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磁力猪 从龙弄臣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董战林......

每年上百亿利润的项目,几乎可以让任何一个人为之疯狂,更何况是一个商人?

在龙凤山,齐磊确实用李春燕这个记者吓退了董战林,但是,如此之大的利益,又怎么能让他轻易的退避呢?

事实上,被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孩喝退,不但没有让董战林避而远之,反而激起了他的斗志。

甚至,让他收起了谨小慎微的外表,暴露出资本家的凶残。

正面不行,那就侧面。

徐文良搞不定,那就换另外一个徐文良。

其实,齐磊都不知道的是,在前世的那个时空,即便没有农业试点的出现,董战林这个农商巨头依旧盯上了尚北大米。

而且,在前世那个时空,没有农业试点,没有发展集团的出路,徐文良比这一世更加坚定的不把尚北大米的牌子肆意许人。

于是,也就发生了齐磊记忆中,徐文良很快就被换掉的情景。

齐磊绝不会想到,老丈人的劫难,不是那个还不知道在哪的孙书记,而是隐藏在幕后的董战林。

事实上,齐磊还想不到的是,其实在前世,教委正副局长的争夺,和孙书记替代徐书记,其实是两件不相干的事情。

但是阴差阳错,在这一世,因为章南接任二中校长这件事,使得这两件事有了交集。

电话那头,听了梁成了陈述,静默良久,终于传来董战林的声音。

“你的考虑还是周到的,那就暂时别打扰考生的安宁了,让孩子们安心考试,前途才是最重要的嘛!”

梁成听罢,也是长长地松了口气。

梁成也不是傻子,盯着二中是迫不得已,是需要一个切入点。

可是,学校就是学校,从上到下都极其敏感,真出点什么事儿,他也吃不了兜着走。

让他等着去吧!

......

至此,二中终于在暴风雨中享得一片宁静。

只是谁也不知道,这来之不易的安宁到

bt磁力猪 从龙弄臣

底能持续多久。

李万才做为代理校长,其实还是比较小心的,甚至些忐忑。

毕竟章南提拔的两个毕业

bt磁力猪 从龙弄臣

年级肯定还是心向旧校长的,他这个代理的能不能顺利展开工作,还犹未可知。

所以,入校之后,李万才并没对毕业班有什么动作,反而是把初一初二、高一高二的老师集中起来开了个会。

大概内容就是,不要有什么心理波动,一切照旧。但是,章南那一套有问题的奖惩制度,彻底作废了。

这是百分百要改回来的,没办法的事情。

省教育厅为什么查二中?就是教育不当。

而个别学年、班级高压教学的根源,又是老师的奖金制度。

原则问题,必须要停,这不是李万才能左右的。

其实,他的本意是,把奖金制度维持到这个学期结束,起码把毕业班送走再说。之后一个暑假两个月的时间,足够他重新整合二中。

都不用去制定新的奖金制度和减负的教学方案,只要抓住某一部分老师跟他一条心就行。

因为没必要了,他的扩招报告已经提交到了教良,程建国虽然不会批,但是姿态要做出来。而且,过一段时间,也由不得他不批了。

总之,李万才的到来,让一部分老师很高兴,比如陈丽之流。章南在的时候,她们没好日子过。

新校长来了,管的还宽松,那就最好不过了。

陈丽甚至联合了初一的几个老师,继续给刘彦波的补习班拉人,差不多把二中的半个初一都搬了过去。

可是另一部分老师,尤其是毕业班,却是有了情绪的。

废话,辛苦一年,要出成绩了,结果奖金没了,那些实打实干事儿的老师哪个愿意?

尤其是高三和初三,开会都没叫他们,就把我们的奖金给抹了?

那可不是小钱啊!

两个年级的老师瞬间就有了情绪,虽然没在学生中间表现出来,但却要去找李万才理论理论。

没想到,这个时候,老董和老吊车两个老爷子站了出来。

“啥也不要想,安心把毕业班送走,就是大功一件。奖金的事儿,我们替你们说话!”

老董和老吊车的威信还是在的,他们的话有人听。

就连李万才能顺利接手二中,其中也不无两个老爷子的功劳。

这个岁数的人,只要是心眼不坏的,那是真的朴实。

两个老爷子没别的想法,不满意,不甘心,都得忍着。初三、高三两千来个学生的前途啊,不比你们明争暗斗重要吗?

所以......

梁成在学校里上蹿下跳的时候,他们忍了。

章南被革职,二中群龙无首,他们忍了。

现在弄了一个一心想把二中肢解的李万才,他们也忍了。

唯一的底线就是毕业班,两人也只守得住毕业班。

有什么情绪,等毕业班走了,咱们再慢慢和他们算账。

老董校长看着高三忙了一年,比学生还憔悴的毕业班老师们。

“听我老头子一句,现在已经不是奖金的问题了,是要争口气!!”

“都说咱们错了,不应该这样压榨孩子。可是,能送走一个是一个,考上好大学,才是真的。”

“咱拿成绩说话,让那些见不得咱们好,想吞了咱们的驴马烂子闭嘴!”

......

李艳红是个直脾气,性子比男老师还要烈,从老董校长那回到班里,脸色就一直不对。

她在憋着,尽量让自己保持平静,可是....这口气真的咽不下去。

我们踏踏实实的干事儿,学生踏踏实实的奔前程,结果,你说错了?

猛然间,啪!!啪!!啪!!教鞭砸在讲台上,响声刺耳。

李艳红在讲台前站的笔直,气势汹汹,高三八班的学生们茫然抬头,看着班主任。

终于,凝滞良久,李艳红开口:“最近学校的一些事儿,虽然还没影响到咱们高三,可是相信大伙儿也都听说了。”

八班众虽然没什么反应,可是,听说还是听说了的,校长都换了,能没听说吗?

直勾勾地看着班主任,不知道她要说什么。

只闻李艳红声音冷的吓人,“都特么给我听好了,以前总和你们开玩笑,为了我的奖金也得给我好好学。”

“还总拿什么,前途、命运的给你们开导。这回......”

“这回不扯那些没用的。”

突然瞪着眼珠子,嗷的一嗓子,“给我打他!”

李艳红张牙舞爪,有些失控,足见其情绪有多激动。

“给我打他!照脸给我打!!”

“他娘的,能给我好好考!考的好,全班有奖励!!”

“你们要啥,我给买啥,说话算数!”

财伟一听都惊了,这么放纵的吗?不太好吧?

真的....不太好吧?

没忍住,胡子拉碴的腾的站了起来,“老李!真的吗?我想要个笔记本电脑行不?我给你考个北大回来!”

李艳红一指门外,“拿着书,门外站着去。”

“哦......”

“哈哈哈哈哈哈哈!”全班爆笑。

李艳红也是憋不住的转怒为笑,看着伟哥猥琐又萧瑟的背影笑骂,“越来越没个人样儿了,跟谁学的呢?”

看向全班,“100块钱以内,多了没有!”

“100块也不少了啊,咱班62个人,也6000多块呢!”

确实不少,都快赶上李艳红一年的基础工资了。

却是伟哥从门外探进头来,“老李,也不多吧?我考个北大,你就有5000奖金呢!”

说完向全班压手,“不用谢我,应该的!”

李艳红想把教鞭飞出去,砸死这倒霉孩子算了。

一瞪眼,把伟哥瞪的缩了回去。

然后使劲砸着讲台,“都给我争口气啊,小祖宗们!就四模那个成绩,就给我照着那个分去考!”

“只要正常发挥.....”

李艳红是个很生动的老师,平时上课肢体语言就很足,这回也是发挥到了极致,夸张的挺着胸,仰着下巴,大手一挥,做指点江山状。

“就横扫!!”

“懂吗?”

“横扫!!”

“什么实验中学,什么私立高中,提鞋都不配!”

被李艳红又是愤怒,又是搞笑,又是夸张的动员大会一调动,八班众一个个也是嗷嗷叫的状态。

还有半个月不到,拿下高考,争这口气。

本来就是,你要是初中生、小学生减一减负,那无可厚非。

可是,特么的高中生,尤其是高三,最小的都十八九了,二十岁的都有。

减个屁的负?瞎搞!!

同样的场景,不仅仅在八班上演。

高三学年、初三学年,每一个班主任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向学生们传达着力量。

在高三六班,李玟玟妆容精致,穿着得体。

憨憨姐的一切都写在脸上,高兴不高兴,成绩好还是成绩差,甚至喜欢还是不喜欢。

此时,六班班主任也在拱火。

“今天不说虚的,二中待你们不薄,要用成绩回报二中!咱们让外人看看,这一年咱们是怎么把野鸡变成凤凰的!!”

寒门贵子、草根励志的故事,在哪个时代都是最动人的传说,也最具被激励效果。

傻呼呼的李憨憨跟着班主任的情绪,那叫一个激昂啊,嗷的一声:“打他!!!”

引得全班侧目,无不鄙夷。

草根励志,适用于我们,你一狗富婆叫唤个啥?

......

李万才听说了一些高三、初三的动员情况,也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当回事儿。

章南都革职了,你们几个老师、一群学生,就算取得了一点成绩,哪怕是倒反天罡,偶尔超越了实验中学,又能怎么样?

解决不了问题的!

悠闲地走在二中的校园之内,看着原本的对手现在成了自己的麾下,心情尤为大好。

不得不说啊,二中的地方是真大啊,有实验中学三四个那么大。

虽然设施老了一点,破旧了一点,不过......

李万才甚至有把实验中学搬到二中这边来的想法了,可以要拨款重新建嘛,反正到时候就他实验中学一个重点了。

当然,还要建一个大大的门头,气势恢宏那一种。

嗯,想想就舒服。

至于高三的动员?

动去吧!你们取得好成绩,李万才更高兴。

今年,实验中学那边有三个非常有天赋的考生应该是稳进清北的节奏,这将打破尚北市每年清北录取人数的记录。

二中能有这个实力吗?就算有,那将来也是要写进实验高中的校史的。

李万才想着,最好多出几个,也出那么两三个。

要是单年有五个,甚至六个清北,那这个记录将无法超越,将会是合并之后的实验中学最辉煌的一笔。

正癔症着,突然主楼上的大喇叭传来滋滋的电流声,随后是校广播室悉悉索索的动静传遍全校。

李万才一皱眉,“现在是上课时间,广播怎么响了?”

然后......

“大家好,我是齐磊。”

李万才眉头皱的更深,“齐磊?哪蹦出来的?”

恍然想起,二中似乎有一个叫齐磊的学生挺有名的,好像还上过新闻。

听下脚步,侧耳细听。

与此同时,全校的时间仿佛凝滞,所有人都停下手里题,眼中的书,把目光从课桌上移开,目无焦距的只用耳朵聆听。

李憨憨更是不顾班主任还在班里,几步冲到窗户边,打开窗户,让声音传进来。

老董校长,还有老吊车,则是站在办公室里,捧着茶杯,也打开窗户。

这个时间点,可是没有广播的。

也就是说,齐磊那小子又开始作妖了。

老董甚至在笑,“对嘛,该作妖的时候,就得作妖!”

好吧,在他眼里,这么大的事儿,齐磊不作个妖都不是他了。

广播里:

“下面这些话,送给初三的学弟学妹,以及高三的学长学姐们。”

......

“在即将到来的七月....”

......

“你们在拼搏,我们在送别。”

......

“做为你们的学长、学弟,我能做的除了加油。”

......

“也只剩下高歌。”

......

“所以,当你们走完那最后的一程,再回到二中的时候,我会送一首歌给你们。”

......

“一首...只属于你们的新歌。”

......

“加油吧!我的同学们!”

......

“别忘了......”

“在天色破晓之前,我们要更加勇敢,等待日出时最耀眼的瞬间!”

“向前跑,迎着冷眼和嘲笑!!”

广播结束,二中...瞬间沸腾。

要说齐磊在二中是什么样的声望自不多说,而且,什么上过新闻,和大人们做过的那些事儿,在学校里没人关心。

大伙儿只知道一点,他会唱歌,会弹琴,会写歌。

一首全新的歌,只属于毕业班的歌......?

这样的承诺,比班主任的装牙舞爪可是提气不知道多少倍。

有初三的小迷妹已经不顾形象的在叫嚷了,“拼了拼了,说什么也要考回二中来!”

至于为什么考回二中?

嗯,这是徐小倩应该关心的问题。

高一一班的王学兵瞥着嘴,呲着牙,“有什么啊?都是小孩子的臭显摆,一点正事儿都没有,学习才是最重要的!”

却是同桌的女生揶揄,“那学习你也没人家厉害啊?”

“我......”王学兵憋屈了。

七班。

詹小天也有点酸,“又让他装一回!”

三楼走廊里。

伟哥屁股下面垫着课本坐在那儿,听着齐磊的广播。

“妈的,广播站跟他自己家的一样,那咋能说用就用呢?”

一脸嫌弃,低头沉吟,半天憋出一句:“我特么管广播站的时候,怎么没这个胆儿呢?”

好拉风的说。

不过,不管是李玟玟、伟哥,还是其他人。

包括掉醋缸里的王学兵、詹小天,所有人都在期待,齐磊这回又要弄出什么歌来。

而李万才纠结于齐磊私自开启广播的同时,也在疑惑。

啥意思啊?啥只属于毕业班的歌?他不会还会写歌吧?二中还有这人才呢?

还有他最后那段话,似是而非,又是什么意思?

什么在天色破晓之前?

正好,高一一班的汪国臣从办公室出来,李万才拦住他。

“汪老师。”指着广播,“那个什么什么,天色破晓之前啥的。好像你们二中都知道?”

却见汪国臣笑了,“呵。李校这话说的,我们二中?您不是二中的?”

“呃....”李万才差点没噎死。

尴尬道:“刚来,还不适应。”

汪国臣,“那您可得快点适应。”

“在天色破晓之前,我们要更加勇敢,等待日出时最耀眼的瞬间。”

“这是我们二中的....校歌啊!”

说完,错身而过,连客气话都没有。

李万才:“......”

脸一黑,心说,把你们能的,还有校歌呢?

实验中学也就有个校训而己。

好吧......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团结活泼,严肃紧张。

实验的校训也很敷衍,目前全国得有80%的学校是这十六个字的校训。

恶恨恨地瞪了一眼汪国臣的背影,心说,让你们折腾着,我看能折腾出什么花样来!

......

Ps:“打他!”不是后世的网络用语。

其实很多现在的网络用语,都是东北话早就有的。

......

昨晚出了点状况,也不知道是痔疮破了,还是管状腺瘤又长出来了,所以早上的更新就耽误了。

晚点还有一更吧,可能会很晚,别等了,明天再看吧!

争取,下一章开始高潮部分,两天写完这一段。

喜欢重生之似水流年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