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目彩春 杨家后宅(全)冬儿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后来他真的生病了, 病得很重,发着高烧,烧了好几天。卫一陵和韩文君都急坏了,他们压根不知道卫景偷偷在夜晚冲凉水, 只以为是天气变化得了流行感冒。

他们是第二天一早才发现了高烧的他, 那时候他已经换好衣服躺在床上, 因为高烧一直没醒。当天就将他送到了医院, 因为高烧严重, 医院安排他进了重症室。

韩文君看到他被推到重症室的时候整个人都崩溃了,靠在卫一陵怀中哭, 卫一陵心里也难受,不过他无法向韩文君那样表现出来,如果两人都夸了的话, 谁还做支柱。他搂着她安慰她道:“小景不会有事的。”

好在第三天卫景就醒了过来, 韩文君见他醒过来了,急忙抱紧了他, 她如获至宝一般, 抱着他亲他的额头。

虽然这几天卫景一直昏迷不醒,但是他大概也猜到自己这一次好像弄得过头了。他原本以为父母有了弟弟就不再关心他了, 甚至还怀疑过父母是因为她残疾了才想要个健康的孩子, 因此心里多少有怨恨,可是此刻被妈妈抱着,卫景却升起一种内疚感, 他知道妈妈还是爱他的。

“抱歉, 害你们担心了。”他说道。

他的懂事越发让韩文君心疼, 他揉了揉他的头道:“你能醒来就好了, 你好好的妈妈就放心了。”

“小景哥哥。”

这清脆的一声小景哥哥瞬间吸引了他的注意, 他向门口看去,便见那肉嘟嘟的小女孩正跑过来。

不再是上次看到那腌巴巴的样子,她就像一株向日葵一般热情而明亮,她撒着小短腿哒哒哒跑到他床边,圆溜溜的眼睛盯在他身上。

他依然无法忘记高烧之时,头重得像是灌了铅,想醒来却又醒不过来的痛苦。

可是看到她这模样他却松了一口气,他想,或许真的有魔法,魔法将诅咒给了他,她便好了,所以以后如果她生病了,他便可以用这种方式替她承受。

“小景哥哥也生病了吗?是不是我传染给你的?”小姑娘问他。

“不是。”

小女孩肉乎乎的小手轻轻抚摸在他的额头上,软软的声音对他说:“没关系,会很快好起来的。”

卫景转开头没说话,被她揉着头,他有点不好意思。

黎雅芙是听说卫景生病了才过来探望一下,见到卫景好了她也松了一口气,她还有事情要忙,就暂时将小婉婉放在这边。

“小婉婉在这边陪哥哥玩,妈妈一会儿来接你好不好?”

小婉婉点点头。

黎雅芙走了没一会儿韩文君也被医生叫出去说卫景的情况,病房中就只剩了这两个小鬼头。

卫景转头望着那撑着下巴盯着他笑的小姑娘,她目光明亮璀璨,他被她看得不太好意思,他偏了偏头问道:“看我做什么?”

“小景哥哥好看。”小姑娘诚实答道。

卫景感觉脸颊微微发烫,他避开她的目光问道:“你不讨厌我吗?我对你又不好……”

他话还没说完小姑娘就摇摇头,她一脸认真冲他道:“我才不讨厌你呢,我喜欢卫景哥哥,好喜欢好喜欢的。”

她声音清脆,目光发亮,那小小的脸就像一张小太阳,小小男孩说不清此刻心头是什么感觉,只觉得一颗心像是被一双小手小心翼翼包裹着,暖暖的,很舒服。

卫景烧退了就出院了,他出院这天黎雅芙带着家里两个小朋友来探望他。韩文君明显感觉得到,儿子这次生病醒来明显比以前开朗了不少,也爱笑了。

这不,知道他雅芙阿姨一家要过来,一大早就穿上了新衣服在客厅里等着,眼睛时不时望向门口,韩文君当然也知道儿子在等谁,不过看破不说破。

黎雅芙带着小婉婉进来的时候韩文君明显看到儿子眼睛里浮现亮色,韩文君抿唇一笑,急忙上前和两人打招呼。

“易安怎么没有跟着一起来?”

“他爸给他布置了作业,在家里做作业呢。”

“江寒对他也太严格了吧?易安才九岁啊。”

黎雅芙轻轻叹了口气,“这话我也说过,不过哥哥有他自己的想法,其他的事情他都能依我,但是在老大的教育上,他特别固执。”

韩文君当然也知道江寒是要将易安当接班人培养的,教育方面自然也不能出错,她便没再说什么,低头揉了揉小婉婉的头说道:“我们婉婉过来啦,快去找小景哥哥,他给你准备了礼物。”

小姑娘一听有礼物,兴奋道:“什么礼物啊?”

“你去问问你小景哥哥啊。”

小姑娘便哒哒哒向卫景跑过去,卫景将身后藏着的盒子拿出来,这边韩文君小声冲黎雅芙说道:“今天刚出院就拉着我去买礼物,就怕去晚了人家会关门一样。”

黎雅芙道:“我家这个小团子最喜欢收到礼物了,尤其送礼物的人还是小景哥哥,她肯定特别开心。”

“上次你送了我魔方,这是我给你的回礼。”这还是卫景第一次送别人礼物呢,有点别扭,他送出去的动作都不太自然,也不知道她喜不喜欢。

小姑娘接过盒子便开始拆,她人小力气不大,拆东西的动作有些笨拙,好不容易拆开了,她看到里面的东西就哇了一声。

“是蝴蝶发夹。”她拿着蝴蝶发夹开心的转圈圈,“我喜欢的蝴蝶发夹。”

卫景望着她那开心的模样也忍不住笑起来,幸好没有买错,她喜欢。

黎雅芙冲她招招手,“过来妈妈帮你戴上。”

小姑娘将发夹拿给妈妈,黎雅芙帮她戴在脑后的丸子上,她赞道:“小景哥哥眼光不错,好看,快去谢谢小景哥哥。”

小姑娘便又跑过来,笑得一双眼睛弯成月牙,“谢谢小景哥哥。”

卫景放在毯子下的双手握紧了又放开,他望着眼前笑容灿烂的小姑娘,心头胀胀的。好一会儿他才开口说道:“不客气。”

为了庆祝家里两个孩子痊愈,两家人商量好了一块儿去野炊。野炊这一天天清气朗,秋季阳光不温不火,最适合游玩。

两家人约在了洛城郊外一座小山上,卫景不太喜欢出门,不过韩文君告诉他小婉婉也会去,他便一块儿来了。

小婉婉一下车就看到她的小景哥哥,她哒哒哒向他跑过来,将她手上的风车分了一个给他。

“小景哥哥,这个送给你。”

“谢谢。”

“不用谢。”

小姑娘笑得眼睛弯起来,他突然觉得,这萧瑟的秋日中,因为她的笑而多了一种暖。

“小景哥哥,我们一起去玩风车吧。”

风车要迎着风才能转起来,小姑娘说完话就举着风车开始跑,跑了几步一转头发现小景哥哥没有跟上,小姑娘天真问道:“小景哥哥怎么不来?”

他捏着风车的手指慢慢拽紧,他跑不起来,轮椅在草地上滚得也没有那么快,她送给他风车,可她不知道其实他并不能和她一起玩风车。

他是个残废啊,羞耻愤怒和惭愧一下子揪紧了他的心,他不敢面对她的目光,他的残腿让他感到羞耻,他不敢看她的眼中有什么,是失望吗,是同情吗?他全都不想看到。那拽着风车的手指越收越紧,紧得像是要将风车的把子拧断。

看到了吗小姑娘,你的小景哥哥连和你一起玩都不能,你还会继续靠近我吗?还会继续喜欢我吗?

小婉婉也明白过来为什么小景哥哥不和她一起玩了,正好一阵风吹来,她急忙走到小景哥哥身边,将他握着风车的那只手举起来,风车迎着风开始哗啦啦转动,小姑娘清脆的声音中透着喜悦,“你看小景哥哥,风车转起来了。”

他看着她的笑脸,她并没有失望他不能和她一起玩,她总能在死沉沉的尴尬中找到乐趣,原本凝重又压抑的一切因为有了她的笑又变得明朗起来。

复杂的情绪一扫而空,他看着她笑也忍不住跟着一起笑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她能有这样的魔力,总是能让他在对自己的糟糕认知中抽离,这样的她真的让他好喜欢好喜欢。

他一侧头看到她头上,她的头发扎着一根小辫子,辫子末尾戴着他送给她的蝴蝶发夹,她好像很喜欢。

心砰砰砰跳,内心很激动。

风停了,风车停止了转动,他郁结的心情已经好了很多,他怕她呆着无聊就冲她道:“你去玩吧。”

小姑娘却摇摇头,“我想在这边陪小景哥哥。”

陪他做什么呢,她又不能陪她一起玩。

“陪着我会很无聊的。”他说。

“我不怕无聊。”

“……”

“我要陪着小景哥哥,我要一直一直和你在一起。”

她的声音中带着天真明媚。

他想,她还是个好小好小的小姑娘呢?他道:“怎么可能一直在一起?”

“为什么不能一直在一起?我的爸爸和妈妈就一直在一起啊。”她的笑容灿烂似骄阳,“那我以后嫁给你,我嫁给你了我们就一直一直在一起了。”

她怕是还不知道嫁给他是什么意思吧,不过就是一句童言无忌的话,他的内心比她更成熟,他想,这种话听听就算了。

可是心头因为这句话涌起一股蜜意,甜甜的。黄昏的秋日树叶败落,连疯长的野草也开始枯萎,然而他却看不到周围的凋零,他的眼前只看得到她,如此明媚,生机勃勃,让他充满了无限希望和期待。

在秋日空旷寂寥的天际下,在他的内心因为自卑而紧缩的时候她对他说,小景哥哥

夏目彩春 杨家后宅(全)冬儿

,我长大后嫁给你。

她握着他的手腕跳了两下,兴高采烈地问他:“小景哥哥,我长大了嫁给你好不好?好不好呀?”

“好。”

他听到他的声音这样回答她。

我等你长大,嫁给我。

(全文完)

※※※※※※※※※

夏目彩春 杨家后宅(全)冬儿

※※※※※※※※※※※

文章到这里就全部结束啦,爱情有了延续,又有了新的感动。

谢谢这么久以来一直陪伴我的读者们,希望下一本我们还能再相遇。

喜欢溺爱成瘾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