宜妃姐姐/妹妹就是宜妃姐姐/妹妹,一如既往通透。

被赞的宜贵太妃笑,抬手摸了摸自己花白的发:“哪儿有甚通透?不过是鞭长莫及,有心无力罢了!几个大的我是管不了,小的们却得好好看着。没得叫我好好地孙儿们,生生步了他们阿玛的后尘……”

这话说的,在场众多老太妃们都笑:“有没有这样的额娘啊,竟然把自家儿子们给嫌弃成这样!活像咱们叫恒亲王、慎亲王跟襄亲王不是功勋显著,被万岁爷所倚重,反倒是干了甚不入流的勾当般!”

“这……”

“大概就是传说中的身在福中不知福吧?”

一片笑闹声中,所有人都在指责宜贵太妃的‘过分’。只太后娘娘迷上了人家宜贵太妃三不五时换个地儿,被三个儿子争着抢着孝顺。还有一众孙子孙女儿可以教育的美好生活。

不像她,只身一个人住在这偌大的宁寿宫。

儿媳妇孝顺归孝顺,但大的贵为一国之母,手上管着阖宫事务。小的也是一府亲王妃,忙到三五天能进宫给她请个安就不错。

前头几个大的皇孙都已经入朝听差了,底下俩小的也都有忙不完的课业。

太后娘娘就很无奈地发现:想做老对手那样的香饽饽,她首先得走出这寂寥宫廷。去勇亲王府、固伦温宪长公主府,或者去蒙古的小七那里。

只……

她这想法一出,雍正大帝先跪了:“皇额娘可是嫌弃儿子过于繁忙,少有闲暇过来陪您?”

“别!”太后连连摆手:“皇帝可别乱说,哀家岂是为了一己私欲不顾江山社稷的蠢货?只,咳咳!”太后掩饰性轻咳,看天看地就是不看大儿砸:“额娘十六进宫,如今已经四十余年未见宫外天空了。”

雍正一噎,很想说您每年都跟着畿甸、塞外地四处巡幸。

江南塞北哪儿没去过呢?

可惜他这还没想好怎生措辞,太后额娘的质问就已经接踵而来:“怎么着,哀家贵为太后,还不能跟宜贵太妃、皇贵太妃那般恣意?亏你还说,哀家前半辈子太苦,以后都让我随心所欲,享不尽的甜!”

虽则成王败寇的事儿,太后娘娘从不觉得自己有多苦。

但不妨碍她以此为据,达到她随时出宫,各个子女家轮流住,饱享天伦之乐的目的啊!

果然她这话一出,皇帝儿子跟皇后儿媳都沉默了。

但太后出宫可是大事儿!

雍正倒也不怕御史言官们的折子如雪片般向自己御案飞来,只担心固伦公主府与勇亲王府不如宫中适意。更怕额娘一个稳不住,真往蒙古草原去看小七。再如何健旺,那也是六旬有余的老人了!

而且皇考大行的时候,额娘还大病了一场,差点儿就……

知道自己没有妹子与十四嘴巧,雍正也不再多做无用功。着人赶紧把能耐的那俩请进宫,让他们一起帮忙劝说着。

结果……

那没用的十四才一开口,就被太后娘娘冷眼看过来:“哀家前前后后,也算执掌后宫多年。怎不记得有哪条哪宽,规定太后必须守在内宫中,不得擅出半步了?”

那也没有哪朝哪代的太后好好的宫中不待,非往王府、公主府去的呀?您这一个小住不起眼,可叫儿子那皇帝哥、公主姐跟儿子我如何自处呢!

十四脸上一苦,直接就直言不讳了。

气得太后娘娘一连串的滚滚滚,直接给他盖了个不孝子的戳儿!

那废物点心折戟不怕,可怕的是,太后娘娘坚定认为他们兄妹仨拧成了一股绳。都是为自身利益故,不肯考虑她这个皇额娘心情的。以至于她堂堂太后,竟没有一介太妃活得潇洒肆意。

得,茉雅奇眼珠子一转,解铃还须系铃人吧!既然是太妃们的锅,就劳烦诸位自己牢牢背好了您内!

不然的话……

就都重搬回宫中,跟和贵太妃、密太妃等做个伴呗!

这等威胁一出,皇贵太妃、宜贵太妃等几个可就毛了脚。咳咳……

宫外被儿孙们环绕,争相孝敬的神仙日子过久了,谁还耐烦回那寂寥深宫,见天瞧老对手那一脸的鸡皮鹤发呢?

为不叫那般可怕的口谕变成现实,几位老太妃是挖空了心思地讨好太后啊。言语间就不免常说起宫中好处、皇上与皇后娘娘并诸位皇孙们的孝顺。

对此,太后娘娘只波澜不惊地瞅瞅几位老伙计、老冤家:“哦,既然宫中这么好,不如你们姐几个搬回来?”

怕甚来甚的诸位太妃:……

就争相惊天动地地猛咳,然后飞快说出自己实心动,却无奈府中事务繁忙脱离不开的话语。

荣太妃率先开口:“不是妾不肯侍奉太后左右,实在是……”

“允祉两口子都忙,孙儿媳妇又临产在即。您说妾要不帮忙看着点儿,万一出了甚状况,岂不是连累皇家血脉遭难?”

“可不正是这么个理儿么?”惠太妃笑:“尤其老八子嗣单薄,大婚至今膝下也只有弘旺那么一个男丁。好容易府中又有人开怀,哪怕是个庶福晋呢,妾也万分宝贝着!”

这两位一个操心孙媳妇肚子,一个关注养子子嗣的,做足了慈玛嬷与慈母状。

看得皇贵太妃与宜贵太妃咬牙,暗骂这两个奸诈的!

竟抢在她们的前头,把这

今天拍照识图了吗 金瓶3之鸳鸯戏床

么好的由头都给用上了。无奈何的两人只得一个操心起孙女儿的教养,一个盯紧了孙媳妇的规矩。好好歹歹的,别叫她们堕了皇家脸面、损了满蒙联姻的大计。

为了不再回到寂寞宫廷中,她们几个老婆子相顾阴阳怪气,诸位太妃们也是很齐心协力了。

为脱困故,甚至有人建议太后娘娘把大阿哥家的小格格抱过来养。

就……

如同当年温宪公主在仁宪皇太后膝下长大般。

结果讨好不成,倒遭遇了好顿臭骂。

向来和婉的太后娘娘首度大发雷霆,还连着数日不见开颜。可把皇帝、温宪公主与勇亲王给急的哟!齐齐前往宁寿宫,争相闻言软玉地劝说。真不惜万金,只求亲娘一乐系列。

太后看着儿女们关心焦虑的脸缓缓笑开:“额娘无事,就啊!听人建议将弘晖家大格格抱来宁寿宫,一时没收住脾气而已。这帮人啊,自己在宫外自由自在,欢乐无边的,不愿意再回宫来做笼中鸟,就试图推哀家的宝贝重孙女顶缸!”

“她们也不想想,当初哀家就受够了心头肉一次次被抢走的苦。而今可算多年媳妇熬成婆,又怎会再为一己之私去抢孙媳妇的心头肉?”

这话说的,叫胤禛、茉雅奇与允禵都相顾无言。

心疼而又感动。

良久后,除非必要轻易不跟皇帝亲哥行大礼的十四端端正正跪下:“臣请万岁爷破例,允臣将太后娘娘接回府中孝敬些许时日。”

已经通过提议养皇孙女事儿,琢磨明白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太后娘娘忙阻拦:“别别别,别了吧,没这个规矩!”

原还有几分迟疑的雍正将额娘向往而又为自己隐忍的目光看在眼里,顿时踟蹰尽去:“甚规矩不规矩的?只要皇额娘开心,就是规矩!朕这就给十四拨笔款子下去,着他好生修整下他那勇亲王府。等整治好了,再奉皇额娘小住一段儿。”

这话说的,十四的白眼差点儿没翻到天上去:“瞧不起谁呢?那么点儿,还是孝敬皇额娘的钱,还用得着赏?真是的,我堂堂勇亲王,战功彪炳的勇亲王哎,难道还能少了那些个金银浊物?”

“不,不是……”被抢白太多,胤禛也顾不得生气。只好脾气地解释着,免得十四这个犟驴脾气上来,再叫皇额娘担心他们兄弟阋墙。

偏他这解释才刚刚开口,茉雅奇也跟着火上浇油:“不是甚啊?不是!不是我说,亲哥你这次还真就大错特错。一样的兄弟姐妹啊!只准皇额娘往十四那儿松散几天,却不给我这个女儿尽孝的机会么!如此重弟轻兄,可问过我与小七的意见?”

“就是嘛!”十四一脸的同仇敌忾。姐弟联手,把胤禛这个人间帝王都说得连连摆手。

终于也享受到被儿女们争相孝敬的仁寿太后畅快而笑,只觉得女儿说错了。从官女子到太后,才不是她生平最大的成就呢,生养了她们这几个孝顺而又优秀的子女才是!

有了他们,她乌雅玛琭便是吃尽了这世间所有的苦,也甘之如饴。

※※※※※※※※※※※※※※※※※※※※

史上雍正拟给生母德妃上的尊号就是仁寿皇太后,不过被拒。惠妃、宜妃、温僖贵妃等都没有得到加封,但是小说嘛,作者君就不由给了她们个略好的结局。以及,八八不管怎么说,对养母惠妃应该是不错的,史上他也把惠妃接到自己府中孝敬来着。

虽然万千不舍,但还是缓缓打出了全文完三个字。

稍后,作者君再搞个抽奖,感谢一路走来对作者君跟温宪不离不弃的宝贝儿们。以及,厚颜求个完本五星好评。

群么么,爱你们~

下一本当然《十一格格是团宠》,开文会在九月一号。到时候希望还能看到熟悉的亲亲们啊~

来来来,上一波儿十一格格的简介,有兴趣的可爱们先收藏一发。嗯,顺带也把作者君的专栏点一下下?开文早知道哦!

享乐至上的小花仙即将历劫,却拒绝吃苦。索性想法儿给自己找个好家庭,再托梦,又一个百花齐放的天赋技能圆了梦中所说。

果断叫皇帝爹认准了她是个天赐的小仙女儿,落地就被命名为瑚图玲阿。洗三日就得封固伦公主,日日探看,百般疼宠,连带着贵妃娘的待遇都好了不少。

尚在襁褓中的小花仙露出无齿笑容:果然声势造的好,幸福生活享不了啊!

历劫什么的,so easy!

直到某天,贵妃娘对着偷偷溜进月子房的某小秃瓢温柔笑:“胤俄是过来看妹妹的?”

这一刻,瑚图玲阿就知道自己的咸鱼生活彻底结束了。

鞭策哥哥成了第一目标。

撒娇卖萌,占满他所有课上课下的时间,让他再没时间与九哥一起招猫逗狗。更倒不出工夫来掺和夺嫡,玩命给人家摇旗。

结果皇帝老子看腻了各种惦记他屁股下面那把椅子的糟心儿子,觉得她哥人品贵重,深肖朕躬,可继任大统???

瑚图玲阿赶紧跟随着她哥跪下:兹事体大,皇阿玛万万三思!

感谢在2020-08-18 19:09:14~2020-08-19 18:03:2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blingbling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清穿温宪的团宠生涯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