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pswindows学生18 巨胸的教师野外在线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关于妇联和神盾局阵亡成员的复活事宜,对此你们有什么建议吗?”

史蒂夫原本前一刻还在不死不休的眼神,可是下一刻就双眼饱含热泪的看着金肆。

“爸爸……你……你真的能复活那些同伴?”

“除了你男人我复活不了,其他的都没问题。”

毕竟都是给自己干活的,所以金肆也不好让他们白死。

付出一点代价就是了。

旺达看了眼幻视,幻视一脸无辜。

他觉得金肆纯粹就是看他不顺眼,而不是无法复活他。

“金……局长……爸爸……”史蒂夫拉着金肆。

“史蒂夫同志,大家都是同僚,不要这样拉拉扯扯,影响不好。”

“爸爸,我错了,原谅我好不好?”

史蒂夫这很适合也顾不得脸面。

面子重要吗?有巴基重要?

没有,所以这时候的史蒂夫只要能够得到金肆的原谅,什么都可以抛弃。

“另外,晚上我打算举办庆功宴,所有人都必须来,除了巴基。”金肆说道:“尼克弗瑞,你负责筹办,有问题吗?”

“没有,保证完成任务。”尼克弗瑞连忙说道。

他同情的看了眼史蒂夫,兄弟,不是我不帮你,实在是你自己作了个大死。

……

原本笼罩在悲伤情绪里的众人。

在同伴、战友都复活后,所有人都是既高兴又兴奋。

整个酒店都被神盾局包场了。

所有人都在互相聊着,吹着牛逼,自己在战场上如何的英勇。

或者是互相灌酒。

在场有两个人格格不入。

一个自然就是史蒂夫。

整个晚上都是愁眉不展,哭丧着脸。

所有人都复活了。

可是巴基还没有。

另外一个则是洛基。

作为数年前的大反派。

虽然因为金肆的原因,他也成为这次派对的一员。

可是这里所有人基本上都和他有恩怨。

除了托尔之外。

所以他自己躲在角落喝闷酒。

“洛基,来,喝酒。”

金肆将一缸从阿斯加德偷来的酒放在洛基面前。

“我不是阿斯加德人,我对喝酒没兴趣。”洛基轻轻抿了口杯中的红酒。

“不喝?不给我面子是不是?”金肆一只手搭在洛基的肩膀上。

洛基脸颊抽了抽,换了个话题:“你的右手怎么没了?之前你解决了灭霸的时候还完好无损,后来我看到你飞到太空中,回来的时候就少了一条胳膊。”

“和一个敌人打了一场。”

洛基立刻竖起耳朵,能够让金肆留下一条胳膊的人,这人的实力不一般啊。

“对方是什么人?”

“永恒。”

洛基在下一瞬冷汗直冒。

也许地球人不知道永恒是何许人也。

可是作为阿斯加德三公主,又是修炼的魔法。

所以他不可能不知道永恒是谁,是什么样的存在。

“我一条胳膊换他一条命,不亏。”

“永恒?死了?”

“应该算是死了吧,不过未来还会有新生的永恒诞生。”

时间是不可能被消灭的,除非金肆将这个宇宙永远的定格在一瞬。

所以金肆消灭了一个永恒,依然会有新的永恒诞生。

洛基看着金肆的眼神里,带着一丝恐惧。

他已经把金肆放在绝对不能招惹的敌人第一的位置上。

尼玛的,这货连永恒都杀掉了。

洛基看着金肆的眼神越来越不自然。

感觉即便只是坐在对面,自己随时都有可能暴毙。

“来来来,不说那些事了,喝酒喝酒。”

洛基不是阿斯加德人,所以他可没有阿斯加德人的酒量。

而且金肆与他干杯与他敬酒,他根本就拒绝不了。

不喝就是不给金肆面子。

“给,解酒药。”

洛基此刻脑子都要爆炸了。

可是在看到金肆递过来的药丸的时候。

洛基在瞬间清醒了。

从神盾局到阿斯加德,所有人都知道一个道理。

金肆给的东西,绝对!绝对不能随便吃!

这是常识!

上一次洛基太年轻。

以至于他从站着嘘嘘变成坐着嘘嘘。

而他不相信金肆会让他重新站起来。

所以这个所谓的解酒药,大概率会让自己很难受,从生理到心理的难受。

“我没醉,不需要解酒药。”

“没醉?你这是看不起我是不是?来,继续喝。”

洛基恨不能给自己两巴掌。

他现在不是快被灌醉……关键是他觉得自己快要怀孕了。

真喝不下去了。

“不喝是不是?不给我面子是不是?”

“我……我喝不下去了。”

“那就把这个解酒药吃下去,保准你立刻又龙精虎猛。”

“我喝,我喝……”

“全干了。”

洛基含泪又喝了一杯,不对……这酒怎么还是这么多?

洛基很快就明白了,这杯酒是被施法了。

哇——

“我去一下卫生间。”洛基摇摇晃晃的冲了出去。

“我在这里等你,不要跑了,不然的话……”

洛基还真有借去卫生间的借口逃跑的打算。

可是被金肆这么威胁,他顿时打消了念头。

扛着吧,反正也就这一次。

洛基捂着嘴冲去卫生间。

金肆看了眼在另外一桌的斯特兰奇。

刚才给酒杯施法的魔法就是斯特兰奇弄的。

就在这时候,史蒂夫过来了。

“金……爸爸……我是来给您赔罪的。”

史蒂夫含泪看着金肆,同时还给金肆满上酒,然后自己一口闷了。

而金肆却对自己的酒杯无动于衷。

“不要打扰我。”

“爸爸,你救救洛基吧。”史蒂夫快要哭了:“以后我再也不违背您的命令了。”

金肆拿起酒杯在指间转动:“你说的是真的?”

“真的真的。”史蒂夫听到金肆的语气稍稍好转,忙不迭的点头。

“那你今晚帮我办一件事。”

史蒂夫知道,金肆的任务多半就是都不是干什么好事。

就算不是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至少也差不了太远。

“什么事?”史蒂夫心有戚戚,小心翼翼的问道。

现在他只期盼,金肆不是要他干什么杀人放火的事。

就算是杀人放火,也请来一些九头蛇那种水准的敌人。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稍微有点难度。”

“爸爸……你说吧,不管什么事,我一定完成。”

“灌醉托尔,然后将他送去2005号房间。”

2005号房间?记得刚才他们领房间号的时候,托尔的房间号是2003……2005号房间是谁来着?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