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荣在农村 书房宠婢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制定接下来进攻汇山码头的作战计划时,周卫国强调道:“战斗只能放在深夜,汇山码头有日军停靠在江边的海军舰炮支援,外加上随时可能抵达的空军轰炸,防守的日军手头又有不少战防炮,就算是我们手上有战车部队与摩托化部队协同作战,拿下汇山码头的可能性也是微乎其微。”

“战斗依旧放在凌晨十二时左右。”

“另外一点,想要拿下汇山码头必须一鼓作气,我已经下了命令,从现在到深夜发起总攻之前,我会以连为基础单位,对汇山码头的日军进行间歇性地佯攻骚扰。”

“今夜的战斗打响之后,五个小时之内,天亮之前,必须拿下汇山码头,否则天色一放亮,日军的海军舰炮视野不再受阻,咱们的进攻怕是会功亏一篑。”

接着制定作战任务的细节分配。

三十六师一零六旅的二一二团与二一三团在进攻杨树浦的时候,是与周卫国的战车部队协同作战过的,他们亲眼见识过周卫国的指挥能力,自是心服口服。

“周营长,你就下令吧!我二一二团在之前的战斗中虽然伤亡不小,但哪怕打得只剩下一个营,我们团也照样不含糊。”

至于三十六师一零八旅的二一六团,更不用说,他们能够成功撤退下来,正是周卫国的战车部队全力掩护的结果。

二一六团团长依旧在昏迷之中,由一营长担任代理团长,一营长自然是全力支持周卫国的指挥。

二一五团团长一看大家都是这个态度,师长宋希濂又在一旁频频点头地看着周卫国安排作战计划,哪还敢犹豫,连忙表示愿意听令。

就这样,整支部队的最终指挥权暂时落在了周卫国的身上。

汇山码头的作战地图被周卫国展开。

周卫国表示,进攻汇山码头有三条道路可选,分别是公平路、北丰路与华德路。

只是这三条路上都有日军的重兵把守,分兵攻取的话得不偿失,伤亡反倒难以避免。

“咱们这次既是一鼓作气,再加上有战车部队作为刀尖,可以强行打开一道突破口,一旦北丰路告破,整个汇山码头也就不保了。

所以我的意思是选择北丰路为唯一主攻点,另外,公平路与华德路可以各派一个营的兵力负责佯攻,让日军无法集中兵力死守北丰路。

一旦北丰路告破,镇守在公平路与华德路的日军回援,负责佯攻的两个营则可以变佯攻为主

荣荣在农村 书房宠婢

攻,冲击日军工事,让汇山码头的日军顾首难顾尾。”

一营长(二一六团代理团长)道:“周营长的这道计划完全可行,我赞同。”

一营长都这么说了,其他人自然没有什么好说的,大概计划就这样暂定下来。

最终由二一三团派出两支主力营,负责华德路与公平路的佯攻,并额外配属一定数量的迫击炮,随时用来变佯攻为主攻。

二一六团与二一五团主力协同战车一三连向汇山码头发起进攻。

二一二团负责担任预备进攻部队并随时策应。

安排完毕之后,周卫国又让方胜利派人前去公大纱厂给易安华带去了命令:

十一时左右,五二二团与教导营立马向汇山码头的北丰路进军,并在十一时三十分之前与进攻汇山码头的战车部队会合。

一营长对此有些疑惑,“周营长,哪怕我们三十六师伤亡不小,依旧能凑出将近三个团的主力,难道还不够用吗?”

周卫国笑道:“五二二团和我们战车营是一路配合着打过来的,战士们与坦克的协同作战最是熟练,有他们团的协同作战,外加上战防炮营和教导营,我们拿下汇山码头的胜算会大上许多。”

一营长点了点头,他想起在先前作战中协同战车二连进攻的那支步兵连,竟是以血肉之躯掩护己方坦克进攻。

的确与他想象的步坦协同作战大不一样。

这时周卫国又突然叫到战车二连连长,现在的战车一连副连长胡三河。

“老胡,二连虽然大多数弟兄都不在了,又只剩下最后三辆战车,但我相信二连的精神还在,我另有一项任务交给你,不知你可愿意?”

胡三河激动中连忙朝着周卫国敬礼道:“请营长下令,我胡三河就是死,也一定会完成任务。”

周卫国道:“没有把小鬼子赶出中华,岂能妄谈生死?这次的任务需要你把二连仅剩的三辆水陆两栖坦克全部带上,另外我再从队伍里给你抽调出一个连的水性极佳的战士,至于具体的安排,我一会儿告诉你。”

“是!”

******

时间快速流逝,八月二十一日凌晨十一时整。

日军公大纱厂阵地。

时隔两个小时,易安华团的再一次佯攻结束。

“传令兵,通知一二三营,以及教导营和战防炮营,立即撤离。”

“是!”

命令传达之后,整个五二二团与教导营、战防炮营,在悄然无声之中借着昏暗的夜色离开了公大纱厂区域。

公大纱厂阵地上的日军对此是毫无所知的。

阵地下的中国军队每隔两三个小时进攻一次。

这一次的进攻结束之后,在他们看来,下一次的进攻怕是在两三个小时之后。

夜,十一时三十分左右,易安华带领教导营与战防炮营,顺利与周卫国的战车部队会合。

凌晨十二时整。

三十六师四个团协同战车营对汇山码头的总攻正式拉开序幕。

公平路与华德路附近,二一三团的两个主力营以猛烈的炮火轰击汇山码头,喊杀声夹杂着枪炮声,一时震天。

这般大的阵仗似乎与昨日二一六团的进攻没什么两样,镇守在公平路与华德路附近的日军连忙打起十二分精神防守阵地。

战斗进入僵持当中。

北丰路。

主攻开始,首先是炮坦协同,运输车拉着甄有为的迫击炮连持续跟进,以移动的迫击炮火力不断猛轰日军工事。

趁着工事后的日军被火力压制,战车一连与三连的二十二辆坦克同时向着日军工事开进。

协同的步兵朝着日军的轻重机枪以及战防炮着重打击,掩护己方坦克开进。

田耕园指挥着战防炮营,在后方不断地定点清除日军工事后暴露的战防炮火力。

如火如荼的交战之中,谁也没有注意到有三辆卡登洛伊德式两栖坦克悄悄地开入水中,协同的战士们潜水跟进,顺着江边向汇山码头的腹部迂回。

到凌晨一时,战车部队在步兵的协同下,接连破除日军两处前线工事,直逼汇山码头。

由于北丰路主攻部队火力凶猛,战车配上协同步兵一路摧枯拉朽,日军在北丰路的防守压力剧增。

相比之下,在公平路与华德路两处进攻的国军阵营,火力要微弱得多,且并没有拼命进攻的意思。

于是指挥汇山码头防御的日军中佐当即意识到公平路与华德路只是狡猾的中国军队的佯攻,北丰路才是他们的唯一主攻点。

鬼子中佐立刻下令,把公平路与华德路的大部分防守兵力调往北丰路防守。

谁知鬼子守兵这么一撤,原本还在公平路与华德路佯攻的国军部队,竟是疯了一般朝着公平路与华德路的工事发起猛攻。

一时之间,兵力捉襟见肘的公平路与华德路阵地岌岌可危。

凌晨一时三十分,仍旧在北丰路工事咬着牙苦苦坚持的日军部队,突然从背部遭受炮击。

通讯兵在火急火燎中汇报道:“长官,不好了,支那军的坦克从黄浦江边登陆,从咱们的腹部偷袭了过来!”

日军中佐在骇然的神色之下,手忙脚乱之中,只得亲自率领一支警备小队,赶往阵地后方阻击登陆的战车二连和协同的一个连的战士。

只是如此一来,整个汇山码头就像是多处漏了洞的气球,根本包不住。

情节之下,中佐连忙命令通讯兵向停靠在黄浦江边的海军军舰求援。

日军海军舰炮立马开炮,支援汇山码头。

只是因为天色昏暗,炮击视线受阻,再加上前线阵地无法及时将敌军所在的具体位置反馈给海军战舰。

鬼子的海军舰炮并没有发挥太大的作用。

只是瞎猫碰见死耗子地对进攻的国军部队造成了轻微的伤亡。

凌晨三时整。

日军公平路阵地在二一三团二营全体将士悍不畏死的冲击之下,率先宣告失守。

紧接着华德路阵地也被二一三团一营将士攻破。

攻破阵地之后,一营与二营将士马不停蹄,又与进攻北丰路腹部的战车二连部队会合,一同从背后夹击北丰路阵地的日军。

战至四时左右,周卫国一马当先,操作指挥坦克冲破日军北丰路最后一道主阵地,紧随其后的协同步兵立马顺着突破口冲进,肃清残余的鬼子。

公平路、华德路与战车二连的战士们也一同杀到,前后夹击之下,最后负隅顽抗的两百多个鬼子,在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内被全歼在北丰路阵地上。

至此。

从凌晨十二时开始,经过长达四个多小时的激烈交战。

周卫国率领战车部队,在三十六师四个团主力的协同配合下,终于一举拿下汇山码头。

拿下汇山码头之后,周卫国当即下令在汇山码头布防,抢修工事,挖建防空洞,随时提防日军的反扑。

上午七时。

天地间一片清明,第一缕阳光洒在跟随战士们抢修工事,累得满头大汗的周卫国的身上。

原本插着膏药旗的汇山码头,已经换上了中国国民革命军的大旗。

杨浦江边的日军海军舰炮大概也得到了汇山码头失守的消息,气急败坏地朝着汇山码头阵地连续炮轰了十多分钟。

只是对此早有防备的周卫国,一早便让战士们挖设了不少防空洞,用来抵御鬼子的舰炮与飞机轰炸。

鬼子的海军舰炮一开火,战士们便躲进防空洞。

说笑之中,纯粹是当小鬼子在阵地上放了一阵烟花,庆祝大家拿下汇山码头阵地。

至于装甲车和摩托化部队,也早就被周卫国下令转移到了汇山码头大后方的高楼后方,以躲避日军炮火。

临时指挥部,三十六师师长宋希濂的脸上乐开了花。

事实证明他的眼光果然过人,将这次进攻汇山码头的任务交给周卫国,实在是再正确不过。

“卫国,汇山码头一旦拿下,日军后续增援部队就无法顺利登陆,你可是立了大功了。”宋希濂不吝赞赏。

周卫国笑道:“老学长,这是全体将士浴血奋战得来的,我可不敢邀功。”

宋希濂大笑起来。

不久之后,三十六师协同战车营部队成功拿下汇山码头的消息传开,在上海作战的全体国军将士们无不为之振奋。

特别是装甲部队战车营,更是打出了偌大的威名!

紧接着新的命令抵达,鉴于战车部队善于进攻,不利防守,前线作战的八十七师又进攻不力,一直被日军以炮火压制。

遂令装甲部队战车营即刻赶赴八十七师增援。

离开的时候周卫国有些忧心,“老学长,汇山码头对于中日双方来说太过重要,我们拿下汇山码头,日军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眼睁睁地看着后续增援部队无法登陆。

即将到来的日军反扑,一定是极为猛烈的。

这个时候上面又命令我们战车部队前去增援八十七师,我们这么一走,防守汇山码头的重担可就全在您的肩上了。”

宋希濂的眉头虽有凝重,却是豪迈道:“放心吧,只要我宋希濂还有一口气在,这汇山码头就丢不了,话说回来,你们战车部队现在可是三军的宝贝,我总不能把你们一直拘在三十六师吧?”

事从紧急,这番话就算是宋希濂与周卫国这对好友的离别之语。

荣荣在农村 书房宠婢

离开之时,周卫国想起前世汇山码头也被打下来过,只是很快又被日军重新夺取。

可这一次,就算自己率领战车部队顺利打下汇山码头,汇山码头又能在中国军队的手上坚守多久呢?

这一路走来,战车部队战无不胜,一路所向披靡。

可惜的是整个国民革命军也就只有这一支战车营,也只有他一个周卫国,纵然他能一路胜利,又怎能阻止整个淞沪抗战其他部队的接连溃败呢!

只能说是尽人事,而听天命了。

离开之前,周卫国把战防炮营留了下来,只是带走了一支战防炮连,外加上四门战防炮。

另外五二二团也留了下来,在团长易安华的坚持下,周卫国带走了五二二团一直与方胜利营混编的一营。

“老周,保重!”

“学长,保重!”

教导营也留在三十六师。

甄有为的迫击炮连留下了十五门迫击炮给三十六师。

三十六师以及战车部队的重伤员,被周卫国利用摩托化部队的车辆转移走,准备交给三十六师在大后方的后勤人员照料。

这一切完成之后,周卫国这才率领战车营部队离开。

谁想,就在周卫国带着战车部队离开之后不久,噩耗紧接着便传来:

二十一日上午六时,从百老汇路两端增援汇山码头的日军在十几架日军轰炸机的掩护之下,展开了对汇山码头的猛烈反扑。

日军动用了大量火炮轰击汇山码头工事,外加上停靠在江边的海军舰炮疯狂轰炸。

整整一个多小时,整个汇山码头阵地被淹没在一片炮火之中。

周卫国曾下令挖设的防空洞,都被日军持续不断的猛烈火力炸塌。

鬼子甚至动用了五辆坦克向着汇山码头疯狂进攻。

三十六师外加上五二二团全体将士殊死反击。

交战异常惨烈,短短两个小时的交战过后,三十六师伤亡惨重。

师长宋希濂亲自在阵地的第一线进行防守,振臂高呼道:

三十六师全体将士誓与汇山码头阵地共存亡!

最终上级考虑到三十六师伤亡过大,日军又下了决心,派遣了大量兵力不断增员汇山码头的进攻,而国军暂时无法腾出手来征调援军,遂下令让三十六师与五二二团撤离汇山码头。

一路突围撤退下去,已经负伤两处的宋师长回望重新插起膏药旗的汇山码头,一时老泪纵横,“丢了,我把辛辛苦苦打下来的汇山码头,就这么给丢了!”

“师座,快撤吧,再不撤就来不及了!”

师直属警卫连拼死断后,这才掩护三十六师师部顺利撤离。

就此,在日军疯狂的反扑之下,汇山码头仅仅是在中国军队的手中待了不到一天时间,又重新被日军占领。

得知消息的周卫国长叹了一口气,又不得不重新打起了精神,率领战车营部继续与当前日军交战……

喜欢重生周卫国从雪豹开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