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美妇疯狂迎合 滋润新婚人妻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中午时分,府城西北数里外。

赵瀚正在快速行军,突然前方出现一骑。见他们来了,立即后撤数十步,却始终堵在那里观察情况。

暴露目标了,肯定有人跑去府城报信。

江西的马儿不多,到处都是水网,骑马远远不如坐船方便。

能派哨骑出来打探,显然官府已经警觉起来!

“吃饭!”

赵瀚也不着急走了,命令八百士卒聚拢吃饭。

费如鹤啃着饼子,忧虑道:“咱们漏了行踪,府城肯定大门紧闭。”

黄幺也说:“我以前押粮去县衙,被留下来筑过城。府城很高很大,东边是赣江,南边、北边都有护城河。西北边倒是没有护城河,却有山坡远远挡着,下去就是一片洼地。”

江大山说道:“我也押粮去过县衙,若是没有战船,只能从南北两边攻城。可城外全是街市民房,咱们穿过街市的时候,城里就能赶快关闭城门。”

偷城,不是那么好偷的,特别是吉安这种临水大城。

就算没兵防守,只要城门一闭,你爬墙都要爬老半天,而且还得弄来许多云梯。

填饱肚子,赵瀚拍拍屁股站起,突然说:“往北走!”

八百士卒突然调头,刚吃饱饭,行军速度很慢,就仿佛武装郊游一般。

哨骑远远缀在后面,一路尾随,直至天色将黑,才打马疾奔回府城报信:“府尊老爷,贼寇去了北方偏西,可能是往安福县流窜。”

“不来府城就好,不来府城就好!”徐复生总算松了一口气,虽然安福县也是归他这知府管。

稍微冷静下来,徐复生又下令:“快坐船禀报解巡抚,就说有一股贼寇,往安福县的方向去了。”

赵瀚行军速度太快,虽然暴露行踪,但没人知道他的底细,只晓得是宣化乡的一股贼寇。

事实上,现在贼寇正满地乱跑。

……

永阳镇。

解学龙接到各部汇报,脸色非常难看,他的初步作战意图,已经宣告失败了。

除了赵瀚之外,他没把其他反贼放在眼里,因此分兵南北驱逐。将那些不成气候的贼寇,驱赶着往武兴镇方向跑,目的就是要让大小反贼聚在一起。

到时候,反贼看似兵多,其实来源复杂,内部必然矛盾重重。

而且,聚在武兴镇方向,三面都有大山阻挡,还更方便一网打尽,最坏局面也只是反贼遁入山中。

换成其他农民军领袖,若谁拥有巨大威望,肯定会串联聚兵,合流共同抗击官府。山西、陕西二省反贼,就一向是那么搞的,因为单打独斗玩不过官兵。

可赵瀚却不接招,非但不出面聚贼,反而还玩起了失踪。

四邻八乡的贼头子们,以为赵瀚带人跑了,于是也琢磨着跑路。

禾水以北的农民军,拖家带口,翻越山岭,直往安福县流窜。禾水以南的农民军,则绕过大山,前往泰和县西部。

杀地主,分田地,这是坐寇行为。

官军一来,众贼惊惧,生生变成南北两股流寇。

赵瀚也失算了,他想让那些贼头,帮自己稍微阻挡几天官兵。可是别人也不傻,既然打不过官兵,那就直接玩流窜战术,跑去祸祸邻近的州县。

“你们怎么看?”解学龙问道。

幕僚李宗学说:“抚帅,当立即传令安福、泰和两县,命令知县联合士绅,尽快招募乡勇保卫地方。流寇,流寇,不能让他们流窜起来,否则贼势将越滚越大。”

左孝成则说:“赵贼才是心腹大患,可不管那些流寇,坐船直击黄家镇!”

李宗学也建议道:“先破黄家镇,再回兵追杀流贼。到时候已是冬季,安福县、泰和县应该也有乡勇了,我等派兵追杀堵截,冻也要把流贼给冻死。”

解学龙思虑良久,拍板说道:“便依此策,立即出兵黄家镇!”

其他人都奉命去办事,解学龙独自坐在帅帐,内心有一种深深的忧虑。

根据反贼俘虏的供述,“赵先生”拒绝合兵一处,完全不顾其他反贼的死活,而且似乎带兵进山做土匪去了。

但是,解学龙总感觉不对劲。

因为赵瀚在黄家镇的做派,完全不像要当土匪的样子,那就是冲着改朝换代去的!

数千官兵,从永阳镇坐船

人妻美妇疯狂迎合 滋润新婚人妻

出发,很快来到李家拐登陆。

解学龙派出开路探子,自己坐镇战船等待消息。

又是半日过去,探子陆续来报,李家拐附近空无一人,进山的路上留下许多人畜脚印。

解学龙脸色阴沉,干脆派出数股小部队,沿着两岸村落进行探查。

全进山了……

解学龙移师黄家镇,同样空无一人,镇上连根毛都没有。

怎么办?

解学龙根本不敢进山追击,因为他麾下的士卒,训练度实在太低。一旦山中遇伏,稍有风吹草动,必定全军崩溃。

幕僚李宗学出主意说:“再有月余便是冬天,山中苦寒之地,怎能长久作乱?只需陈兵黄家镇,一边操练士卒,一边耐心等待。让那些反贼,在山中自己冻死饿死。直到明年开春再进山,到时乡勇更加精锐,反贼则士气尽丧,可一举而破之!”

解学龙闭上双眼,苦苦冥思,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就在这时,突然有一艘快船驶来,却是留在永阳镇督粮的水兵。

“抚帅,梅塘镇被贼兵攻陷,贼兵渡河往东去了。离开梅塘镇之前,贼兵杀了几个地主,好多佃户趁机起事,如今梅塘镇附近遍地贼寇!”

解学龙猛然一惊,大吼道:“快回府城!”

梅塘镇就在泸水边上,报信本该很快的。

可解学龙把船只全部征走,导致赵瀚抢不到船,只能用门板扎木筏过河。同样的,报信的士绅也没船,只能一路坐骡子疾奔,消息拖到现在才传过来。

那匹骡子,还是赵瀚抢剩下……

解学龙迅速坐船回师,半路又接到知府徐复生的报捷。

对,就是报捷!

有上千贼寇,想要攻打吉安府城,被英明神武的徐知府,率领城中青壮轻松击溃,贼寇已经折道朝安福县流窜。

这个消息,令解学龙感到有些疑惑。

李宗学看完信件,思虑道:“赵贼胆大包天,定然想要奇袭府城。可他半路泄了行踪,徐知府把城门一关,赵贼只能无功而返,遁往安福县做流寇去了。禾水以北的众贼,也翻山去了安福县,赵贼定然是去跟众贼合流。”

解学龙认同这个解释,因为吉安府城,真不是轻易能攻下的,单靠吉安府、庐陵县的衙役就可坚守。

为了稳妥起见,解学龙将八百卫所兵分出,让他们坐船回吉安府守城。

这些卫所兵战斗力低下,连乡勇都不如,而且喜欢劫掠,扔回去守城刚刚好,谅他们也不敢在府城抢劫。

至于解学龙,带着主力驶入泸水。

泸水有支流,向西可去永新县,即李邦华大迂回的路线。向北则往安福县,去那里可追击流寇,也可以等着赵瀚过来送死。

解学龙朝安福县行船一日,再次接到快船送来的军情信息:在吉安以北八十里,贼寇洗劫了江边的白沙镇,沿途抢掠地主家的牲畜和粮食,朝着安福县的方向遁去。所过村镇,许多佃户被煽动造反,请巡抚老爷赶紧派兵镇压。

种种迹象表明,赵瀚果然去了安福县,试图与逃往那里的宣化乡流寇汇合。

解学龙顿时坚定决心,不再返回赣江沿线,继续坐船沿泸水而上,加快速度直奔安福县。

他根本不怕赵瀚偷取府城,因为派了八百卫所兵回援,用那些废物守城绰绰有余。

……

庐陵县、安福县交界地带。

赵瀚那八百多士卒,已经扩充为一千三百多人。

新入伙的,多为家中无牵挂的青壮,也有

人妻美妇疯狂迎合 滋润新婚人妻

一些偷偷舍家从军的穷人。

洗劫赣江边上的白沙镇时,陈茂生招了几个戏子入伙,张铁牛招了二十多个苦力入伙。

他们现在,还有许多驴子、骡子和黄牛,用来驮运从地主家借来的粮食。嗯……这些牲口也是向地主借的。

“什么?又回去?”

费如鹤郁闷道:“咱们在这里,兜兜转转好几天,我都快要被转晕了!不是去安福县吗?怎又回头去打府城?”

“你都晕了,官兵肯定更晕,”赵瀚笑道,“如今府城周边村镇,到处都是造反的,咱们回去不怕再露行踪。”

随军主簿黄顺德嘀咕道:“确实不怕暴露行踪,可城外遍地乱民,府城还不重兵防守?”

“谁说回了吉安府,就一定要去攻打府城?”赵瀚反问。

黄幺问道:“那咱们打什么?”

“钞关啊!”赵瀚大笑,“钞关的银子可多了,船也多得很,抢了银子就能坐船溜走。”

江大山挠头道:“可咱们从武兴镇出发时,不是说好了偷袭府城吗?”

赵瀚解释说:“这打仗,要随机应变,哪能说干啥就干啥?咱们露了行踪,知府把城门关了,那就只能去别的地方。把四下村镇都搅乱之后,官府迷糊得很,只知道咱们要去安福县。我已经找人问了,去安福县最近的路,就是从泸水坐船而上。那个巡抚解学龙,肯定被诱往安福。这种时候,咱们再杀个回马枪,吉安府那边怎受得了?”

费如鹤也学过兵法,领悟道:“这叫声东击西,也叫攻敌不备。虚虚实实,又虚又实,下次让我带兵,也可以这么干。”

喜欢朕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