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车晚上污痛痛的句子 免费网络直播系统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带上这张地图,这是我让锦衣卫绘制的上面的信息详尽,相信可以给你莫大的帮助。”

曹鹏的赵云一张地图,赵云拜谢之后凛凛而去。

“哎,殿下还真是偏袒赵将军,这一次他又要立大功了!”

听了这话,曹鹏淡淡的笑了。

“放心好了,接下来的战争大家都有机会。”

这里的事情结束,曹鹏率领军队打算翻身一路回去,一路也视察了长城的防御,以及这里的管理治理的制度。

……

“长文,把这沿路的东西都给我记下来,这些将作为最原始的文件保存。”

曹鹏一边交代一旁的陈群便应了。

曹鹏果然是深谋远虑,任何事情都要留下一系列的后手。

“法令地方无论是建造楼宇,或是其他什么的都必须详细的登记建造的工人,籍贯姓名,出生年月。”

“我希望这样的追查制度一辈子也用不上,但是我们必须要有这些东西。”

曹鹏说完,陈群急忙点了点头。

还真是,有了锦衣卫,曹鹏对于阶级统治仍然不放心,还要做这样的事。

曹鹏这一次对草原的战争相当于投石问路,接下来就要看各方的反应了。

贵霜帝国会有什么样的反映?安息帝国又会如何,甚至那远在罗马的地方。

曹鹏看向一旁的张辽突然兴起。

“文远,你之前有些嫉妒子龙被我派去追杀那群草原与你,我现在便给你机会。”

“殿下,请吩咐!”

张辽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无论曹鹏说什么他都会坚决去执行,否则可是耽误了他曹魏五子良将的威名。

曹鹏已经让他们分析出了很多的东西。

接下来,继续打,无论是土地还是其他,都能够得到巨大的利益。

“这一次我要前往西域,你先行一步,在法阵的安排下,那些不听话的你,大可以直接抹杀他们!”

听了曹鹏的话以后,张辽拱手答应。

“殿下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的修理那群家伙的。”

曹鹏挥了挥手,“事不宜迟,快去吧!”

张辽这一次带走了数万骑兵先行一步,朝着西域的方向去了。

陈群疑惑道:“这样反复的战争,对于粮草的消耗可是巨大的,你确定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曹鹏笑道:“我给他们的只不过够初期的粮草而已,其他的可就不够了。”

陈群微微一怔。

只给了初期的粮草,那么行军作战打到后期怎么办?莫非等死吗?

“呵呵,放心好了,这件事情你无需多虑,到时候张辽他自然会解决的。”

“好吧!”

陈群还想多问几句,但是看曹鹏这副样子,知道也问不出什么,于是便选择了闭嘴。

其实也不是曹鹏小气不愿意告诉他,而是曹鹏认为陈群的厉害之处在于制式,而不在于打仗这件事告诉他也没什么意义。

……

一次在军中的,还有一人就是陈群的小徒弟钟会。

“先生,殿下怎么会知道这么多的东西呢?我真佩服他……”

陈群淡笑一声,“有些人就是生而知之,这一点你佩服也没办法。”

这只不过是他的搪塞之语,然而钟会却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

“原来如此,殿下,他竟是这般了不起的人物”

陈群不知该说什么,只能苦涩着,笑着附和了这种说法。

曹鹏虽然在他们的身后,可是却听到了他们之间的交谈。

生而知之……

陈群还真是高看自己。

“云长,何事?”

就在这时,关羽来到了曹鹏的面前。

“按照您的命令,军队已经整装待发了,随时都可以出动。”

曹鹏点了点头,“很好,你是总指挥官,这一次便交给你来做吧!”

关羽信心大振,立刻领命而去。

“殿下请放心,我一定不负您的重望。”

看着他信心满满的离去,曹鹏淡笑,打算过去和陈群说一声。

军队有一部分已经脱离了主要部队,打算离开这样的动向,自然引起了陈群的注意。

陈群疑惑,莫非这是不打算回都了?

这种事换作是其他人曾经绝对不相信,但是是曹鹏这就很有可能了,莫非……

“殿下,是不是应该回去禀报一下,毕竟陛下那边我们还是应该尊重一些……”陈群提醒道。

曹鹏淡笑:“不必了,一寸土地一寸金,我可不能耽搁时间,一下他会理解我的。”

“长文,怎么解释就交给你了。”

曹鹏完全把这个锅甩给了陈情,让陈群脸色顿时就垮了。

“殿下……这……”

陈群心里想骂娘,好家伙,这不是把锅甩给他吗?

……

在京都之中,小皇帝还朝思暮想地盼着曹鹏回来,然而等到的却是锦衣卫的消息和陈群的汇报。

“长文先生,叔父呢?”

在思想的场合里,小皇帝称呼陈群为先生,称呼曹鹏为叔父。

陈群面色叫苦,无奈道:

“川王,他……已经前往西凉了……”

“让锦衣卫送来回信,让殿下无需挂怀,他下一次回来必定还殿下一个统一的西方。”

看着局势不对,陈群急忙脚底抹油便告辞离开了这里。

陈群走了以后,曹宏淡淡的叹了一口气。

“陛下,何故叹气?”

敢在这个时候问话的,就是跟随曹宏日久的那个老太监。

“作为姓曹的子孙,我只是觉得自己才得卑微,到底有没有资格做皇帝?”

小皇帝的话,一出口一旁的老太监吓得急忙跪地。

“陛下,您的权利可是天给予的,您是最合法的天子,这一点您何必怀疑呢?”

“川王殿下,纵然是强势了一些,但他一切都是为了您好,您可不要有压力呀!”

老太监已经服侍了曹昂、曹宏两代人,他之前也服侍过曹鹏一段时间。

老太监不希望小皇帝和曹鹏产生什么样的冲突,这样可不好。

一看他这副表情,曹宏就笑,就知道他想多了。

“我根本就没觉得有压力!”曹宏淡笑。

一旁的老太监顿时流露出了惊讶的神情,他还以为小皇帝是被压的喘不过气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