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小说 我和两个女领导玩双飞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鼓点阵阵,不疾不徐。

按照吴侯的命令,贺齐正率部退离纪南城。

贺齐与吕蒙、凌统两人,均为此次突袭荆州的中路军主将。整整两日下来,吕蒙、凌统都打得郁闷,贺齐也是恼怒异常。

昨日里,他负责江陵城北的攻势,此前配合潘璋徐盛等人控制子胥渎、纪南城等地,倒还算顺利。但到了攻城的时候,本部连续数次杀上城头,却每次都丢下数十具尸体,狼狈退出。

之后连着鏖战了两日一夜,本部死伤七八百人,将士们的士气都受挫动。

到了今日,雷远那厮又气势汹汹而来,贺齐猝不及防,接连多名部将战死,连自己整备一日,安排作为后继物资转运中枢的纪南城也丢了。

贺齐在江东诸将中,素有勇猛之名。遭此失利,他难抑心中怒火,故而直到吴侯率部登岸,他也不去拜见,而是始终带人盯着纪南城,希望能找到机会重夺这一要塞。

谁能想到,盯着盯着,盯出了一头噬人猛虎来?

关羽既然到了纪南城,吴侯第一反应就是集结手头的全部力量。贺齐也连番受到严令,不得不率部向吴侯靠拢。

江陵城与纪南城距离不远,两城之间的这片小平原,也算不得广阔,各部聚拢不过须臾间事。

正行军时,副将毛甘嚷道:“关羽!关羽赶上来了!”

贺齐止住脚步,回头一看,便见敌军在夜色中急速前进,宛如数条火龙飞驰在原野之间,而人马的蹄声、步声隆隆灌入耳膜。

来得好快!

己方正在行军,若被关羽衔尾追杀,只怕伤亡绝对不会是个小数字。

贺齐心头微微一紧。

他再环顾四周,发现身旁诸将的脸上都有不忿之色,于是心头又微微一松。

贺齐的部下,绝大多数都是他多年来转战山越各部,通过招降、抓捕或重金诱引等手段聚合起的山越勇士。山越人不服王化久矣,又僻处深山,是以对汉家将帅的威名并不熟悉,更不服膺。

今日上午在雷远手中吃亏,已经使许多将士气炸了肺,此刻又说来了某个荆州猛将,也没见他们有千军万马,己方却连打都不敢打就慌忙后撤……这是什么道理?

山越人性子桀骜,这时候竟不惧怕,反倒有些跃跃欲试。接连数名勇士都道:“将军,我愿留下,斗一斗那关羽!”

贺齐再往南面看,吴侯和董袭所部已在汇合,江津港的熊熊火光映照下,有几支小部队正急速向此地增援。粗略顾忌,

乱小说 我和两个女领导玩双飞

至少万人是有的。

贺齐是猛将,是亲自上阵与敌搏杀,临阵斩将的,这样的人,哪会没几分傲气与血气?若没有不畏强敌、敢于亮剑的劲头,这仗也不用打了,还不如早早跪地求饶。

此刻他见将士们斗志尚在,又逢着时间紧迫,不容细思,当即拔出佩刀,大喝道:“诸位既然敢战,那就战上一场!我们数千人在此稳住阵脚,吴侯大军须臾就到……谁拿下关羽的人头,立即升为将军,食邑一县!”

洪进、华当、毛甘等部将相对老成,听得此令,顿时面面相觑。

但就一犹豫的当口,关羽所部持续追近。

当下众人都叫喊道:“愿听贺将军之令!斩杀关羽!扬我军威!”

此时中军战鼓节奏一变,各部纷纷转向,布下横阵。

贺齐手握长矛站在阵型中段,左右看看。

他酷好军事,自从戎以来,将自家采邑的收入全部投入在本部的装备、训练上头,从无一点用于自奉。故而整支军队的甲士比例甚高,器械也都精良,望之威武异常。

他看着自己亲手组建起来的军队,对自己道:关羽再怎么能征惯战,毕竟是长途奔袭回来,身边带不了多少部下。他就这么急躁袭来,果然如陆伯言所说,意骄志逸,全不将对手当作一回事。

嘿,此人固然是天下名将,非我所能相提并论。但我若能取一场小胜,或者斗个平手,也足以提升一下将士们的士气,挽回这一段时间的颓势,更足以得到吴侯的夸赞了!

正这么想着,数百只火把摇曳,关羽所部杀到。

双方的兵力差不多,也都列了东西向的横阵,两个正面几乎在同一个瞬间撞击一处,人如巨浪翻滚,长戟长矛如林乱刺。

双方稍稍抗衡,贺齐便觉不妙。

原来关羽所设的横阵看似平行延伸,其实重兵、精兵、骑兵和绝大多数的弓弩手都集中在右翼。还有大批身上脸上斑斓刺青的凶恶荆蛮战士如狼似虎,竟比山越人更凶恶些。

两阵一对,贺齐所部的左翼瞬间就支撑不住,负责那一营的毛甘、毛奇兄弟先后战死,最左侧数以百计的将士连连后退,又遭箭雨覆盖,纷纷惨叫着摔倒,混乱的波动随即扩大开来,由左翼向中央位置蔓延。

另一名副将洪进嚷道:“将军,我带甲士前去支援!”

贺齐摇了摇头。

敌军攻势猛烈,一波波地遣人支援,那与添油没有两样,无益于扳回局面。倒不如……

他挥手召来洪进、华当二将和他们麾下的戟士,并带上自家本部的二百名重甲锐士,略弯腰隐蔽自己,向两军阵列的中央位置赶去。

贺齐看得清楚,敌军集重兵在我方的左翼,其目的无非是击溃左翼以后转向,由侧方袭击我方中军和右翼。但这样一来,敌军中央和左翼就难免兵力不足。

既如此,贺齐便决定出其不意,直取敌军的中路,只要将敌军切成难以呼应的两个部分,保证让关羽吃个大亏!

数百精锐无声无息行动,一直紧贴到战线之后。贺齐沿途都没有再号令,只亲身站在最前方的位置;于是部属们心中也都憋了把火,决心跟随贺齐杀出一番局面来。

双方距离越来越近,贺齐看得清楚,敌方中央位置再度抽出百余人往侧翼去了。

好!就是现在!

贺齐大吼一声,领着数百精锐宛如熔岩滚滚那般从阵后杀了出来。

哈哈,两军对战,胜败决机,关羽虽然声威赫赫,也难免被我抓住机会!

贺齐亢声长啸,将手中长矛挥舞得呜呜作响,向前方敌人猛撞过去。他所向之处,敌方果然难以抵御。薄弱的步阵立时散开。

因为冲击的势头过于猛烈,贺齐刹不住脚,再往前冲了数步,随即看清了更后

乱小说 我和两个女领导玩双飞

排的局势,大惊失色。

就在贺齐右侧方向,一支骑队拦腰杀来!

怎么回事?骑兵们不是正在左翼猛攻吗?怎么右翼还有?

贺齐不及再想,两军撞在一处。

鲜血四溅,人仰马翻。贺齐所部转眼就被铁流吞没。

贺齐的身手确实不凡。他挥动长矛,砸开一支向他刺来的马槊;又反手拔出腰刀,刺死了一名试图从后方接近的敌兵。

正待呼喝部属们结阵而斗,他注意到有一名威风异常的骑将,摇缰策马向自己接近。

贺齐没见过关羽,但他立刻就认了出来。此等声势,除了关羽还能是谁?

他把长矛刺在地上,反手去背后掏取弓矢。

但关羽忽然策马加速。那战马神骏异常,瞬间迫到近处。

贺齐看到了关羽如电芒般的眼神。他大叫一声,将长弓奋力投掷向关羽的胸膛,同时向一旁纵身躲避。

然后他便觉得脖颈处一阵剧痛。

头颅好像变得轻了,视线在空中翻翻覆覆,似乎看见了下方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只是没有脑袋。

喜欢汉鼎余烟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