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白洁 他的舌头弄得我爽水好多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但很显然,五年的时间,赵德柱在成长,他周围的人在成长。

曾楠也成长了许多。

逃脱赵德柱的魔爪,她还是能摆出点领导姿态,介绍了这个全新的网络警署中心的职能建成和规模。

就在产业园旁边的商业街上,作为开发区分局警署的规模已经比较大了,专门划了一栋小楼给网络警署。

网络警署也是在全国都具有探索试验的意义。

这方面产业园的几家不同类型网络企业,正好能给江州市网络警署提供最全面的技术支持和案例演练。

游戏公司、社交传媒、电商平台,这几大类基本涵盖了所有互联网犯罪的高频领域。

只要不哒呀哒的说话,曾楠肯定就不是那个小女警的样子。

曾经的羊角辫不见了,很标准的齐耳短发。

夏季警服……

赵德柱真想提醒衬衫扎起来更好看。

哪里有认真听曾所长讲事哦。

其实曾楠动态、语速都控制得很好。

她这种在基层警署已经有过工作经验再转技术岗,就很容易承担行政管理工作,高于其他也就比她小三四岁的刚毕业警大技术生。

可惜赵德柱完全不配合曾楠的正式交流模式,嘻嘻哈哈的邀请阿sir们随便坐,随便看,还叫媛媛点餐送过来。

当初在游戏公司,李媛媛可是经常跟辖区警署打交道,跟曾楠也熟。

现在也有重新见面的欢喜,还眼角流露出呵呵呵的表情。

一副我就知道你俩还没断了往来的样子。

曾楠又想跺脚了!

可她也没底气,要说这件事,一点都跟赵德柱没关系那也不可能。

毕竟她的老领导,那警署里面从所长到户籍大妈们都拿她跟赵德柱很熟悉当理由,才合力的把她送回警大进修。

包括她在新领域的研究课题能比其他人更接近实际情况,的确都来自于赵德柱网游公司那段积累的丰富经验。

两重关系叠加,才一路顺畅的任职,并挑起这个全新重担。

就问换其他人来带领这个明摆着要跟赵德柱企业搞好关系的队伍,能不能得到现在的场面?

警察也是需要人情关系的。

况且之前有约定这边提供全套技术支持。

现在赵德柱更是随口答应安排,各种设备不会少,这资金就海了去!

新成立的网络警署中心年轻成员们,对副所长的人脉关系都五体投地了。

绝对很方便曾楠以后的工作展开。

阿sir们对千亿富豪的整层楼办公室感到格外震撼。

其实幸好这两天姚敏和易菲都已经返回平京,不然他们会被赵德柱的秘书藏娇有新认识。

现在更想不到赵德柱如此年轻还平易近人。

他不抽烟,却示意桌上水果,各种饮料随便拿,然后讲起自己当初跟曾楠怎么在网游上面争论违法界限。

慢慢把好奇的年轻阿sir们全都吸引过来。

曾楠也听得慢慢

教师白洁 他的舌头弄得我爽水好多

露出微笑。

是,那时候她是纯粹的外行,这几年下来,也许赵德柱那层出不穷的新概念新技术她还是不懂,但有针对性的理论基础已经在她脑海里面成型。

绝对不再是那个迷糊小女警。

起码赵德柱现在说的,她都能分辨,这个自己无比惊叹的大男生,一直担心走岔道的男人,其实很正。

看似吊儿郎当的外表下,提出来的网络犯罪高发点,都非常精准,明白什么是犯罪,什么是错的,甚至很多他们作为警察都没想到的犯罪手法也信手拈来。

当年赵德柱可是资深网络赌狗,基本算得上是五毒俱全的那种什么都接触过,更是对各种网贷、网络诈骗、电信诈骗熟得不能再熟。

于是曾楠再也不是那个优先怀疑你怎么懂这些犯罪心理、犯罪手法的小姑娘。

首先判断这个男人是正确、明白道理的男人,那么他的阅历就成为了他的财富。

专心站在旁边倾听。

确实也没人会怀疑身家千亿的年轻大老板,怎么会去搞网贷、网络诈骗、网络赌博这些生意呢。

肯定是作为互联网公司接触够多,才足够了解吧。

这帮年轻阿sir可能都没意识到,他们在无形中已经被铺上一条宽阔的职业大道。

因为赵德柱从自身经历出发,把各种和网络有关的犯罪行为讲了一遍:“这里面主要就是个界限问题,当初我跟你们曾所长争论得最厉害就是这个,我在网游里面搞一堆人故意拉动玩家消费,已经有点沾边,但如果把这拿到网络诈骗,一个几十人的群里,除了你被拉进来,其他人其实全都是一伙儿的,这就是骗钱了……”

有认真的阿sir已经开始笔记了。

他们甚至比犯罪分子更先明白未来的网络犯罪是怎么回事。

更是对自己要从事的职业内容有了清晰的感受。

赵德柱是深恶痛绝:“互联网公司只要踩在风口上,很容易赚钱,而且是海量的钱,然后现金拿来怎么办?放银行吃利息还不如货币贬值快,但是做什么投资才是又赚钱又稳妥的呢?高利贷……所以说互联网公司一旦没了下限,开始做网贷,真是会害死人的,裸贷听说过吗,校园贷听说过吗……”

阿sir们听得目瞪口呆。

在警大警校他们看过无数案例,但赵德柱讲的绝对是新时代新手法,完全超出他们的认知范围。

但又那么熟悉简单,只要揭示了来龙去脉之后,如果能从源头一旦出现苗头就掐住,绝对能遏制犯罪蔓延。

最主要是赵总裁展现出来的这种“前瞻力”。

同一件事情怎么举一反三下,就慢慢加入了犯罪元素,然后成了无本生意杀头买卖。

而且丝丝入扣的整个操作手法都能说得通。

感觉赵老板只要稍微有一丁点歪心邪念,轻而易举的就能通过互联网公司赚……

嗯,请问开什么网络诈骗公司,有他开电商平台这么赚钱呢?

他们只能归结到赵老板真是互联网天才,又赚到了足够多的钱,根本不屑犯罪。

曾楠眼里都有些骄傲的神色了。

当初她也是苦口婆心叮嘱教导赵德柱不要踏进犯罪边缘的呢。

但整场聊天的深度和广度,还是让曾楠很震惊,她以为自己研究得还不错了,结果在赵德柱讲述的面前依旧啥都不是。

甚至有种悄悄出冷汗的感觉。

跟这样的智能型网络犯罪分子打交道,如果没有这样的讯息,那得吃多少亏,让多少人上当,才能慢慢积累教训啊。

所以当李媛媛都忍不住在悄悄吃夫妻肺片了,曾楠才挺正式的给赵德柱提出来:“能不能请你到我们局,不,我们厅……”

说出来才发现,以赵德柱现在的地位,哪里是随随便便警署甚至哪个部门就能召之即来的。

赵德柱却知道她的意思,摆手摇头:“今天是看见你来了,更高兴你带着这么多有能力的网络警察专家,我才给大家聊聊,网络上面犯罪手法很多,作为企业只要稍微心思有点坏,就会变成作恶的公司,古歌号称自己技术不作恶,但实际上他能不能做到呢?起码他没有义务对我们不作恶,他只保证花旗国自己的利益,明白了吗,这就是我一直抵制古歌进入国内,抵制facebook之类进入国内的原因,这也是我把WB和TiTa分开的原因……”

不管这些网络阿sir们能不能听懂,也明白如果不是咱家曾所长,人家大老板哪有这个神仙时间给他们讲这么多。

光凭今天讲到的这些,每一个犯罪方向钻研下去,都能成为专家。

而实际上还有个非常重要的后果,是说的人想不到,听的人也意识不到。

那就是赵德柱从这一刻,就提前好几年跟这批国内网警先驱,打下了烙印。

带有明显赵氏风格的网络犯罪理论。

一方面是互联网公司贪财图利走上邪路,一方面是犯罪分子利用网络新工具捣鼓那些流传千百年的老骗术。

哪怕网警这个说法好些年前就有了,但其实各地也就最多在网络数据安全、杀毒软件的领域稍微沾沾边。

根本没有深入到这种地步,更别说赵德柱提到那些十来年以后才越发精湛成熟的骗术骗局了。

这帮人里面,哪怕有一个上了心,回头把所有今天谈到的整理起来,基本上就可以算警大网络安全专业的辅助教材了。

曾楠却更能明白赵德柱这种做法,分明就是给她留足了好处。

因为不通过她,普通警局甚至警大都没法跟赵德柱这等人物搭上线。

教师白洁 他的舌头弄得我爽水好多

只能把这些业绩功劳全都推到她头上啊。

轻轻点头:“那就希望在以后的工作中,能多请教多交流……”

这时候李媛媛的对讲机响起来,这姑娘被齐刷刷回头的阿sir们关注,才赶紧放了手里的美食:“宋先生来了,他的参观日程也差不多结束了吧。”

赵德柱搓手手,这边也该收网了。

结果宋玄健走上来,被一屋子的制服吓一跳。

已经被判了好几次缓刑的他,可能想不到他的接班人,会真的身陷囹圄吧。

喜欢我只想自力更生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