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公车最后一排被强 吧深一点老师今晚随你怎么弄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宋楚煊和宫沉雪走在前面。宋奕枫则是带着林娅熙与众人告了别。

一回到自己的画舫上,少年回转身与她面对面,一边倒退着向后走,一边眼里满是小星星。

“娅熙妹妹,你真能够看见别人的过去吗?”

“傻孩子,那都是骗人的。你还真信了啊?”

宋奕枫不依不饶。

“可你说的每一件事都是真的啊。你和莫瑾芸又不认识。不然当如何解释你知道的那么清楚?”

林娅熙又捏了捏她不存在的山羊胡,一副狡诈师爷的样子。

“五皇子这就不懂了吧?你听说过冷读术吗?道理其实很简单,就是通过观察别人的言谈举止,衣着服饰等外在细节,去了解人的内心。”

宋奕枫仍旧一脸狐疑地看着她。

见自己胡诌的话并没起太大作用,林娅熙邪恶一笑,搓手手道

“怎么样啊,五皇子要不也来试一试?让我猜猜,你的心上人是谁?”

宋奕枫捂住胸口,连忙转身跑走了。

林娅熙假装追出去两下,边追还边喊。“诶,你别跑啊!”

五皇子平时跟个地主家的傻儿子似的。他到底是如何建立起那么一个庞大的商业王国的?

两人虽然算是好友,宋奕枫不可能,也没有理由害她。

但,古代人大都迷信。

若是被人知晓了她还有这样特殊的能耐,要么会被视为神婆供奉,要么会被当作妖怪烧死。

林娅熙不能,也不敢说。

刚刚,她纯粹是想打击一下铁三角的嚣张气焰。该不会有人傻到真的相信她吧?

春梅在画舫上等了许久,终于是把林娅熙给盼回来了。

“妹妹,我们快走吧。仙桥会已经要来不及了!”

待船一靠岸,春梅拉着林娅熙就往外跑,差点撞上从另一侧过来的三人。

宋奕枫笑道“这会你们跑过去也迟了。不如来坐我准备好的马车吧?”

果然,岸上已经停了两架豪华马车。车厢外都挂着皇室独有的玉牌。

五人一路畅通无阻,在快到寺门口的地方下了车。

由此处开始,男子与女子被要求分开进入。

道路中间还特意用喜庆的红绸隔开,一直延伸到鹤鸣寺的正门内。增加神秘感的同时,也防止男女们以貌取人。

一位小沙弥给每人分发了写着号码的竹牌,还有一个造型类似于荷叶的小托盘,用来盛放信物。

另一名沙弥仔细记录了每个号码持有人的名字以及信物,又嘱咐大家戴上面具,这才放了人进去。

离人群稍远一些后,春梅不解地问“妹妹,你怎么说你叫梅春呢?佛门净地是不该打诳语的。”

“我这么煞费苦心,还不是为了姐姐你早日觅得有缘人?如果我的信物被人挑中,也算作是你的。这样一来,姐姐不就有两次互选的机会了?”

林娅熙心想,她都穿越了,如今寄住在林婉卿的身体里,也没有神佛来抓她。

打诳语算什么?善意的谎言,佛祖应该不会怪罪的。

沿着红绸的指引走,尽头处的侧院内还真是别有洞天!

一条蜿蜒的溪流横断于其中,又将善男信女们分隔两端。只在最前方由一座拱桥连接着。

没想到,仙桥会的设计如此之巧妙。还真应了那句“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

两边男女各近百人,都戴着面具。在乞巧节营造的浪漫氛围中,女子们大都戴的是美人或者花朵图案。

是以,一眼便能瞧见其间那张狰狞的山鬼。

林娅熙的面具还真是独树一帜,让人记忆深刻。

曲水流觞之上,亭亭荷花玉立。

周围满是载着信物,漂来荡去的荷叶托盘。虽是混在一起的,但大致也能猜出每个主人的性别和喜好来。

其中有匕首,毛笔等物,但最多的还要属女儿家绣的香囊跟荷包了。

与其他人一样,林娅熙也在观察着缓缓漂来的各式信物,还不时地点评上几句。

春梅捏了捏自己手中的香囊,不禁满眼失落。

坐在公车最后一排被强 吧深一点老师今晚随你怎么弄

林娅熙安抚她道“姐姐绣的最好看了。再说,这种事情是讲求缘分的。别灰心啊。都还没开始呢,怎么知道不会有人选?”

二人找了个空一点的地方。林娅熙从袖中掏出信物。这可是昨天晚上,花了她一盏茶的时间才做好的。

别看卖相不咋滴,妙就妙在与众不同啊。

她小心翼翼地放上托盘。倒不是因为贵重,而是做工粗糙,实在是怕它散架了。

“好了,大功告成!”

林娅熙长舒一口气,看着它渐漂渐远,又八卦地去瞧别人都在选什么了。

仙桥会活动很简单。选择一件你心仪的信物,再拿去给拱桥上的小沙弥核对。

如果有两人互选成功,则是今晚的有缘人,也算是天定姻缘了。鹤鸣寺会赠与同心手串一对,聊表祝福。

--

男子一侧。自从三人入了寺,宋楚煊的周身便发散着如同腊月寒冰般的气息。即使戴着面具,也令其他人在三尺之内不敢靠近。

宋奕枫刚去问了一人回来,大致和他们讲解了下规则,然后就很好奇皇叔和宫沉雪都带了什么。

只见,宫沉雪拿出一方刻有精巧花纹的木匣子,又从里面取出一顶用风干的满天星做成的花环,雅致又好看。

宋奕枫也觉得漂亮,是普通女子会喜欢的东西。

但,林娅熙是普通女子吗?

于是,他对自己礼物的信心又添了一分。

“皇叔,你的信物呢?就只剩下一炷香的时间了。”

宋楚煊极不情愿,随手掏出一样东西来。

“啊?就这?”

宋奕枫不敢置信地睁大眼睛

坐在公车最后一排被强 吧深一点老师今晚随你怎么弄

,惊讶之中还带着嫌弃。

“有什么问题吗?”

“不是不是。就是好像,有点......太敷衍了些。”

男人冷哼。“敷衍?你有看过你准备的东西么?”

宋奕枫挠了挠头。他哪里有敷衍?

林娅熙说过的,黄瓜必须拍,人生必须嗨。他的拍黄瓜不正是又特别,又正该合她心意吗?

皇叔是不会明白的。

没人同他争,那更好不过了。

--

“妹妹,你选好了没?时辰差不多了,我们还要去小沙弥那里排队呢。”

林娅熙看了半天热闹,自己却什么都没选。

“姐姐你想选哪个?拿给我就是了。”

见春梅嘟嘴,她随手便拿起正漂过来的一锭金元宝。

“好啦好啦,我看这个就不错!”

“仙桥会放金元宝,会不会太俗气了啊?很有可能是那种肥头大耳之人,就像那边那个。”

“春梅,有金子不要,你是不是傻?本来互选的概率就是小之又小。与其不现实的等什么命定之人,还不如拿金子回去过日子呢。

幸好周围人都和你想法一样,才能被我捡到。嘻嘻,这一波真是赚大了!”

林娅熙对着元宝呵了口气,又用牙咬了一下。

果真是24K纯金!

这人下了血本来,是不可能选中她的。毕竟那东西连她自己都嫌弃。

--

宋奕枫来回又走了一圈。娅熙妹妹的会是什么信物呢?

以她古灵精怪的个性,绝不会是香囊之类的俗物。

和其他人不同,五皇子专挑一些冷门又奇怪的东西看。

最终,他选择了一双磨损严重的舞鞋。尺寸看上去和林娅熙的差不多。

宫沉雪选的是做成桃子形状的蜡烛。

宋楚煊只随意扫了几眼曲水流觞上的托盘。好东西已经被人挑得所剩无几了。

看着男人手里的物件,宫沉雪笑问“楚煊兄是不想要互选,才拿了这件的吧?”

宋楚煊抿唇不语。面具后的凤眸中却是他人看不懂的光芒。

喜欢天选偶像:王爷,请多关照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