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分天空动漫免费观看 出水了+使劲+太舒服了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最快更新天启预报 !

刹那间,仿佛,举世静寂。

槐诗的肺腑,在本能的痉挛。

此刻,在他的前方,满怀着嘲弄、戏谑、轻蔑和鄙夷,乃至一切恶意,那干枯的老人躯壳中,散发出了一阵阵令槐诗不寒而栗的死亡预感。

“斩首?断头?”

那个老人珍而重之的举起了手中的长刀,就像是呵护着什么难以得到的宝物那样,轻柔又仔细,却令他的对手浑身发毛,忍不住的感受到一阵颤栗。

“倘若要了断敌人,何须那么麻烦呢?”

上泉轻声呢喃:“只要……杀魂便是!”

那一瞬,在他的手中,那一柄完整的太刀悄无声息的,化为了粉末,自扭曲至崩裂,面目全非,再无踪影。

可取而代之的,却是某种意志和魂魄所凝结出的森冷之光。

双眼无法目击,身体无从触碰,也无法感觉,但槐诗的灵魂中却分明的窥见了那足以逆反真实和虚幻的景象!

那一柄自剑圣的意志之下,锻造而出的虚无之刃。

遥隔数十米,却让槐诗的眼前一黑,就像是普通人站在巨炮的正前方,被足以毁灭一切的力量锁定。

被那样的剑刃所对准,完全,无法呼吸——

现在,手握杀魂之剑的老人,一步踏出,跨越了微不足道的距离,手中的虚无之刃,如清风那样,从槐诗的身上扫过。

带来了如有实质的冰冷、痛楚,被钢铁切裂血肉时的恐怖触感,被夺走生命时的绝望。

圣痕、灵魂、力量,一切都像是背弃槐诗离去了。

都像是待宰羔羊一样。

意识一片空白。

只能在绝望中,眼睁睁的看着那杀魂之剑贯入自己的躯壳,瓦解了他所有的防御,长驱直入,贯穿了归墟和天阙的重重防护。

最终,又在槐诗的灵魂之前,戛然而止。

只是一触及分,留下了来自剑道最顶端所恩赐的颤栗和阴霾,足以铭刻一生的绝望差距。

死寂之中,槐诗僵硬在原地。

眼眸之中的光芒渐渐熄灭,意识早已经陷入了空白。

胜负已分!

就在他的面前,上泉最后看了他一眼,摇头。

“灾厄之剑?不过如此。”

满怀着无法全力出手的失望和虐菜之后的满足,他嗤笑着,转身离去。

可当走出两步之后,动作,却戛然而止。

停顿。

就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错愕的回头。

在他身后,那个呆滞的年轻人,本应该昏死过去的对手,在杀魂之剑的震慑下彻底晕厥的槐诗。

垂落的手指,抽搐了一下,再抽搐了一下。

在这决无意识和灵魂的短暂空白中,残存的执念依旧驱动着身体,抬起了手掌。

就仿佛,紧握着无形的手枪。

用尽所有的力气。

扣动了不存在的扳机。

那一瞬间,上泉的脸上的笑容消失无踪。

就仿佛看到了槐诗射出的子弹一样,他握紧不存在的太刀,斩落。明明是并不存在的反击和格挡,可在场的所有人,却都好像产生了铁刃和子弹碰撞时所迸发的高亢声音。

自那一击之后,槐诗便再无动作。

直到经过了许久,那一双空洞的眼瞳中再度浮现出隐隐的光亮,从漫长的噩梦中醒来,竭力喘息着。

当他低下头,便看到了自己抬起的手掌。

渐渐恍然。

“看呀,前辈。”

他微笑着,轻声感慨:“就算魂死了,依然会有人能动啊。”

他抬起头,认真的提醒:“别对晚辈掉以轻心啊。”

上泉看着他。

在短暂的沉默中,却忍不住放声大笑。

沙哑又尖锐,令衰败的肺腑也笑声中呛咳,震出了空洞的回音。

“很好,槐诗,你很好!”

上泉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欣赏和意外,摇头赞叹:“只此一剑,未来的世界中,你一定会有不逊色于任何人的成就——或者,不逊色于任何人的死亡。”

槐诗茫然。

看向自己‘握枪’的手。

“这是剑么?”

“那只是工具而已,叫什么又有什么区别?”上泉满不在意的摇头,“况且,你向我所刺出的,难道不是独属于你的反击之剑么?”

就这样,他长叹着,踉跄的,缓缓离去。

走出了倾倒破碎的门外,再度,回到了自己的椅子上。

等待许久的医护人员冲上来,再度为那一具濒临死亡的残躯戴上氧气面罩,注入维生的药剂,仔细又匆忙的包扎,修复,但是却无法阻挡上泉身上一道道绽开的裂口。

早已经,濒临极限了。

突破了极限之后,就只剩下了毁灭一途。

“省省吧,没救了。”

面罩之后,上泉含混的说道。

他瞥了一眼身旁那帮徒劳的家伙,最后,看向了008:“我还有半个月的时间,不,十三天左右,希望你们的安排能够效率一些。”

“足够了。”008颔首回答:“那么,要现在跟我们走么?”

“该安排的,也都安排了。”

上泉毫无眷恋的回答:“该走了,不必浪费时间。”

008颔首,在他身后,虚无的门扉骤然洞开。

两行同他一样穿着防化服,带着防毒面具的身影走出来,推开了碍事的医护之后,推着上泉的轮椅,转身走向了那一扇大门之后的黑暗里去。

在最后的最后,上泉,再看了一眼槐诗。

沙哑的道别。

“遥香那个孩子,以后就拜托你照拂了……”

就这样,他消失在门后。

门扉合拢,再也不见。

离别来的如此唐突,又是如此的让人猝不及防。

槐诗呆滞许久。

最后,看向了留在原地的008

“你们要去做什么?”

“一次赌博。”

008的电子声回答:“槐诗先生,您也在备选名单之中。”

他低头看了一眼屏幕上浮现的数据,并没有评论什么,继续解释道:“这一次,除了对上泉先生状态的考察之外,同时,也需要确认您的状态。”

槐诗被逗笑了,摇头:“我可没答应参加什么老年人夕阳红俱乐部。”

“……”

008古怪的沉默了片刻,连死板的电子声中都直白的显露出了一丝同情和怜悯:“罗素先生替您签了名。”

“草……”

槐诗下意识的骂了一句脏话。

他早该想到的,那个老王八消停了这么久,哪里可能放任自己这个工具人在家里闲着没事儿,不做任何安排了?

可平时卖学生就算了,这一次竟然把自己卖到存续院里去。

这就他娘的离了大谱!

“当然,您依旧是有权拒绝的。”

008束手在旁边,等槐诗捋清楚了前因后果,再度冷静下来之后,才不紧不慢的继续说道:“不过,在那之前,希望您能听我将事情说完——”

槐诗深吸了一口气,克制着自己抽烟的冲动,将手里早就没油了的打火机转了好几圈,捏在手心里。

“洗耳恭听。”他说。

“你将会参加一场斗争,有可能会面对一个无解的死局,作为工具,作为棋子,在其中战斗,最后,也有可能需要你献上自己的生命。”

008如实相告:“我不否认其中的危险性,毕竟,这一次的行动对于存续院而言,也是一场豪赌。”

“可风险越大,收获也就越大,不是么?”

槐诗不为所动,“危险,死亡,牺牲……我当了这么久的资深工具人和棋子,这些早就习惯了。

可是代价呢,008先生?”

他看着008,郑重发问:“您好像从来没有说过我能够获得什么?”

“您当然不会空手而归,槐诗先生。”

就像是机械那样,并没有采用任何的谈判技巧,008直来直去的开出价码:“抛除罗素先生所得的东西之外,倘若您能够成功归来,除了关于尼莫引擎的升级和改造之外,往后鹦鹉螺号所需的液化精粹,都将由存续院提供。”

他停顿了一下之后,补充道:“我们提供的并不是最基础的液化精粹,而是六层质变之后的纯粹灵魂·至上精粹。”

槐诗愣在原地。

好嘛,原本的天文数字,现在直接翻了十倍。

十倍的天文数字,也还是天文数字!

只是让他有点难以置信。

“这么大的数字?你确定?”他问。

“只是榨取灵魂就能得到的能源罢了。升华的,凝固的,都没什么区别。”

008回答:“我们在地狱中有足够的基地,专门从事这一能源的生产,以供应存续院本身的消耗。

甚至现境如今所有用至上精粹所制作的源质补剂,包括统辖局的所分发的,原材料都是我们所提供的。”

倘若统辖局的意义在于联通一切和把控的话,那么存续院的特殊属性就注定了,它必然是独立且封闭的。

就算是处于现境之内,那么依旧独立于现境。

财政、产出、需求……一切方面,自给自足,并不依靠统辖局的支持。

哪怕是整个现境明天都毁灭了,那么存续院也依旧能够坚持到自己当初设计时所定下的理论周期。

对于008的话,槐诗并不怀疑。

实际上,他已经有所意动的。

要不要搀和两手……

毕竟,尼莫引擎的升级和改造也是香的啊!

而接下来,008所开出的价码,就令他再无犹豫。

“除此之外,我们将会为您提供一条线索——”

008说,“关于,【死去的太阳】。”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