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嗜“灰”,我只管“黑白”,王晶的警匪片与江湖气

王晶是个聪明人,亦是个简单人。

聪明在于,沉浮香港地区影视圈30余载,他深谙赚钱第一的道理;

简单在于,他有这样的勤力,一直乐于玩转各种类型电影不休。

赌片、喜剧、咸湿片,或许这是你熟悉的“屎尿屁导演”王晶。

而讲起警匪世界、江湖义气故事,他同样压得住阵脚,拿捏出可称为“王晶式风格”的腔调。

警匪世界江湖气

王晶电影里的警匪世界,大抵都是江湖模样。

现代都市传奇的编排路数,加之常有类似于说书人的旁白,江湖味便从警匪故事里飘了出来。

王晶懂江湖事,大概与他14岁前便已通读“四大名著”有些许关系。

香港中文大学中文系在读时,他就已在TVB师从刘天赐,辗转为《欢乐今宵》节目组写喜剧段子。

王晶的笔力自然不用多说。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他为TVB写了不少热播电视剧。

我不嗜“灰”,我只管“黑白”,王晶的警匪片与江湖气

▲《网中人》、《京华春梦》以及《千王之王》等

电视台的磨砺,让王晶识得收视率的重要,并习得高效讲故事的各种技巧。

我不嗜“灰”,我只管“黑白”,王晶的警匪片与江湖气

▲所以,王晶是个出色的说书人,满脑子信手拈来的段子,满肚子可以颠来倒去重复讲述的故事

你称他为说书人也好、讲古佬也罢,他编排的故事有奇有料,峰回路转,让人不得不服。

这些“江湖气”,放在他参与的警匪片序列中,显得尤为突出。

我不嗜“灰”,我只管“黑白”,王晶的警匪片与江湖气

▲王晶1990年代以来,一直都在翻新花样地搞警匪类电影

告别了赌片、风月片以及无厘头喜剧势头高涨的1990年代上半段,王晶渐渐把“新瓶装旧酒”的故事套路放在了警匪题材上。

成龙、吴宇森、林岭东、杜琪峰等都是拍警匪片的好手。

我不嗜“灰”,我只管“黑白”,王晶的警匪片与江湖气

▲[警察故事](成龙)、[英雄本色](吴宇森)、[龙虎风云](林岭东)、[暗战](杜琪峰)

相较于他们,王晶在自己担任编剧的警匪故事里,常用“奇人奇事”的故事策略。

1991年,他监制了刘国昌导演的[五亿探长雷洛传]。

据传闻,刘国昌对着超长的成片无从下剪;是王晶,为其剪去了冗长的部分,突出了娱乐性,分成上下部上映。

1999年[O记三合会档案]中,50、60年代名噪一时的“五亿探长”雷洛和跛豪,成了混迹九龙城寨的拜把兄弟。

王晶的剧本从猎奇的姿态进入,把九龙城寨描写成大型的成人游乐场。

我不嗜“灰”,我只管“黑白”,王晶的警匪片与江湖气

我不嗜“灰”,我只管“黑白”,王晶的警匪片与江湖气

我不嗜“灰”,我只管“黑白”,王晶的警匪片与江湖气

▲荤膻、暴力、赌、贪,这些王晶其他类型片里的要素均被移植进故事中

一番热闹、大肆敛财后,一句“世道变了”为人物命运画上了休止符。

故事由年老的阿豪讲述过往展开,似乎就在讲明“这是个故事,不用太当真。”

同样的处理还被应用在[金钱帝国]里。“世道”成了王晶警匪故事里的终极替死鬼。

丑恶流于表面的展现,人性的复杂探讨每每都戛然而止。

我不嗜“灰”,我只管“黑白”,王晶的警匪片与江湖气

▲2009年[金钱帝国]同样侧写60、70年代的香港地区贪腐警察,世道仍替人性背了锅

这就是王晶式传奇的宿命,讲个亦嗔亦怪的故事,说出个小孩儿都懂的道理,发挥个警世的作用。

虽流于俗套甚至宣教,但也屡试不爽。

明枪暗火藏黑白

我不嗜“灰”,我只管“黑白”,王晶的警匪片与江湖气

▲不喝酒、不抽烟的王晶是大佬向华胜(左)口中的“健康宝宝”

“他说我是活在一个和平的世界里面的人。我没见过坏人,在他的介绍之下,我见了很多‘坏人’。”

枭雄曹操尚有知心人,好坏有相对。

“坏与好”这中间王晶最看重的或许是义气二字。

他为人仗义,投资了许鞍华的[天水围的日与夜],也一直在扶持香港地区的年轻导演们。

1994年,他和当时资历尚浅的刘伟强联合执导了一部[新边缘人]。

我不嗜“灰”,我只管“黑白”,王晶的警匪片与江湖气

▲张学友饰演的阿迪身为卧底,迷失在黑白之间:坏人似乎不坏,好人也没多好

摄影师出身的刘伟强把画面拍得神采飞扬。相比来,后期的[无间道]反而少了些许港味。

而王晶,实则帮衬的意味更多些。

1981年,章国明执导的原版[边缘人]走写实风格,生猛凛冽,直指现实。

我不嗜“灰”,我只管“黑白”,王晶的警匪片与江湖气

▲章国明时属中国香港电影新浪潮的一员,[边缘人]纪实性强,但此种风格在中国香港影坛气候未成

2002年,[无间道]大热,卧底故事翻新讲述。

卧底身份的灰度,人性的挣扎以及极佳的商业把控,让影片成了经典之作。

而这不是王晶卧底故事的底色。

现实世界有灰色地带,但他尽量在故事里只管黑白。

[黑白森林]、[黑白战场]、[卧虎]以及[黑白迷宫],一部部卧底故事,被一次又一次重讲。

他抛去了人性复杂面的探索,用戏剧冲突和不断的反转拼凑故事。

[黑白森林]里,带着杀父之仇的卧底二代在亲情和正义间,选择后者

[黑白战场]所讲的,是黑老大为给儿子铺路,设计陷阱,剧情不断反转。

我不嗜“灰”,我只管“黑白”,王晶的警匪片与江湖气

我不嗜“灰”,我只管“黑白”,王晶的警匪片与江湖气

▲最后儿子不愿做黑社会,选择一枪自毙。又是一次情与理间的挣扎

“邪不胜正”、“黑白有别”,通俗的道理搭配王晶通俗剧的讲法,既俗套又简单明了。

我不嗜“灰”,我只管“黑白”,王晶的警匪片与江湖气

▲[卧虎]里,王晶借郭羡妮之口说出了“好蛋”与“坏蛋”理论

可能王晶的厉害之处就在于,被玩烂的梗,他还能接着继续用下去,一直到卧底题材的再一次翻红。

2016年,他监制的[使徒行者]在内地拿了6亿多人民币票房。

2017年国庆档,他又炒起了冷饭,再现雷洛与跛豪的故事。

我不嗜“灰”,我只管“黑白”,王晶的警匪片与江湖气

我不嗜“灰”,我只管“黑白”,王晶的警匪片与江湖气

▲[追龙]里两人义气相鼎,黑白分明

王晶把义气、黑白二元对立的价值观混合在一起,构筑了他警匪片中的核心世界。

这或许正是王晶简单直接的地方,也是他狡黠聪明之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