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布林的窑洞无删掉 糖盒h太妃糖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符文之塔,这世界上最枯燥最无聊的地方,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有各种复杂难记的鬼画符。

哪怕这世间记忆力最好的人在这里,要记下一长串毫无规则的符文也要耗费很长的时间。

秦轻语靠着她那绝无仅有的bug天赋,仿佛人肉照相机一般,扫描着她需要的符文,一目十行,过目不忘。

前世带过来的病症,仿佛就是为了炼器师这个职业而准备的,除了记忆力以外,她的肉眼还有数值体现的功能。

由于炼器师每高一品,对于‘精准’这一属性的要求就越高,炼器师除了需要修炼真气以外,还要用变态的方法来磨砺自己的精准度。

秦轻语数值体现的能力会让她在绘制符文时做到零误差,也就是做到绝对的精准,所以这让她可以无视炼器师的晋级瓶颈。

没有这个瓶颈,秦轻语的修炼速度势如破竹,在回到京都的那天晚上,秦轻语已经顺利晋升到五品炼器师。

符文之塔三层和四层内稍有价值的符文都被秦轻语一一记下,这天她吃过早饭后便与王曼秋一同上了五层。

一路走来,除了底层没人以外,越往高层爬人越多,到了五层时,秦轻语发现这里的桌椅格外的多,人也是最多的。

身旁的王曼秋像见鬼一样地看着秦轻语,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这几天早饭后她一直与秦轻语同行。

第一天秦轻语上了三层,她没在意,从八品用一个多月的时间升到七品,这天赋只能算是不错,比她强点,是器造局的平均水平。

第二天秦轻语上了四层,王曼秋就很惊讶了,认为秦轻语可能早已进入七品的瓶颈,两个月的时间成为中级炼器师,简直就是天才。

然而第三天,也就是今天,秦轻语竟然跟着她一起来到五层?她可不是混进来的,是刷了自己腰牌的。

王曼秋只觉得自己在做梦,这怎么可能?她成为炼器师十二年,光从四品升到五品就用了至少五年,在五品也有五年了,至今还没摸到四品的门槛。

这秦轻语刚入门两个月,走了她七年的路?虽然她本身的资质稍差,但这种差距有些说不过去了吧?整个炼器师的历史上也没有这种晋升速度的人吧?

王曼秋在一瞬间产生了数种情绪,疑惑、震惊、羡慕、自闭、嫉妒。呆滞了片刻,王曼秋终于回过神来,开口问道:

“你怎么一天就从六品晋升到五品了?”

秦轻语为

哥布林的窑洞无删掉 糖盒h太妃糖

了不让自己显得过于骄傲,于是谦虚地回答:

“其实我是前几天晋升的五品,只是这个月一直在外面,没机会爬塔,三层和四层我没去过,这两天去补习了。”

王曼秋:???

这更夸张了好吧?她连三层和四层都没去过,光靠着底层的基础符文就能直接晋升到五品?

这根本不可能吧?对于符文的理解是需要日积月累的,掌握的越多,使用的越多,才能去提升对于炼器的理解,从而冲击更高品级的瓶颈。

王曼秋不知道自己这一上午是怎么度过了,她满脑子都是秦轻语天赋的事,根本无法集中注意力研习符文。

秦轻语则没想那么多,她浏览着各种有用的功能性符文,这一层给了她很

哥布林的窑洞无删掉 糖盒h太妃糖

多惊喜。

与王曼秋的呆滞不同,秦轻语一上午都很亢奋,她感觉自己的炼器师生涯要起飞了。

刚入门时,金澜师叔给她腰牌时与她说过,这腰牌有着很多功能,除了识别身份这个基本功能外,其他功能让她自行发掘。

之前秦轻语发现了腰牌的门禁功能,现在她又发现了几个能录入腰牌的功能性符文。

第一个便是苏寒想要的即时通讯,只要把一串复杂的符文录入腰牌,腰牌就能直接变成一个大哥大。

大哥大,只能接打电话,不能发信息。虽然功能简洁,但秦轻语却十分兴奋,这种现代社会才有的科技让她觉得亲切。

第二个功能在秦轻语看来简直就是神迹,以现代科技的发达程度都无法做到,至少几百年内不行。

可以在腰牌上加一个空间袋的功能,以她五品实力来刻画这个符文,能得到一个一立方米左右的空间袋。

在第一次来到器造局那天,金澜师叔为她制作腰牌时,他只是一翻手,手中便凭空多出一块矿石,那时秦轻语就怀疑炼器师可以炼制空间储存类法宝。

这种法宝可是穿越者必备神器,也是现在的秦轻语急需的,她打算重新制作一批武器,正愁没地方放呢。

而且有了空间袋,她在战斗时可以使用更多的战斗方式,能出其不意地阴死敌人,呸,打败敌人。

秦轻语爱不释手地把玩着手中的腰牌,真先进啊,还能像手机一样加入拓展补丁包,估计以后还能有更多功能。

要不是第五层还有很多符文没记录呢,秦轻语真想马上回到自己的小院,把这两个功能录入腰牌之中。

午饭时间很快来临,秦轻语却感觉不到饥饿,拒绝了王曼秋共同前往饭堂的邀请,继续翻阅着书架上的符文。

不知过了多久,秦轻语只是感觉到光线越来越暗,退出了学习状态后,发现已经到了傍晚。

同时还发现很多人像看怪物一样盯着自己,秦轻语想了一下便明白过来,应该是王曼秋将自己的晋升速度宣扬出去了。

秦轻语耸了耸肩,迎着他们的目光环视了一圈,大多数人都撇过头不敢与她对视,或许是她那天才光环太刺眼吧。

秦轻语自然不是挑衅众人,她只是在找人,没发现王曼秋的身影,秦轻语只好独自离开符文之塔。

来到饭堂,秦轻语又被无数道目光注视着,这一幕其实很有戏剧性,她在初来器造局那天,也是在进饭堂时被很多人关注。

只是两次目光代表的含义却是截然相反的,最初众人认为秦轻语是靠关系的伞兵,投来了鄙视的目光。

现在却是被她绝无仅有的天赋震惊,投来了羡慕嫉妒恨的目光。

秦轻语无视众人的注目礼,打好饭菜后,依然没看见王曼秋,只好随便找了个空位坐下。

然而在坐下后,秦轻语才发现,对面竟然坐着一个熟人。

喜欢学霸在线教做人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