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房 龙袍下的她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神剑诸天在手,此间气运在身,福至心灵。

……

“这柄剑……”

妖祖的身躯猛烈颤抖了一下,一双眸子死死的盯着诸天,道:“好浓郁的远古神庭气息……你是如何得到它的?”

“你管得着?”我一扬眉。

“哈哈哈哈~~~~”

妖祖大笑,巨大身躯扭动,笑道:“小娃儿,修行没几年口气倒是不小,你以为拿到一把遗落人间的神剑又能如何,石沉那个夯货把此间气运留给你又如何?就凭你这区区的准神境,你驾驭得了石沉留下的磅礴气运吗?就凭你的凡胎肉体,能发挥得了这柄神剑的一成威力吗?”

他身躯蜿蜒扭动,恶狠狠的说道:“你该不会以为自己能打败我吧?”

“谁知道呢!”

我微微一笑,身躯缓缓升起,一缕缕金色气运从天地之间不断涌来,仿佛是为五岳套装镀上了一层金一样,体内磅礴的力量一一被唤醒,在这一刻,脑海里一片清明,完完全全的知道自己能做到什么样的地步,体内的力量该如何运用。

于是,扬起神剑诸天,笑道:“今天,我要代替石师,仗剑巡狩无尽海!”

风不闻抚掌笑道:“既然如此,我就旁观了。”

……

“找死!”

妖祖猛然浑身剧震,张开血盆大口,一口磅礴煞气铺满天空而来。

神明之躯!

再次发动我的五岳套装神技,“唰”一缕金色天光从天而降,瞬间整个人的潜力都仿佛被解开封印一样,各种神通一一闪烁,体内充满了难以想象的神力,至少已经拥有了准神境的一般真实力量了,而此时,身躯裹挟着漫天的气运,实力几乎等同于准神境,手握诸天,大道合一,并且身处剧情推演中,于是,此时的实力,恐怕已经可以比肩飞升境了!

更重要的是,神剑诸天是神庭遗物,对妖祖这种妖族是有天然压胜效果的!

“唰!”

一剑劈出,直接将妖祖喷吐出的煞气一分为二,身躯一掠上前,浑身裹挟着剑光,第二剑重重的劈向了妖祖的头颅。

“小娃儿找死!”

妖祖怒吼,浑身煞气肆意流淌,眉心中有一道本命印记瞬即打开,化为一道血淋淋的骨刺疾射而来,虚空嗡嗡颤鸣,这一击绝不简单。

但又能怎样?

一剑砍出,诸天裹挟着隆隆天音,直接就将这道骨刺给砍成了齑粉,紧接着身躯一掠上前,一缕缕金色楔形文字包裹双足,狠狠得以全身的力量跺在了妖祖的额头上。

“蓬——”

巨响声中,妖祖巨大的身躯后仰倒下,伴随着一声呜咽,似乎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会败得那么快,明明是压制了一个境界,却居然在力量上完全被我压制了,一跺之力让妖祖巨大身躯倒向无尽海的瞬间,我已经身临海上,神剑诸天连续劈出三剑,每一缕剑光都裹着隆隆天音,“哧哧哧”的划破妖祖身躯的鳞片与厚实皮层,红色鲜血四溅,三道伤害均深可见骨。

“就这点能耐?”

我不禁哈哈大笑:“想带着妖族造反,是要付出代价的啊!”

说着,双手持剑,一剑落下!

整个无尽海都因为这一剑而颤抖,海水被剑气尽数逼退,剑光重重的轰在了妖祖的脑门上,只听到“咔嚓”一声响,似乎颅骨都破裂了,甚至有一缕缕脑浆-迸射而出,但妖祖是妖族之祖,妖族本身就是肉身力量强横的种族,吃这致命的一剑之后,妖祖居然只是被重创,气息陡然下降,已经跌境到了准神境,但却并没有死。

“这笔账,我记住了!”

妖祖身躯蜿蜒,化为一道流光在海底疾行。

我提剑冲出,身周的气机流淌,将海水尽数驱离,就这么追着妖祖杀了出去,这一战只要能斩杀妖祖,无尽海的危机就能化解,人族就可能还有上千年的日子好过,如果杀不了,那之后还会是一个祸患。

“十二护法!”

妖祖一边在海水中疾驰,一边低吼道:“还不动手?!”

海面上,一颗颗头颅露出,均是一群修为深厚的火蛟,一个个眼神中满含杀机,身躯蜿蜒急冲而来,转眼间化为十二个人类的身影,有的手握长剑,有的提着战锤,有的双手握着长戟,浑身裹挟着妖族煞气,身躯分开海水,如离弦之箭。

“哦?”

我不禁失笑,转身一剑挥出,顿时一名护法的身躯直接被劈成了两半,血水瞬间染红海水,下一秒,身躯横移避开了一名妖族护法的飞箭,与此同时剑光横扫而出,顿时攻来的两名妖族护法直接被腰斩,紧接着五指一张,隔空气息爆发,射出飞箭的护法当即身躯炸开。

这种实力全开的感觉太爽了!

“哧!”

身形一掠,与一名妖族护法擦肩而过的同时,剑光在他的脖颈处闪过,这名妖族护法浑身裹挟煞气,轰鸣不绝,冲出去之后悠然不觉,直至脑袋缓缓从脖颈上滚落,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被神剑斩杀了。

“下水!”

一名年龄稍大的护法一声低吼:“在水中发动突袭!”

顿时,剩下的七名妖族护法尽数化为火光沁入海水之中,这些火蛟天生大道近水,在无尽海中如鱼得水,一道道身影化为海水深处的流萤,裹挟着滔天杀机而来。

“就这样?”

我哈哈一笑,在七道流光疾射而来的瞬间,猛然将浑身的山海之力都贯注在剑刃之上,对着前方的海水就砍出了一剑,低喝道:“全部给我蒸发!”

“轰——”

剑光暴涨,整片海域的海水瞬间尽数变成了水蒸气,而隐藏在海水中的七名护法被各自被灼热剑气蒸发得鳞片、皮肤、骨骼悉数化为飞灰,几乎只是眨眼间,妖祖座下的十二护法就已经变成了历史,全部化为剑下飞灰了。

神剑诸天,实在是太猛了!!

虽然这柄剑真正的战场其实是在天之壁上,只要进入天之壁的范畴,神剑诸天就号称无敌,而在人间,神剑诸天的威力受到了物质世界的压胜,估计也就只能发挥出两三成的力量,但饶是如此已经相当厉害了,镇压无尽海的妖族,问题不大!

……

“混账!”

远方,一道道妖族身影升起,有的已经不再是蛟龙了,而是一些火焰螃蟹、火焰章鱼之类的妖族,一一化形为人类,手握兵刃,踏着海面杀来。

我皱了皱眉,提剑杀了过去,妖祖这货跑得太快,已经无影无踪了,既然如此就给他的小弟们好好的上上课。

一剑扫过,一片海面上的妖族尽数变成了一堆残肢断体,伴随着诸天剑的灼热剑气的横扫,顿时海面上一股烤海鲜的味道。

“七月流火!”

远处,一名皮肤滑溜溜的中年人浮出水面,赤手空拳,冷冷道:“你真当无尽海是你家了?提一把神剑就在无尽海上大开杀戒?我看你的大道是不想要了,沾染了那么多杀孽与因果,你这辈子还有机会走到那一步,大道飞升吗?”

“要不然呢?”

我踏着海面疾行,笑道:“放任你们这群嗜血妖族杀入人族领地吗?”

“哼!”

他猛然双拳扬起,顿时周围掀起了两道滔天巨浪,一起合围中间的我,颇有种末日的感觉,但事实上我此时的境界被气运、诸天剑、神明之躯给撑起来了,眼界也高了许多,一眼看过去就知道这两道海浪是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了,于是根本不管,一剑轰向了这中年人。

“哧——”

只是一剑,他的身躯直接一分为二,化为了一条被从中间切开的三文鱼,圆滚滚的看起来就特别好吃的样子,可惜刚刚落水就被几缕追杀而至的剑气给烧成了飞灰,没法生鱼片了。

“还有谁?”

擎剑踏海而行,我一步步的行走在无尽海上,朗声道:“我七月流火代石师持剑巡狩,你们妖族还有谁不服的尽管浮上水面,我绝不吝惜自己的出剑,有多少来多少,如果对于我的剑术心服口服的,就给我蛰伏在海底,老老实实的呆着!”

“做梦!”

远处,又有一群妖族钻出了水面,甚至还有长着六条尾巴的火焰狐狸,化为极为甜美的少女,提着长鞭杀了过来,但是一剑之后,就被一分为二了,死状看起来一点都不好看。

就这样,仗剑巡狩于无尽海之上,近四分钟的时间,几乎一直在手起剑落,就没有停过,死在剑下的妖族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了,杀得我自己手都有些软了,而身后的山崖之上,风不闻盘腿坐着,神色轻松怯意,甚至掏出一壶酒喝了一口,笑道:“这一场大开杀戒之后,妖族大约又能老实个上百年了吧?”

我微微一笑,眼前还敢挑衅的妖族已经被杀绝了,于是旋身裹着一道剑光飞回了山崖之上,与风不闻一起坐在山崖上,心声说道:“杀完了,接下来我有一个时辰的虚弱期,再有人叫板的话,就只能交给你解决了。”

风不闻宛若中榜的得意书生一般,拍拍胸脯笑道:“反正妖祖已经被你砍得半死了,剩下的都是

御书房 龙袍下的她

一群不够看的,我风不闻如今在这里——无敌!”

……

我低头看着神剑诸天,一缕缕无尽海的气运似乎正在淬炼着这柄剑,使其更加锋利。

喜欢斩月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