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张和老李互相换女 亲爱的老师4中字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上杉辉虎被义银说得面上无光,她就是有些得瑟,并不是想要欺辱幼小。可义银这么一说,反倒是显得她居心不良,为人卑劣。

见心上人如此鄙夷看待自己,上杉辉虎顿时不高兴了。

她哼了一声,说道。

“伊势女冒领北条苗字,三代人搅乱关东平原,其罪孽滔天,罄竹难书。

谦信公,你难道还要可怜这逆臣孽子不成?”

斯波义银冷声道。

“天朝有云,橘生淮南则为橘,橘生淮北则为枳。

北条家的罪孽再大,也轮不到让一个懵懂稚女来背这罪过。她灵智未开,懂什么对错?

上杉殿下真是好大的威风。”

上杉辉虎心中怒火,是蹭蹭往上冒。怎么回事?句句不离我以大欺小,这是故意给我难堪不成?

她倒是猜对了,义银就是借题发挥,给她难堪,免得她太过得意忘形。

其他正事不方便发作,北条子嗣这件看似大事,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反而可以拿来敲打。

义银看着孩子纯粹无辜的大眼睛,心存怜悯。这孩子长得可爱,他也愿意借故发发脾气,让上杉辉虎给她一个稍微好些的下场。

山内上杉家身为镰仓足利家宰,关东管领,在上野武藏一带,拥有极其深远的影响力,本不是一两次战败可以消除的。

可北条氏康做事太绝。

当初河越夜战,山内上杉家战败,北条家借机挺进扩张。山内上杉家的居城,平井城开城投降,交出了上杉宪政的子嗣幼女。

北条氏康当机立断,斩杀了这个无辜的孩子,也断了上杉宪政的血脉继承。

上杉宪政逃到越后,宁可把家业送给府中长尾家,也要求得出兵报复,可见仇深似海。

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今天,北条氏康的子嗣沦落到越后国继任的山内上杉家督,上杉辉虎手中,能有什么好下场?

虽然明知这孩子被送到沼田家,等于是北条家的弃子,并不重要。但也可以是山内上杉家回返关东平原,用于祭旗的宣传工具。

上杉辉虎就想不明白了,斯波义银为何要在这件小事上和自己过不去,惹得自己肝火旺盛。

在场的直江景纲与大熊朝秀,倒是有些看明白了。特别是大熊朝秀,微微低头遮掩忍不住的嘲笑。

关东攻略刚拿下一个沼田领的桥头堡,石高不过二万,上杉辉虎就妄自尊大。御台所这是看不过去,借机给她泼冷水,冷静冷静。

关八州之地,石高数百万,沼田领就是个芝麻大小的穷地方,有什么好得瑟的?

大熊朝秀不禁腹诽,好大喜功的武妇。

直江景纲也明白这个道理,心中一样倾向于斯波义银的劝诫。

她开口说道。

“两位殿下息怒,不过是北条家的一个稚女罢了,不值得动怒。

关东攻略在即,北条家实力不弱,两家当精诚团结,一致对外。”

她看似在劝和,p股却是往义银这边歪。

明里是说小小孩童不足挂齿,别生气。暗里却指着北条家势大,千万别轻敌。这是劝和吗?这是帮着斯波义银进谏呢。

上杉辉虎被她点透,想起自己之前得意孟浪的样子,猛地醒悟。

心上人不是给自己甩脸色,是在借机提醒自己。狮子搏兔,亦用全力,何况自己要对付的北条氏康也是一头凶猛的雌狮。

道理是明白了,但面子上却是过不去,她略带幽怨得看了眼斯波义银。劝人不能私下劝吗?这么当面打脸,我上杉辉虎不要面子啊?

斯波义银原本没想这

老张和老李互相换女 亲爱的老师4中字

么赤裸裸,一年多时间,他早摸熟了上杉辉虎这头顺毛驴。该怎么撸才最好,他当然心里有数。

但他看这孩子实在可爱,想为她做些什么,免得她被拉出去砍头祭旗。

在场其他三人只看懂他劝诫的意思,却忽视了他是忍不住心软的男儿家,可不是心硬似铁的女人。

上杉辉虎好面子,想发飙。但看孩子吓成一团烂泥,一旁的斯波义银也是面若冰霜,这脾气冲谁发都不合适。

想想自己的确是太得瑟,活该心上人不满意,故意找茬。最后她还是叹口气,怂了。

“谦信公说的是,与这孩子置气,的确没什么意思。等我们南下之后,寻她老母战个痛快便是。

让人把她带下去,等秋收后动员出征,发檄祭旗之时再用。”

“且慢!”

义银一声打断,换来上杉辉虎不忿的目光。她已经认怂了!抓着不放还要怎么样啊?

北条三娘吓瘫在地,她虽然不太明白,但上杉辉虎杀气腾腾的模样,

老张和老李互相换女 亲爱的老师4中字

孩子的直觉总能感觉到什么。

义银不理会上杉辉虎的目光,看着可怜的女娃娃,嘴中问道。

“不过是个不懂事的孩子,有必要杀之祭旗吗?”

上杉辉虎不爽道。

“谦信公应该知道,当初北条氏康对我山内上杉家做过什么?杀幼灭族之仇,不共戴天。

不瞒您说,抓住她的消息刚才传回越后,隐居的养母已经派人来,请我为死难的族人做主。

我总要有所表示。”

上杉辉虎口中的养母,就是逃亡越后的上杉宪政,上杉辉虎现在的家名与役职都是拜她所赐。

虽然双方都知道这是一场交易,但上杉宪政的确识相。自从认了上杉辉虎为养女,继承家名役职,便不理世事。

连义银现在待的这座御馆,原本都是给上杉宪政准备的。可她就是没住,隐居偏僻,识相得很。

这么懂事的养母,拿族人的死难来说事,请上杉辉虎这个现任山内上杉家督做主,她怎么拒绝?

斯波义银见孩子吓得发抖,叹了口气,转头看向上杉辉虎,肃然道。

“有所表示?你若只是山内上杉家督,当然应该杀她。

但要想在关东平原站住脚,就该展现你为人处世的胸襟。”

上杉辉虎不屑道。

“她北条氏康能杀我上杉家稚女,我就不能动她家的女童?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斯波义银正色道。

“就因为北条氏康手段太绝,才有了上杉宪政殿下不肯屈服,才有你这位越后之主南下的名分由头。

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喜欢不一样的日本战国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