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闭症先生的宠妻日常 操美女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胃口再大能吃完这么多吗?”

大婶有些好奇的问道。

“不知道,不过加上我应该能吃完。”尚树辛也很平和,不过注意力基本上都是在盯着正在烤的烤串。

“两个人就能把这些给吃完?难不成那人是你男朋友?有机会真想见见他啊!”大婶也被姜束衣说的那个人来了兴趣,毕竟饭量这么大的人可不多见啊!

虽然姜束衣说了加上他,但大婶却下意识的认为大部分的食物应该都进了眼前这个小姑娘的男朋友肚里。

“男朋友?应该不算吧,比起男朋友我更想……”

“更想什么?”

“没什么,只是突然想到她应该喜欢和奶茶吧。”

听到大婶提到这三个字,姜束衣的神情明显也有了一些变化,怎么说呢,他对于这三个字好像有些抗拒一样,对于大婶发出的问题也是转移话题。

“男孩子喜欢喝奶茶啊,还真是少见,我家的那小子和隔壁二蛋家的那小子就没喝过奶茶,要么喝可乐,要么喝雪碧,这不又去看牙了。”

“咦?烤好了!给你装上,来小姑娘拿好啊,挺沉的。”

大婶用袋子给装上已经烤好了的烤串,随后递给了姜束衣。

“谢谢。”

姜束衣接过烤串很轻易的提了起来,出于礼貌又对着大婶道了一声谢谢。

“谢什么呀,赶紧去找你男朋友吧,估计已经被你晾了许久了。”

大婶脸上露出了和蔼的笑意,语气中还带着调侃,眼睛里流露出回忆,记得以前上学的时候她老公就经常给她买这样的零食。

“嗯,知道了。”

姜束衣也不墨迹,提着东西就往尚树辛待着的地方走去,心里也有一些期待,不知道尚树辛看到他给他准备了这么多的吃的会不会感动的一塌糊涂?

抱着期待的心情,姜束衣前进的速度也快了许多。

另一边,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中,尚树辛将这第三十七份臭豆腐吃的干干净净。

而卖臭豆腐的老板这个时候做臭豆腐的速度也已经慢了下来,不过在见识到尚树辛的饭量之后,老板也没了顾虑,此刻依旧拼劲全力的做着臭豆腐。

现在对于老板来说,赚钱才是第一位。

“这都半个多小时了,姜束衣怎么还不回来?难不成姜束衣跑了?让我自己付钱?”

坐在座位上的尚树辛的心里突然冒出来了这么一个想法,不过很快他就把这个想法给忽略掉了,他相信姜束衣不是这种人。

更何况这些臭豆腐加起来也就几百块而已,这点钱对于姜束衣这个豪门子弟来说根本不是事。

要知道姜束衣之前甚至愿意出20万交换灵石,如果说姜束衣因为几百块就跑,那他是绝对不相信的。

“呼,小姑娘你还是慢点吃吧,我做的有些跟不上你的速度了,不然一会你可就只能闲等着了。”

在尚树辛还在思考姜束衣到底去哪里的时候,老板已经把刚刚做好的几份放到了尚树辛的面前。

看着眼前再度被吃光的臭豆腐老板不禁苦笑了一声说道。

“老板瞧你这话说的,搞的好像你上菜的速度有我吃的块一样。”尚树辛没好气的看了眼老板,随后又把精力都放在了消灭臭豆腐上。

“这……也是。”

老板先是愣了一下,随后仔细想了一下,好像从一开始到现在都是这个小姑娘在等上菜,自己做食物的速度远没有她吃的快。

“对了老板,嗯……好像还剩十份吧?帮我打包吧。”

尚树辛摸了一下肚子,心里安安后悔自己没事生什么气,点这么多干嘛?现在好了,都吃饱了,现在也只能把剩下的给姜束衣了。

“打包?”

“嗯,我吃饱了,给他也带一些。”

“行,既然这样也不用着急了。”

老板擦了一下额头上出的汗,整个人看起来也没那么紧张了。

而周围的人听到尚树辛已经不吃了,也都开始各自回家,不过今天的这事确实把他们给吓了一跳。

拍下视频家里有男孩的人们一个个想要回家把视频给孩子看,希望他们以后找对象千万不要找这样的,虽然长的好看,但能不能养活就是个问题了。

“话说你男朋友怎么还没回来?这时间已经不短了啊,如果不是因为他经常来我都以为他要逃单了呢。”

既然没有那么着急,老板也就开始和尚树辛唠起了嗑。

“他去哪里我怎么知道,他说他一会就回来可现在了也没见他的影子,而且你说我男朋友?什么意思?”

尚树辛的语气中明显多了一层疑惑,自己就是出来一趟怎么就多了个男朋友?啊不对,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就是个男的,哪里来的男朋友?

“之前和你来的那个不是吗?记得他第一次来我这里买臭豆腐的时候我还把他错认成了女生,如果不是因为他更正过这一次你们两个来我都以为你俩是闺蜜呢。”

尚树辛整个人都直接傻了,感情他跟着姜束衣出来一趟他就直接变成别人的对象了?

看来他有必要好好和这个老板掰扯掰扯了,如果他再不解释一下,等他们下次再来的时候岂不是要问他们结婚生子了没?

“老板,你别看我长的挺好看的,但其实我是个男……”

“尚树辛我回来了!等很久了吧?”

尚树辛深吸一口气,话才说到一半姜束衣那温润的声音就从不远处传了过来,直接打断了尚树辛的解释。

“来,尚树辛看看我给你带了什么好东西!”

尚树辛的目光瞬间被姜束衣手上提的东西给吸引,这个人直接傻了,浑身僵硬的待在原地跟被石化了一样一动不动。

老板也是被突如其来的声音给吸引,看着姜束衣两只手大包小包的美食,随后眼神古怪的扭头看向已经人傻了的尚树辛。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刚刚这人好像说了句她吃饱了吧?那么现在……

尚树辛又想起了之前姜束衣说的那句你在这里等我我一会就回来的话,然后看着姜束衣现在大包小包的他心中顿时间有了一个猜测:

姜束衣其实是故意把他给撇下来的,然后他独自去买吃的,这一切或许是姜束衣想要给他的一个惊喜。

想到这个可能性之后尚树辛的心里很是感动,而感动之外就是难受,你去买吃的就不能给他说一声吗?

现在好了,他已经吃饱了,姜束衣买的他也吃不下了,剩下的就只看姜束衣吃好了。

姜束衣没几步就来到了尚树辛的面前,只不过原本预想中尚树辛开心的表情并没有出现,反而是一脸的难受表情,而且眼睛都湿润了,好像就快哭了一样。

这下瞬间把姜束衣给搞不会了,这怎么还给感动哭了啊,没道理啊?

看姜束衣一脸茫然,根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老板为了保证能把自己的臭豆腐钱给要回来顺便调解一下两人,就把姜束衣给拉到一旁给他讲了事情的经过。

经过几分钟后,姜束衣也知道了事情的经

自闭症先生的宠妻日常 操美女

过,眼神古怪的看了眼尚树辛,随后扫码给老板付过去了尚树辛吃的臭豆腐的钱。

姜束衣看着一副“心若死灰”的尚树辛顿时笑了起来,他突然发现的尚树辛有些好玩啊!

姜束衣提着打包好的十份臭豆腐来到尚树辛的面前,把那一摞烤串摆在尚树辛的面前晃了晃,有些调侃的说道:“唉,你说你怎么吃了这么多,原本还想着一起吃的,现在看来只能我一个人独享了。”

不过对于姜束衣的调侃,尚树辛并没有过多的反应,只是一直在沉思,他到底为什么要吃这么多臭豆腐?

是为了“帮”姜束衣消费?可姜束衣好像也没让他“帮忙”啊,所以说造成现在他吃不了这些美食的局面是他自找的?

“别郁闷了,呵呵,带你去玩好好消化消化怎么样?那样说不定还能在中午前吃一点。”

姜束衣一把拉起尚树辛,然后摸了摸他的脑袋,一脸的笑意。

这场景直接把一旁卖臭豆腐的老板给塞了个半饱,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会玩了吗?不过话说回来,等回去之后要不然也这样给老婆试试?

尚树辛的身体一僵,随后冷冷的看着姜束衣的双眼,眼中意思十分明显。

姜束衣也是后知后觉,赶紧把手收回来,收回来的时候还不忘再摸一把,不过尚树辛的这长发撸起来是真挺舒服的啊!这种感觉让他都快跟上瘾一样了。

“东西挺多的,帮我拿一些。”

姜束衣把手里装烤串的袋子和装肉夹馍手抓饼的袋子递给尚树辛,随后用腾出来的左手抓着尚树辛的胳膊就往外拉。

不知道为什么,尚树辛在接过姜束衣递给他的装美食袋子时总感觉这一幕好熟悉,似乎有一种即视感。

……

“吕小鱼咱们换完家电之后还剩下不少钱,家里也没人了,要不然趁今天带你去游乐场里玩玩?”

结完帐之后的吕树算了一下大概卡里还有个十几万,反正尚树辛被姜束衣强行带去约会散心去了。

他们两人在家闲着也是闲着,出去玩玩也算是种放松了,毕竟这段时间在遗迹里过的属实“艰难”啊!

“游乐场?真的吗?”

听到吕树的话吕小鱼眼睛一亮,她很久以前就想要和吕树一

自闭症先生的宠妻日常 操美女

起去了,不过以前他们也没有多余的钱,吕树每天卖鸡蛋攒下的钱去了学费以外也只是刚刚够两人生活而已。

虽然吕小鱼平日里和吕树一样喜欢怼人,修改古语,但也因为从小和吕树一起生活让她知道了生活的不易,即便很想去游乐场但她也会一直按压在心里。

“真的,咱们现在生活慢慢变好了,以后的日子也会越过越好,到时候咱们一起去其他地方玩!”

这个时候吕树的鼻子也有些发酸握着吕小鱼的小手,心中说实话对吕小鱼也有一些愧疚。

如果吕小鱼当初没有跟着他跑出来,或许现在已经被一户有钱人家收养过着吃喝不愁的生活,能够像正常的同龄孩子一样经常来游乐场玩,或者出去旅游。

可吕小鱼跟了他之后,别说出去旅游了,就算是洛城他都没有带吕小鱼出去过,就连游乐场也是到现在才有经济实力带吕小鱼去。

而且他也很感激吕小鱼,如果没有吕小鱼一直跟着他,让他知道他还有个妹妹要照顾,或许他早就在那个寒冷的冬天撑不下去了。

“快走!快走!我要玩过山车,贼高的那种!”吕小鱼一脸雀跃,拉着吕树就走,看起来甚至想要直接到游乐场一样。

“过……过山车?”

原本还在感慨的吕树瞬间被拉回了现实,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想到了在遗迹中被尚树辛抓着在天上飞的场景。

…………

“这肉串烤的不错啊,肉质劲道真香啊!这手抓饼也不错,还有这肉夹馍真丰盛啊!”

在车上,姜束衣十分不当人的吃着各种各样的美食,没吃一口还不忘评价一下,或者用各种各样的形容词来赞美一下食物的美味。

现在在车里弥漫着浓郁的香味,诱人滴很!

不过,姜束衣是开心了,但尚树辛和开车司机就难受了。

“你也别看着啊,你也吃。”

姜束衣又吃了一根串,随后还不忘给尚树辛拿了一根。

看着近在咫尺的烤串尚树辛沉默了,也没有任何动作。

是因为他不想吃吗?不!他想吃!但他却吃不下了!他只能看着姜束衣美滋滋的吃着各种食物,然后在心里默默流泪。

尚树辛心中的怒意怦然上升,在他的印象中姜束衣根本就不是这样的性格,绝对是有人教的!

而姜束衣除了他和吕树之外,和其他人的关系也都一般,基本上是不可能有什么联系的。

而且现在的姜束衣这么不当人,那么姜束衣学的人就直接出来了!那人就是——吕树!

没错!当初他炼化完青莲地心火出来之后两人就在一起对付黑铠将军的手下,一定是在他炼化青莲地心火的那几天!

姜束衣——一个平日里温文尔雅有点小话唠的贤妻良母型好兄弟,就这么被吕树大魔王给毁了!

“看来找机会要和你切磋切磋才行啊,吕树!”

尚树辛咬着牙,语气中带着愤怒!

都怪他!如果不是因为吕树的行为举止姜束衣怎么可能变成这样?吕树!你把我以前的姜束衣还回来!

喜欢大王饶命之我能收集正面情绪值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