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到炸的暖心爱情故事 俄罗斯victory day青年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铿”然一声,燃灯甩出金钵盂,磕开了天蓬的上宝沁金耙。

那法宝上登时出现了一排齿印,却是金钵盂不敌上宝沁金耙的坚硬,燃灯心中好不心疼。

“灯灵归位!”

“灵鹫琉璃塔,给我大放光明!”

燃灯一声令下,不知逃在何处的马善便被摄回。

有马善主持之下,灵鹫琉璃灯顿时放出无量光焰,较之之前,强大了一倍不止。

“二十四诸天,给我镇压!”

燃灯感觉天河水元之力缠身,愈来愈是沉重,不仅身子沉重,识海也是迟滞起来,再打下去必然吃亏,因而是法宝尽出。

灵鹫琉璃塔乃天地间三盏先天神灯之一,一时间毫光大盛,如飞瀑般卷滚而下,使得燃灯灵识一清,二十四诸天趁机放了出去。

二十四诸天,便是二十四佛国。

可是多宝已经成圣,却也还在悟取掌中佛国神通的路上,燃灯的道行还不如多宝,此时又哪里能化得出二十四佛国。

他的二十四诸天,如今还只是给自己脸上贴金罢了。

事实上,他的二十四颗定海珠如今所化的二十四诸天,定海珠内混沌一片,虚无中此处即彼处,今时即明时,无空间、无时间、无色无相,混沌未分。

不过,即便是这样,尚未化成真正二十四诸天的二十四颗定海神珠,便已可眩敌灵识五感,有五色毫光可镇慑四海、平息山川。

二十四颗定海神珠一出,化作二十四个混沌佛国,无穷镇慑之力喷薄而出。

众天兵一见,立时做出应对,一副大天蓬咒,正念、倒念、颠倒念、回环念……一时间,一咒变数咒,颠倒错乱。

天河水元之力也因此变得有正有逆、有阴有阳、有纵有横,威力陡增。

这天蓬神咒可不同于一般的咒语。

一般的咒语,便是念错了一个字,便也无法沟通天地元力,无法产生作用。

但大天蓬咒,却是一种很奇妙的咒语。

毕竟,它是驭使天河水元的一种咒法。

而水无常形,驭水神咒自然也可随意颠倒,自生变化。

有一队天兵,将天蓬神咒倒念,末句变首,天蓬神咒立即变成了《天蓬馘魔咒》。

又有一队天兵隔句倒读,如“天蓬天蓬,九元煞童”,读成了“天蓬天蓬,童煞元九”,天蓬神咒,即成《斩妖吞孽咒》。

又有那从最后一字逐字回读的,比如末一句“神刀一下,万鬼自溃”读成首句且每字倒读,读成“溃自万鬼,下一刀神”,则马上变成了《元帅横天乱地咒》。

只要这字还是那篇《大天蓬咒》中的字,随意错乱组合,便是一篇专注某一水之规则的神咒。

燃灯只觉周身上下乃至元神四周,纵横倒错各种方向、各种力道的水元之力如乱礁丛中潮水,四面八方,呼啸来去,几乎摧散了他的金身,摇化了他的元神。

“二十四诸天,大衍化术!出!”

燃灯的心在吐血,他的二十四诸天也才演化不久,这还是借助了灵山立、新教开的无上功德之力,目前还远未成熟。

如此涸泽而渔,调用二十四诸天之力,将消耗二十四诸天本源神力,让他悟得神通的时间进一步延后。

不过此时不这么办却也不行,再晚片刻,他就要被生擒活捉了。

燃灯发起狠来,调用二十四诸天本源混沌之力,轰轰轰轰……二十四颗定海神珠一一大放光明,如诸天星辰移位,无穷伟力喷薄而出。

四目老翁等神将被一股大力震翻,纷纷倒飞出去。

一切雷电之光,瘴疫之毒刹那间灰飞烟灭。

燃灯趁机脱身,化作一道流光,远远遁去。

天蓬大真君离得最近,被二十四诸天磅礴伟力震伤了肺腑,一口金血喷出。

他也是发了狠,身子在空中翻滚飞去,还未停稳,撼帝钟便脱手飞去,追向燃灯后背。

远远的,只听燃灯一声“惨叫”,冲出之势更加迅急。

撼帝钟飞回天蓬面前,凌空滴溜溜旋转,却是已经击中了燃灯,只是不知道燃灯伤势如何。

天蓬收了钉耙和撼帝钟、天蓬印,大感惋惜:“可惜可惜,这老佛倒真是法宝众多,如此埋伏,还被他逃了,不过……左言啊,你还真是……”天蓬刚想夸奖左言几句,忽然脸色一变,大叫道:“不好!”

天蓬强忍伤势,抡起钉耙,就向左言当头刨去。

左言大惊失色,惶恐道:“大元帅,小神犯了何……”他刚说到这里,就觉头顶一暗,轰然一声,便被摄入一个空间。

与他一同被罩进去的,还有徐伯夷。

这对难兄难兄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儿,已经腾空而起,被一个密闭空间裹挟着,飞遁向远方。

天蓬立于空中,顿足大恨,奈何那黄金玲珑塔来得快,去得也快,拿了人便走,已经攸忽千里之外。

天蓬也不敢化作遁光,独自一人去追。

燃灯已经多少年不曾如此狼狈了,二十四诸天法力大损,只是修复,就需很长时间。

他还被撼帝钟击中了后心,无上金身都产生了裂痕,欲待修复,也是旷日持久,且需大量天材地宝。

睚眦必报的燃灯怎肯就这么放过了那个出主意的左言?

哪怕是逃命之际,他也未忘了祭出黄金玲珑宝塔,把他们抓了去

甜到炸的暖心爱情故事 俄罗斯victory day青年

,回头再慢慢炮制,方消心头之恨。

……燃灯去救灵明石猴,陈玄丘自然不好自己去睡,就在厅中等着。

神性玄丘不屑理会琐事,属于生死看淡,不服就干的性子。

狐性玄丘不喜沉闷氛围,但是若谈论风月,那就来了神儿。

需要处理事务时,人性玄丘自然而然地便主导了性格。

陈玄丘在厅中却也没有闲着,处理了一些三日后出兵迎战斗姆元君的事情之后,便将鹿司歌唤了来。

鹿司歌进了大厅,便看见除了主人陈玄丘,还有三个身着白色圣袍,形容端庄清丽的女子,一前两后,恭立在陈玄丘面前。

这三人打扮,正是主人说过的被压迫的“天河土著居民”。

“司歌拜见主人,不知主人深夜召见,有何吩咐。”

鹿司歌一见陈玄丘,便欲行大礼,却被陈玄丘举手虚扶,一股神力便将她弯下的双膝扶正。

“小鹿,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创世神教圣女栾玉落,那两位是创世神教神女安琪儿和汉妮。”

栾玉落还好些,那两位被挑选出来的神女知道眼前这个男人就是她的主在这一方世界的化身,激动的直打摆子,呼吸都不顺畅了。

如今见鹿司歌直呼她们的主为主人,晓得是主的贴身圣仆,哪敢怠慢,连忙施以大礼。

陈玄丘笑道:“你们也不必如此多礼,今后一段时间,你们还要教授小鹿东西,算是她的老师。”

两个神女惶恐不已,连称不敢。

鹿司歌纳罕地道:“主人想要司歌学什么?”

陈玄丘道:“你之所修,是三千大道中的辅之道。

她们三位,俱皆精通一种通过吟诵歌唱增幅他人战力或削弱他人战力的神术。

我希望你跟她们学习一下,把它融入你的辅之道,对你的进境,想必大有助益。”

陈玄丘目泛异采,怀念地道:“巫族的李洛儿,天生便精通各种加持或削弱他人战力的方法,在群战中,威力尤其巨大。

不过,巫族不修神通,那是烙印在她血脉之中的法则之力,你学不得。

可你若能多多融会贯通他人本领,未来未必不能让你鹿家的辅道更上层楼。”

鹿司歌一听大喜,自从投效主人,主人从未把她当成坐骑或奴婢看待,把鹿氏一族照顾的很好,现在还想尽办法,提升她鹿氏一族的能力,鹿司歌对陈玄丘的感恩,实是无以言表。

鹿司歌一双妙目深深凝望了陈玄丘一眼,感激地道:“鹿家辅道,若能再上层楼。

鹿氏一族,永世铭记主人恩德。”

陈玄丘笑道:“自己人,何必客气。

你们退下吧,四人且互相熟悉一下。

圣女,我希望你们三人与小鹿毫无保留地沟通。”

栾玉落三女躬身答应,四人便退了下去。

陈玄丘走到廊下,抬头看看天空。

夜朗星稀,一片静谧。

陈玄丘打了个哈欠,喃喃地道:“这么晚了,燃灯还不回来。

堂堂准圣高手,天河应该留不住他吧?”

就在此时,准圣大高手燃灯,头顶灵鹫琉璃灯,手托黄金玲珑塔,瞬息万里,已经飞回天河源头。

燃灯此人睚眦必报,今夜吃了这么大的吃,正在演化之中的二十四诸天也被迫延迟,自己还被撼帝钟打了一记,金身破损,这仇他岂能隔夜。

趁着天蓬一行人尚未返回,帅府空虚,燃灯狞笑一声,自高空之上,便是一掌拍下。

“往生大悲手印!”

那掌印,陡然变成一亩方圆大小,轰然拍下,天河溅起百丈巨浪,几乎一掌断流。

天河之下的天蓬帅府此时无高手留守,那些普通的天兵神将如何抵得住这准圣一击。

“轰”然一声,整座帅府和帅府中诸多将士,便被这一记“往生大悲手印”给击成了齑粉。

燃灯怨恚之气稍减,这才嘿嘿冷笑一声,转身飞去。

那灵明石猴倒是个讲义气的,虽然逃出了天河,却在左近接应着。

一见燃灯出现,灵明石猴立刻迎上。

一见虽有天兵追出,却是道行低微,越追越远。

石猴便也不与他们纠缠,跟着燃灯飞向九天玄女阵营。

四方困金城里,廊下宫灯明亮,花在夜下摇曳。

陈玄丘眸波忽然一闪,眼神儿又变得狡黠灵动起来。

“白日里我连续为十一个心腹晋升了境界,那六丁玉女看在眼里,没道理不动心啊!就没一个愿意自荐枕席,讨我欢心么?”

狐性玄丘抻着脖子望向夜空,想到六丁玉女端庄、妩媚、艳曳、俊俏、清丽、娇憨各有风情,博爱如他,不挑食,谁来都可以呀。

但有一个来的,一夕缱绻,一夜风流,哎呀……只是一想,便眉飞色舞起来。

可是,夜风阵阵,人呢?

我那么明显的暗示,她们都没看明白?

哎,看来还是我的筹码不够高啊。

狐性玄丘认真反思起来:“再加点什么宝贝,才能引诱她们与我偷欢呢?”

狐性玄丘正苦思冥想,肩头忽然被人拍了一下。

陈玄丘扭头一看,一个香扇坠儿似的娇俏小可爱,正笑靥如花地站在他背后。

水灵灵的大眼睛扑闪着,灯光下映着她粉嫩的肌肤,宛如一个瓷娃娃。

“喜儿!”

正在春心荡漾、不想独眠的陈玄丘,忽然看见一个粉嫩嫩的小美人儿,心中顿时一热。

喜儿却还没有察觉他的异样,沾沾自喜地道:“汤五味已经把仓库里的东西都默出来了,你瞧瞧。”

喜儿向陈玄丘摇着一份簿册,得意洋洋:“本姑娘厉害吧?”

“当真?”

陈玄丘接过簿册,一边翻一边往花厅里走:“紫气凤纹竹十二根、梧桐神木两棵、三仙茅草十八株……”陈玄丘没细看,他现在的注意力全放在喜儿身上了。

谁让喜儿巴望着他表扬,快把一个身子挂在他身上似的,那香气隐隐,着实叫人无法分心他顾。

陈玄丘把薄册放在桌上,一屁股坐下,笑道:“不错不错,喜儿呀,这事儿你办的着实不错。”

喜儿开心地道:“还不只呢,曲美人儿也降了。

嘿嘿,好歹也是一个大罗,虽说已经天人五衰,寿元将尽,可是起码还能用他几百年啊。”

陈玄丘更是大喜:“当真?

哈哈,喜儿,你可太能干了。

何止几百年啊,我只要助他突破境界,再用他几万年都行啊!”

喜儿叹道:“汤五味、曲美人儿,和我都算紫霄故人了,能聚在一起也好。

哎!就是不知道那条怂狗跑去了哪里,要是把他也找回来,我们就算凑齐了。”

陈玄丘心中一动,那条怂狗,不会是黄耳吧?

黄耳来历神秘,尤其是他的狗血,第一次使用,可封万法。

这种奇狗,大概也只有鸿钧道场才能有了。

只是这黄耳胸无大地志,和齐林两个色胚,都只顾着闺房之乐,回头得把他们弄来帮忙。

陈玄丘想到齐林妻妾成群,黄耳也有八个美人儿,每日风月无力,心中又是一荡。

他们都这般惬意,我呢?

此时灯下再看美人儿,喜儿的颜色便愈发动人了。

陈玄丘心中欲焰渐炽,便微笑道:“喜儿,你给我办成了两件大事,需要什么奖赏啊。”

喜儿傲娇地扬起了下巴,大气地道:“不用奖赏啦,好歹我也是长……你向我道一声谢,那就成啦。”

陈玄丘一伸手就把喜儿揽进了怀里,贴着她小元宝状的耳朵吃吃低笑道:“赏还是要赏的,回头我那创世仙桃,少不了你一枚。

至于谢么……”喜儿骤然被陈玄丘搂在怀中,顿时一个激灵,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她修行已不知多少万年,还从没被人这么搂抱过,耳根子都刷地一下红了起来。

偏生陈玄丘是贴着她的耳朵说话,弄得她细痒细痒的,心中生起一种异样的感觉。

陈玄丘魅惑着一双桃花眼,在她耳边柔声道:“至于谢么,咱把言字旁去了成不成?”

言字旁去了?

喜儿愣了一愣,忽然大羞。

她悟了!她虽未经人事,但昔年为了娲皇之命,潜入朝歌魅惑人王,却也是突击学习过一些男女之道的。

否则她对房事一无所知,又如何借用姐姐妲己的心月幻境,诱导纣王于幻境之中,误以为真的和她们有过鱼水之欢?

人族和狐族都是繁衍力超强的种族,若真个有过鱼水之欢,她们在纣王身边多年,也不至于没有一个子嗣了。

虽然她的理论知识远不及“巫妖王”七音染,可陈玄丘这句话说的极是暧昧,所以她想了一想,便也悟出了其中关窍。

喜儿又气又急,但她本是一只天妖,却也不至于像一个寻常女子一样羞怯逃跑。

陈玄丘说完这句话,便在她的耳垂上轻轻一舔。

喜儿的身子激灵一颤。

喜儿强忍羞意,恨声道:“再敢调戏我,就断了你的孽根!”

这个没脸没皮的……真气死了!喜儿想逃,可是纤腰一挣,竟未挣出陈玄丘的怀抱。

陈玄丘的目光愈发明亮起来,像两团火焰似的灼烧着她的心。

那两只手臂,简直比鸿钧老爷的小竹篓还要厉害,箍得她挣扎不得。

难不成今晚真要被他……喜儿慌了,她毫无心理准备啊。

她辈份那么高,要是占了陈玄丘的便宜,会不会被青丘众狐骂她老牛吃嫩草啊?

要是被他们这么骂,那自己还有脸做人么?

喜儿正在心慌意乱,甚至没想起阻止陈玄丘的一双魔手在她娇躯上肆虐。

便在此时,厅外一声朗笑:“呵呵,神猴将军已然归来。

自在王佛,本座幸未辱命啊!”

厅中“啊”地一声轻呼,喜儿突然有了力气,一下跳出陈玄丘怀抱。

陈玄丘也是立时正襟危坐,一脸的正气,那变脸神功变化之快,三界无出其右者。

PS:本月最后一天鸟,还有月票的可以投鸟~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